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零五章 同党

第六零五章 同党

 热门推荐:
    那人取出石砖,并没有立刻去取包裹,停了一下,向房门那边瞧了瞧,这才伸手从里面将那包裹捧出。

    既已得手,那人也不收拾,拎起包裹,径自向后窗奔来,刚要翻窗而出,却感觉侧旁一阵劲风忽起,来势凌厉,那人还以为是被喇嘛发现,大吃一惊,身体疾退,孰知对方的目标却是他手里的包裹,一只手已经搭在包裹上,那夜行人向后疾退之时,一道身影却是被他带入到屋内。

    这突然出手的自然是齐宁。

    齐宁本想趁机夺下包裹,孰知此人的反应着实灵敏,感觉有异状,立时后退,齐宁左手抓住那包裹,也不松手,顺势进到屋内。

    夜行人右手拿着包裹,只怕被对方抢走,并不松手,左掌却是斜劈过来,齐宁跟随向百影学过一套精妙功夫,虽然尚未完全领悟透彻,但拳脚上的功夫已经是突飞猛进,右手探出,直取夜行人手脉。

    两人都担心被那群喇嘛听到动静,心照不宣,尽量不发出声音,双方掌上交缠,齐宁脚下却是陡出一脚,直踢那人的膝盖,那人亦是反应迅速,大腿摆动,闪躲过去,反过来直踢齐宁。

    昏暗之中,两人各自用一手抓包裹,你来我往,片刻间已经交手十余回合,齐宁只觉得对方的力量倒不如何,但招式却是变幻多端,而且出手速度极快,也幸亏他得蒙向百影在拳脚上的教导,与那人倒也是不相上下。

    猛听得“撕拉”一声响,却原来是两人打斗之间,不自禁手上用力,这两人内力都是不弱,那包裹箱子的布巾如何抵得住这两人的撕扯,从中已经被撕开,里面一只木箱子直往下落,两人都是一惊,齐宁反应迅速,抬腿勾住那木箱子,夜行人见状,一掌拍过来,齐宁反掌迎过去,两人掌对掌,都觉得一股力道将自己向后推搡,各自退了几步,齐宁脚下一挑,已经将那木箱子抱在了怀中。

    他既已得手,也不多纠缠,转身要走,那夜行人岂容齐宁如此轻易离开,足下一点,人如风中鸿毛,轻飘飘地飞掠到齐宁身后,探手往齐宁肩头抓过来,齐宁并不回头,那夜行人正好抓在左肩头上,眼眸显出惊喜之色,便要吐力,却忽地觉得手上的力道在瞬间消失。

    夜行人吃了一惊,自然不知齐宁已经催动**神功,这肩头正是吸收外力的穴位之一。

    夜行人催动内力,齐宁亦是调动气息吸纳,向百影对他有过教导,他体内是纯阴真气,不宜吸收纯阳真气,否则对自身大有伤害,齐宁倒也无法判断这夜行人的内力究竟是纯阴还是纯阳,他知道这夜行人的功夫着实不弱,两人再交手几十回合也未必能分出胜负,此刻那帮青藏喇嘛近在咫尺,一旦被发现,事情反倒不妙,恰好这夜行人一手抓在自己肩头,也就自然而然地催动**神功吸取其内力,尽快解决这个麻烦。

    他体内毕竟有那股吞噬外来内力的寒冰真气,心想就算此人是纯阳真气,吸入之后,由那寒冰真气慢慢吞噬就是,即使有所损耗,慢慢调养修复,也不会有太大伤害。

    他在西川千雾岭亦曾意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到那套炎阳神掌,只是向百影有过告诫,倒也不敢轻易动用。

    夜行人自然不知**神功玄妙,拼力向外催动内力,齐宁则是拼力向里吸取,如此一来,夜行人的内力就如同决堤洪水,疯狂外涌,只片刻后,夜行人眼眸中已经显出骇然之色,似乎意识到什么,想要收回手,但此刻却已经由不得他说了算,手掌宛若黏在肩头,根本挣脱不得,他微张开嘴,内力外涌之际,就是说话也是不能。

    又过片刻,那夜行人身体已经委顿下去,双腿软绵绵地,整个人已经趴倒在齐宁身上,齐宁心知此人的内力损耗殆尽,这才收功,身体一闪,那人身体晃了一晃,“噗”的一声,已经跪倒在地,身体向前软软趴下。

    齐宁抬脚将那人踢翻了个身,探手扯下他面布,昏暗之中,倒也看清楚了样貌,却正是风皇子手下那名蓝衣人,齐宁亦怀疑过他是五行神君之一。

    那人睁着眼睛,目中毫无光泽,有气无力道:“你.....你是.....!”还没说完,齐宁已经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心知这夜行人方才趴倒在地之时,发出一丝动静,定是被那群喇嘛瞧见,二话不说,迅速向后窗跑去,他刚到窗边,房门已经被踢开,几人已经冲进来,齐宁回头瞧了一眼,只见当先一道身影抬手指向自己,大叫一声,齐宁身形腾起,已经翻窗而出。

    他出了后窗,也不回头,飞奔向林木茂盛之地。

    听得后面传来叫喝声,齐宁也不理会,冲进一片小树林中,走到尽头,却发现是一道围墙,围墙倒是不高,齐宁足下一点,一手抱住那木箱子,一手已经勾住围墙,手臂一用力,整个人已经跃上围墙,蹲在墙头,向下瞧了一眼,见到几道身影正往这边追过来,速度也都是不慢。

    齐宁知道这木箱子在那几名喇嘛眼中珍贵无比,必定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回,在墙头扫了一眼,确定了路径,跳下了墙头。

    那几名喇嘛追进小树林,也是跑到围墙之下,一名喇嘛身体微曲,身后两人先后跃起踩在他背上,随即跳到墙头,上到墙头之后,一名喇嘛伸手下来,将同伴拉了上去,前后只是眨眼间的事情,配合的十分默契,三名喇嘛站在墙头,居高临下扫视,夜色深沉,却并无瞧见任何动静,齐宁便似乎凭空消失一般。

    几名喇嘛脸上都显出焦急之色,一人做了个手势,三人同时从墙头跳下,分成三路,各自追寻。

    此刻贡扎西等几名喇嘛已经抓住了夜行人,早有人拿了牛筋绳子,将他牢牢捆住,贡扎西看到包裹不翼而飞,又惊又怒,令人将夜行人带到了中间那屋子,屋内点着灯火,这时候看清楚夜行人样貌,边上立时有人指指点点,贡扎西自然也已经认出来。

    贡扎西与北堂风打过几次交道,北堂风每次出现,身边必有一红一蓝二人,十分显眼,想不认识都难。

    贡扎西虽然怒极,但此刻却还是保持着冷静,双手合十,问道:“包裹在哪里?”

    夜行人全身虚脱,若不是身后有两人押着,都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趴倒在地,有气无力道:“不是.....不是我,被.....被别人抢走......!”

    贡扎西沉声道:“你们为何要偷包裹?”

    夜行人身体摇晃,却不说话。

    “你的同伴夺走了包裹。”贡扎西冷声道:“现在你带我们去拿回来,拿不回包裹,用你的性命赔偿。”

    夜行人急道:“那.....那不是我同伴,我.....我不认识他!”

    贡扎西冷笑道:“我们不是傻瓜,你骗不了我们,如果不是同伴,为什么在一起。”

    夜行人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辩驳,贡扎西沉声道:“我们与你们并无仇恨,你们几次三番与我们作对,我们都是忍让,可是你们欺人太甚,抢走了我们的东西,我们不会罢休。”上前两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夜行人眼睛,问道:“是不是你们的皇子派你来?”

    夜行人立刻道:“与.....与皇子无关,是我.....是我走错了路,迷迷糊糊.....迷迷糊糊到了这里.....!”

    贡扎西立时怪笑起来,笑声极其诡异,猛地探手抓住夜行人衣领,厉声道:“我们是逐日法王的弟子,法王的宝物你们也敢抢夺,若是你们皇子不交出来,我们就要将你们的皇子带回大雪山,交给法王处置发落。”

    夜行人虽然有气无力,听得此言,却还是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们.....你们是逐日法王的人?”

    天下五大宗师,逐日法王便是其中之一,只是逐日法王远在青藏,传言逐日法王武功出神入化,乃是青藏第一高手,受吐谷浑人膜拜,这夜行人得知这些喇嘛竟然是逐日法王座下弟子,还真是吃惊不小。

    便在此时,从门外进来几人,正是追寻齐宁那三人,到得贡扎西面前,双手合十,说了几句,夜行人也听不懂,贡扎西脸色难看,微一沉吟,沉声说了几句,转身便向门外走去,两名喇嘛立刻推搡着夜行人向外走,其他喇嘛都是拿起棍杖,跟在身后。

    一行人脚步很快,从后花园出来,径自向驿馆东苑过去,驿馆的格局并不复杂,从驿馆正门而入,是一条宽阔的青石大道,走出一段路,左右两边各有一条水池,池子上面修有石拱桥,往左边便是西苑,往右边则是东苑。

    贡扎西等人刚过石拱桥,便有数名北汉兵士拥上前来,挡住了去路,贡扎西神色冷沉,道:“青藏古象王国贡扎西,要见你们的皇子,让他出来!”

    几名北汉兵士尚没有看到后面的夜行人,一人冷笑道:“管你是贡扎西还是贡扎东,这里是北汉使团的住处,闲杂人等不得靠近,还不快滚!”

    贡扎西并不争辩,径自往前行,北汉士兵见状,都是显出恼怒之色,两名兵士已经挺枪照着贡扎西直刺过来,贡扎西探出双手,速度奇快,已经抓住长枪枪杆,轻松夺了下来,随即双枪左右分拍,打在那两名兵士的腰间,只听得“哎哟”两声,那两名兵士已经软倒在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