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 第2456章 一梦传剑

第2456章 一梦传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这刻,苏南的搬山印,终于是落了下来,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长河,让黑爵直接被苏南印击,七影更是趁机而起,杀伐果决,不留丝毫的机会,让黑爵震惊无比,但是连他自己都没能发现,苏南究竟是施展了什么样的恐怖手段,完全让他寸步难行。

    束手束脚之下,被苏南打回原形,步步紧逼,虚神境的强者,跌落凡尘,如今也已经是难有丝毫的作为,苏南手起剑落,活活斩掉了黑爵所有的触须,让黑爵苦不堪言,生机越发的渺小。

    有七影相助,苏南的实力虽然只有化神境初期,但是他的无名剑诀,却是异常恐怖,天剑合之境,配合那剑,百年孤独,让苏南都是无比的震撼,自己只要能够逐渐的领会其的剑意,那么实力只会越来越强。

    苏南杀机动,丝毫没有打算给这个黑爵留条性命,杀之而后快,毕竟自己不可能心存怜悯之心,杀人者人恒杀之,切,皆是这个家伙自作孽,自己若是不杀了它,它也不会饶过自己的,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黑爵重重突围,但是失去了触须,它的实力更是大打折扣,苏南配合七影,几乎以压倒性的优势,将黑爵彻底搏杀,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多情剑客无情剑,苏南无论如何,还是做不到无情,蓑衣人的那剑,无情无义,杀伐果决,自己只能够有其十之二三的境界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黑爵也已经被他所斩杀了,威胁尽除,苏南屁股坐在了大殿之上,那刻,黑爵的鲜血,四溢而出,不过对于整片大殿而言,也只是小块儿而已。

    “苏兄,你简直太厉害了!”

    江云飞由衷的说道,叶生云王落荒而逃,程乾英作茧自缚,死无葬身之地,黑爵更是活活被苏南搏杀而死,这个化神境初期的家伙,竟然碾压了跌落神坛的虚神境强者,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至于最后时刻惊心动魄的搏杀,江云飞与周盈则是都不知道,苏南为什么会赢得那么的轻松,如有神助般。

    “辛苦了。”

    周盈嘴角微微翘起,笑颜如花,令人心旷神怡。

    苏南微微怔,摇了摇头,那笑容,令人心醉不已,不过他此时此刻,倒是没有多想,如今劫后余生,也算是值得清醒的,幸亏那个叶生云王跑路了,如果那个家伙还在的话,或许苏南还是免不了要番苦战。

    苏南心神动,默默闭上了双眼,吃了两颗丹药,开始恢复起来。

    不多时,苏南睁开眼睛,目光如炬,看向那纹丝未动的蓑衣人,难道自己之前,都只是幻觉而已,但是那剑,多情剑客无情剑的第四剑,却是真实存在的,被苏南称之为百年孤独,那剑,真正让苏南领悟到了绝情剑法的恐怖,但是那剑,就如同罂粟花般,令人上瘾,就像噬魂封魔剑样,能够吞噬自己的心智。

    这无名剑诀,也是如此,实力越强,剑诀越是恐怖,而他内心之,也越发的心如止水,必须要做到冷血无情,才能够发挥出这无名剑诀更恐怖的力量。

    那蓑衣人在青铜王座之上,半依偎着,苏南心怀敬意,不管他是谁,苏南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地球之的先辈,而且自己在刚才生死抉择之际,若不是霎那间,被授予了灵魂剑,那么他的处境将会十分堪忧。

    隔空授剑,救苏南于水火之,就凭这个,他就受得了苏南的尊敬。

    苏南冲着那蓑衣人,缓缓的三鞠躬,内心之充满了崇高的敬意。

    “不管先辈是何人,请受我苏南拜。”

    苏南知道,自己能活到现在,无名剑诀功不可没,那蓑衣人的梦传剑,更是让他心存感激。

    不过苏南还是对这蓑衣人充满了疑惑与好奇的。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天若有情天亦老,不如清风随斜阳。”

    那声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让苏南心越发悲凉,这个人,必定是个极其悲壮,极其多情的人物,但是他的剑,却是无情之剑,令人匪夷所思。

    苏南还未等上前步,想要揭开那面纱,却发现这次,那蓑衣人,竟然真的缓缓化作了层流沙,消散于大海之,尘埃落定,水宫平静,那秋白剑,缓缓的落了下来,苏南伸手握,秋白剑在手,但自己却是无比的悲伤,他知道,这柄剑,太过于悲凉了,自己竟然有些握不住它。

    “好凄凉的剑气!”

    苏南心倒吸了口冷气。

    “先祖,终归还是消散了。”

    周盈叹息声,有些失落,也有些无助,似乎自己最初的目的,都是变得越来越迷糊,越来越渺茫。

    “秋白剑,给你吧。”

    苏南手握秋白剑,递给了周盈。

    周盈愣,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南,摇摇头道:

    “这是你用命换来的,这里的东西,应该属于你,我不能要。”

    “这么好的东西都不要,那可是要遭天谴的,你不要我要,正好我那柄剑也完犊子了。”

    江云飞眼神亮,笑嘻嘻的说道。

    苏南瞪了他眼,江云飞讪讪的笑了笑,只得无奈的收回了手,重色轻友,哼哼。

    苏南知道,这秋白剑,对他而言,用处并不大,但是对于周盈而言,却是不样,程乾英之死,总要有所交代的,这秋白剑,就是她复命最好的见证。

    “拿回去,正好为你复命。我要的东西,在这里。”

    苏南将秋白剑塞给了周盈,周盈满心的感念,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周盈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结识了苏南,从死亡边缘,走向了人生巅峰,这秋白剑,乃是先祖的佩剑,尽管那先祖已经叛出骊山剑宗。

    苏南恩情,让周盈无以为报,若不是因为苏南与江云飞之间的爱情故事,可歌可泣,周盈兴许真的已经对苏南芳心暗许了。

    而这刻,苏南的手掌,则是落在了那青铜王座之上的根竹笛,部古卷之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