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零章 软禁

第五九零章 软禁

 热门推荐:
    方兴斋见得齐峰取来的几坛酒并无毒药,冷笑道:“殿下,就算无毒,也不能证明此事与他们无关。他们自己的酒没有毒,无法说明送给殿下的两坛酒就不是他们所下的毒。小王爷被人毒害,在查出真凶之前,绝不可放过他们。”

    齐峰忍不住争辩道:“我们家侯爷说过,若是这时候送给你们毒酒,手段何其低劣,难道我们自己都不想活了不成?谁知道是不是殿下手底下有人居心叵测,想要趁此机会毒害殿下.......!”

    “住口!”齐宁沉声喝道,向太子拱手道:“殿下,此事事关重大。说句不该说的话,如果无法查出真凶,此事很可能造成贵我两国的兵戎相见,多年来你我两国保持的良好关系,也将毁于一旦。”

    方兴斋冷声道:“你是在威胁我们?”

    齐宁冷笑道:“方大人,你咄咄逼人,是否非要将此事认定在我们身上?我向殿下所言,只是坦诚实言,可不是什么威胁,你听不懂没关系,殿下明察秋毫,自然明白。”

    太子神情凝重,沉吟片刻,终于道:“锦衣候,此事本宫必然要查个水落石出。你吩咐你的部下待在野猪坡,不要离开,委屈你在本宫营帐等一等。”向司徒明月吩咐道:“司徒,传令下去,收拾准备,明日一早启程,返回京城。”

    临淄王被害,发生此等大事,这狩猎自然不可能进行下去,司徒明月答应一声,上前来,道:“侯爷,请!”

    齐宁微皱眉头,心知对方是要挟制自己,四周满是东齐官兵,若是动起手来,齐宁武功了得,未必不能杀出去,可是手下这些人必然无法幸免,就是驻营在野猪坡的两百多号人,只怕也是大难临头。

    吴达林皱起眉头,正要争辩,齐宁抬手道:“吴领队,你领人先回野猪坡,没有我的吩咐,不可轻举妄动。殿下英明,自然不会冤枉好人。”

    “侯爷.......!”

    “不必多言。”齐宁沉声道,径自跟着司徒明月离开,身边数名太子近卫盯着,吴达林和齐峰对视一眼,知道这时候万不可冲动,当下在东齐兵的监视下,向野猪林回返。

    众人谁也料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更不敢多言,太子亲自抱着临淄王的尸首返回牛皮大帐,神情悲绝。

    东齐官员和将官心里都知道,临淄王自幼便跟随在太子身边,虽然并非皇后所出,两人同父异母,但感情却是极好,泰山王虽为长子,但性情暴戾,与亲生兄弟太子的关系相处的颇为糟糕,而太子与临淄王倒像是一母所出。

    临淄王的骑马射术,也都是跟随太子所学,东齐国君有五个子女,临淄王比天香公主还要小上一岁,在众皇子公主之中,年纪最幼,所以宫中上下对他也是多位宠爱,太子被立为储君之后,设有太子府,临淄王成日里都是混在太子府里,在许多人看来,太子和临淄王虽为兄弟,但有时候却如同一对父子,太子对临淄王呵护之至。

    此行出京狩猎,临淄王纠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随太子出来,却落得如此一个结果,众人知道太子定然是心痛万分。

    齐宁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小帐篷之内,此时才能真正静下心来,考虑其中的疑点。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太子赏赐御酒,是临时起意,本来御酒仅仅是赏赐石塘,而临淄王并不在计划之中,当时完全是临淄王自己凑上前去,所以下毒之人的目的自然不会是临淄王。

    齐宁一开始还真有过怀疑,从楚国宫廷拔出来的十坛美酒,虽然出自宫中,但却是户部准备,这酒中有毒,难道是窦馗借机要致自己于死地?如果窦馗在酒中下毒,自己献给东齐国君,一旦有人被毒害,东齐人自然不会去找窦馗的麻烦,只会找自己这个使团的麻烦,齐宁也曾心下凛然,等确定自己带来的御酒并无下毒,心中立时确定,那两坛酒被下毒,定然是太子身边的人。

    凶手下毒的目的,可能是想要毒杀太子,但也不排除对方本就是要毒杀石塘,而毒杀石塘的目的,未必是与石塘有什么仇怨,也许就是想要陷害楚国使团。

    可是齐宁自思在此之前,自己从未与这些人有过交道,甚至东齐与南楚两国也没有太大的仇怨,对方为何要陷害使团?如果是冲着自己来,那么就是想要对付锦衣齐家,如果说是北汉人对锦衣齐家恨入骨髓,南楚却又为何对锦衣齐家有此仇恨?

    锦衣齐家两代侯爷都是与北汉人作战,却从无与东齐人有过刀兵之争。

    齐宁心知太子显然对此事也是颇有疑虑,否则在痛失兄弟的情况下,绝不会对自己还会如此客气,由此可见,东齐太子却也是一个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他忽然想到,太子当时是吩咐方兴斋前去取酒,临淄王被毒杀之后,方兴斋却表现得极为亢奋,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说道?若说下毒,方兴斋显然也是大有机会。

    齐宁在帐内沉思许久,也不知道太子接下来会怎么办,但有一点倒是明白,在没有绝对确凿的证据之前,东齐人倒也不敢对使团轻举妄动,毕竟使团代表的是南楚,楚国的国力远在东齐之上,如果没有绝对证据,只是拿一顶帽子扣上来,南楚那边也绝对不可能接受。

    楚国没有与东齐交兵,只是顾忌北汉,并非忌惮东齐,若是形势所迫,就算楚国不会发动对东齐的全面战争,派出一支兵马进行一场局部战争,也未尝不可。

    东齐人有顾忌,所以齐宁相信对方拿不出有力证据之前,自己与使团应该还是十分的安全。

    想到出使东齐,还没到达鲁王城,这沿途便是困难重重,稀奇古怪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只觉得真要做一件事情,还真是十分困难,不自禁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之后,齐宁忽地愣住,因为他一声长叹之后,竟似乎传来回声,而且这回声竟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

    齐宁立时起身,四下里瞧了瞧,帐篷不大,里面摆设简单,只随意一眼,里面的状况便可一览无遗。

    他皱起眉头,心想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脑中出现幻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觉,只是方才尾随自己的那声叹息,颇为清晰,更能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异常古怪,正自疑惑,忽见到帐篷被掀开,一人走了进来,却是一名青衣仆从,低着头,端了一只托盘进来,也不说话,走到案边,将托盘放在案上,却是一壶茶,外加两碟小点心。

    齐宁皱眉问道:“是何人让你送来?”

    那仆从道:“殿下吩咐,不可怠慢锦衣候,这是殿下派小人送来,侯爷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也不多言,便要退下,齐宁扫了一眼,叫道:“且慢!”

    那人低头道:“侯爷还有何吩咐?”

    “你是太子身边的侍从?”齐宁问道:“你可有练过武功?”

    那人也不抬头,只是道:“小人是杂役,并无练过武功。”

    齐宁盯着他的手,道:“可是你的手告诉我,你至少练过十年以上的功夫。”他豁然起身来,道:“为何隐瞒?”

    那人立刻后退,转身就走,匆忙走出帐篷,齐宁觉得事情有异,抢上前去,掀帐出门,还没有走出两步,便见的寒光闪动,两把大刀挡在前面,两名兵士大刀交错,盯住齐宁,沉声道:“侯爷,殿下有令,请你在帐内歇息,不得离开。”

    齐宁扫了一眼,只见边上有七八名兵士,四名兵士手持长枪,对准了这边,更有两人站得较远,取了弓箭在手,冷冷盯着自己。

    齐宁皱起眉头,以他的武功,要对付这几名看守不在话下,但此时自然不好动武,扫了一眼,瞧见方才那青衣仆从背影在左侧不远处,抬手指过去道:“将那人抓住,他有问题。”

    几人回过头,那青衣仆从身影一闪,已经转到一只帐篷后面,一名兵士问道:“侯爷要抓谁?”

    齐宁叹了口气,道:“谁也不抓,抓我就好。”心想若不是你们挡住,自己动作快一点,那青衣仆从绝无可能跑开,不过方才只是须臾之间,那青衣仆从便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可见其脚力速度实在不弱。

    几名兵士面面相觑,心想这锦衣候说话莫名其妙,难道是疯了不成?

    齐宁微一沉吟,问道:“刚才有人进帐,你们可瞧见?”

    “是太子殿下派人送吃的给侯爷。”一名兵士道:“侯爷难道是说那人有问题?”

    齐宁瞧了那兵士一眼,心想你这家伙倒也不笨,只是和这几名兵士说不清楚,道:“我想见太子殿下!”

    “殿下正在为小王爷沐浴更衣,没有人敢打扰。”兵士道:“侯爷要见殿下,还是等上一等。”

    齐宁一怔,但马上明白,临淄王被毒杀之时,七窍流血,看上去十分可怖,太子与临淄王感情深厚,想来是亲自为临淄王尸首擦拭干净,忽地想到,这时候太子既然在为临淄王擦拭身体,正在悲伤之中,又怎会想到派人给自己送东西来?眉头一紧,道:“我要见司徒长史,速请他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