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八七章 约战

第五八七章 约战

 热门推荐:
    齐宁一开始并不知道东齐太子意欲何为,为何有雅兴要与自己论刀,但听他说要让东齐军全都配上这玉刚弯刀,就明白了东齐太子是在示强,无非是要让自己这个楚国使臣知道,东齐军拥有比楚国还要优质的佩刀,战斗力不在楚军之下。

    齐宁心下好笑,他心里清楚,若这样的宝刀当真能够大批量生产,对东齐来说,那就等若是大杀器,如此武器,东齐人是绝不可能主动亮出来,他既然摆在台面上,反倒证明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齐宁前世习练搏击散打之术,对于武器自然也是多有了解,特别是最常见的刀具,他更是知之甚多。

    这玉刚弯刀,明显就是东瀛倭刀,而他对东瀛倭刀也确实颇为了解,此时云淡风轻之间,娓娓道来,在场众人俱都是大为吃惊。

    太子盯着齐宁眼睛,忽然间拍手笑道:“好,好,好,锦衣齐家的人,果然是名不虚传。本宫偶得这几把宝刀,我东齐军中,甚至都无人识得,锦衣候不但认得,而且知道如何打造出来,本宫很是钦佩。”

    齐峰和李堂忍不住微微挺起胸膛,只觉得大有面子。

    他们方才看东齐太子要与齐宁论刀,心里还真是有些忐忑,毕竟小侯爷从无行伍经验,虽然脑子开窍之后,就像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是论及兵器,只怕知之甚少,担心会在东齐人面前出洋相。

    可是小侯爷的表现,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见到小侯爷一番话后,连东齐太子都连声道好,便知道齐宁所言是一针见血,立时觉得颜面有光,没有在东齐人面前跌了份。

    齐宁却是谦虚道:“殿下能得此宝刀,可见机缘天幸。”

    太子哈哈一笑,临淄王却有些恼怒道:“知道又能如何?锦衣候,本王问你,听说你的手下在我大齐境内,无法无天,甚至要杀人夺路,你们到底是意欲何为?”

    太子皱眉道:“老三,此事不必多言,这是那些废物不懂规矩,怪不得锦衣候。”

    齐宁早知道这事儿不会那般轻易过去,笑道:“小王爷,这件事情你不说,我们也是要解释的.......!”

    太子摇头道:“锦衣候,此事不必再提。”

    临淄王忿忿道:“太子哥哥,这事儿就这样算了?”

    “你要如何?”太子神情冷峻。

    临淄王盯着齐宁,冷笑道:“锦衣候,你在哨卡敢动手,无非是仗着人多势众,难道我大齐勇士还会害怕你们不成?”

    齐宁叹道:“小王爷言重了,就如同楚国勇士不畏惧任何人,我相信贵国勇士也是不惧任何人的。”

    “你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是这样想。”临淄王冷笑道。

    齐宁笑道:“小王爷难道还能看透人心?”

    临淄王道:“人不人心的,你心里不清楚?你若是有种,咱们各自挑选一名武士,比试比试,看看到底是你们南楚人厉害,还是我大齐的勇士厉害。”

    齐宁抬手摸了摸鼻子,道:“小王爷这话言重了,我奉旨前来贵国,是为了修两国之好,不是为了一争高低。不打,不代表没种,打了,也不代表有种,小王爷说是不是?”

    临淄王嘿嘿笑道:“你这样说,就是不敢了?”

    齐峰见得这临淄王处处为难齐宁,他当年出自楚国最精锐的黑鳞营,那是与北汉最精锐的血兰军有过搏杀,哪里会将小小的东齐放在眼中,而且齐宁平时为人随和,待他们宛若兄弟一般,互相之间说话也是随意,这时候有些忍耐不住,沉声道:“小王爷要打,在下不才,愿意一战。”心想老子还能怕了你们东齐人不成。

    齐宁皱眉道:“齐峰,这里何时轮到你来多嘴?还不向小王爷赔礼。”

    齐峰只能道:“小王爷,在下.......!”

    临淄王却是豁然站起身来,笑道:“不必赔礼,不必赔礼,看来楚国人还真是有勇士。”向太子道:“太子哥哥,你瞧瞧,人家比咱们还不服气,咱们出来巡狩,本就是为了找寻乐子,不如就安排人比试比试,大家也好解解闷。”

    太子皱眉道:“楚国使团乃是贵客,不可无礼,锦衣候并未答允,你让人比斗,岂不是太过失礼?”

    齐宁听太子意思,心中明白,回头看了齐峰一眼,见奇峰跃跃欲试,微微一笑,道:“殿下如果当真要让他们比试比试,也无不可,无非是让大家看看热闹而已。不过你我两国交好,无论如何比试,还是不要伤了和气。”

    临淄王见齐宁答应,欢喜道:“好。”向那两名武将道:“石塘,苏伦,你二人谁来和他比试?”

    两人一起站起,齐声道:“王爷,末将愿向他请教!”

    太子摇头道:“就算要比,也不是现在。锦衣候率队一路辛苦,这位勇士看上去也是风尘仆仆,此刻比试,并不公平。”向齐宁笑道:“既然他们想比试比试,就先等上一晚,让这位勇士好好歇息一宿,养足精神,明日再安排比试。”

    齐宁道:“殿下所言极是。”

    太子起身来,吩咐道:“司徒长史,锦衣候率使团前来,一路辛苦,你立刻去准备酒宴,为锦衣候接风洗尘。”又向齐宁笑道:“锦衣候既然来了,也就不必着急,本宫要在这里狩猎,三日之后返京,到时候使团随本侯一同进京便是。”

    齐宁心想要向东齐求亲,到时候难免要过东齐太子这一关,这几日与东齐太子多些接触,甚至多些了解,到时候想必会事半功倍,他寻思从建邺京城离开已经七八天,耽搁三日,到了鲁城,如果一切顺利,赶上丐帮青木大会倒也还有时间。

    齐宁离开牛皮大帐,到了野猪坡,吴达林这边早已经安排人搭起帐篷,齐宁心想既然见到了太子,总是要送些礼品上去,和吴达林商量一番,从货物之中挑选了几幅字画真迹,而且此番过来,还特地从皇家酒窖里搬了十坛极品佳酿,齐宁也让人取了两坛,连着字画一起送去了牛皮大帐那边。

    东齐太子倒是都收了下去。

    当晚在大帐摆下了筵席,除了齐宁和吴达林,便是齐宁手下的几名亲随,也都是得以入席,帐中与宴,酒如池、肉如山,不少还是狩猎得来的野味,瓜果也都是新鲜。

    酒到酣处,一群东齐武士便在帐内扑击为戏,擒攀摔跌,激烈搏斗,齐宁见到这些东齐武士身手矫健,膂力极强,心知都是太子身边近卫,这牛皮大帐开阔的很,并不显拥挤,从头至尾,虽然有歌姬弹琴抚乐,却无舞姬表演。

    随太子出行的东齐大小官员也是不少,除了从京城带来的官员,还有以徐州刺史方兴斋为首的徐州官员,太子前来徐州,方兴斋带了一些官员前来拜见,比齐宁早到不了多少,这些官员在席间一个个上来向齐宁敬酒,齐宁有心要搞好与东齐太子的关系,倒也是来者不拒。

    席间众人也只是谈及狩猎,并无谈到国事,宴席散过之后,齐宁径自回到野猪岭歇息。

    次日一早,临淄王早早就派人过来打招呼,让齐宁这边准备一番,要安排双方比试,齐宁心想昨天既然答应,也不好推辞,却也不知道到底是比试什么,齐峰不久前受过伤,也才刚刚恢复不久,齐宁有些担心,询问一番,齐峰只说并无关系。

    齐宁心想齐峰出自黑鳞营,对阵比拼倒也还能拿得出手,而且今次比试,倒也并不是真的想要取胜,无非是以此种方式,尽量靠近东齐太子,就算齐峰当真输了,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

    一行人往牛王坡过去,便见到坡下的空场地上,锦旗招展,两队骑兵左右排开,不远处则是摆了长案桌椅,桌上摆放有瓜果,临淄王早已经在长桌后边坐下,叫做石塘的那名将官完身站在临淄王身边,二人正低声私语。

    瞧见齐宁带着人过来,临淄王立刻起身招手道:“锦衣候,这边,过来,过来!”显得颇是兴奋。

    齐宁知道这临淄王也不算什么坏人,只是性情顽劣,孩子脾气而已,含笑走过去,道:“小王爷早。”

    临淄王抬手指着天上的日头,道:“不早了。锦衣候,昨天那名勇士在哪里?”瞅见齐宁身后不远的齐峰,招手道:“来来来,你过来。”

    齐峰心想老子是侯府侍卫,你就算是王爷,也管不了老子,凭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这时候也不好翻脸,上前去,勉强拱手道:“小王爷!”

    临淄王干脆蹲在长案后的椅子上,笑眯眯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齐峰!”

    “齐峰?”临淄王点点头:“齐峰,今天比试,你可要出全力,别给你们南楚丢脸,你要是赢了,本王一定会重重赏你。”

    齐峰淡定自若道:“多谢王爷!”

    忽听得一阵声音传来,众人瞧过去,只见到一队人骑马过来,当先一人一身劲衣,头缠黄带,正是东齐太子,到得近处,翻身下马来,他打扮和昨日一模一样,但齐宁瞧出是崭新的服饰,心知是今日又换了一套新的。

    东齐太子下马之后,整理了一下衣衫,往这边过来,司徒明月和方兴斋等一群人簇拥在左右,齐宁迎上前去,拱手道:“殿下!”

    东齐太子含笑道:“今日比试,只是玩笑,不必当真。”伸手拉住齐宁手臂,道:“来,和本宫一起去坐。”

    ====================================================================

    ps:恳请大家设定自动订阅,不但看书会方便许多,而且沙漠这边好统计数据,拜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