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四三一章 俘虏

第四三一章 俘虏

 热门推荐:
    苗女哪敢违抗,急忙过去解绳子,齐宁这才向另一名苗女做了个手势,示意那苗女将盛着寒冰的小木桶送过来。

    小妖女已经感觉到什么,有些惊慌道:“你......你要做什么?”

    齐宁也不废话,从桶里取了寒冰,入手便觉得冰冷刺骨,二话不说,拿了冰块往小妖女衣裳里塞进去。

    小妖女惊呼道:“我要.....我要杀了你.....啊......!”那冰块被塞入她胸前衣襟,顿时便觉冰冷刺骨。

    齐宁冷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看来汉人的东西你还没有学会。”

    绑缚西门战樱的绳结颇有些复杂,费了好一番功夫,这才解开,西门战樱也顾不得衣衫凌乱,冲了上来,对着小妖女身体踢了一脚,小妖女“哎哟”叫了一声,西门战樱瞧见丢落在地上的竹筒,立时捡起,对准小妖女。

    小妖女知道那竹筒里面的毒箭是何等厉害,叫道:“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齐宁皱眉道:“住手!”

    西门战樱眼圈泛红,咬牙道:“这妖女歹毒无比,为何不能杀?”

    “她还有用。”齐宁淡淡道,努了努嘴,“战樱,先将这两个绑起来。”却是要让西门战樱将那两名苗女绑缚起来。

    西门战樱死里逃生,心中对齐宁委实感激,她虽然心中恼恨,恨不得立时便将小妖女射杀,可是脑中却还保存一丝清明,知道这时候射杀小妖女有些操之过急,先是走到床边,梦里将那竹筒投掷到湖中,这才拿了绳索,将那两名苗女绑起来。

    她出身神侯府,绑人的手艺自然是有的,小妖女被齐宁控制,两名苗女唯恐伤了小妖女,哪里敢反抗,任由西门战樱绑了个结实。

    西门战樱绑好苗女,又堵上她们嘴巴,将她们塞到了侧边的一处小屋内,出来之时,见到双鬼在地上微微挣动,上前去又是一阵猛踢,发泄心中恼恨,顺手也将这两人绑了起来。

    齐宁见她干脆利落,心想这大屁股妞在神侯府就算没有学到别的,但绑人的手艺倒是不差。

    小妖女带着哭腔道:“我好冷,你......你帮我把冰块取出来,你让我做什么都成。”

    齐宁冷笑一声,道:“我问你,这到底是谁的屋子?是不是你老毒物的住处?”

    小妖女立刻道:“是是是,你真聪明,这是我师傅的住处,我师父随时都可能回来,你们.......!”

    齐宁本猜想这是秋千易的居所,可是小妖女这般说,他反倒不相信,抬手在小妖女白嫩嫩的小脸上拍了一巴掌,冷声道:“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说谎,当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小妖女眼中划过怨毒之色,西门战樱却已经走过来,道:“将她脸上划破,看她还敢不敢撒谎。”

    齐宁笑道:“还是神侯府的人有主意,不错,划破了她的脸,看她还如何神奇。”作势就要动手。

    小妖女闭上眼睛,急忙大叫:“这是......这是教主的居所,不是师傅的。”

    齐宁和西门战樱都是一怔,知道此种情势下,小妖女必然不敢再撒谎,齐宁眉头一紧,问道:“这里真是黑莲教主的居所?”

    “我不骗你。”小妖女不敢睁开眼睛:“这里是千雾岭迷花谷,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这里。”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在这里?”西门战樱蹲在齐宁对面,冷声问道。

    小妖女道:“教主.....教主喜欢我聪明,所以.....所以准许我在这边。”

    齐宁与西门战樱对视一眼,倒也是将信将疑,这小妖女是秋千易的弟子,在黑莲教也算是号人物,虽然禀性歹毒,但样容秀美,一派天真可爱模样,如同雪娃娃般,若是不知她性情,还真是讨人喜欢。

    这黑莲教阴邪诡异,黑莲教主的性情自然也不能以常理去推测,或许真的是喜爱这小妖女,所以对她颇为放纵。

    齐宁正欲说话,忽地瞥见西门战樱胸前一片腻白,宛若积雪,却是她一直来不及整理衣衫。

    她方才胸口衣襟被扯开,露出里面青色的肚兜,深色系的肚兜映衬出她的肌肤更是白如美玉,此刻她蹲着身子,身体微微前倾,那饱满酥胸顶在肚兜上,撑之欲裂,那一对饱满酥胸挤在一起,露出一丝深邃沟壑,起伏有致的润弧充满了肉感,几能想象其绵软弹滑,如卧云端。

    西门战樱眼角余光亦是瞥见齐宁神情古怪,顺他眼神往下瞧了一眼,见得自己蹲着身子,腰、膝两端曲线深陷,绷紧的葱银裙筒探入腹间,夹出深深的“丫”字,顿时又羞又臊,急忙伸手扯了衣衫遮挡住,瞪了齐宁一眼,却又不好多说什么。

    齐宁若无其事,问道:“你既然深得黑莲教主喜欢,也难怪你知道许多秘密,你先前说知道如何带路,是也不是?”

    小妖女忙道:“我知道千雾岭所有的道路,你们不能杀我,否则你们走不出去。”

    “你说千雾峰的雾气之中有毒,是真是假?”齐宁道:“雾中毒气是老毒物所炼,你是老毒物的徒弟,当然知道如何解毒。”

    小妖女微微睁开眼睛,问道:“你要我帮你找解药?”

    “不是帮我,是帮你自己。”齐宁冷冷道:“找不到解药,我一刀便杀死你。你该清楚,此番八帮十六会跑到千雾峰来,就是要铲除黑莲教,我杀你,也是为民除害。除非你能将功补过,立下功劳,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小妖女可怜巴巴道:“可是.....可是师傅配练的这种毒药,我也不知道如何解毒,师傅只是......只是给了每人服下一颗药丸。”

    “那你身上还有解药?”齐宁问道。

    小妖女道:“没有,那......那种解药,没有太多......!”感觉脖子一寒,寒刃紧了一紧,隐隐感觉咽喉处破了口子,惊声道:“我.....我还有两颗.......!”

    齐宁示意西门战樱搜身,西门战樱伸手在小妖女身上搜寻,表面上看小妖女娇小玲珑,衣衫合身,却不想从她身上搜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物事,除了十多个小瓷瓶,尚有几只黑色木料制作的瓶子,此外甚至还有毒针。

    “是哪一个?”齐宁沉声问道,知道这小妖女颇为狡黠,冷哼一声:“你可要为自己性命想想,若是撒谎,定要杀死。”

    小妖女无可奈何道:“第二个黑木瓶里还有两颗药丸,那......那是解药。”

    西门战樱立刻打开瓶子,一股颇为刺鼻的气味立时散发出来,西门战樱瞧了一眼,点点头,齐宁示意西门战樱收起,忽地抬手,凑到小妖女口边,往她口中塞入东西,小妖女预想抗拒,齐宁已经道:“吞下去,否则取你性命。”

    小妖女恼怒万分,眼中满是怨毒之色,但是刀顶在脖子上,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屈服,吞了下去,立刻问道:“你......你给我吞下什么?”

    “不要以为只有你们黑莲教擅长毒药。”齐宁淡淡道:“江湖上用毒的高手多如牛毛,就是神侯府,那也有许多秘传毒药,方才我给你服下的是神侯府的九阴蚀骨丹,你可知道其中厉害?”

    西门战樱心下疑惑,暗想神侯府有配炼毒药的高手也是不假,却并不曾听说是么九阴蚀骨丹,但一瞬间就明白齐宁心思,知道齐宁这是故意吓唬小妖女。

    齐宁既这样说,她也立刻配合道:“不错,九阴蚀骨丹是神侯府的秘传毒药,江湖上还没有几人知晓。”

    小妖女睁大眼睛,几乎要哭出来:“你们.....你们给我下毒?呜呜呜.......师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九阴蚀骨丹服下之后,十二个时辰之内倒是无碍,但是十二个时辰一到,五脏六腑立刻就会萎缩。”齐宁神情严肃:“你知道萎缩是什么意思?便是说你五脏六腑的水分都会风干,就像晾晒的腊肉一样,你说五脏六腑变成那样,还能不能活?”

    他知道小妖女本就是从小与毒药混在一起,所以说话之时,不但一本正经,而且还故意解释药性。

    小妖女咬牙切齿道:“当然不能活。”

    “知道就好。”齐宁笑道:“所以我给你机会,现在你带着我们上山,越早到了黑莲教总坛,你就越早得到解药,你觉得如何?”

    小妖女一怔,道:“你们.......你们要上山?”

    齐宁淡淡道:“少说废话,你要答应,我们现在就动身。”

    小妖女道:“总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现在过去,只是自投罗网。我不骗你们,攻打千雾峰的人,现在要么死了,要么被抓起来,只凭你们两个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哦?”齐宁冷笑道:“你会如此好心,提醒我们不上山?”

    西门战樱也是冷笑道:“你是担心我们上山之后,死在山上,没人给你解药?”

    小妖女其实还真是这心思,被西门战樱一语戳穿,只能道:“反正我告诉你们了,信不信由你们。”

    “你说山上布下天罗地网,又是什么意思?”齐宁皱眉问道:“除了雾气之中下毒,还有什么阴谋?”

    小妖女道:“我只知道他们布下天罗地网,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趁他们商讨之时,偷偷听见,后来被他们发现,不让我偷听,我......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可是师傅说了,攻打千雾岭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要让你们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