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四章 蜀王

第三九四章 蜀王

 热门推荐:
    年终盘点投票火热进行中,恳请大家投下你们手里的票票!

    ------------------------------------------------------------

    韦书同眼角跳动,拱手道:“侯爷,下官对朝廷的忠贞,天日可表。”想了一下,还是低声道:“还请侯爷奏明圣上,只要皇上一道旨意,下官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你若有才干,皇上也不会让你粉身碎骨。”齐宁含笑道:“韦大人也知道,皇上刚刚登基即位,正是用人之时。”顿了一下,才轻声道:“不过话说回来,新君新气象,皇上是有为之君,圣明睿智,若是真的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自然是大加重用。”

    “是是是!”韦书同连忙道。

    齐宁这才道:“韦大人,你看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白棠龄安然无恙,而且向你禀明了内情,黑岩洞乃是被人冤枉,是否还要驻兵围困?”

    韦书同想了一下,才道:“侯爷,下官立刻下令撤兵。”

    “这就是了。”齐宁含笑道:“数千兵马留在这里,每天要耗费多少钱粮。你也知道,咱们与北汉人在秦淮的战事结束不久,国库空虚,这种时候,你韦大人身为一方大吏,更应该为朝廷多想想,为皇上解忧。”

    韦书同见得齐宁年纪轻轻,面相青涩,可是说话却老陈的很,暗暗称奇。

    白棠龄安然下山,当众说明黑岩洞是被冤屈,而且锦衣候爷在场,韦书同自然不好继续将兵马留驻在此。

    只是两千官兵分守在黑岩洞各处要道,倒也不是一声令下便能立刻撤离,韦书同叫过都尉岳乾良,吩咐了小半天,这才过来道:“侯爷,下官已经吩咐下去,令围困黑岩岭的两千兵马两日之内必须全部撤离,侯爷放心,黑岩洞既然是被冤枉的,下官定然会还他们清白。”

    巴耶力听得韦书同下令撤军,这才宽下心来,松了口气,对齐宁却是感激不已。

    若是齐宁未能准时前来,双方自然还要僵持下去。

    黑岩岭的粮草已经出现严重问题,再围上个十天,山上必然会有人被活活饿死,用不了一个月,黑岩岭只怕是不攻自破。

    只是牙甘等几名苗人被蜀王世子李源残杀,一众苗人心中悲愤不已,可是李源乃是蜀王之子,胳膊拧不过大腿,心中虽恨,一时间却也不知该如何去讨这笔血债。

    “侯爷,天色已晚,请侯爷先往丹巴县城歇息一晚。”韦书同恭敬道:“明日一早,启程前往成都府,侯爷奉旨前来,总是要去成都看一看的,让下官略尽地主之谊。”

    齐宁笑道:“地主之谊倒是无妨,不过李源滥杀无辜,这笔账也不能就这样白白算了,我倒是要去见见那位蜀王,看看他怎么说。”

    虽然黑岩洞之围被解,也算是完成了小皇帝的交代,但齐宁心中清楚,这次事件的真正面纱,根本没有被揭开。

    一路上追杀依芙的那两名怪人,在苍溪苗寨背后指使朗察都鲁害死大苗王的真凶,刺杀白棠龄诬陷黑岩洞的幕后真凶,甚至指使戏子冒充锦衣候的持宝童子,这背后一连串的人物形成一道漆黑的深幕。

    齐宁知道,一旦揭开这道黑幕,背后隐藏的真相定然是骇人听闻。

    可是这股势力在西川已经形成一个庞大而严密的大网,齐宁此时也只是雾里看花,难解其中真相。

    他心中明白,这张网既然张开,黑岩洞事件只是开始,这次失利,并不代表这股势力就会销声匿迹,恰恰相反,这次失利,很可能让这股势力下一次的筹划更为凶猛,也更为谨慎。

    两人低声说了一阵,齐宁这才走到巴耶力这边,笑道:“洞主,我要去一趟成都府,韦大人已经下令撤兵,等我成都事了,再来拜会。”

    巴耶力行礼道:“侯爷对黑岩洞的大恩大德,巴耶力永世不忘。”

    “这是官府的错,让你们受了委屈,我是朝廷的侯爵,皇上所派,就是要弄清楚事情真相。”齐宁微笑道:“这一次你们受了冤枉,为你们洗清,也是理所当然之事。”看向巴耶力身后的白牙力,含笑道:“白头人,你转告大苗王,若是有时间,我自当前往拜会。”

    白牙力立刻行礼道:“我一定将侯爷的话带到。”

    齐宁这才看向依芙,柔声道:“你自己多保重,我很快回来瞧你。”

    依芙脸颊微红,她与齐宁之事,尚未被别人所知,也不知是否该向巴耶力说明,见得齐宁当众对自己柔声细语,有些羞赧,巴耶力见官兵还有些距离,凑近一些,低声道:“侯爷,你去成都府,可要小心。”

    “哦?”

    “你刚刚教训了李源,而且还杀了他手下两名护卫,李源这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巴耶力颇有些担心,瞧了不远处正自沉思的韦书同一眼,更是压低声音道:“侯爷,巴耶力有话直说,这韦大人似乎与侯爷也不是一条心,到了成都,侯爷你身边没有几个人,所以......!”

    齐宁笑道:“多谢洞主挂心。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锦衣候可不只是一块招牌而已。”

    巴耶力想了一想,才道:“依芙,官兵未撤走之前,我不能离开,你带几个兄弟护卫侯爷。”

    依芙立刻道:“是,阿兄。”

    齐宁本想劝阻,毕竟此行成都府,吉凶未定,说不定还要牵累依芙,可是见到依芙眉宇间带着一丝欢喜,只能笑道:“也好,依芙,你随我去成都府,瞧瞧看看也好。”

    天色已晚,一行人也不耽搁,巴耶力自带众人回山,韦书同则是调了一队人马,护送着齐宁往丹巴县城去。

    依芙则是领着几名苗汉跟随在齐宁身边。

    白棠龄身为丹巴县令,死里逃生,回到县城,感慨万千,自他的死讯传出之后,丹巴县令的位置一直空缺,由县丞主理事务,白棠龄突然回来,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众人在丹巴县城歇了一夜,次日一早,便即向成都府城出发。

    成都府为与西川成都平原腹地,境内地势平坦、河网纵横,物产丰富,而且农业发达,自古就有天府之国的美誉。

    这一日将到成都,只听得前方一骑飞马驰来,一名骑兵报道:“蜀王来迎侯爷!”

    韦书同和齐宁都是有些错愕。

    蜀王李弘信乃是王爵,而齐宁虽然是帝国四大侯爵之一的锦衣候,但毕竟只是一个侯爵,爵位之上,齐宁比之李弘信要低上两等,虽说实际上锦衣候在楚国的实际地位远高出蜀王,但身为王爵,李弘信却出城相迎,还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众人催马往前,距离城下不远,便见到一队队士兵铠甲鲜明,骑着高头大马,驰到眼前,一齐下马,排列两旁,号角声中,只见到一人纵马而来,距离十步之遥,那人翻身下马,快步上前,人未靠近,笑声已经传过来:“锦衣候在哪里?”

    齐宁也已经翻身下马,脸带微笑,迎上前去,只见到那人身躯雄伟,一张国字脸,头上的发髻黑白相间,白发多而黑发少,看上去年纪不小,但是步履矫健,高视阔步走来。

    齐宁知道蜀王李弘信最多也就五十岁出头,可是却不想白发丛生,若不是看他虎步龙行,乍一看去,倒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心中不由冷笑,暗想这李弘信当年独霸西川,何等威风,后来归顺了大楚,朝廷又派人监视,想来这些年这位王爷过的并不是十分的舒坦,难怪会华发早生。

    只是齐宁却也知道,此人当年面对锦衣老侯爷统帅的十万楚军,并无畏怯,调兵遣将,广散家财,硬是领兵与楚军打了一场硬仗,虽然楚军最终取胜,可是却也损兵折将。

    当年李弘信不过三十来岁,却能够领兵与楚军大战,固然是胆气不小,能耐却也绝对不弱。

    比起李源骄横惯养的模样,李弘信看上去更像一个勇武的军人。

    笑声之中,蜀王李弘信已经上前来,齐宁心知对方是王爵,自己在爵位上低于他,此时见面,终还是要装模作样行礼,心中暗骂,脸上却做出一副敬色,便要行礼,李弘信却已经上前来握住齐宁手臂,笑道:“不必如此客气,侯爷远道而来,一路辛苦,本王得知侯爷今日莅临成都,早就在此等候。”

    “王爷屈尊来迎,晚辈实在是愧不敢当!”齐宁一副谦逊模样。

    李弘信抬手拍了拍齐宁肩头,含笑道:“你们锦衣齐家和我李家都算是行伍出身,不必文绉绉地太计较那些虚礼。”

    他拍齐宁肩头的力道不算轻,却也不算重,齐宁心中冷笑,暗想你要是敢借机害老子,老子立刻用**神功将你吸成人干。

    韦书同此刻也已经上前来,拱手道:“见过王爷!”

    “韦大人也辛苦了。”李弘信笑道:“那边的事情,本王已经得到消息,白棠龄没有死,那就是错怪了黑岩洞,这是咱们的错,若非侯爷此番前来查清真相,只怕咱们还要酿出更大的错事来。”

    韦书同立刻道:“王爷所言极是,此番幸亏侯爷明察秋毫,才让咱们没有错杀好人。”他话声刚落,就听身后有人一声冷笑,正是依芙。

    “不对。”齐宁摇头笑道:“韦大人难道忘记了,你亲眼所见,至少有两条人命是被冤杀。”

    李弘信已经道:“来人,将他带上来!”

    便见从后面过来两人,抬着一张木板,木板之上,竟然趴着一人,看上去奄奄一息,正是蜀王世子李源。

    ----------------------------------------------------------------------

    ps:本来以为自己这次在榜单只是打酱油,却想不到兄弟姐妹们如此给力,目前在最佳作品排在第二位。

    沙漠已经感动的泣不成声,这是一次持久战,希望大家献出你们的热情,争取创造一个奇迹,也让人知道沙漠的读者们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大家统一将票投在“最佳作品”,另一个咱们不去争,集中火力,战略得当,或许能取得好成绩。

    当你们如此风骚之时,沙漠也会感恩图报,会用最好的状态写文,也会尽快把碧姨娘和藤原王后的双后篇章写出来,保证精彩,让尔等身临其境。

    啥也不说,这场持久战,让我们携手团结,创造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