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一零章 醉卧沙场君莫笑

第六一零章 醉卧沙场君莫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堂风冷笑道:“你最好有法子证明,你说的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本皇子可不明白。”

    齐宁淡定自若,道:“你见识有限,我也不怨你。要解决你的怀疑,简单的很,只要找两颗大树,然后砍下来,刨成一样的粗细,让人做好记号哪个是根哪个是梢,然后再将木头放进来,如果还是如此,应该就可以证明我不是故弄玄虚了。”

    令狐煦终于道:“二皇子,锦衣候这个法子,确实高明,应该已经给出了答案。”

    “相爷,晚辈觉着还是验证一下好。”北堂风心想老子要是输了,便要当众唱歌跳舞,那可是丢人至极,自然不想如此轻易就认输。

    令狐煦微微一笑,吩咐一声,立时有人前去砍树,令狐煦这才让众人重新落座,砍树自然不是片刻就能做到,令狐煦笑道:“诸位,近日皇上赐了本相一坛酒,据说是极其罕见,而外邦进贡而来,难得楚汉两国使臣到来,本相要将御赐美酒拿出来与大家共饮。”

    有人心想北汉和南楚两国都是疆域宽广资源丰富,珍稀物事众多,若是说到美酒,无论是北方的汉国还是南方的楚国,酒文化都是不弱,令狐煦又能有什么稀罕的美酒拿出来。

    很快便见到一名家仆抱着一只大坛子进来,又有侍女进来为每人都添置了一支新的酒盏,令狐煦做了个手势,那家仆走到煜王爷边上,先往煜王爷盏中倒酒,第二个是齐宁,随即依次将在座诸人酒盏中都斟了酒。

    众人都是端杯细瞧,齐宁也瞧了一瞧,只见到杯中酒色泽赤红,凑近闻了一闻,便知道这是葡萄酒。

    葡萄酒齐宁是再熟悉不过,但此时却忽然想到,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竟然是第一次见到葡萄酒,锦衣侯府虽然并不豪阔,但毕竟是楚国屈指可数的尊贵家族,便是在锦衣侯府,齐宁也从未见过葡萄酒的踪影。

    他扫了一眼,见到在座诸人,甚至煜王爷脸上都显出诧异之色,立时便明白,这个时候葡萄酒根本没有在中原传播,在座之人,也都是锦衣玉食,但瞧见葡萄酒却显出诧异之色,明显是并无见过。

    葡萄酒是舶来品,由此可见,令狐煦声称此酒稀罕至极,倒也并无夸大其词,在中原并无流传,众人前所未见的东西,当然是西汉稀罕之物。

    令狐煦抬手笑道:“王爷,你尝一尝,看看味道如何?”

    煜王爷端杯品了一小口,回味一番,笑道:“甜美至极,似乎还有蜂蜜的味道,倒不像是酒水,而是饮品。”

    齐宁心想平时在侯爷的瓜果之中,还真不曾见过葡萄,照此说来,这时候连葡萄也不曾引进,若是如此,也难怪煜王爷品不出这是葡萄所酿制而成。

    “锦衣候,你以为如何?”齐宁正自寻思,听到令狐煦询问,随口答道:“这葡萄酒也算是上品,封存很好,而且有些年头。”

    众人都是显出茫然之色,令狐煦也诧异道:“锦衣候知道葡萄?”

    齐宁只能道:“听人说起过,不是很懂。”

    令狐煦赞叹道:“锦衣候能一下子就品出是葡萄酒,实在不简单。”

    边上已经有人问道:“相爷,这葡萄又是何物?这葡萄酒又有何来源?”

    令狐煦看向齐宁,含笑问道:“锦衣候可知道葡萄酒来源?”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我就冒昧胡扯几句,若是说错了,相爷不要见笑。”顿了一下,才道:“若是我没有说错,葡萄酒最早应该是发源于波斯一带,因为商业和战争的缘故,葡萄酒的酿造方法向外传播,一开始是在小亚细亚地区流传,此后又传播到欧洲,而葡萄酒真正的发展,正是在欧洲.......!”忽地感觉众人都怔怔看着自己,意识到在座诸人知道波斯和欧洲的只怕都没有,只能笑道:“葡萄的品种很多,因为栽培以及酿造工艺的不同,所以葡萄酒的风格也都是大不相同,是了,葡萄是一种水果。”

    煜王爷却显然来了极大兴趣,问道:“锦衣候,你说的小亚细亚地区和欧洲,又是怎么回事?”

    齐宁道:“我也只是听人所说,世界很大,我们只是世界组成的一部分,世界上还有许多的过国度,他们的外貌和风俗人情,与我们大不相同。”

    “胡说八道,荒谬。”北堂风立刻道:“你说的小亚细亚和什么.....什么洲,都是杜撰出来,书中从无提及过。”

    “没有提及过,不代表不存在。”齐宁淡淡道:“敢问一句,你可知道这世上最高的山是哪一座?最大的海是哪一片?我们没有走出去,没有见到我们没有见过但却存在的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在书中出现。”端起酒盏,道:“就譬如这葡萄酒,在此之前,诸位似乎也不曾见过,如果今日相爷没有拿出来,是否也表示不存在?”

    令狐煦已经拍起手来,笑道:“妙极,妙极,锦衣候这番话真是振聋发聩,真是见识非凡。”

    齐宁笑道:“相爷过誉了,我也只是听人说起过,觉得很有道理。”

    “道听途说而已。”北堂风冷哼一声,但此时却也晓得自己的见识只怕是真的及不上齐宁,也不敢多言。

    令狐煦却已经含笑问道:“锦衣候,此前可品尝过葡萄酒?”

    齐宁心想莫说葡萄酒,我什么酒没有品尝过?却是微笑道:“偶然尝过。”

    “哦?”令狐煦双眉微展:“正如你说说,这葡萄酒是舶来品,莫非贵国与外邦有过接触?”

    齐宁道:“相爷,若是我没有说错,这樽葡萄酒,应该也是从海外传来,其实外邦既然能从东海到得贵国,自然也是有办法从南海一带进入我楚国的。”端杯品了一口酒,吟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他语气颇带感慨之色,众人互相瞧了瞧,不少人更是显出讶然之色。

    这首诗中,直接将葡萄酒融入进去,这位锦衣候倒似乎是当场作诗,这首诗意蕴深长,充满了铁血豪迈之气,让人惊叹。

    一阵沉寂之后,令狐煦长叹一声,道:“前番听闻楚国京华书会之上,锦衣候技惊四座,本相还有过狐疑,现在看来,名副其实。好一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好诗句,好气魄!”

    齐宁摆手笑道:“随性而发,让诸位见笑了。相爷,饮此种美酒,最适宜的酒杯就是夜光杯,将葡萄酒至于夜光杯之中,赤酒如血,酒色如同鲜血一般,饮酒入口,宛若痛饮仇敌之血,岂不快哉?”

    他此言一出,不少人都微微变色,心想楚国与北汉是死敌,此言岂不是直接冲着北汉去?不过这番话借酒寓政,霸气十足,不少人也是暗自钦佩,心想锦衣候不但文采斐然,而且思维敏锐,胆气十足,实在是少年英豪。

    令狐煦二话不说,拍手道:“来人,换上夜光杯!”

    夜光杯虽然名贵,但是对于堂堂的东齐国相来说,倒也不算稀罕之物,有家仆端上来十余只夜光杯,将诸人的葡萄酒盏俱都换成了夜光杯,如今正是夜黑时分,华灯溢彩,葡萄酒倒入夜光杯中,果然是颜色鲜艳,气势不同。

    便在此时,听到外面传来声响,随即便看到有两人一前一后进来,横抱着两只木头,令狐煦淡淡一笑,已经起身来,众人也都纷纷起身,令狐煦做了个手势,那两根木头立时被投入水缸之中,众人围在水缸边,随着两根木头稳定下来,瞧见都是有一头稍微沉入水面之下,令狐煦问道:“是否已经标有记号?”

    家仆立时道:“回禀相爷,都已经做下记号。”凑近上前,仔细看了一看,禀道:“相爷,诸位大人,没入水中稍微深一些的,乃是树根一段,两根都是如此。”

    众人听得此言,先前尚存有的疑虑之心顿时便尽然散去,心想锦衣小侯爷这方法还真是高明得很,连续三根木头既然都是如此,那么其真实性自然无需再怀疑。

    令狐煦挥挥手,示意下人将大缸搬了下去,自己端起夜光杯,并不说话,此刻在场诸人也都不说话,但心思却都是一样,暗想齐宁与北堂风有言在先,如今已经验证了齐宁的方法没错,那么齐宁与北堂风的赌约便已经分出了结果。

    齐宁也是淡定自若,端杯饮酒,煜王爷平静如常,只有北堂风脸色难看,花厅之内一片死寂,他当然明白是什么缘故,在座诸人显然是在等着自己履行承诺,可是自己堂堂北汉皇子,当真要众目睽睽之下为众人唱歌或者跳舞助兴?

    他忍不住看向煜王爷,煜王爷却如同没事人一般,看也不看他一眼。

    齐宁没有说话,却听一个声音淡淡道:“人无信不立,一诺千金是真正的英雄好汉,无耻小人自然是不能遵守信诺的。”

    众人闻言,都有些讶然,循声看去,只见到说话之人竟然是青藏喇嘛贡扎西。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