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 第2639章 不似牢笼之鸟,未来可期!

第2639章 不似牢笼之鸟,未来可期!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叫你先走步?我来顶着?

    不过苏南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就已经跑路了,而此时此刻,苏南好人做到底,他只能帮助唐悠拦下邓英伦了。

    这个时候如果放任邓英伦对唐悠出手的话,结局可能会相当的难看。

    虽然唐悠有点不太仁义,自己先走步,溜之大吉了,但是苏南很清楚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如果被邓英伦再度逮住的话,肯定难逃死的。

    “这是你逼我的,我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串通气来对付我,苏长青,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今日我必定要让你尝尝我邓英伦的手段。”

    邓英伦伸手动,长枪依在,直指苏南。

    “你女干淫掳掠,为非作歹,机关算尽,今日,我也总算是看穿了你的原本面目,唐悠能够逃脱你的魔掌,我便再也不会让他重蹈覆辙,你想要杀他,先过我这关。”

    苏南眼神微眯,毫不客气,人王剑在手,剑锋犀利,剑拔弩张。

    邓英伦眉头紧皱,嘴角嗤笑,喃喃着说道:

    “唐悠?我女干淫掳掠?为非作歹?”

    “你的实力只有虚神境初期,你不是我的对手,硬要拦我,你只有死路条,我跟他在起这么多年,比你要熟悉的多,你这无异于是自取灭亡。”

    邓英伦脸色越发的难看,他始终都是不愿意杀掉苏南,否则的话,早就已经动手了,正因为他爱才惜才,更想要结交苏南,才会屡次退让,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跟他是伙的。

    “你们在起多年?”

    苏南嘴角微微抽搐,两个大老爷们在起多年?还比我更熟悉?苏南脸怪异的看着邓英伦,这家伙难道还有特殊的癖好嘛。

    “怪不得,原来他是羞于启齿,唉。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苏南叹息着说道,不过依旧还是横刀立马,不愿意放邓英伦过去。

    邓英伦的脸色再度变换,脸古怪的盯着苏南,难道他对于唐悠的身份,浑然不知?

    邓英伦思忖片刻,沉声道:

    “你不知道他是女的?”

    “什么?他是女的?这怎么可能?他的妻子,难道不是被你祸害之后杀掉的吗?”

    苏南也是脸迷惑的盯着邓英伦。

    “怎么可能。”

    邓英伦苦笑连连,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以为你跟她是伙的,我们两个都被她给骗了。她本来就是女的,哪来的妻子?我还以为你是她的情夫呢。”

    邓英伦与苏南目光交织,两个人的眼,都是充满了复杂之色。

    “那她究竟是谁?”

    苏南有些半信半疑。

    “她根本不叫唐悠,她叫邓悠悠,是我的亲妹妹,父亲要她去和亲,她宁死不屈,所以才要离开沛城的,不过她逃出城主府之后,就始终音信全无,谁曾想,她竟然跟你待在起,而且,你竟然还把她给放出来了,我们两个在起那么多年,我会不了解她吗?她就是不想和亲,所以才跑出来的,这次,估计她是绝对不肯回去的。”

    邓英伦叫苦不迭的说道。

    “身为哥哥,我难辞其咎,父亲必定会怪罪于我的,唉。”

    邓英伦嘴角的苦涩,也是让苏南无言以对,尼玛!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把他跟邓英伦全都给骗了,苏南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喝酒之时,她对自由跟生命的感叹,再加上她从沛城逃出来的那刻,满脸的喜悦,苏南终于相信,这切都是邓悠悠信口胡诌的,根本没有什么女干淫掳掠的邓英伦,切都是他捏造出来的假象,诬陷自己的哥哥,所以才会闹出这样场闹剧。

    回想起之前种种,苏南都是忍俊不禁,这个邓悠悠的演戏水平实在是太高了,而且自己都被她给欺骗了,实在是让他哭笑不得,不得不说,她还是挺有意思的个家伙。

    “我跟她也是萍水相逢而已,喝了顿酒,她就赖上我了,就跟我变成了生死患难之交,非要让我带她出来,把自己的身世说的极其的凄惨,绘声绘色,而且还将你描绘成了始作俑者,成为了无恶不舍的奸诈之徒。唉,是我太轻敌了。”

    苏南也是心生歉意,毕竟她逃出来,是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若非自己用玄黄气鼎将她带了出来,那么她在沛城之,是绝对不可能逃出来的。

    邓英伦挥挥手,道:

    “这件事情也怨不得你,苏老弟,你也不必自责,都是我这个妹妹实在是太过于任性妄为了,而且从小到大她最喜欢的就是易容之术,连我跟父亲有时候都会被她给骗得团团转。这次看来她是铁了心想要逃出沛城了。”

    “这么说来,她应该是逃婚出来的。我倒是耽误了你捉拿妹妹。”

    苏南耸耸肩,笑了笑道,既然已经水落石出,他也知道自己错怪了邓英伦,只怪那个邓悠悠骗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

    “唉,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我并不怪你,苏老弟,如果让我抓到了她,我定会将她带回沛城的,因为这是我个沛城未来的主宰者的职责所在,但是作为兄长,我也希望她能够得到自己的幸福,她能够快乐,只不过身在官家,身不由己,我们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逃脱不了,也挣脱不去。这次拼命的逃出来,或许就是要给自己谋条不样的生路。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希望,不要让我再碰到她吧。”

    邓英伦的话,深深的感动了苏南,为人兄长,他做的已经够多了,只不过正如他所说的身不由己,很多事情或许不是他个人能够掌控得了的。

    “她既然已经逃了出来,就当给她次机会吧。”

    苏南说道,邓英伦与苏南相视笑,虽然被骗了,但是苏南却觉得,她应该也是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虽然不是妻离子散,但也同样是死局样的命运,她能机关算尽,逃出生天,也算是场别开生面的开始。

    对于邓悠悠来说,不似牢笼之鸟,未来可期!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