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 第2454章 剑来

第2454章 剑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是人!

    那是什么东西?苏南脸色变,这点他猜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如此的直率,直接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他准备将这里的所有人,全部抹杀在此。

    化为人形的妖兽,可不多见,而这个家伙,显然是非常自信的,而且似乎对自己的手段,也是极为从容,能够化成人形,可是需要虚神境的实力,可是他才化神境而已,这怎么可能呢?

    黑爵阴冷的笑声,传荡在大殿之间,苏南的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周盈跟江云飞,更是担惊不已,苏南被那黑爵再逼退,狼狈不堪,巨大的黑色长鞭,狠狠的砸在苏南的身上,如果不是他体魄强悍的话,早就已经被打的骨架分离了,粉身碎骨了。

    “你究竟是谁!”

    苏南面色阴冷的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化为人形是吗?因为我本就是虚神境,只不过境界跌落了几分而已,我的本体,待会儿,你就会看到的。哈哈哈。”

    黑爵狂啸声,面色阴冷的盯着苏南,如果不是这个家伙从作梗的话,自己早就已经得偿所愿了。

    “区区化神境初期,还敢与我作对,不知死活的家伙。”

    黑爵低吼身,摇身变,瞬间化作了头巨大的章鱼,浑身不断的摇动着,足有十丈之大,条触须,纵横翻飞,苏南与叶生云王,全都是被抽的七荤素,倒飞而去,恐怖的气息,在这刻,更加的彰显无遗。

    “怪不得,怪的他的道分身,全部都是真身,连我的灵魂之力,都是分辨不出来谁才是真正的身影。”

    苏南内心无比的震撼,这道分身,就是它的条触须,全都是化为分身,难分伯仲。而且这个家伙的实力,也让苏南极为的忌惮,深海之下的海妖,果然非比寻常。

    尤其,还是在深海之,这章鱼怪的实力,更是如虎添翼,水涨船高,不管是苏南还是叶生云王,都是难以奈何它,此消彼长之下,它自然是占尽了上峰,不管是叶生云王还是苏南,都已经是进退两难,面对着气势如虹的黑爵,他们已经是有些相当的绝望了。

    “竟然跟这东西杠上了。”

    叶生云王苦笑不已,揩去嘴角的鲜血,浑身上下,被那章鱼怪抽的筋骨都要断裂了,这个时候,心忍不住叹息,脸色苍白,如今的他们,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你们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说来也巧,你们不来,我恐怕也是难以进来,这次实力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也好借此机会,好好恢复下。”

    黑爵沉声说道,却是带着洋洋自得之意。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黑爵,之前可是虚神境的高手,虽然人家实力跌落了,但是却不容小觑,更何况在人家的地盘之上,章鱼怪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是比苏南等人,更加可观的。

    “都给我去死吧!”

    黑爵在这个时候狂吼声,条触须,不断在大殿之,纵横摇摆,横扫千军,苏南节节败退,叶生云王狼狈难堪,江云飞与周盈更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苏南手握人王剑,立马横刀,不断与黑爵周旋起来,苏南从不是个敢于服输的人,更何况,他还远远没有到达必死的境地。

    “斩风云变,再斩天雷现!”

    斩龙诀乘风而起,乘浪而行,剑斩落,在水幕宫殿之,卷起阵阵的风雷漩涡,披荆斩棘,气势如虹,伴随着苏南的剑法境界的提升,他的实力,如今也是水涨船高,斩龙诀比起当初,更加的恐怖,天剑合的境界,完全与人王剑融为体,苏南且战且退,且行且冲,与黑爵斗得不亦乐乎,不过这章鱼怪的条触须,实在是太过凶悍,苏南孤身人,酣战黑爵,也是让叶生云王无比的钦佩,自叹弗如,这个时候,他完全败给了苏南,心感慨不已。

    “苏南之实力,我望尘莫及矣。”

    叶生云王死死的盯着黑爵,他已经被黑爵重创,难有再战之力,如果苏南也败下阵来,那么他们可能就真的要命丧黄泉了。

    苏南承载着的,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周盈与江云飞,也都是默默的祈祷着。

    但是苏南的实力,毕竟只有化神境初期而已,面对这化神境后期的黑爵,俨然就是面倒的趋势,尽管苏南的剑境如此之高,已然达到了天剑合的境界,可是却根本无法弥补两者之间的差距。

    苏南举步维艰,与条触须激战许久,仗着自己这身装备太过牛比,不然苏南也已经败了,这刻,苏南心念动,想要调动十剑魁,号令剑魁与之战,但是却发现,那些剑魁跪在那里,根本无动于衷。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苏南以退为进,手剑指长虹,无名剑诀更是狂暴无比,狠狠的削下去,让苏南的心,更加的心如止水,而这刻,那在青铜王座之上的蓑衣人,手的剑,竟然是不断的颤动起来。

    “与君歌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苏南口喃喃,秋白剑纵横而出,那刻蓑衣人似乎轻轻的动了下。

    “多情剑客无情剑,到是无情却有情!”

    这句话,并非是从苏南口说出来的,而是回荡在整个大殿之,沙哑的声音之,充满了落魄与孤独,绝望与痛苦。

    那身影仿佛是穿越了前尘,穿越了无尽岁月,穿越了天地轮回般,从青铜王座之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苏南目光微眯,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蓑衣人心的悲凉,就像是个行将朽木之人,生大起大落,充满了悔恨与绝望,充满了决绝的不甘。

    “剑来!”

    声嘶吼,秋白剑起,蓑衣人手握秋白剑,纵横捭阖,提剑而起,苏南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心充满了震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