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 第2768章 一十九年!

第2768章 一十九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有人听着,想要参加比武招亲,实力必须达到天神境,否则的话,概免谈,请天神境之下的人,趁早离开吧。”

    凌月山山峰之上,个身材婀娜多姿的红衣女子,微笑着说道,清脆悦耳,如同百灵般,悦人心弦。

    “什么?只要天神境之上的高手?那我们不是白来了吗?”

    “我早就想到了,我就是来看热闹的,不白来你还想怎么着?你人神境去跟人家天神境硬碰硬?找死嘛那不是。”

    “说的也对,杨家只不过是想要让咱们知难而退而已,更何况跟那些天神境的强者比起来,咱们的确也只有炮灰的份儿,万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后半生别说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就算是自理都未必能做到。”

    “这也是种另类的婉拒,杨家招纳贤婿,不可能是什么歪瓜裂枣都要的,肯定是要挑选出精英之的精英,咱们还是趁早凉快着吧。”

    很多人都是充满了叹惋,但是有天神境强者的存在,的确他们只能是陪衬,而且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个时候杨家劝他们离去,应该也是情理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却是不争的事实。

    苏南眼神微眯,看样子,杨家应该也是想要来次大浪淘沙了,真正的强者,注定会留下来的,而那些想要滥竽充数之人,也都会尽数被劝退的,如果想要浑水摸鱼,也是不存在的,毕竟能够笑傲到最后的,只能是个人!

    大多数人都是失望而归,但是这场比武招亲,却是已经让他们变得群情激奋,无比的高兴。

    “杨家仙姑,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观招亲大比啊,千里迢迢而来,我们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是啊,仙姑,杨家应该不会介意吧?我们看看应该总可以吧。”

    红衣女子微微颔首道:

    “观战总是可以的,但是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认清自己的身份,切勿闹事,否则的话,杨家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红衣女子扶摇而起,红绫漫天,笑着说道,身为杨家之人,骨子里的那种骄傲,是任何人都无法与之媲美的。

    “杨家仙姑,你倒是说说看,咱们比武招亲之人,究竟是谁啊?”

    “说的是啊,仙姑,您总不能让我们头雾水,连比武招亲之人,是哪位仙姑,都不让我们看看吧?”

    “切,你算老几,何德何能,能够看咱杨家仙姑呢?你以为你是谁?”

    “就算看不到,也总该知道下,这待嫁而出的杨家仙姑,究竟是何人吧?”

    在众人的众喧闹之下,红衣女子杨红玉的脸色,也是变得阴沉起来。

    “杨家重地,岂容尔等撒野,给我住口!”

    伴随着杨红玉的声暴喝,整个广场之上,变得十分的安静,所有人都是声不吭,不敢再多说句。

    苏南默默的望着那幕,果然不愧是杨家仙姑,实力强悍卓绝,竟然是与自己般无二,天神境巅峰,这样的强者,杨家究竟有多少呢?苏南不知道,这杨家到底是何等的强势,这杨家的深浅,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摸透的。

    “杨家仙姑芳容,岂容你们亵渎?这次的杨家仙姑,那可是国色天香,绝色佳人,就看你们谁能够有机会,有本事抱得美人归了,呵呵呵。”

    杨红玉淡然笑,眼神之的寒意,却是冷眼扫过所有人。杨家阴盛阳衰,已经是无数岁月了,甚至连杨家老祖,都已经忘记了究竟有多少年了,像她样的杨家天才女子不少,但是男子,却是寥寥无几,而且多半都是修为停滞不前,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绝世妖孽。

    对于杨家来说,影响并不大,但是对于外人来说,却是好说不好听,杨家需要靠女人来撑门面,真正的杨家男人,全都是代不如代,甚至最终连天神境高手,都是寥寥无几,相反杨家女子,却个个都是绝世天才。

    此时此刻,杨家的寒牢之,个被困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女人,浑身消瘦,双目无光,但是依旧难掩其绝代芳华,双冰冷的铁拷,将她牢牢的锁在此地,暗无天日的寒牢之,几乎让她充满了绝望。

    “记住,你只有炷香的时间,炷香过后,你就该走了,否则的话,我也难辞其咎。”

    个美艳无双的女子,雍容大方,低声说道,看了眼眼前的白衣少女,眼神之的目光,却是无比的复杂。

    “是,五祖。”

    白衣少女低着头,紧咬红唇,身白衣无暇,就宛如她那张绝世无暇的容颜般,比起那个雍容大方的女子,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身材苗条,婀娜多姿,清冷的眸子,闪烁着丝冷峻之色,高傲而冰冷,让人不禁为之感叹,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这样的倾城角色,几乎是上天最完美的艺术品,如白莲花般,圣洁无瑕,纤尘不染。

    白衣少女转身之间,踏入了寒牢之,那刻,当她看到寒牢之那个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消瘦的令人心酸无比,痛苦难耐的女子之时,她的眼泪,终于是再也止不住了,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下。

    “母亲,母亲!”

    白衣少女轻轻的呼唤声,那几乎绝望,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消瘦女子,顿时间个激灵,猛然间转头,看到寒牢门口的少女之时,在她们四目相对,交织在起的那刻,她近乎疯狂的冲向白衣少女,声嘶力竭,却已经是发不出点的声音。

    “啊……盈盈,我的盈盈……”

    寒牢之,备受折磨与煎熬的女子,赫然便是杨念贞,多年前,她被抓到了这寒牢之,这呆,便是十九年!

    她早已经绝望了,那种在生死边缘挣扎与煎熬的日子,十年如日,她个人,快要被折磨疯了,而她的女儿,也被抓走了,此时此刻,当她重新见到自己女儿的那刻,她的心,几乎快要碎掉了,这是她十数年来,唯的信念,她只想,再见见自己的女儿,哪怕只是面,已经足矣!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