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寻道天行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邀战墨言

第六百五十九章 邀战墨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

    佛门法深,那位创立佛门的无上造化者,或许早已参透大千世界的玄妙。否则,世间天人阿修罗这样的话,又怎会出现在一篇富满佛理的经文里?

    方寸峰,北角下。

    磅礴大雨不断倾泻,将百十里天地糅合成一团昏暗的混沌。源源不息的剑气,通过数十位纯阳弟子所组成的剑阵,凝聚然后升腾直上成形气盾,把方圆近里的纯阳大营笼罩得严密,并将雨水几乎完全隔绝在外界。虽然仍旧潮湿,但相比起外头的原野化汪洋,已是异常安然。

    剑气,乃源自人体的内气。

    内气,则是由体能所转化的能量。

    以剑气化盾挡雨,并非高超的绝技,对于许多剑修而言,都只是最普通的入门功法。更甚至时常内气外放,还有助于丹田内蓄的扩张修炼。这就好象武者时常将沙袋捆绑在自己脚下,可锻炼筋肉力量的同样道理。

    只不过,修炼是要分场合的…

    国考天试已经临近尾声,两千敌军就埋伏在数十里开外,虎视眈眈。这个关键时候,恐怕也就余悠然这疯婆娘还能有这自信,为了让自己住得舒服些,不惜将军队的战力白白消耗在遮风挡雨这等小事上。但,这或许也恰恰从侧面证明,余悠然的身子是真的孱弱不堪,连稍稍风雨都不能沾染。

    “莎…”

    余悠然梦醒,命道生将前来拜营的柳仙城和叶孤寒引入阵营。许多闲来无事的纯阳弟子,及原徽山考生纷纷带着好奇心从营帐走出,远远观望。

    一路行来,除了踩在泥泞里的脚印略显凌乱以外,柳仙城和叶孤寒都不显得多么拘谨,甚至还有几分随性。为了表示对纯阳宫的礼敬,两人跟着道生走入剑阵后,随手就脱去了湿嗒嗒的蓑衣,显露出原本装束。

    或许久居高寒之地的缘故,柳仙城的身段格外魁梧,即便比起雷猛和虎熬也毫不逊色,三把厚重的霸刀背在身后更显得他威武彪悍。而相较之下,出身江南的叶孤寒则显得瘦弱许多,但华丽的金丝锦袍、金缕玉靴、金玉缠带,再配上腰间轻剑和背后重剑,却也互相衬托出一种脱俗的华贵。

    两人跟在道生身后并肩而行,迎着四周好奇窥探过来的目光,直径健步走到纯阳大营的帅帐前。此时,余悠然和墨言早已在帐外候着,两道雪白的身影就像伴生在悬崖之上的寒梅,墨闲冷漠不苟言笑,余悠然头戴白纱看不出神色,但寒冷的气息却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风谷霸刀七代弟子柳仙城,见过两位姑娘。”

    “藏剑山庄七代弟子叶孤寒,见过两位姑娘。”

    领人至帐前,道生便默默走过两步站到一旁。

    柳仙城和叶孤寒皆抱拳有礼,分别道上自家名号。

    墨言略有敷衍地提起手来,抱拳回去一礼。而余悠然则更加无礼,动也不动地就直接生问道:“你们来此有何见教?”

    “……”

    柳仙城和叶孤寒显然都对余悠然有所了解,知道她那不近人情的性格定然不会给人几分颜面,故两人的脸色都未曾显露异样。

    柳仙城平淡不言。

    叶孤寒抱拳回道:“见教不敢,孤寒受大庄主之命,本于天试之后入仙行纯阳道场拜圣,今日…”

    “莎…”

    “道重点。”

    “额……”

    叶孤寒话才刚开头,余悠然当即就提起手掌,将他的客套话止下。纵使有心理准备今日必会遭难堪,但众目睽睽之下被余悠然这般无礼对待,叶孤寒免不得就有些尴尬了。

    只是叶孤寒并未就此过多纠结,仅仅顿了片刻言辞,很快就又将情绪恢复如初。他抱着拳头转而歉说道:“姑娘爽快,是孤寒失礼了。既然姑娘直截,孤寒只好如实相告。孤寒今日前来,实则有事相求于余姑娘。”

    叶孤寒这回把话说得非常直截。

    余悠然苍白的眼眸没有丝毫波澜,死沉沉的目光透过白纱由叶孤寒身上移开,移向柳仙城问道:“你呢?”

    柳仙城抱起拳头,不卑不亢道:“在下此番来访,亦有事相求。”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额…”

    话如剑,瞬间出鞘,破风见血。

    不问来者相求何事,余悠然直接问为何要相帮。思维层级是跨越过了一个询问的必要环节,这便让得本就简略得不能再简略的对话,变得更加苍白了。叶孤寒的城府显然比柳仙城浅许多,在柳仙城沉默之际,他再次奇怪问道:“余姑娘难道不打算问我们所求何事?”

    白纱微微飘拂,余悠然冷道:“没必要。”

    叶孤寒又问:“为何?”

    “因为我不打算帮你们。”

    叶孤寒顿时皱起眉头。

    他不曾想余悠然会在不明事态的情况下,把事情拒绝得如此彻底。但叶孤寒不甘心,沉眉扫眼四周营帐内外遥遥观望而来的纯阳弟子,似酝酿台词片刻,然后抱起拳头,肃声说道:“姑娘此言,恐怕不妥吧?孤寒今日冒雨来访,并非只为藏剑山庄私事,同样也关系到纯阳门下诸脉存亡。余姑娘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否太过于不近人情呢?”

    “纯阳事,纯阳宫自会解决。”余悠然似乎知道叶孤寒说所何事,冷声答道。

    “姑娘可知我说的是何事?”叶孤寒问。

    “早已知晓。”余悠然道。

    “……”

    叶孤寒不禁暗暗生诧,他不怀疑余悠然真知道他的来意,只是心想眼前这疯女人可真不得了呀,来人刚至,话未几句,竟就知道叶孤寒心中所想?

    难道,白首太玄经真能未卜先知?

    叶孤寒思量片刻 然后再试探着问道:“那你们解决了吗?”

    “解决只是时间问题。”

    “但时间不会等人…”

    叶孤寒蕴有深意,沉声再道:“时间更会杀人,南域执剑脉只是个开始。”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南域执剑脉只是个开始?”

    当叶孤寒提及南域执剑脉事时,周遭好些纯阳弟子不禁挑眉相问。

    其实,叶孤寒话意并不含糊,能把南域纯阳执剑脉与杀人二字联系起来的,唯有一件事。就是岳阳城瀛水夜宴前,南域各地四十六座纯阳相继遭受围剿,覆灭不存。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必和岳阳王李常安有关,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碍于性命存亡,南域纯阳诸脉自瀛水夜宴后是敢怒而不敢言。如今旧事被叶孤寒重提,定然就引来许多南域诸脉弟子的惊疑。

    叶孤寒饶有深意地沉着眼眸,看向那几位忍不住质问来的纯阳弟子,道:“世人皆道,叛王李常安瀛水设宴,以纯阳之血镇群雄,祭皇旗。然而,汝等可知,纯阳诸脉剑修之血,江湖各路英豪之命,献往何方?近日风声紧乎,自瀛水夜宴后,北疆、东洲、西蜀乃至西域、南溟等地,各门各派皆有人员相继失踪。其中就包括有汝等观中长辈、兄弟姐妹,汝等又可知这些人下落何处?”

    叶孤寒忽然道出一件近时发生的江湖秘辛。

    唐突的同时,让人不觉思虑许多……

    对于江湖门派而言,门徒失踪是一件非常忌讳的事情。毕竟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只要在滚滚浪潮里闯下些名堂者,谁身上不都背着几件血仇?倘若哪天,门派里哪位师叔师伯突然失踪了,基本上就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被仇杀,要么去复仇。两者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遇到这样的事,各门派都会选择默默掩盖,谁都不会对外张扬。故,也相互间少有耳闻。叶孤寒选择在这时道出此等秘辛,显然是有备而来,很可能早就暗中调查过。

    站在北边较远处的一名纯阳弟子,严正喝问道:“难道你知道他们的下落?”

    叶孤寒瞟眼问话者,摇摇头:“我不知道。所以…”话说着,叶孤寒转眼看回余悠然,沉声缓道:“所以,孤寒今日冒昧来访,便是希望能借余姑娘之算术,查出其中蛛丝马迹。可惜,孤寒来意未道,余姑娘便拒人于千里,可叫人尴尬啊。”

    语速缓慢而掷地有声,叶孤寒这番话无疑是在讽刺着余悠然的冷漠。待他话罢,连余悠然一时间也没有了话。四周的纯阳弟子陆续把目光从叶孤寒身上审视向了余悠然。包括道生、道静等几名出自仙行纯阳宫主脉的弟子,也都同样显露出犹豫的神色。

    “我为何要帮你?”

    或许是迫于无奈,余悠然不得不应过叶孤寒的话。

    叶孤寒肃色依旧,两手抱拳高举,郑重道:“天下道祖,纯阳独尊,我不否认你们的威望与能力,但藏剑山庄扎根江南数百年,行事总能占些优势。你只需要给我们指条明路,其余事情藏剑山庄必不遗余力。帮我就是在帮你。”

    白纱微微摇摆,余悠然饶有深意道:“你似乎没听懂我的意思。而且纯阳宫也从不需要旁人的帮助。”

    叶孤寒脸颊稍稍紧绷:“没听懂你的意思?”

    就在叶孤寒还有狐疑之际,与他相隔两尺并排而站的柳仙城,忽然朝余悠然开口,说道:“你帮我,我便帮你,这是交易。”

    “哦?”

    柳仙城应该是理解对了余悠然的意思,余悠然闻声侧脸,冷问:“如何帮?”

    柳仙城道:“你帮我指路,我帮你开道。”

    “如何开?”

    “我有霸刀三柄。”

    “开哪的道?”

    “东山道。”

    “很好。”

    同样的说法,不同的说辞,却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

    余悠然这回应得极其干脆,叶孤寒当即一愣,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他大概是知道余悠然那个问题的意思了。余悠然先前所问,是我为何要帮你。这里的我,指的是个人,而非纯阳宫。因为,纯阳宫也不需要旁人的帮助。而叶孤寒给出的条件,却是帮藏剑山庄不遗余力,这显然不符合余悠然的需求。相反,柳仙城给的承诺是帮余悠然开道,这是个人的条件,余悠然理所当然地就会应下。

    道指东山,那便是剑指唐门……

    然而,想明白了缘由,叶孤寒却更显纠结。他甚至还狠狠地盯去柳仙城一眼,像是对他刚才给出的承诺之唾弃。

    思量许久,情非得已下,叶孤寒悻然看向余悠然身旁的墨言,唐突说道:“我要挑战你。”

    墨言冷眼提眸看着叶孤寒,对视着墨言的冷漠目光,叶孤城再道:“你若能接我百招不败,我便可以给出同样条件,天试之上为你们纯阳劈荆斩棘。”

    “自讨无趣。”柳仙城悄声蔑道。

    叶孤城不由微怒,瞥眼柳仙城,忍声蔑道:“藏剑山庄有藏剑山庄的傲骨,可比不得某些人那般不要脸。”

    “呵。”柳仙城蔑笑一声,不接话。

    墨言稍稍侧目询问般看向余悠然,余悠然微微点头示意。墨言会意,默不吭声地迈步子,便朝着大营外走去。

    她应战了…

    叶孤寒的脸色随之变得难看。

    其实吧,他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墨言位列皇榜首阶,而叶孤寒仅仅只是摸到天罡之末。两者战力差距,绝非勇武胆识可以弥补。若非迫不得已,他绝不会贸然向墨言挑战。毕竟两者交战,他必败无疑,所以才他会以百招为定局,以保个不败。也所以,柳仙城才会耻笑他不自量力。可是,叶孤寒是不得不自取其辱,因为他需要一个聊以自-慰的借口…

    藏剑山庄虽和风谷霸刀同为江湖豪门,但他们之间也是有区别。藏剑山庄以剑闻名于世,天下名剑最少有半数出自于藏剑的烟霞山。可数百年来,江湖人却始终只把藏剑山庄的剑名排在第三。无论剑宗真武,还是道祖纯阳都稳稳压在他们头上。对于这般排位,历代藏剑弟子皆心有不服,可奈何真武、纯阳代代皆有剑道天骄诞生,直把藏剑山庄压得抬不起头来。

    来到近代,藏剑山庄好不容易走出位剑心通明有望登仙的叶无垢,结果纯阳执剑脉出了剑神吕奉仙,八卦脉出了神算袁天罡,真武山出了万剑归宗的李璇玑,仍旧死死地压着藏剑山庄。

    而今,叶孤寒前来拜营,虽有事相求但作为藏剑山庄当代的领军人物,他是万不敢卑躬屈膝的。提出百招不败为挑战,他即是为了给自己保留住颜面,同样也是想为自己找个台阶走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