>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一剑温柔天下雪(大结局)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一剑温柔天下雪(大结局)

 热门推荐:
    楚天情的剑锋过处,没有人能够活下来,虽然他已经杀了许多人,但是还是有许多人还在继续上来围攻他,这些人仿佛死都死不完。

    就在楚天情所向披靡的时候,一剑击退李傲放那一群人的围攻的时候,突然间就看见了一柄刀伸了进来,楚天情的剑本来要和那柄刀交会,然后一剑杀掉握剑之人,但是楚天情却停了下来。因为那个握剑之人是莫北,竟然是莫北,楚天情停住了,他的剑停住了,整个人都停住了,他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整个人的灵魂就好像在那一瞬间被掏空。

    当日思夜想的可人儿终于出现在楚天情的面前,楚天情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反应,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莫北,特别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下。楚天情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呆滞,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他和莫北隔得如此之近,近得可以闻到莫北的呼吸。

    可是,腹中突然间一阵剧痛,莫北手握的青城刀竟然捅进了楚天情的体内。莫北整个人都被吓坏了,她原本只是想给天情造成困扰,可以让其他的人能够抓住时机出手。她并没有想过要对天情下杀手,她没想到天情竟然会不闪不避地站着让她刺中。

    李傲放没有想到一切竟然顺利得超乎了他的想象,这简直是让他高兴坏了,莫北竟然直接将楚天情给刺中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便是趁着这机会,李傲放趁机大喊道:“趁着机会,一口气杀掉楚天情。”

    众人趁此机会一拥而上,绝对不留任何的情面,他们要置楚天情于死地,这样的机会如果没有把握住,那么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莫北整个人还呆呆地看着楚天情,她不明白天情为什么不闪不避,也不挡着自己的刀。莫北还在看着楚天情,可是楚天情却不再看着莫北,因为他和莫北此刻已经陷入了很危险的地步。

    李傲放正对着楚天情,他的剑不是向楚天情而去的,他的剑是刺向莫北的,他所想要的是将楚天情和莫北两个人一起杀掉。只要能够杀掉楚天情,就算是牺牲一个莫北又有什么关系,一个莫北根本就无足轻重,反正莫北死了他李傲放又不会有任何的损失,而且对莫北出手比对楚天情出手要更加容易杀掉楚天情,只要对莫北出手,那么楚天情一定会奋不顾身来救。

    李傲放快,楚天情更快,楚天情在众人的武器还没有近身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腾飞而且。莫北还在想着,可是她突然间整个人都被楚天情抱住了,紧紧地抱住了。青城刀还在楚天情的体内没有拔出来,而莫北则是被楚天情抱着,两个人就这样平地而起。莫北就这样伏在楚天情的胸口出,她没有任何的挣扎,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这样由着楚天情抱着,她能够听到楚天情那急剧的心跳声。

    莫北为什么不反抗,不挣扎,莫北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楚天情的眼中并没有任何责怪她的意思,也许是因为楚天情是为了救了,最后她看得真切,无数的人和暗器朝着两人打来。这个架势不仅仅是要将楚天情杀掉,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危,他们竟然想连自己也一起牺牲掉。

    楚天情抱着莫北跃起,两个人在半空中不断地上升着,这让莫北想起了一幕,那一幕便是天情背着自己从黄泉领上一跃而下。上一次自己伏在楚天情的背上,一跃而下,这一次自己是伏在楚天情的胸膛,一跃而上。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景,但是莫北的心中却是一模一样的心情,她觉得是那么的安全,完全不担心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仿佛只要有天情在就能够心安一样。

    楚天情整个人腾空而起,普通武器根本就无法接触到楚天情,于是无数的暗器朝着楚天情激射而去。可是这些人的暗器功力实在是不够,如果换做唐朝和唐笑这样的好手,一定能够趁机将楚天情给击中。楚天情他并没有看着莫北,而是在挡着那些激射而来的暗器,还有那些飞身而起来要置楚天情于死地的人。

    楚天情虽然被莫北给刺了一刀,而且刀还没有拔出来,但是这毫不影响楚天情的战斗能力。楚天情还是那样的英勇,还是那样无人能挡,他虽然一手抱住了莫北,但是他握剑的手还在,更何况他还有一双腿。所有试图在空中打败楚天情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不是被楚天情的剑给一剑毙命,就是死在了楚天情的那一双腿下。

    楚天情负伤之下,竟然还能够有那么厉害,这根本不能让人接受,李傲放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楚天情抱着莫北缓缓地降落,此刻已经没有人敢近身了,因为楚天情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得简直就不是一个人。李傲放看着楚天情那不变的神情,整个人也由得担心起来,要是青城刀上面的毒性被楚天情给抗住了,那么他应该怎么办

    青城刀是由夏宇带来的,刀身上有着李傲放交给夏宇的剧毒,不管是谁中了,都必死无疑。可是李傲放不禁疑惑了起来,为什么楚天情到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毒发的症状

    楚天情只是将莫北抱着,然后单手提剑冷冷地注视着众人,看上去并没有动手的意思。楚天情不急着动手,李傲放自然也不急着动手,李傲放现在只希望他在青城刀上所涂的毒药能够早一点毒发,好让楚天情毒发身亡。现在,李傲放是不敢和楚天情交手的,毕竟楚天情现在还是有一战的实力的,毕竟他还是那样子站着,一点问题都没有。

    众人就这样和楚天情对峙着,没有人说话,而唐歌和江子越的反应各不一样。唐歌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的确,如果硬要说天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打败楚天情,那么那个人便只有莫北一个人了,除了莫北,恐怕世间再也没有人能够打败楚天情了。

    江子越等人想不到的是,他们原本认为天下无敌的十少楚天情竟然被人给刺中了一刀,而且看样子十少完全没有任何要责怪她的意思。相反,十少还江她保护得好好的,一点伤害都不让她受到,连身上的刀都没有拔下来,看样子这个女人在楚天情的心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双方对峙了一刻钟,终于发生了变化,李傲放笑了起来,他哈哈大笑,开心极了。楚天情所中的毒终于发作了,这让李傲放怎么能够不高兴,而唐歌此际脸色也变了,唐歌也带着唐门的几个人来到了湖边。

    李傲放指着楚天情笑道:“楚天情,这一次,你死定了,毒发了,哈哈。”

    众人听得不明所以,苏萧逸问道:“十少中了什么毒”

    李傲放笑道:“你看他的头发。”

    众人应声看向楚天情的头发,楚天情的头发地步竟然开始变白,楚天情竟然有了白发。其他的人看不懂,但是唐门弟子却是看得懂的,那是唐门中最厉害的毒药。

    唐歌声音中带着失落道:“楚天情所中的毒是唐门最厉害的毒,唐门白发无药可救。”

    唐歌这一句话说出口,就相当于对楚天情判了死刑,江子越等人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楚天情竟然会中了唐门的毒。

    李傲放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楚天情不仅仅是中了唐门白发,他还中了温家黑水。”

    众人不禁吸了一口冷气,离楚天情离得更远了一点,生怕被沾上毒。

    唐歌冷冷地看着李傲放道:“你弄到唐门白发,这个并不难,这一定是我三伯给你的,但是你哪来的温家黑水。”

    李傲放肆无忌惮地笑道:“你说得不错,唐门白发的确是唐天殇给我的,至于温家黑水则是毒手鬼医季圣翔根据从风雪楼中得到的黑水而研究,让他成功地制造出来了温家黑水,而且我还让他克服了唐门黑水和温家白发两种毒药一起使用出现毒性相克的情况。我让人将这两种毒涂于青城刀的刀锋两侧,只要莫北能够刺中楚天情,那么楚天情必死无疑。”

    唐歌冷笑道:“堂堂人皇,竟然只能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可悲可笑。”

    李傲放被唐歌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一股狠劲道:“只要是能够置楚天情于死地,不管是什么方法我都可以用,只要他死。”

    江子越等人听着唐歌的话,心中不禁担忧起来,这一次楚天情是真的遇到了灭错,楚天情笑起来的样子的确是好看,好看得无法形容。

    唐蓉感慨,原来楚天情笑得是这么的好看,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笑容不是对着自己,唐蓉的心中忍不住泛着心酸。楚天情对自己之所以毫不不动心,那是因为有人在楚天情的心中占据着无比重要的位置,其他的人根本就取代不了,楚天情只为她笑。

    楚天情剑法舞完,他的生命也终结了,楚天情最后整个人从空中坠下,虽然他的眼睛眼睛永远地闭上了,可是他的嘴角还是充满了笑。楚天情死了,他死得很满足,他死前那么的幸福,而他的生命就停止在他最幸福的时刻,没有一点难过和悲伤。

    莫北伏在楚天情的身上,她已经感受到了楚天情心跳的停止,这一刻莫北的泪肆意地留着。她蓦然间觉得心中的某个地方被抽空了一样,她还记得上一次自己躺在楚天情胸口的时候,自己醒过来楚天情是闭着眼睛的,但是那时候楚天情还活着。这一次之间从楚天情的胸膛醒来的时候,楚天情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楚天情死了,莫北心中充满了难过,她突然间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无助,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办。天情死了,她还有谁莫北这一刻才明白,自己原来竟然是爱着楚天情的,楚天情在自己的心中是那么的重要,失去了他,自己的生命突然间都好像失去了意义。为什么,自己竟然到了永远失去天情的时候,才发现天情对自己的重要。

    雪花散发着冰冷的凉意,可是楚天情的脸上绽放的是幸福的笑容。唐歌看着楚天情的一头白发,楚天情的死,唐门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唐歌已经在思考之际回唐家堡之后,应该如何和唐宋绝陈述楚天情是死。

    楚天情的死,与其是李傲放造成的或者是莫北造成的,都不如说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如果不是他自己的选择,莫北是不可能刺中他的。少剑山庄的众人虽然知道楚天情并不怪莫北,但是他们还是忍不住责怪莫北,甚至有人走向前,声称要莫北一死谢罪。

    唐歌叹了一口气,走近莫北,对着众人道:“剑神楚天情死了,但是我们唐门会用尽一切力量来保护莫姑娘。”

    莫北闻言,抬头迷茫道:“为什么”

    唐歌淡淡道:“你身上有唐门的绝字玉佩,我们就要尽全力来保护你,这也是楚天情的遗愿,我们唐门一定会遵从他的遗愿,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唐歌说完这句话就自动地走到了一边,和唐朝唐笑吩咐着一些事情,楚天情死了,而唐宋绝交给莫北的绝字玉佩则是成为了莫北的庇护。

    江子越等人走近莫北,楚天情死了,他们自然要清理楚天情的后事,将楚天情的遗体带回少剑山庄。

    江子越对着莫北道:“莫姑娘,十少死了,你节哀,我们要将他运回少剑山庄。”

    莫北无奈,只好让恋恋不舍地起身,楚天情就剩这么一副冰冷的身体了,还带着那满头的白发。江子越等人将楚天情的身体整理好,然后给楚天情穿上了最新让人买来的白衣,将自己的披风给楚天情披上,楚天情还是那么英俊的样子,只不过再也醒不过来。

    就在江子越等人将楚天情的尸体整理好的时候,莫北突然问了一句道:“你们打算把天情葬在哪里”

    江子越道:“我们先将十少运回洛阳,和二哥三哥商议之后再做决定,不是葬在洛阳就是凤凰城楚家的祖坟。”

    唐素欢好像突然间想到什么,插口道:“六哥,我知道十哥要葬在什么地方。”

    唐素欢此话一出,众人都用一副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不明所以。

    唐素欢道:“十哥和我说过,如果他死了,让我把他葬在苗疆,和他的妻子葬在一起。”

    唐素欢的这句话,让其他的人都是一愣,楚天情竟然早已经将自己的后事给安排好了么,难道一切他都是早已经有了预谋但是莫北关注的问题是,楚天情有妻子,但是把他和他妻子葬在一起,他的妻子已经死了。

    莫北再次看向天情,那苍白的白发和那熟悉的容颜,莫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是不管怎样,莫北的心中对于天情没有任何的恨,也没有任何的讨厌。天情已经为了自己舍弃了一切,自己应该感到满足,天情死了,他最终选择了和他的妻子葬在一起,同归黄泉,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最终江子越等人还是将楚天情葬在了苗疆,和楚天情的妻子湮葬在了一起。他们顺道去了南疆沉沙谷,将楚天情的死告诉了温夕寒,温夕寒听了之后,只有一个感慨,楚天情终究是楚天情,天下间唯一只有一个。

    慕容秋水在小山村知道楚天情的死后,他心中是不胜唏嘘,楚天情那样的人,果然不是其他的人能够杀死的,他早已经天下无敌,能够杀死他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他自己,莫北杀了楚天情,和楚天情死在了自己的手上没什么区别。

    唐宋绝得知楚天情的死后,沉默良久道:“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楚天情,他还是会笑的,为情而生,为情而死,不愧是楚天情。”

    陈菲在少剑山庄得知楚天情死了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的天情哥哥再也回不来了。陈菲并没有大哭大闹,她很平静,平静得吓人,陈菲想起了初遇楚天情的那个元宵,在街上看到的那个灯谜“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陈菲惨笑了一下,楚天情死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将会再也没有任何的心动了,心丧若死。

    楚天情死了,少剑山庄还是少剑山庄,还是江湖上鲜有人敢与之对敌的少剑山庄,而依旧为人所津津乐道着,只不过那些故事里的人物,有的还在,有的却已经成为了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