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九章 洞若观火

第五九九章 洞若观火

 热门推荐:
    赤丹媚艳美如火,娇媚一笑,道:“你这是在与我**吗?”

    齐宁神情肃然,道:“我与你**?赤姑娘,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夜里跑到一个男人的帐篷里,不管这男人是谁,你这种做法显然都是要让人误会的。”

    “黄花大闺女?”赤丹媚一怔,随即捂着嘴,娇躯颤动,害怕笑出太大声音被外面听见,一手捂着粉润红唇,一手指着齐宁,似乎笑得肚子疼,弯下腰肢,半天才道:“小侯爷,谁说我是黄花大闺女?你是说没人喜欢我?”

    齐宁心想老子别的本事没有,若是连这个看不出来,那还真是白活两世,赤丹媚腰直背挺,眉紧腿直,便是表现的再妩媚风骚,也无法掩饰她尚为处子的事实,便在此时,却听到帐外传来声音:“侯爷,可有吩咐?”却是齐峰声音。

    齐宁心知帐内的动静被外面听到一丝,齐峰警觉异常,所以试探询问,大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在附近看守,我要歇息,莫要让人靠近过来。”

    齐峰答应一声,便无声息。

    赤丹媚媚眼如丝,轻笑道:“怎么不让他们进来抓我?”

    齐宁叹道:“他们是我的心腹,我不想让他们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哟,看来你还不算糊涂。”赤丹媚轻笑道,她坐直身子,腰直背挺,因为身着夜行紧身衣,所以曲线浮凸,身子一旦坐直,胸脯丰隆,撑衣欲裂,低声道:“瞧你也还算聪明,怎地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自知?”

    “玩弄于鼓掌?”齐宁淡淡一笑,问道:“这话我倒是不明白,还请赤姑娘指教!”

    “别姑娘姑娘。”赤丹媚瞪了他一眼,道:“我可比你大上许多,你至少该叫我姑姑才是。”

    “姑姑?”齐宁瞧着赤丹媚,赤丹媚貌美如花,妖娆风情,乍一看还真是看不出年纪,她肌肤水嫩白皙,比之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不遑多让,但那妩媚妖娆的风情,却不是小姑娘所能拥有,仔细看去,应该也有二十五六岁年纪。

    但齐宁想到东海白云岛主与剑神北宫连城是一辈人,而北宫连城是自己的爷爷辈,按照道理,赤丹媚应该就是齐景那一辈人,或许年岁比之齐景要小,但辈分却不会低,而且传言中的五大宗师神乎其神,谁知道这赤丹媚是否有什么驻容养颜之术,一时还真猜不出赤丹媚的年纪。

    他心中这样想,赤丹媚却似乎看穿他心思,竟然直接说出来:“剑神与家师同辈,我与你父亲是一辈人,你不叫我姑姑,又叫我什么?”

    齐宁叹道:“可是我瞧你最多只有二十出头,叫你姑姑,实在开不了口。”

    赤丹媚吃吃娇笑道:“你说话倒是甜得很。”板起脸,一本正经道:“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叫我姑姑,要不我对你可不客气。”

    齐宁心想按照辈分,叫你一声姑姑其实也没什么,叹了口气,道:“媚姑姑,你说.......!”

    “等一下!”赤丹媚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齐宁,“你叫我什么?媚姑姑?”

    齐宁道:“我都叫你姑姑了,你还想怎样?我姑姑多得很,又不只有你一人,若是以后几个姑姑在一起,叫一声姑姑,岂不是乱了套?你让我叫你姑姑,我便叫你媚姑姑,否则我不叫。”

    “哟呵,还来了脾气。”赤丹媚妩媚一笑,道:“算了算了,媚姑姑就媚姑姑,乖,再叫一声姑姑听听。”

    齐宁道:“你先说清楚,何人将我玩弄于股掌之中,若是说得有道理,我叫你十声姑姑都不成问题。”

    赤丹媚咯咯一笑,也不纠缠,道:“你现在还没醒悟,看来比我想的还要糊涂。有人将你当作刀子用,你浑然不觉。”

    齐宁拿起桌上的茶杯,赤丹媚立刻伸手过来抢过去,道:“这是我倒的茶。”

    齐宁顿时无语,只能道:“反正这杯子是我用过的,你喜欢尽管用。”

    “你还怕我不敢?”赤丹媚却毫不介意,拿着杯子抿了一口,笑道:“就算茶中有毒,我也不怕。”

    齐宁叹了口气,才低声道:“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太子吧?”

    赤丹媚“哦”了一声,笑问道:“你为何觉得是他?”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太子一手策划吧?”齐宁凝视赤丹媚那双如同雾气般朦胧的美眸。

    赤丹媚有些惊讶,问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段韶的谋划?”

    齐宁只是一笑,并不说话。

    赤丹媚却是急道:“你说,你为何觉得这些都是段韶的谋划?”

    “没有没有。”齐宁摆手道:“你当我是胡言乱语,我可什么都没说。”

    赤丹媚恨恨道:“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敢说不敢当。我最瞧不上你这种没胆量的。你说出来,又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晓得。”

    “那可不一定。”齐宁摸着下巴道:“你是白云岛主的弟子,白云岛主是东齐国师,想必你和东齐朝廷也有些关系,我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怕刚刚说完,太子就知道了。我是来东齐出使,可不是来生事,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只怕走不出东齐。”

    赤丹媚叹道:“临淄王和泰山王都是段韶的兄弟,段韶照样杀了,我只是国师的弟子,难道就非得是段韶的人?”

    “你说临淄王和泰山王是被太子所说?”齐宁波澜不惊,含笑问道:“这我可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猜错了?”

    赤丹媚瞪了齐宁一眼,道:“别在这里和我装模作样。如此说来,你早就知道那个方兴斋不是下毒的凶手?”

    “方兴斋下毒?”齐宁叹道:“说句实话,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他是凶手,可是那个叫做叶文的出现之后,我便知道肯定不是他。”

    赤丹媚笑道:“这又是为何?”

    “方兴斋如果下毒,目标是太子。”齐宁道:“太子是东齐的储君,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何人想要谋害太子,自然要想想失手的后果。方兴斋能够坐到徐州刺史的位置,当然不是碌碌无能之辈,他如果真要毒害太子,必定是谋划良久。”目光锐利,淡淡道:“叶文被抓,立刻供出方兴斋,太子根本没有费力就得到了口供,方兴斋就算再愚蠢,只怕也不会选择这样的人下手。”

    赤丹媚妩媚笑道:“如此说来,叶文与方兴斋没有关系?”

    “事实上,叶文也没有拿出充足的证据证明他就是方兴斋的人。”齐宁道:“普天之下,要找寻一个死士,绝非困难之事,如果当真要投毒,方兴斋必然会选择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死士,而叶文根本不是死士。”摇摇头,道:“他不是死士,但现在只怕已经是个死人!”

    “死人?”

    “这样的人,一旦做了该做的事情,就不会活下去。”齐宁道:“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方兴斋不是下毒的真凶,那又是何人?”赤丹媚美眸凝视齐宁,她坐姿优雅,让她起伏的身材显得异常惹火。

    齐宁笑了一笑,道:“究竟是谁,我也想了半天,始终想不出来。”

    赤丹媚没好气道:“你想说是段韶就说,别在这里装糊涂。”

    “我一直在想,太子为何要下毒,难道真的是为了毒杀临淄王?”齐宁道:“可是他们兄弟关系极好,太子又为何会对临淄王下手?”

    “段韶能够成为太子,固然是因为泰山王那混蛋不争气。”赤丹媚秀眉微蹙,冷笑道:“可是最为紧要得原因,是因为令狐煦和申屠罗二人在背后支持他,这两人一文一武,有他们支持,满朝文武,只怕也没有人能阻挡得住。”

    “这又与临淄王有何干系?”齐宁问道。

    赤丹媚道:“很简单,因为段昊那老东西喜欢的是临淄王,而不是段韶。如果不是令狐煦和申屠罗,储君之位,只会落在临淄王的身上。段韶和泰山王都是高皇后所出,临淄王则是陈贵妃所出,而段昊一直宠爱陈贵妃,现在你明白了。”

    赤丹媚对东齐朝事如此了解,齐宁倒不奇怪,她是东齐国师的弟子,若是对东齐一无所知,那反倒是怪事,听她这般说,微微点头,道:“看来和我想的一样,段韶虽然被立为太子,但是临淄王的存在,始终威胁着他的位子,要想太子之位稳如泰山,自然是将所有的障碍铲除才好。”

    赤丹媚轻笑一声,道:“原来你知道这个道理。不错,段韶一直对临淄王呵护有加,东齐满朝文武都是看在眼里,如此亲密的兄弟,谁能想到段韶心存歹毒,就是为了这次的事件铺路。”冷笑一声,道:“只可惜临淄王那个糊涂蛋,临死也不知道是他视若靠山的好兄弟对他下了毒手。”

    齐宁叹了口气,道:“太子故意让方兴斋去取酒,而且是用我送去的御酒,一旦成功,我们楚国使团首先便是嫌疑人,其次便是方兴斋,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想到太子的身上。”微一沉吟,才道:“可是他又为何确定临淄王一定会饮御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