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一一章 二老

第六一一章 二老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堂风正没地方下台阶,听到贡扎西声音,顿时便来了精神,厉声喝道:“臭番僧,你说什么?”

    贡扎西脸色一沉,双目如刀,冷喝道:“你这盗贼,将盒子归还本佛爷!”语气森然至极。

    在场众人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北堂风与贡扎西的仇隙,见得这两人忽然间对垒起来,都有些惊讶。

    北堂风性情本就暴躁,他虽然派出水神君盗取盒子,却并未得手,水神君反倒是被对方控制在手里,心中一直恼怒,若说盒子被他所得倒也罢了,但这一次却真是背了黑锅,此刻贡扎西根本不给他任何脸面,当众叫他盗贼,他如何能够忍受,抓起手边的酒盏,照着贡扎西便飞砸过去。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心想这北堂风当真是放肆,这里是东齐国相府,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出手伤人,实在是不成体统,这北堂风显然也学过些拳脚功夫,手上很有些力道,那酒盏直直飞过去,眼见便要砸在贡扎西面上,却见到贡扎西左手微微一挥,那酒盏竟是一个回转,反是往北堂风砸去。

    北堂风的武功自然远不能与贡扎西相提并论,贡扎西这一手功夫也是异常的漂亮,那酒盏如同流星般直往北堂风面门飞去,北堂风脸上变色,酒盏速度太快,他根本无力闪躲,眼见咫尺之遥,却见得北堂风神候人影一闪,一人抢上来,手臂探出,中指却是在那酒盏上一点,那酒盏再次改变方向,向花厅正门飞过去。

    所有一切都是转瞬之间发生,从北堂风身后及时抢上的,正是一直护卫在北堂风身后的火神君。

    火神君神情厉然,贡扎西亦是双目如刀,那酒盏向门外飞去,无巧不巧,那门外恰恰出现两道身影,酒盏却是朝着其中一道身影打过去。

    那身影反应奇快无比,探手已经抓住酒盏,握在手中,众人这时候才瞧见有人出现,俱都瞧过去,只见到门外出现的两道身影,一高一矮,俱都是身着灰麻粗衣,头上俱都戴着一顶竹斗笠,高者瘦,矮者胖,竹斗笠前面向下微压,挡住了上半张脸,但却能瞧见两人颌下白须。

    相府花厅突然无声无息出现这两道身影,却是让众人吃了一惊,那高瘦老者探手抓住了酒盏,握在手中,随即手腕子一翻,张开手,那酒盏已经消失不见,只有齑粉从他手掌飘落下来。

    齐宁看的清楚,心下骇然,虽说酒盏是玉石所制,算不得异常坚硬,但是单手轻易将酒盏握成齑粉,这手功夫,当真是令人悚然。

    花厅之内先是一阵死寂,但很快就见令狐煦起身来,快步迎上前去,堂堂东齐国相,竟然是向那两名斗笠老者拱拱手,也不说话,微抬手,似乎是请两位老者借一步说话,但那矮胖老者理也不理,径自向火神君走过去,那高瘦老者如影随形,矮胖老者跨出一步,高手老者也已经跨步而出,两人并肩齐驱,甚至行走的动作也是一模一样。

    火神君身材高大,瞧见两名老者向自己走过去,眉头皱起,但一时间也闹不清楚对方的来头。

    二老走到火神君面前,那矮胖老者问道:“是你?”

    火神君还没有回答,高瘦老者已经道:“是他!”

    矮胖老者道:“怎么办?”

    高瘦老者道:“道歉!”

    火神君虽说摸不清楚这两人的底细,但毕竟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冷冷一笑,粗声道:“并无伤到二位,也不要为难本神君吧?”

    矮胖老者叹道:“你不想道歉?”

    高瘦老者道:“不想!”

    “怎么办?”

    高瘦老者道:“自己动手。”他最后一个字吐出,已经探手而出,快如闪电,那矮胖老者也几乎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有若鬼魅,火神君吃了一惊,向后退去,孰知这二老的功夫实在是匪夷所思,火神君只退了一步,矮胖老者竟然已经闪身掠到到他身后,此人身形矮胖,但是身法极其灵敏,众人甚至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什么,就听到火神君一声低喝,待众人看清楚之时,二老已经将火神君举过了头顶。

    矮胖老者双手抓住火神君双臂,高瘦老者则是抓住了火神君双腿,因为两人身高不一,所以火神君双腿高而上身低,魁梧的身体被两个老头儿举在空中。

    在座诸人都是骇然,令狐煦已经急声道:“不要动手!”声音带着骇然。

    齐宁微皱眉头,他虽然也瞧不出这两名老者的来历,却也看出绝非相国府的下人,令狐煦是相国府的主人,在相国府自然是至高无上,便是在东齐国,那也是地位尊贵之人,但这两名老者显然并不在意令狐煦。

    而且令狐煦在这花厅设宴,若无得到允许,闲杂人等当然不可能敢靠近此处,但这两人却是未经通报,悄无声息出现在花厅之外。

    煜王爷这时候也是变了颜色,他虽然对北堂风大为不满,但毕竟是北汉的使臣,如今火神君被二老所抓,竟似乎没有还手之力,他当然无法继续安坐,赫然起身,沉声道:“两位手下留情!”

    二老轻易将五行神君之一的火神君制服,此等武功,当真是骇然听闻,煜王爷又如何不知火神君被这两人控制在手,生死也掌握在这两人手中,若是被这两名来历不明的老头要了火神君的性命,北汉的颜面也就荡然无存。

    矮胖老者看向煜王爷,问道:“你让我们手下留情?”

    高瘦老者道:“是他!”

    “怎么办?”

    “道歉!”

    煜王爷深吸一口气,拱手道:“多有冒犯,两位是前辈高人,还请手下留情,本王在这里代他向两位高人赔罪。”

    煜王爷故意将“高人”二字咬的极重,表明这两人地位和武功非同小可,向他们赔罪,也并不是什么丢人之事。

    矮胖老者道:“知错能改,该如何?”

    “善莫大焉!”高瘦老者道,话声刚落,众人见到身影一闪,火神君已经被丢在地上,两名斗笠老者宛若幽灵一般,已经到了花厅门前,头也不回,向外走去,令狐煦则是向众人拱手道:“诸位请慢用,本相马上过来。”匆匆跟在那两名老者身后快步而去。

    花厅之内顿时一片寂静,好在东齐官员很快就反应过来,早有人起身向齐宁和煜王爷敬酒。

    火神君此刻却是一脸羞惭,从地上爬起身来,走到北堂风边上,北堂风脸色难看,也不看火神君一眼。

    齐宁与几名官员饮过酒,这才看向北堂风,笑道:“二皇子可想好是唱曲还是跳舞?”

    北堂风本想着有那两个奇怪的老者打岔,能够含混过关,听得齐宁直追过来,脸色更是难看。

    此时所有人都瞧向北堂风,北堂风先是被贡扎西发难,此后火神君又被二老所辱,眼下齐宁又追着让北堂风履行承诺,北汉使团今夜可说是连番受辱,煜王爷看似淡定,但心境明显很不快,这一切都是因北堂风而起,煜王爷看也不看北堂风一眼。

    北堂风心里也知道,今夜自己如果真的履行承诺当众表演,很快就会传遍天下,那实在是丢人至极的事情,可是若自己厚着脸皮拒不履行承诺,北汉的信誉必将大受折损。

    他一咬牙,站起身来,怨毒看了齐宁一眼,冷哼一声,走出席间,到得中间,勉强笑道:“本皇子平日还真喜欢听戏,记得几处,既然大家想听,本皇子就给你们助助酒兴。”当下张口唱起曲来,齐宁端坐席间,微眯着眼睛,摇头晃脑,似乎品鉴其中。

    在场众官员不少都是憋着笑,心想今夜过后,北堂风和齐宁之间就是结下了生死之仇,不过北汉和南楚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敌国,双方你争我斗,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不过自今而后,这北堂二皇子在东齐相府表演唱曲,也将传遍天下,成为天下笑柄。

    齐宁看似摇头晃脑,但心中却是在寻思着刚才那突然出现的两人。

    他实在有些疑惑,令狐煦是东齐堂堂国相,是跺跺脚都要让东齐晃一晃的人物,怎地对那两名来历不明的老者却显得异常的谦恭,若换做普通人,别说悄无声息闯入到花厅来,即使真的闯到花厅,令狐煦也不可能轻易绕过,必然是从中惩处。

    但令狐煦非但没有责难那两人的意思,反倒是在款待两国使臣的情况下,丢下使臣,随着那两名老者离去,这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心里盘思着那两名老者的身份来历,心想能让令狐煦都如此小心谨慎,除非是东齐国君派来的人,但如果是东齐国君的人,自然也要照顾到与他国的关系,绝不可能当众让北汉使臣难堪。

    那两人仅仅因为火神君打出的酒盏差点误伤,便当众出手,让火神君狼狈不堪,可说是狠狠地给了北汉使臣一个耳光,显得颇有些肆无忌惮,若当真是东齐国君派来的人,绝不至于如此目中无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