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零四章 夜行

第六零四章 夜行

 热门推荐:
    齐峰立时道:“侯爷,青藏喇嘛手里的那个包裹有些古怪,他们似乎很为珍视,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人疑惑。”

    吴达林轻声道:“侯爷,喇嘛本身或许没什么古怪,可是他们出现在东齐,就实在古怪。青藏地处西陲以西,离东齐有万里之隔,那个陶尚书说他们是游历到东齐,我觉得这定然不是真话。”

    齐宁笑道:“你也以为这其中有诈?”

    “如果他们可以游历到东齐,为何偏偏没有到我大楚?”吴达林道:“青藏距我大楚的路途还要近一些,而且古象王国与我大楚也并非敌国,这些喇嘛为何会绕过大楚,来到东齐?”淡淡一笑:“若是要长见识,我大楚国土辽阔,景色瑰丽,可不是东齐区区小国能比,他们为何舍了大楚而来东齐?”

    齐峰也道:“姓陶的还说东齐国君听这些喇嘛说法,可是也没听说东齐国君喜欢佛法,东齐境内,也难见寺庙。东齐将这些喇嘛待若上宾,让他们入住在驿馆,这可不是对待游历僧人的待遇。”

    齐宁轻声道:“你们对古象王国可了解?”

    齐峰等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吴达林道:“侯爷,末将在川西军团待过两年,川西军团驻扎在西陲一带,说是防备青藏的异族,不过却很少与他们打交道。青藏高原主要是吐谷浑人,古象王国便是吐谷浑人所建立的王朝,控制着青藏......!”顿了一顿,才道:“侯爷,会不会是古象王国暗中与东齐有勾结,图谋不轨?”

    齐宁摇头道:“我也不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图谋的对象就只能是我大楚。”微一沉吟,道:“不过这种可能很小,这两国一个在极西,一个则东陲,相距万里,就算要结盟有所图谋,也不是三两句话就可以。”轻笑一声,道:“不过那包裹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很奇怪,如果瞧瞧里面是什么,或许能解开疑惑。”

    齐峰道:“看他们样子,那些喇嘛对包裹珍若生命,想要看到,十分困难。”

    齐宁笑道:“罢了,大家一路上辛劳,东齐国君要过两日才能接见,这两天大家就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吴领队,北汉人就在身边,还是要多加小心,多派人手轮班守卫,咱们不去惹他们,若是他们招惹过来,也不必客气。”

    吴达林笑道:“侯爷放心,他们不过来就算了,若胆敢跑到咱们这边来,不管是谁,立刻抓了。”

    用过晚饭,自有人收拾,众人各自散去。

    齐宁略作歇息,等到夜深人静,这才换了一身黑色衣衫,又蒙住了口鼻,这才从后窗翻出。

    他武功今非昔比,悄无声息离开西苑,知道那几名喇嘛住在驿馆的后花园中,径自到了后花园,翻墙而入,瞧见后花园的一片水池边上有几间房舍,其中一间亮着灯火,门前却有两名喇嘛手持长棍守卫,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知那几名喇嘛便住在此处。

    齐宁心想这几名喇嘛人数虽不多,但万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到东齐,也定非泛泛之辈,之前在驿馆门前,这帮喇嘛对北汉人并无畏惧,差点动起手来,当时瞧见他们摆开的架势,显然还是有些功夫在身。

    齐宁虽然素来自信,却从不自满,他武功虽是不差,却也从不轻视他人,对这几名还不知道底细的喇嘛存有小心。

    今日贡扎西手里捧着一只包裹,神神秘秘,齐宁心里倒是大为好奇,他无法确定这些喇嘛为何跋山涉水来到东齐,总觉得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心里寻思这那包裹之中是否就藏有答案,有心想碰碰运气,看看是否能够找机会窥视包裹之中究竟是何物事。

    他身若幽灵,绕到了房舍后面,好在这房后并无喇嘛巡逻,齐宁缓步凑近到那亮着灯火的房后,依稀听到屋内传来声音,他身体贴在墙壁上,微探头向里面瞧去,只见到屋内有一张圆桌,几名喇嘛围着圆桌而坐,在那圆桌中间,正是那只包裹,灰色布巾裹着,瞧那形状,四四方方,倒像是一个盒子在其中。

    那贡扎西双手合十,正在说着什么,但说的明显是本国方言,齐宁听不明白,只见到其他几名喇嘛都是神情肃然,贡扎西说几句,几人都是微微点头。

    齐宁知道他们正在商议什么,只可惜言语不通,贡扎西说了一阵,便见到一名喇嘛起身来,转身出去,没过多久便进来,手里捧着一只木盒子,放在桌上,齐宁心下奇怪,却见到贡扎西从怀中取了一件东西,金光闪闪,打开那木盒子,放入其中,随即关上,又取了一块灰色的锦布,将那木盒子包裹起来,一时之间,两只包裹放在一起,几乎是一模一样,难以辨认。

    齐宁正不知这些喇嘛葫芦里卖什么药,却见到贡扎西已经将之前那只包裹抱起,低语几句,这才抱着包裹出门,剩下的几名喇嘛则是围着圆桌而坐,后来包裹起来的那只木盒子,则是摆在圆桌正中间,齐宁数了一数,贡扎西离开之后,还剩下四名喇嘛围着圆桌而坐,都是双手合十,看样子似乎是要在这守卫。

    齐宁眼珠子一转,终于明白了这群喇嘛的意图。

    毫无疑问,这后来准备的木盒子,显然是假冒真正的包裹,乃是迷惑之用,这群喇嘛显然是小心至极,即使多人看守,似乎还在担心包裹有失,所以故意准备一只假包裹放在桌上,而真正的包裹,则被贡扎西带走。

    他们苦心设计,亦可见包裹之中的物事对他们实在是极其重要,齐宁本就对包裹之中究竟是何物事存有好奇之心,这时候见他们如此小心,好奇之心更盛,他见到那贡扎西出门之后,是向左边行去,当下贴着墙壁,也往左边摸过去,这一排房舍有五六间,摸到靠边的那一间,听到“嘎吱”一声响,似乎有人打开了这间屋,齐宁立刻顿住身形,起身贴近窗户,轻轻戳破了窗纸,透过小孔向里面瞅去,只见到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内极为幽静,瞧见一个影子已经闪身进到屋内,从轮廓辨识,正是贡扎西啊。

    贡扎西进屋之后,回手关上房门,更是将门栓拴上,四下里瞧了瞧,自然无法发现屋后的齐宁,走到屋子中间,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将那包裹放在脚边,探出一只手,手掌朝下,猛地向上一扯,齐宁却是骇然见到,地面上一块石砖竟是被贡扎西的掌力硬生生地吸了起来。

    这一手功夫相当了得,齐宁早就觉得这帮喇嘛不简单,看到贡扎西掌力吸砖,更加确定这群喇嘛非同小可。

    贡扎西将那块石砖放在一旁,这才小心翼翼捧起包裹,放了过去,齐宁这时候才发现,那石砖之下,竟然掘有洞坑,包裹竟然是完整地放入了其中,也不知这地下是早就有坑洞,还是这帮喇嘛事先掘好。

    贡扎西啊将那包裹藏入其中,这才将那石砖重新盖上,确定并无异况,这才起身,竟是向后窗这边过来。

    齐宁立时矮下身子,蹲在窗底下,屏住呼吸,听到窗户被推开,微抬头,这时候若是被贡扎西发现,只能迅速离开,他自信以目下的功夫,要离开这后花园,并非难事。

    贡扎西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所为竟是被齐宁俱都瞧见,只是开窗扫了一扫,只以为四下无人,这才关上窗户,昏暗之中,竟是连窗纸上那细孔也没有发现,随即出门而去,齐宁这才松了口气,心想自己的运气还真是极好,若非及时赶到,贡扎西将包裹藏在此处,自己又如何能够得知。

    他心想这帮喇嘛也实在是太过小心,若是不玩这些花招,几名喇嘛守着包裹一夜,反倒让人无从下手,这下子倒好,为了隐秘起见,贡扎西却将包裹收藏在这屋子的地砖之下,看上去倒也确实隐秘,只可惜现在被齐宁看到,这块肥肉就等若是落入了齐宁的口中。

    齐宁深吸一口气,起身来,便要推开窗户翻进去,却忽地听到头顶上传来声音,声音极轻,若非齐宁内力深厚加上始终警觉,只怕也难以发现,他知道事有蹊跷,身形如魅,立刻闪身向左边掠去,幸好这是最靠边的一间房屋,齐宁一个闪身拐到侧面,微探头,正好瞧见一道身影竟是从屋顶上飘然落下来。

    齐宁心下一凛,他本以为只有自己在窥视贡扎西藏匿包裹,却不想竟还有同道中人,自己在后窗窥视,那人显然是在屋顶窥视,若此人与这群喇嘛有关系,绝不可能深更半夜躲在屋顶之上,只等到贡扎西离开才从房顶下来。

    那人一身夜行衣,也是蒙了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左右瞧了瞧,只以为并无人瞧见,这才探手推开后窗,身形轻盈,已经翻身进入到了屋内。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盯上这群喇嘛的倒不止自己一人,轻步摸过去,贴着墙壁,向里面瞧过去,只见那人已经走到藏匿包裹之处,蹲下身子,正小心翼翼将那石砖从地面上取出来,动作极轻,十分诡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