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六章 鹰翔于天

第五九六章 鹰翔于天

 热门推荐:
    齐宁微皱眉头道:“殿下是怀疑北汉人插手此事?”

    “除此之外,本宫实在想不通泰山王哪里来的胆子。”太子淡淡道:“若果真如此,泰山王便是我大齐遗臭万年的卖国之贼。”微一沉吟,终是向齐宁道:“锦衣候,现在战况激烈,你无法下去,若有时机,本宫会让你平安离开,你不必担心。”

    此时的战况却是激烈,泰山王下令部将仇隆领兵杀过来,不得撤退,虽然太子亲兵顽强抵挡,但却也是损失不轻,壕沟之内,堆满了欲要抢过木栏栅的徐州兵尸首,不少人此刻就是踏在尸首上靠近木栏栅,照此情势下去,防线很快就要被摧毁。

    忽听得角号声响,却并非从泰山王军阵响起,太子和齐宁循声望去,乃是从野猪坡那边响起来。

    随即看到野猪坡上一杆大旗高高举起,一队人马从山坡上直冲下来,齐宁皱起眉头,心下一凛,只以为吴达林看到这边形势不对,所以领兵来救,暗骂吴达林太过糊涂,使团不过两百多号人,虽然都是羽林精兵,但是面对泰山王数千兵马,这时候就算来救,那点兵马,也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可能改变战局。

    但仔细一瞧,却依稀看清楚从野猪坡冲下来的不过十几号人,并非大队人马下来,泰山王那边也听到角号声,扭头瞧过去。

    那队人马冲下山后,立刻有徐州兵围拢上去,随即看到那十几名楚国骑兵勒住战马,一人从马背上下来,齐宁居高临下看得明白,见到那下马之人衣甲正是吴达林,双方似乎正在交涉,随即便见到五六名徐州兵长枪指着吴达林,向泰山王那边过去。

    东齐太子自然也是看在眼里,道:“锦衣候,你的部下应该已经向他们说明,泰山王虽然胆大包天,但应该不至于将你们楚国人也牵涉其中,他应该会让你先下山,再行进攻。”微微一笑,道:“本宫还曾想回到京城之后,再与你痛饮几杯,现在看来,只是奢望了。”

    吴达林被徐州兵带到泰山王那边,片刻之后,见到成武凑到泰山王边上似乎在说着什么,果然,听得对方阵中忽然鸣金,正激斗之中的徐州兵听到声音,立刻向山坡下撤了回去,这一次鸣金收兵,徐州兵速度撤退的极为迅速,留下了三四百具尸首,亦可见战况之激烈。

    苏伦率领的太子亲兵终是松了口气,也不耽搁,立刻重新整备。

    等得徐州兵退下,泰山王已经高声叫道:“段韶,你我之争,不必带上楚国人,让楚国使臣下山,咱们再来比过。”

    太子向齐宁道:“锦衣候,泰山王造反作乱,京都那边也必然会乱成一团,此刻你前往鲁城,并无益处,无论何事,齐国这边也没有精力多问,本宫看你下山之后,立刻带领使团,赶紧返回楚国,一路多保重。”

    齐宁微微点头,心知太子这话不假,泰山王作乱,齐国接下来必然会忙于平乱,哪有精力再过问楚国使团。

    太子这才向山下喊道:“泰山王,你虽然谋反,但是不牵累楚国使臣,还算有些理智,本宫现在让他下山,等到他们安然离开,你我兄弟再决一雌雄。”

    齐宁想了一下,向太子道:“殿下,能否赐一匹马,再给我配些兵器。”

    太子笑道:“你担心他会出尔反尔?这边马匹有的是,此战过后,也都会被泰山王所有,你要多少,尽管拿去。”吩咐人给齐宁备了一匹上好的良驹,又给齐宁配了一把玉刚弯刀,齐宁又要了弓箭,佩刀在腰,背负箭盒,手握长弓,这才上马向太子拱手道:“殿下也多保重。”

    他也不多言,径自下了山坡,并无人阻挡,到了山坡脚下,远远看到泰山王,泰山王瞧见齐宁,大声道:“你就是楚国的使臣齐宁?”

    齐宁骑在马背上拱手道:“正是齐某。”

    泰山王笑道:“今日要不是本王网开一面,你也要和段韶一起死在山坡上,你还赶快谢过本王。”神情傲慢至极。

    齐宁催马上前,泰山王前面有一队兵士挡住,齐宁拱手笑道:“泰山王,本使多谢你了。”

    泰山王见齐宁兀自坐在马背上,而且只是随便一拱手,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道:“你们楚国如此不懂规矩?”抬起手臂,刀锋指向齐宁道:“本王饶了你性命,你该当下马跪拜,还要本王说得如此清楚吗?”

    齐宁淡淡一笑,翻身下马,穿过军阵过去,边上一名部将见齐宁腰挎弯刀,手握长弓,立时催马上前,叫道:“大王爷,他带着兵器,小心使诈。”

    泰山王一怔,还没反应过来,齐宁已经是弯弓搭箭,奋力一箭射过去,取得正是泰山王。

    这一箭射出,力道十足,齐宁亦是诧异,暗想自己的力气增长如斯,这是一支强弓,但是挽弓之际,竟是异常的轻松。

    他诧异于自己的力量,泰山王和身边将士却是大惊失色,万想不到楚国使臣竟然会对泰山王出手,这泰山王也没有愧对他剽悍勇猛的外形,手挥大刀,大喝一声,竟然去格挡长箭,“当”的一声响,长箭并没有被嗑飞,只是微偏窜出,擦着泰山王的肋下穿过。

    泰山王被这一箭惊出一声冷汗,只觉得这一箭力道奇大,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他却不知齐宁虽然力道惊人,但箭法只能算平平,若当真射术了得,配上齐宁惊人的力量,这一箭泰山王必死无疑。

    最为紧要的是,齐宁根本没有想过这一箭射杀泰山王。

    下山之前,齐宁心中便一直寻思是否冷眼旁观这一战,安全脱身自然是上策,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有些麻烦。

    虽说泰山王和太子兄弟二人的对决,无论谁胜谁负,似乎对他个人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却显然对于楚国的利益有着极深的影响。

    他心里一直在衡量,这兄弟二人谁胜出,会对楚国更为有利。

    若是从性情上讲,太子比泰山王更为稳健,而且能力显然要强出不少,他日为君,太子治下的东齐明显比泰山王治下的东齐更为强盛,也似乎对楚国的威胁更大,可是如果泰山王背后真的有北汉人的影子,若让泰山王得势,对南楚当然是有弊无利。

    而且齐宁相信泰山王此番造反,就算真的击败太子,但东齐双璧的存在,注定泰山王成不了大事。

    反倒是太子如今处在绝境之中,若是自己能够出手相助,一旦得手,楚国与东齐的关系至少在短时间内一定是极为亲密,相较于泰山王而言,太子若能逃过此劫,对于楚国自然是更为有利。

    最为紧要的是,隆泰小皇帝对于此次向东齐求亲充满了希望,甚至直接关乎到南楚的朝局,一旦太子失利,此番求亲便戛然而止,南楚那边,司马家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一定会趁机将司马菀琼送入宫中,这是隆泰不想看到的结果,更是齐宁不想见到的结果。

    齐宁对于自己眼下的武功还是颇为自信,心里便盘算着只有接近泰山王,突然一击,擒贼擒王,才可能改变眼下的局面。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有所得,必有所付。

    吴达林此时就在齐宁身边不远,他见到牛王坡被围,齐宁也困在山坡上,大是着急,也知道此种情况下,使团绝不能轻举妄动,泰山王与东齐太子之争,乃是齐国国内之争,与楚国并无干系,一旦使团出手,且不说根本不可能改变战局,最紧要的是势必将楚国也卷入进去。

    齐峰等人几次要冲下野猪坡,都被吴达林所阻,他率人亲自下了野猪坡,要向泰山王说明状况,好在泰山王似乎很是通情达理,竟是鸣金收兵,让齐宁下了山来,只是泰山王让齐宁下马跪拜,吴达林编觉得有些不妥,可万没有想到齐宁会在这种时候以利箭射向泰山王。

    齐宁没有射中,泰山王麾下将士却是瞬间反应过来,前后兵士齐声叫喝,挥舞战刀向齐宁冲过来,齐宁距离泰山王并不远,低吼一声,足下一蹬,身轻如燕,已经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便听得边上传来声音:“侯爷.......!”却是吴达林已经冲过来,半弯腰站在齐宁身前。

    吴达林虽然吃惊,但毕竟老练,瞬间明白齐宁心思,知道齐宁既然出手,已经再无后路,冲了过来,齐宁已经腾身而起,正在吴达林上空,足尖又是在吴达林背上一点,这一下借势可是恰到好处,众人看到齐宁踩在吴达林背上再次腾飞而起,游龙在天一样矫健,飞鸟翱翔一样自由,都是惊讶的目瞪口呆。

    山坡上太子众人也是看得清楚,不少人都是惊讶万分,太子见得齐宁如同苍鹰一般腾飞而起,直往泰山王扑过去,惊呼道:“好厉害的功夫!”

    齐宁人在半空已经借力搭箭,拉弓如满月,厉喝一声,箭如流星,直射抢护在泰山王身前的一名部将。

    泰山王见得齐宁有如天神般从半空杀来,一时间惊骇莫名,忘记闪躲,他虽然也是强悍勇武,可纵然如此,又如何看到有人如同鸟人一样飞翔空中,肋生双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