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零七章 白蚌

第六零七章 白蚌

 热门推荐:
    齐宁回到屋内,关上门窗,这才从床底下取出那只木盒子,放到桌上,确定四下无人,这才仔细打量这只木盒。

    他方才拿了盒子回来,并无细看,顺手就藏在床底下,如今北堂风背了黑锅,也算是无忧,只见这木盒看起来似乎是刚刚制作出来,甚至还能闻到木香,木盒并无上锁,他小心翼翼打开木盒,便觉得一股寒气从盒子内扑面而来。

    齐宁担心盒内有蹊跷,往后退了一步,迅即看到从那盒内冒出一股白气,方才并不觉着,但此刻打开盒子,四周的空气似乎也在一瞬间开始变的寒冷起来。

    齐宁心下奇怪,确定并无异况,这才凑近过去,只见盒内弥漫着一股寒气,袅袅如烟,挥手散开寒气,却瞧见盒子里有一件白的耀眼的物事,仔细瞧了瞧,见那物事宛若海蚌一般,蚌壳如同雪一般纯白,竟是毫无瑕疵。

    齐宁两世为人,见过的海物着实不少,蚌类更是见过无数,什么颜色也都见过,但这样白净如雪没有半点瑕疵的海蚌,他还真是从未见过。

    白蚌散发出一股股寒气,这让齐宁更是诧异,他倒也知道,蚌肉确实有清热解火的功效,但海蚌本身却并不会散发出寒意,心知这白蚌绝对非比寻常,否则贡扎西等人也不会将其视若珍宝。

    盒内四周,布满了冰霜,显然是从白蚌里面散发出来的寒气所致。

    他不禁伸手触碰过去,指尖刚刚碰上蚌壳,一阵彻骨的寒意便从指尖直往身上袭来,如今已是五月,天高气爽,东齐国的气温也是不低,但此时齐宁却感觉置身于隆冬腊月之中一般。

    齐宁收回手指,发现那蚌壳微微动起来,心下骇然,暗想难不成这白蚌竟然还是活的。

    他知道海蚌离水之后,存活的时间不会太长,万想不到折腾半天,这白蚌似乎还活着。

    四下里幽静一片,屋内只有那一盏孤灯亮着火光,齐宁若有所思,想到先前贡扎西说过,若是无法拿回盒子,他们就无法返回青藏,照这样说来,难道他们远涉千山万水前来东齐,就是为了这样一件东西?

    凭心而论,这白蚌也算是稀罕的很,炎热之时,置于房内,散发出的寒气,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炎热,仅此一项,也算是一件奇珍异宝,但这白蚌毕竟有寿命,不可能长期存活下去,而且如果只是为了防暑,几名喇嘛便万里迢迢而来,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他有心想要弄清楚这白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取了寒刃,用刃锋再次轻轻点在那蚌壳之上,这一次那白蚌反应更大,两片蚌壳微微张开一条缝隙,但很快又闭严实,一开一合之间,一股寒气便从那蚌口喷出。

    齐宁大感兴趣,心知这白蚌里面大有文章,真想看看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忽听到院外传来脚步声,他立时关上盒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那盒子收到床底下,此时已经听到齐峰声音:“侯爷!”

    齐宁深吸一口气,此事事关重大,便是齐峰等人,齐宁也不想让他们知晓,过去打开门,齐峰在外道:“侯爷,我看你屋里还点着灯,所以过来禀报。”

    “何事?”

    “刚刚陶乾过来了。”齐峰笑道:“那些喇嘛堵着桥面,北汉人做贼心虚,不敢靠近,驿馆里的人禀报了陶乾,陶乾连夜赶了过来,过去劝解。”

    齐宁笑道:“现在情况如何?”

    “那些喇嘛一开始并不走,陶乾劝了小半日,喇嘛才离开,他们放下话来,要是北汉人不交还东西,他们就算是死,也要纠缠到底。”

    齐宁笑道:“这位风皇子倒喜欢偷鸡摸狗的事情。”

    齐峰压低声音道:“侯爷可知道这些喇嘛是些什么人?”

    “他们不是古象王国的喇嘛吗?”齐宁见齐峰神神秘秘,低声问道:“难道还有别的来历?”

    齐峰幸灾乐祸道:“侯爷,北汉人这次是惹了大麻烦,我刚刚得知,那几名喇嘛,似乎是青藏大雪山逐日法王座下弟子!”

    “逐日法王?”齐宁神情一凛。

    齐峰点头道:“这是陶乾亲口所言,他说这几名喇嘛其实是奉了逐日法王的法旨,游历天下,增长见闻,将外面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带回去让古象王国的人知晓外面的世界。”嘿嘿一笑:“游历是真是假不去管它,但他们是逐日法王座下弟子,应该不会有错了。”

    齐宁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侯爷,逐日法王是五大宗师之一,传说他的武功出神入化,而且逐日法王在青藏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齐峰笑道:“北堂风不知天高地厚,这次惹了逐日法王,以后定然讨不了什么好,若是逐日法王亲自出来,到时候北汉人可就麻烦了。”

    齐宁问道:“逐日法王可来过中原?”

    齐峰摇头道:“这个我倒是不知,也不曾听说他来过中原。其实知道逐日法王的人也不算多,我都是听段老大所说,大将军在世的时候,经常与西门神候一起喝酒,也时常提到五大宗师,段老大那时候贴身护卫在大将军身边,知道的比我们多一些。”想了一下,才道:“段老大说逐日法王在青藏就如同神祗一般,还说古象王国的大赞普每年都会带人到大雪山参拜法王,得罪了逐日法王,就是得罪了整个古象王国,侯爷,你说北堂风这次闯的祸大不大?”

    齐宁哈哈一笑,道:“北汉人可知道贡扎西他们是逐日法王的弟子?若是知道,只怕都要吓得尿裤子了。”

    齐峰也是哈哈一笑,随即道:“侯爷,刚才陶乾想来见你,不过担心你已经歇息,不好打扰,所以让我给你传话,他说东齐国相明天晚上要设宴招待两国使臣,到时候会派人来请!”

    “东齐国相?”

    齐峰道:“估计是东齐国君接近使团之前,让国相先探探风。”

    齐宁点点头,问道:“齐峰,你有没有见过大海?”

    “大海?”齐峰一愣,不明白齐宁为何有此一问,摇头道:“听说过,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侯爷,你要去大海?”他知道齐宁出生之后,也是一直待在京城,也不过是最近这些时日为国奔波在外,只以为齐宁是想去见见大海。

    东齐国地处海滨,要想去看大海,路途倒是不远。

    齐宁笑道:“总是要见的。其实我想问你,你可吃过海里的东西?”

    齐峰笑道:“侯爷,咱们府里的海货可不少,之前每年东海都有官员向朝廷送来大批的海货,也有不少送到侯府来的,咱们不收银子,但是那些时鲜海货,却还是收下的。”

    “海里有一种海蚌,你可吃过?”齐宁轻声问道。

    齐峰点头道:“吃过,不过海蚌打捞上来,离水很快就死,养不了多久,都是晒干了再送到京城,吃的是蚌肉干。”

    齐宁想了一想,才问道:“你觉着海蚌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特别之处?”齐峰心下疑惑,摸了摸后脑勺,道:“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侯爷,你......!”想到什么,笑道:“是了,侯爷,我听说珍珠就是从海蚌取出,若说特别,这算不算?东海送往京城的贡品,便有许多从海蚌中取出的珍珠。”

    “珍珠?”

    齐峰点头道:“我听说有专门的一片水域,就是用来养殖珍珠蚌,待得珍珠长成,就从海蚌里面将珍珠取出,然后当做贡品送到京城。”嘿嘿一笑,道:“不过听说自己养殖出来的珍珠蚌,虽然产出珍珠,但却都不算上等货,真正值钱的珍珠,需要到深海里去捕捞,那种野生的珍珠蚌,产出的珍珠最是名贵,不过那种珍珠蚌可遇不可求,反正我是从没有见过野生珍珠蚌产出的珍珠,我还听说,那种野蚌不但可以产出珍珠,蚌肉还是上好的药材,可以治病。”

    “药材?”齐宁双眉一紧:“蚌肉治病?”

    齐峰虽然觉得小侯爷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点头道:“我也不大懂,记得有一年和他们吃蚌肉的时候,他们就说起过,别说野生蚌,就是普通的河蚌,也能治不少病,野生蚌更是宝贝,治疗的病症更多。”

    齐宁喃喃自语道:“原来海蚌可以治病。”

    齐峰轻声道:“侯爷,你怎么了?”

    “没什么。”齐宁笑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已经很晚了,你早点歇息。”加了一句道:“我和你说的话,不要对外张扬。”

    齐峰心下疑惑,却还是点头称是,等到齐峰离开,齐宁关上门,再次将箱子取出,打开来,也不客气,拿了寒刃在蚌壳上敲了两下,这一次那白蚌立时大张蚌壳,如雾般的寒气之中,齐宁却骇然发现,在那白蚌之中,果真有一颗洁白如雪的珍珠,比之普通的珍珠明显要大出不少。

    ----------------------------------------------------------------------------------

    ps:大佬们赏点月票,拜谢了,今晚欧冠谁能登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