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终极武力 > 第848章 奴性深重

第848章 奴性深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百四十四章奴性深重

    “也真难为了这个赵祯,为了要我的命,居然摆出了这么大的副阵仗来。不过,这也不奇怪!到底是前朝的底子还留了点儿在,完颜氏的旗后裔们也就只剩下这点儿本事了。呵呵,铁骑马战再加上火牛阵,好家伙!这是杀了我都不解恨,还要践踏成泥的节奏啊!”

    对于拔都说的话,王越心里虽然也吃了惊,可脸上的神色却始终淡然的很,似乎点儿都不担心。

    “但是,可惜的很呀!我王越命硬,就算你不说,他的那些布置对我来说,也未必就能真把我怎么样。更何况,现在我又从你这里知道了这些东西,他就更没有丝胜算了。如此来,我也不杀你。至于你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运气吧。”

    说完话,王越竟然真的就没有再对拔都下手,而是转过身便着朝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

    “哈哈……,还说你不怕……,我家主子就在前面等你,你自己却连方向都弄错了…………。”

    拔都躺在地上,只觉得呼吸越来越难受,耳朵里听着王越说话的声音就好像是从极远处传来的样,不但说不上清晰,而且还断断续续的。尤其是他眼睛里看到的王越背影,虽然刚才还是近在咫尺,但现在却如同隔了面厚厚的毛玻璃似的,越来越模糊了。

    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失血太多的缘故,饶是他的生命力坚韧,远超常人,可受了这么重的伤,熬到现在也要油尽灯枯,快要撑不下去了。

    拔都这个人的确是个怕死惜命的,而且明知道自己的伤势集,很可能就活不下去了,但只要还没死,他就肯豁出去为自己搏下。奇迹虽然很少发生,可万就真的发生了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马上就死,拔都也希望自己能在这个期限上再延长秒。

    不过,对于王越这个手造成了这切的“元凶”来说,拔都的这些想法其实都是多余的。来他之前也是有言在先,对方既然已经告诉了他想知道的,那他就没有必要再杀拔都了。二来,也是他对自己亲手造成的伤势,心知肚明,就算他不动手,拔都能够活下来的机会事实上也是微乎其微的。

    所以,心里虽然有些可惜少了这么份“收入”,但王越却依旧“遵守诺言”,任凭拔都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当然了,如果奇迹真的发生了,就好像王越说的样,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赵祯,那么也真说不定到时候心情好,就大发慈悲的救救这家伙。因为拔都身上也的确是有他需要的东西,这人的功夫虽然也就是那么回事,并不能放在他眼里,可在身法步法上却真的有独到之处。如果能在拔都身上得到他的这手功夫,那么这对于王越来讲自然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

    至于双方之间的立场,以及对方会不会恨他恨的要死,逃过这劫后再来对他不利?这些则全都不在王越的考虑之。拔都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就算最后运气好能活下来,也不可能和好人样了。别说身的功夫还能剩下多少,还能不能打,只怕以后他连喘气都不敢用力了。

    练拳的人,受伤是家常便饭,但内伤不比外伤,旦伤及了脏腑,再想要治好那就不是那么太容易了。

    就好像当初的王越与合气圆舞流的林赛菲罗在集训交手,最后两败俱伤样,当时如果不是有幸遇到了苏明秋,就算以他非人般的体质,想要完全恢复过来,那时间很可能就会延长半年到年了。在此期间,他不但再无法剧烈的发力用劲和人交手过招,而且也很难真正的做到恢复如初。

    因为人的内脏实在是太脆弱了,旦受伤,肯定就会留下隐患。般人即便觉得已经好了,可这隐患却始终会存在,只等你体力巅峰过,走了下坡路,那就会向巨石从山坡滚落样,随着时间越拖越久,这伤势便会渐渐积蓄着,直到有天突然爆发。

    然后,当然就切药石无救了,只能乖乖等死……。

    而相比于当初的王越,现在的拔都非但身体素质比不上他,甚至伤势更重数倍。如今没死,其实都已经算是个意外了。

    是以,王越现在根本也不担心这个拔都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他要是死了,当然了百了,万事皆休,可如果不死,对他也只能说是个好事。至于什么养虎为患,农夫与蛇,反受其害的这些想法,统统都是不存在的。

    功夫这东西,向来都是强者恒强的,弱者虽然可以奋起直追,但差距如果真的到了判若云泥样的地步后,那这种所谓的奋起直追其实也就是弱者不愿意认输的借口罢了。根本也不必当真。

    强如王越这种人,不论是天赋,际遇还是力量,素质,到了他这这样的层次后,博采众家之长,以他山之石攻玉就是种常态。所以王越虽然没杀拔都,看似是放弃了块到嘴的肥肉,但转回头细想下却也未必是亏了。

    当下,王越也不看拔都,只信步前行,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

    这家伙背后说的话当然逃不过他的耳朵,不过他也没丝毫不在意。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朝前走,方向也的确是反了,但这却并非是错了。更不可能是怕了。

    如果在之前,还不知道赵祯这些布置和陷阱的时候,王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信心,那现在已经洞悉了切阴谋后,他再要就这么直接闯进去,那就是傻了。

    为了对付他,赵祯也真是绞尽了脑汁,办法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占据天时地利,却让他的那些杀招格外的可怕。王越即便不会害怕,可如果能用更轻松的方式达到目的,他自然也没有必要非得路平趟过去。

    朝来时的方向走,就是他跳出对方算计的第步!

    不过虽然这时候王越是朝回走的,但也不是沿着之前他和拔都路追逃的路线走,而是直接斜着向那三架九牛弩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看似步步的慢条斯理,不再飞奔,可事实上他的速度却比普通人跑百米还快。

    普通人跑百米的速度般是在十二秒到十五秒之间,进了十二秒那就是身体比较不错的了.而些专业的短跑运动员则可以跑到十秒多十秒左右,再快的进十秒那就是世界级的顶尖水平了.

    但王越现在边走边调息,短短十几秒的功夫人居然就走到了之前他和阿当罕交手的地方.而这还是由于他想要抓紧时间调匀气血和呼吸节奏有意放慢了速度之后的结果.

    刚才他和拔都之间的交手虽然谈不上激烈,真正分出胜负也就在那瞬间的功夫里,但彼此间的这追逃却是接连在疾行变幻方向,很是绕了大段路的.直线距离不过三四百米,可路程却足有好几里.

    所以王越为了应对接下来的番大场面,必须也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否则真要像拔都说的那样,前面还有几百的铁骑在等着他,就算现在他已经有了准备,不打算正面硬闯了,可不管怎么想,到那时候也应该是场苦战了.不做好充足的准备,挨累吃苦的还是他自己.

    同时间,就在王越调转方向往回走的时候,已经终于缓过来口气的裴满,正弯腰跪在地上,低头屏息恭恭敬敬的面对着上首的赵祯.颗脑袋深深的伏在手背上,不但人动不敢动,就连呼吸都压抑到了极致,似乎生恐自己喘气的声音太大,触怒了上面的主子.

    这次他负责为赵祯断后,拦截王越的追杀,可赵祯前脚刚到,他后脚就逃了回来.并且去的时候是三个人,回来的却只有他个.王越虽然厉害的过分,但这种结果显然也是赵祯最不愿意看到的.

    裴满的功夫虽然不错,精于骑射,手箭术可谓百步穿杨,就算在王越的手下也逃了条命回来,且为人狠辣,生性残忍,但在面对着赵祯的时候,却是实实在在的敬畏到了骨子里面,奴性深重.是以此时,见赵祯面沉似水,立刻就浑身抖如筛糠,跪在地上,句话不敢多说.

    更何况,与此同时就在赵祯下首的位置上,还站了个身穿铁甲身戎装的雄壮大汉,身材高大,怒目圆睁,虽然还没有说话,但是在他的手里却握着口冷森森的大刀.

    而且他的这口刀实在也是太大了,仅是刀身就足有三尺三寸长,形如半月,最宽处简直如同门板样.更不要说下面还有刀柄三尺三,刀攥三尺三,整口刀正好是九尺九寸,重量少说也有七十斤.可就是这样把刀,握在那大汉手却是浑若无物般,看着裴满,只是随手颤便发出阵嗡嗡嗡的响声,好似龙吟虎啸,刀光如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