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八五章 东齐太子

第五八五章 东齐太子

 热门推荐:
    众亲兵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大笑起来,一人叫道:“你当这里还是你们楚国,在我齐国境内,还如此张狂,小心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齐宁并不废话,向吴达林使了个眼色,吴达林微一点头,抬起手,猛地挥下,也几乎在手臂挥下的一刹那,早就严阵以待的楚国骑兵如同离弦之箭,纵马而出。

    齐国太子亲兵尚在嘲笑,却不想楚国人说动手就动手,这羽林精兵虽然及不得黑刀营骑兵那般配合娴熟,人马融为一体,却也是楚国仅次于黑刀营的骁勇骑兵,而且双方距离极近,战马驰出,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哨卡前。

    横木拦住去路,但是战马驰到近处,马背上的羽林精兵却都是低吼一声,双足一蹬,已经从马背上跃起,十几名骑兵冲在前面,跃起之后,如同十几只飞翔起来的苍鹰,居高临下,挥刀便往那群太子亲兵砍过去。

    孟焦周大惊失色,大声叫道:“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他心里自然明白,双方起了冲突,到时候自己也难免也被卷入进去,这锦衣候是楚国侯爵,朝廷未必会将锦衣候如何,可自己到时候只怕就逃不了了。

    太子亲兵虽然惊骇,但毕竟也都是东齐精锐,呛呛呛拔刀出鞘,奈何这群羽林精兵行动太过迅速,一众太子亲兵也根本没有想到羽林精兵说动手就动手,只是瞬间,数名太子亲兵已经被刀架在了脖子上。

    吴达林却已经沉声喝道:“锦衣候在此,谁敢无礼,杀无赦!”

    他中气十足,声震四方,太子亲兵俱都是心中惊骇,有人勉强与羽林精兵搏杀片刻,见得对方人多势众,晓得打下去定会吃亏,有人已经跑过去,翻身上马,拍马便走,片刻之间,除了五六名太子亲兵被羽林精兵制住,其他人俱都上马而走,倒也并无伤亡。

    孟焦周脸色难看,连声道:“这下子好了,这下子好了,惹了大祸!”

    齐宁笑道:“孟将军,这帮飞虎营的兵士拦路索要钱财,举止无礼,横行霸道,真要追究起来,我们都可以为孟将军作证,你并无过错。”

    “索要钱财?”孟焦周一愣,心想那不是我担心惹祸,主动贿赂吗?

    齐宁笑道:“这帮亲兵实在是过分,孟将军明明要转道而行,可是他们不依不饶,如同土匪般索要钱财,我们都是看在眼里,不会有错。”沉声道:“你们是否都看到了?”

    身后众人纷纷道:“不错,是那帮亲兵拦路劫财,齐国太子绝不可能如此纵容部下,定是山匪化装成太子亲兵,坑蒙拐骗。”

    孟焦周心想楚国人信口开河,翻云覆雨,细细一想,却又觉得惹下如此大祸,太子那边追究起来,定是难逃,若是按照楚国人的说法,倒是一个极好的辩说借口,小心翼翼问道:“侯爷,他们是土匪?”

    齐宁笑道:“自然是土匪无疑,若是太子亲兵,哪有拦路劫财的?我等为了保护太子的名誉,将这些土匪捉拿,回头交给官府,严加审讯。”

    吴达林此刻已经吩咐人将那几名太子亲兵绑起来,又令人将那拦路横木搬开,这才向齐宁道:“侯爷,咱们可以走了。”

    齐宁倒是淡定自若,下令继续前行,孟焦周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心下惶恐,也是没了主意,只能随着齐宁继续前行。

    行了一个多个时辰,忽听得前方马蹄声声,烟尘滚滚,吴达林立刻道:“大家戒备。”心知定是太子的人马过来。

    很快就看到一队骑兵飞驰而来,尚有一段距离,便即停下来,只见到有人翻身下马来,随即看到三四名兵士簇拥着一名长袍人往这边过来,齐宁拍马缓行上前,凝神细看,只见那长袍人五十出头年纪,头戴冠帽,身形清瘦,脚步却快,到得前面,已经是冲着齐宁深深一礼,道:“太子府长史司徒明月,见过锦衣候!”

    齐宁见对方礼数周全,也是翻身下马,上前拱手道:“原来是司徒长史!”

    司徒明月笑道:“太子殿下在这里狩猎,担心百姓误入,误伤了他们,所以封锁了道路,那几名兵士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侯爷,罪该万死。”沉声道:“都带上来!”

    后面一群兵士立刻押着七八名兵士过来,齐宁倒是认得,正是先前仓皇而逃的那几名太子亲兵,一个个低着头,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侯爷,殿下有令,这些兵士胆大包天,冒犯了侯爷,都交给侯爷处置。”司徒明月含笑道:“侯爷率团来我大齐,乃是无上的贵客,绝不可有丝毫的冒犯。”

    齐宁笑道:“殿下的亲兵,我又如何敢擅自发落。”

    司徒明月微微颔首,转过身,挥了挥手,便将一群如狼似虎的兵勇将那几人拉到路边,二话不说,拔刀照着脖子便砍了下去,一转眼间,七八颗人头落在地上。

    齐宁虽然见多了死人,但是瞧见对方杀人如此干脆利落,倒有些心惊。

    被羽林精兵抓捕的那几名太子亲兵看到同伴俱都人头落地,魂飞魄散,几乎都要瘫倒在地。

    等兵士将尸首拖下去,司徒明月才拱手笑道:“侯爷,殿下就在前方三十里地扎营巡狩,特地吩咐鄙人前来迎候侯爷。殿下说锦衣齐家名震天下,他慕名已久,早就想相见,还请侯爷移步前往叙话。”

    齐宁心想原来齐国太子果真在徐州,笑道:“殿下在此,自当拜会!”

    司徒明月也不啰嗦,转身回去上马,驰马到了齐宁身边,又是客气一番,这才领着队伍继续前行,行了个把时辰,夕阳西下,已经是黄昏时分,放眼望去,绿水青山,清风袭来,没过多久,便瞧见兵士守卫,前方是一个大山坡,抬眼望过去,见到山坡之上营帐林立,连绵数里。

    扎营所在地势颇高,四周壕沟深挖,栏栅成排,壕沟无法照顾的地方,尖桩鹿角遍布,正面只有一个入口,两旁则是竖着两杆大旗,几队兵士正在营寨之内巡视,都是铠甲上身,或持长矛,或挎单刀,一个个表情肃穆。

    齐宁心想这太子出巡狩猎,倒是排场十足,普通的达官贵族外出狩猎,带上几十名随从也就是了,但是看这阵势,少说也有数百之众,而且狩猎倒也罢了,但是营地的格局,却宛若是行军打仗一般。

    司徒明月笑道:“殿下巡狩,万金之躯,难免小心一些,此番调动八百飞虎营的精兵前来随侍。”抬手指向一处,道:“侯爷,那边是野猪坡,离这牛王坡只有数里之遥,若是侯爷觉得合适,使团是否可以在那边暂且歇息?”

    齐宁顺他手指方向瞧过去,见到几里之外,果然有一处山坡,比太子营地要矮上一些,心想你这边是牛王,那边是野猪,名字倒是高下立分,不过他却也不迷信,暗想天色已晚,总要找寻地方驻营,眼下总不能将齐国太子赶到别的地方去,鸠占鹊巢,笑道:“正合我意,有劳司徒长史了。”

    司徒明月微微点头,道:“侯爷稍等,我这就去通禀太子。”

    “有劳!”齐宁又是拱拱手,他此行东齐的目的,是要向齐国求亲,以和为贵,这齐国太子乃是天香公主的兄长,亦是东齐储君,在东齐地位超然,若是能与这齐国太子搞好关系,求亲之事,自然是事半功倍。

    孟焦周与齐宁同行,本是要去往徐州,却稀里糊涂跟着齐宁到了太子大营,心中忐忑不安,见司徒明月要去禀报,忙道:“司徒.....司徒大人,卑将尚有公务在身,已经护送侯爷到了这里,不知.....不知是否能先行告退?”

    司徒明月也不看他,淡淡道:“你也在这里等着吧。”对待孟焦周,却全无对待齐宁那般的客气。

    孟焦周无可奈何,只能就地等待。

    片刻之后,便见司徒明月回来,笑道:“殿下正在帐中等候,侯爷,请入帐相见。”又道:“殿下吩咐,使团暂在野猪坡驻营。”

    齐宁当下向吴达林嘱咐了几句,吴达林带着车队往野猪林过去,齐峰等几名侯府亲随则是跟着齐宁入营,营内戒备森严,几支小队在牛王坡营地来回巡视,到得一处牛皮大帐外,在大帐外面一圈俱都是黑色劲衣人,与其他兵士打扮不同,齐宁看似十分随意地扫了一眼,便看出这些黑色劲衣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距离牛皮大帐尚有十几步远,两名黑色劲衣人伸手拦住,司徒明月在旁笑道:“侯爷不要见怪,殿下就在帐内,入帐不宜携带兵器,还请侯爷见谅!”

    入乡随俗,而且齐宁知道齐国太子毕竟身份不寻常,多有戒备,也是情理之中事情,当下俱都解下了兵器,只带了齐峰和李堂二人随着司徒明月进到了牛皮大帐。

    ----------------------------------------------------------------

    ps: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锦衣春秋的圈子,纵横小说app圈子内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