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八章 火凰临巢

第五九八章 火凰临巢

 热门推荐:
    齐宁见太子脸色不好,不由问道:“殿下,是否出了什么意外?”

    太子看向齐宁,苦笑道:“泰山王死了!”

    此言一出,在座诸人都是心下一凛,却见到太子已经起身来,向帐外走去,脸色颇为难看,众人互相瞅了瞅,纷纷跟在太子身后。

    囚禁泰山王的地方距离太子大帐不远,为了以防万一,大帐一圈都是太子近卫守护,太子走到帐外,早有人上前掀开帐门,齐宁跟在泰山王身边,进到帐内,只见到泰山王斜躺在地上,左侧额头有一处血窟窿,兀自在向外流血。

    齐宁扫了一眼,见到泰山王双手是被反绑在身后,身侧有一张木案,木案的桌角也是沾满了血污。

    司徒明月走到太子身边,轻声道:“殿下,泰山王畏罪自尽!”

    看现场的景象,泰山王自是用自己的额头撞在尖尖的桌角上,硬是生生撞死了自己。

    身后跟进来的官员面面相觑,虽说泰山王是谋反被抓,但两日之间,大齐三位皇子,其中两位先后身死,这对齐国来说,绝非小事。

    太子扫视一眼,道:“派人检查尸首,看看是否有其他伤痕。”向司徒明月道:“司徒,你现在派人去找寻一副上好的棺材过来,先收殓泰山王,他虽一时糊涂,但......毕竟是本宫的兄弟。”

    司徒明月答应一声,便在此时,却见苏伦匆匆进来,道:“殿下,方兴斋......方兴斋也死了!”

    众人又是一惊,太子皱眉道:“他又是如何死的?”

    苏伦道:“他从守卫口中知道,泰山王谋反失利,知道罪责难逃,所以......所以也是自尽而亡。”

    “自尽而亡?”太子皱起眉头。

    苏伦道:“他是中毒而死,查验得知,所中之毒与临淄王一样,也是箭毒木,定是他随身所携带。”

    太子道:“你们之前没有搜他的身?”

    “回殿下,已经搜找过,但他......但他藏得十分严实,很可能是藏在贴衣内襟之中。”苏伦道:“他虽然犯有死罪,但毕竟是徐州刺史,卑将......卑将也不好让他脱了衣裳搜找,所以.......!”跪倒在地,道:“是卑将失职,恳请殿下降罪!”

    太子叹了口气,道:“你也没什么错,如此毒药,他自然是藏得极深。”

    “方兴斋知道了泰山王失利,晓得死罪难逃。”司徒明月叹道:“为了免受皮肉之苦,所以服毒自尽,殿下,该如何处置他的尸首?”

    “他虽有罪,但官位尚未罢免。”太子想了一下,吩咐道:“也给他找一副棺木,收殓之后,送回方家吧。此番谋反,泰山王是主犯,本宫说过,只追究主犯的罪责,从犯不究,方兴斋既然死了,也就不必太难为他的家人。”

    司徒明月拱手道:“殿下宽仁,齐家上下必将感念殿下的恩德。”

    太子看上去意兴索然,吩咐道:“大家都歇息吧,明日一早,启程回京。”向齐宁道:“锦衣候,本宫有些倦了,回头再找你说话。”

    齐宁忙道:“殿下早些歇息,多保重身体。”

    泰山王突然自尽,这酒宴自然是继续不下去,众人只能各自回去,齐宁带着吴达林等人回到了野猪坡,倒也有几分疲倦,向吴达林等人交代几声,这才躺在帐内,若有所思。

    夜色降临,齐宁坐起身来,忽听得耳边传来一声轻叹,这声音似有若无,但却又宛若近在身边,齐宁心下一凛,之前被当做谋害临淄王的凶手,关在牛王坡的帐内之时,齐宁就听到有古怪声音,本以为只是幻觉,这次却听的异常清楚,分明有人在自己背后叹息。

    齐宁故作镇定,伸手抓过边上的毗卢剑,缓缓起身来,猛然间一个反身,已经拔出了毗卢剑,反手一剑便往身后刺过去,这一剑毫不留守,全力以赴,他本就机警得很,如今武功突飞猛进,感知力更是了得,确定身后必定有人。

    他心知那人的武功必然了得,以他现在的武功,百米之内若是有人靠近,他不会毫无察觉,但此人直到在自己身后叹了口气,自己才有察觉,亦可见对方的功夫确实了得,他自问使团之中,并无此等高手,对方既然偷偷摸摸潜入进来,而且接近自己身边,定是所图不善,自己也无须客气。

    这一剑虽然尽了全力,却还是刺了个空,但却瞧见一道身影看看向边上闪过,听得一声清脆笑声道:“多日不见,锦衣候的武功倒是见涨了,老朋友来拜访,怎么二话不说,就出剑刺人家,这是你的待客之道?”

    这声音清脆娇柔,自有一股软绵绵的味道,齐宁怔了一下,剑锋指着那道身影,只见那人一身黑色紧身衣,轻纱蒙面,轻纱外的眼睛明亮有神,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那一身紧身衣将她蜂腰翘臀曲线起伏的身线完全勾勒出来。

    齐宁皱起眉头,倒也没有急着动手,盯着那身影,忽地想到什么,吃惊道:“是你?”这女子虽然没有露出面容,但声音却十分熟悉,齐宁又瞧她魔鬼般曲线起伏的身段,忽地想到一人:“你是赤丹媚?”

    那身影立时咯咯娇笑起来,花枝招展,酥胸乱颤,娇声道:“原来侯爷还记得人家,人家还以为侯爷将我早忘记了。”

    齐宁倒真是想不到赤丹媚会在这里出现。

    他最后见到赤丹媚,是在秦淮河的画舫之上,自此之后,再无音讯,这时候瞧见那人将轻纱往下一拉,露出一张妩媚而又艳丽的脸庞,正是赤丹媚无疑。

    赤丹媚眼波流动,灵动娇媚,轻笑道:“今日侯爷威风凛凛,可是得意得很吗?”

    齐宁对她存有戒心,一时闹不明白她此番的意图,也不收剑,只是淡淡一笑道:“你来做什么?”

    “哟,你不想让我来?”赤丹媚斜瞟了齐宁一眼,妖媚入骨,幽幽叹道:“这里不是楚国,是东齐,我是东齐人,在自己的国土之上,难道有错?”又白了齐宁一眼,道:“当初在秦淮河上和我甜言蜜语,现在翻脸不认人,男人啊,都是始乱终弃,没有一个好东西......!”

    齐宁立刻道:“且慢,什么叫做始乱终弃?我们乱了吗?我怎么不记得?”

    赤丹媚啐了一口,才道:“你倒是想。”妩媚一笑,媚眼如波,往齐宁这边移动两步,娇声道:“侯爷,怎么许久不见,你就没话对我说?”

    她雪肤红唇,眼中却是柔情似水,丰满酥胸一起一伏,说不出的美艳魅惑。

    齐宁可是知道,这女人虽然美艳无比,却绝非善茬,见她往自己走过来,不自禁向后退了两步,赤丹媚停下脚步,恨恨瞪了齐宁一眼,没好气道:“我长得又那么丑吗?你为什么当我像鬼一样。”

    齐宁叹道:“你若是丑,天下就没有漂亮的女人了。只是有人教过我,越漂亮的女人,越是要小心。”

    赤丹媚又是一阵媚笑,娇躯乱颤,齐宁只担心赤丹媚腰肢太细,这般摇动,可别让腰肢给折了,只听赤丹媚幽幽叹道:“锦衣候啊锦衣候,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不知好歹,善恶不辨,迟早要死在别人手里。”

    “别人我不知道。”齐宁也是叹道:“可是如果不小心死在你的手里,我就追悔莫及。”

    “你以为我要杀你?”赤丹媚轻笑道:“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坏,你身后是剑神,我一个柔弱女子,哪里敢动你。”抿嘴一笑,道:“有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莫非你觉得我及不上牡丹?”

    “堂堂东海白云岛主座下的弟子,如果是牡丹,那也只能是远观而不可亵玩。”齐宁叹道:“赤姑娘,我俩没什么仇怨,你若是看在故交的份上来看我一眼,现在看也看了,我领你的情,你还是走吧。你不知道,这使团里面藏龙卧虎,高手如云,要是被他们发现你潜入营地,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的。”

    赤丹媚俏脸一沉,冷哼道:“原来你就这般讨厌我,急着让我走。你大难临头,我好心来帮你,你却要急着赶我走,罢了,你既然不想让我做好人,我也不管了,你自求多福。”腰肢一扭,转身便走,只走出两步,却不停齐宁声音,回过头,恨恨道:“你怎么不叫住我?”

    齐宁苦着脸道:“你来去无踪,你既然要走,我如何拦得住?”

    赤丹媚咬着红唇,忽地在岸边坐下去,见到桌上有茶,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道:“你想让我走,我偏不走,你要不服,尽管让你使团里那些龙啊虎啊都过来,我倒要瞧瞧,都是些什么货色。”

    齐宁心知赤丹媚绝不可能无缘无故跑过来找自己,看赤丹媚样子,似乎对自己并无恶意,否则也不可能在这里废话半天,想到白云岛主乃是东齐国师,虽然不问朝事,但毕竟在东齐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这赤丹媚既然是他座下弟子,在东齐只怕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她既然找上门,倒不妨瞧瞧她到底意欲何为,缓缓收剑,笑道:“虽然使团藏龙卧虎,但和赤姑娘比起来,就只能是猫啊蛇啊。”

    他手提毗卢剑,干脆在赤丹媚对面坐下,道:“赤姑娘,你说老实话,你来见我,真的是因为想着我,担心我?”

    ------------------------------------------------------

    ps:祝大家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