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四二九章 生死之间

第四二九章 生死之间

 热门推荐:
    齐宁心中暗暗叹息,心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小妖女白嫩秀丽,若是自幼生在正常的环境之中,必然是惹人爱怜。

    可是这般漂亮的小姑娘,却偏偏生在黑莲教,而且自幼受老毒物秋千易的教导,将一个本是水仙花的胚子,硬是生成了黑罂粟。

    西门战樱听得小妖女口不择言,怒道:“你好没羞耻。”

    “你骂我?”小妖女笑道:“你说我们黑莲教阴邪歹毒,我们自然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看来你不怕我。”向旁边那两名苗家女子努了努嘴,那两人立刻从木桶里取了冰块出来,走到西门战樱边上,欲要将冰块塞入西门战樱衣服之内。

    西门战樱此时已经感受到那冰块的刺骨寒意,一直咬牙支持,见到两女又拿了冰块过来,心知这种寒冰若是多了,足以将身体冻伤,那种刺骨的感觉让人难以忍受,挣扎身体,道:“你有胆子一刀杀了我。”

    “我刚才说过,要死可不容易。”小妖女往椅子上一坐,窝在大椅子里,盯着西门战樱道:“我答应你还要带你去看那些人的尸首,不能说话不算数。你不用急,先陪我在这里玩一会儿,用不了多久,我就带你过去。”

    西门战樱冷声道:“你若不杀我,等到他们打到这里,你想杀我都没机会。”

    小妖女叹道:“看来你真的不相信我的话。罢了,我问你,你在山下看千雾峰的时候,就没有看出什么古怪?”

    西门战樱蹙眉道:“你......什么意思?”

    “听说这次神侯府召集了八帮十六派一大帮子阿猫阿狗,原来都是无能之辈。”小妖女嘻嘻一笑:“不过那也怪不得你们,你们没有来过千雾峰,自然不知道这里的古怪,喂,大屁股,你没有瞅见峰岭上的雾气?”

    “你.......!”西门战樱听得小妖女如此称呼,又羞又恼,双目如刀,与小妖女那双乌溜溜亮晶晶的眼眸子对视。

    小妖女嘻嘻一笑,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竟是站在椅子上,转过身,背对着西门战樱,微微撅起紧翘翘的小屁股,道:“你瞧瞧我,和我比起来,你不是大屁股又是什么?大鬼和小鬼那么大的手,只怕两只手也盖不住你一边屁股,哈哈.......!”向大小双鬼问道:“大鬼小鬼,你们要不要去摸摸试试?”

    西门战樱知道小妖女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如今落在这小妖女手里,若是太过激怒,难免受辱,她只怕那两个野兽般毛茸茸的大汉真要靠近过来,立刻道:“你说的雾气是什么意思?”

    小妖女果然笑道:“就说你们蠢笨,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千雾峰上的雾气有什么不同?”

    齐宁在外面听见,心下一凛。

    他还没上山之时,就感觉千雾岭上漂浮的雾气有些灰暗,只是他从未来过西陲之地,又知道千雾峰长年被雾气缭绕,所以和其他人一般,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此时小妖女陡出此言,齐宁立时意识到,峰岭上漂浮的雾气定然有蹊跷。

    西门战樱毕竟出自神侯府,虽然算不得极精明,但此时也已经明白几分,俏脸微惊,失声道:“难道......难道你们在雾气里做了手脚?”

    小妖女咯咯笑道:“你们以多欺少,带了那么多人过来,我们当然要有所准备。本来嘛,我们是要在山里设下陷阱,可是你们这帮人中也有不少懂的机关陷阱,就算陷阱弄死了你们一点人,也挡不住你们进山。”

    她性情虽然歹毒,但毕竟年纪不大,少年心性还在,有些得意之事若是憋在肚子里,就觉得十分难受。

    此刻身在千雾岭禁地之内,西门战樱已经是掌上之物,她自然想不到齐宁会误打误撞来到这边,得意洋洋道:“师傅说,汉人有一招叫做请君入瓮,你自然知道意思的。”

    西门战樱此时已经感觉到小妖女所言可能并不假,厉声道:“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你们说我们黑莲教是妖人,妖人当然要用阴谋诡计。”小妖女道:“去年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打过来,所以大家早就做好了准备。”眼珠子一转,笑眯眯道:“九溪毒王的名号难道是说着玩的?”

    “你们......你们在雾气里下毒?”西门战樱惊觉起来。

    小妖女拍手道:“看来你也不笨。不错,你们不上山倒也罢了,只要一上山,我保证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齐宁此刻也是心下吃惊,暗想如果黑莲教当真借助雾气施毒,那还真是极难察觉。

    苗人擅长蛊毒,天下皆知,再加上四圣使之中有毒使秋千易这个老毒物,黑莲教若是不弄些毒药施展出来,那也实在愧对他们的名声。

    “你也不必高兴太早。”西门战樱冷笑道:“你只以为你们黑莲教擅长毒药?江湖上擅长毒药的不在少数,此番前来,就有需多用毒的高手,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小妖女笑道:“你当师傅想不到吗?师傅虽然用毒之术天下无敌,但那老家伙有时候还装模作样说人外有人,这天下还有许多用毒高手,其实我心里明白,他那是口是心非,在他心里,天下没有人用毒能及得上他。”顿了顿,靠坐在椅子上,拢着双腿,道:“他也知道,如果是一般的毒药,很容易就被你们的人察觉,所以这次用的毒,那可不是一般的毒药,你说的那些用毒高手,根本无法察觉到。”

    “你们在雾气之中施毒,难道不担心自己也会中毒?”西门战樱心下已经颇有些骇然。

    小妖女摇头道:“说你聪明,你这又变得笨了。我们自己做出来的毒,难道自己没有解药?”

    西门战樱冷笑道:“千雾岭绵延几十里,我可不信你们能在山上到处施毒。”

    小妖女嘻嘻笑道:“也用不着那样,我们早已经料定你们会走哪些道路,在你们所经之处施放一些,就够你们受得了。”眨了眨眼睛,笑道:“而且那些毒药不会立刻发作,要等上一段时间,如果师傅估算的没错,等到你们的人到了黑石殿,就应该开始发作了。”伸出手指头,摇头晃脑一番,才道:“看时辰,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吧。”

    “你们.......!”西门战樱又急又怒:“卑鄙!”

    “你们人多欺负人少,难道不卑鄙?”小妖女没好气道:“师傅说你们神侯府明知道京城疫毒与我们黑莲教无关,却偏偏还要打过来,那是你们先动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从椅子上再次跳下来,道:“师傅说我们黑莲教素来只在巴蜀西陲,并不涉足中原江湖,可西门无痕一心想要打过来,定时居心不良,我问你,西门无痕到底想做什么?”

    西门战樱扭过头,不看小妖女。

    小妖女先是脸上显出怒色,但很快就嘻嘻一笑,道:“大屁股,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一大帮子人都要被我们抓起来,还有你们神侯府那些师兄弟,都要成为阶下之囚,到时候一个一个审问,总能问明白。”转向大小双鬼,道:“大鬼,小鬼,你们喜不喜欢这个大屁股?”

    大小鬼都是嘿嘿笑,黄牙露出,极是可怖。

    小妖女见状,笑道:“反正师傅说这次和你们神侯府结下了生死之仇,我就算杀了你,那也没什么大不了。”走到西门战樱神候,伸手在西门战樱的圆臀上掐了一下,西门战樱惊声大叫,小妖女哈哈笑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做了姓齐的老婆?”

    “你这妖女,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西门战樱咬牙切齿。

    小妖女笑道:“姓齐的混蛋又坏又好色,你一定已经做了他老婆。反正你都要死了,我让你再做大鬼和小鬼的老婆,有一次他们喜欢一个女人,争抢着让她做老婆,可惜这两个家伙力气太大,将那女人扯成了两半,做不成老婆......!”看向大小双鬼,问道:“大鬼小鬼,你们是不是很难过?”

    大小双鬼顿时露出悲伤之色,互相盯住对方,眼眸中显出怒色。

    小妖女叹道:“这一次你们就不要抢了,要不然又没有老婆了。小鬼,你比大鬼小,要让着大鬼,这一次就让大屁股先做大鬼的老婆,然后再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大小双鬼互相瞧了瞧,小鬼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大鬼咧嘴一笑,抬手拍了拍小鬼的肩膀,似乎是要表示感谢。

    齐宁见得小妖女如此,心下更是厌恶,瞧见大鬼已经朝着西门战樱走过去,知道事情不妙,握紧手中寒刃,他自然不能眼看着西门战樱被玷污,便是拼了性命,也是要护住西门战樱的周全。

    那两名苗家女子却都已经不敢再看,背过身去,小妖女却是面带笑容,带着几分好奇之色盯着。

    西门战樱瞧见满嘴黄牙的大鬼露出狰狞笑容,向自己逼近过来,脸色惨白,厉声道:“你.....你若碰我一下,我.....我便......!”想要说几句狠话,可此刻被绳子绑缚,若是放狠话,只是让对方取笑而已。

    小妖女一只手托着下巴笑道:“上次姓齐的混蛋救了你,这一次看还有谁能救你。”

    眼见得大鬼已经伸手过来,便要往自己胸脯抓过来,西门战樱心下一横,暗想便是死也不能受此凌辱玷污,便要咬舌自尽,也便在此时,却听到“砰”一声响,这一声来得异常突然,众人循声瞧去,只见一扇窗户直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