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一二章 曲径幽珠

第六一二章 曲径幽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寻思之间,北堂风一曲已了,恨恨回到座中,但众人自然不好鼓掌叫好,那便等若是嘲讽北堂风,东齐毕竟国小,明面之上,倒也不好与北汉为敌。

    齐宁自然不管这些,拍手笑道:“二皇子果然是好嗓子,以后若有机会,还请二皇子多唱几曲。”

    北堂风双手握拳,咬牙切齿,只是冷冷瞪了齐宁一眼。

    便在此时,见到令狐煦已经从门外进来,依然是一脸和蔼笑容,拱手道:“王爷,锦衣候,实在是失礼。”回到座中,看上去淡定自若,似乎从未离开过去。

    齐宁却是知道,那两名老者突然前来,绝不会是过来随便看一眼,定然有事,心下却也不知道那两人找寻令狐煦所为何事。

    令狐煦坐下之后,笑道:“锦衣候,木料之事,看来已经解决,皇上的寝宫,再无困难,我可多谢你了。”

    齐宁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令狐煦叹道:“还有一事,今日也顺便麻烦诸位。”

    齐宁心想这老头子有完没完,却听令狐煦道:“这一件事情,却是与鄙国的天香公主有关。”

    两国使臣顿时提起精神来。

    此番双方前来东齐,目的就是要与东齐结亲,而对象正是天香公主,这时候听令狐煦提到天香公主,都不敢掉以轻心。

    齐宁心中却是猜测,令狐煦今日设宴,而且连出考题,应该就是早有安排,或许就是为了试探两国使臣的高低,不管如何,今夜之宴,很可能与结亲有着莫大的关系,顿时打起精神。

    煜王爷已经笑道:“相爷,莫非公主有什么难解的问题?”

    令狐煦拍了拍手,便见到一名家仆端着一只锦盘进来,跪在厅中,令狐煦起身上前去,掀开了盖在上面的黄色锦缎,众人只觉的眼前一亮,只见到那锦盘之上竟然放置一只白玉珠子,晶莹剔透,在灯火之下,白亮如雪。

    在场也都是官宦之人,见多了宝物,自然能够一眼就认出这是十分名贵的明珠。

    令狐煦含笑道:“这是曲径幽珠,是皇上赏赐给天香公主的宝物。”做了个手势,那家仆将锦盘先是送到煜王爷面前,随后才送到齐宁面前,齐宁瞧了一眼,这明珠的成色自然是无可挑剔,但却看到那明珠侧面有一处针眼大小的细孔,有些奇怪,令狐煦已经解释道:“曲径幽珠,顾名思义,在这明珠之内,有一条宛若毛发的细小通道,九曲回旋,可说是异常罕见。”

    煜王爷颔首道:“想必这颗明珠在制作之前,这玉石之中,便由此奇观,人力难以雕琢出如此细小的孔洞。”

    “不错。”令狐煦道:“这九曲通径,乃是天然而成,并非人力所作。”微微一笑,抚须道:“天香公主得到此宝,甚为喜欢,曲径幽珠有驱邪避凶之效,司天衙向公主谏言,若是能够将这曲径幽珠悬挂于床头,对公主必将有大吉之兆。”叹了口气,道:“可是无人可以用丝线穿透着明珠之内的幽径,公主心中愁烦,皇上又怎忍心,本相得知此事,请了此宝在手,也想寻思出办法来,但数日过去,用了诸多办法,依然无法解决。”左右瞧了瞧,才道:“王爷,锦衣候,却不知能否帮助公主解决这道难题?”

    齐宁若有所思,煜王爷显然也知道这个问题事关和亲之局,亦是沉思起来,在座的官员却都是交头接耳,低声私语,许多人都是摇摇头,心想如此细孔,而且其内九曲回绕,绝无可能将丝线从中穿过。

    令狐煦轻抚胡须,缓缓回到座中,也不说话,花厅之内一片寂静。

    煜王爷皱眉苦思,显然一时间想不出法子来,令狐煦瞥了齐宁一眼,见到齐宁的眉头舒展开来,笑问道:“锦衣候莫非想到法子?”

    齐宁拱手道:“相爷,也不知道成不成,不过......倒可以试一试。”

    令狐煦立刻道:“只要有法子,都可以试一试。这本就十分困难,锦衣候,你有什么法子?”

    齐宁道:“相爷,能否帮我找寻一只蚂蚁?”

    “蚂蚁?”众人面面相觑,心想这个时候要找寻蚂蚁却是要搞什么鬼,令狐煦显然也没有回过神,却还是吩咐人道:“找寻几只蚂蚁过来。”

    齐宁道:“相爷府里自然是有蜂蜜的,能否再让人取一小碗蜂蜜过来?”

    令狐煦立刻分派人去取蜂蜜,在场大多数人根本想不明白齐宁意图,煜王爷微一沉吟,似乎明白什么,叹道:“高明,高明,锦衣候年少聪慧,头脑敏捷,确实是让人钦佩。”

    众人听得煜王爷这样说,知道煜王爷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

    没过多久,蜂蜜先取了过来,齐宁却已经拿起那曲径幽珠,细细看了看,曲径幽珠两侧各有一个细小的孔洞,自然是出口和入口,但这中间却是九曲回绕的曲径,并非直通,他仔细瞧了瞧,这时候已经有人捉了几只蚂蚁过来。

    齐宁用指尖蘸了一丁点蜂蜜,轻轻涂抹在一孔边缘,又让人用丝线系在蚂蚁身上,蚂蚁细小,自然是要小心翼翼,众人都是不发声音,静静瞧着齐宁,齐宁将那涂了蜂蜜的曲径幽珠放置在锦盘上,这才用指尖挑着那只被细线系住的蚂蚁,放在另一端孔口,轻轻将那蚂蚁引导进入里了细孔之中。

    此刻令狐煦和煜王爷都是禁不住凑近上前来,边上诸多官员也都是围拢上前,死死盯着那曲径幽珠。

    过了好一阵子,却听一人叫道:“出来了,出来了.......!”众人都是看得清楚,那蚂蚁竟果真从那涂有蜂蜜的出口冒出来,它身上系着丝线,自然而然地将丝线也带了出来,不少人都是情不自禁地显出欢喜之色,更有人竖起拇指赞叹起来。

    北堂风也是不由自主地凑在边上观看,瞧见那蚂蚁带着丝线出来,又听不少人夸赞齐宁,忍不住低声道:“雕虫小技。”却也不敢大声,免得被齐宁听见,只是他心中却也明白,这看起来简单,可是要想出这个法子来,只怕自己一辈子也做不到。

    令狐煦赞叹道:“锦衣候,果真高明了得,若无非常的才思,那可是万万无法想到。”

    其实一开始不少东齐官员瞧见楚国使臣如此年轻,还以为齐宁知是因为锦衣候的身份才被派遣至此,但此刻却都知道,楚国派遣这位年轻的小侯爷担任使臣出使东齐,显然不是随意做出的决定。

    “圣旨到!”众人正自赞叹,忽地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只见到从门外进来三人,左右两名护卫,中间是一名通事舍人高捧着圣旨进来,令狐煦和东齐官员立马都纷纷上前来,令狐煦上前跪倒在地,其他东齐官员也都纷纷跪拜在地,煜王爷和齐宁对视一眼,两人都非东齐之臣,自然不会向着东齐国君的圣旨下跪,却也还是上前来,微微躬身,算是表达尊敬。

    通事舍人扫了一眼,随即看向令狐煦,声音却十分恭敬问道:“相爷,北汉与南楚两国使臣是否都在此处?”

    令狐煦立刻道:“陈公公,北汉煜王爷和南楚锦衣候俱都在此作客。”

    通事舍人含笑点头,这才打开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汉楚两国使臣来我大齐,修三国之好,亦乃天下之福,朕甚是欣慰,着国相令狐煦明日早朝,引领两国使臣入朝觐见,不得有误,钦此!”

    令狐煦高声道:“老臣遵旨!”双手接过圣旨,通事舍人这才辞别离去,令狐煦转过身,含笑道:“这几日本来朝中多有政事,这是皇上提前召见了。”

    齐宁听说明日一早便要召见,微松口气,他本来还担心因为泰山王谋反之事,入朝觐见东齐国君还要等上好几日,现在倒是放下心来。

    煜王爷道:“相爷,既然贵国皇上明日召见,今夜就不宜太晚,我先告辞,回去准备准备。”

    令狐煦点头道:“如此也好。王爷,招待不周,切莫见怪。”

    “哪里话,哪里话。”煜王爷笑道:“入朝觐见之后,相爷若有空闲,我们再一醉方休。”

    令狐煦哈哈笑道:“王爷,咱们可先说定了。”

    煜王爷也不多言,拱手辞别,领着北堂风等人离去,他们刚出花厅,贡扎西已经上前来,向令狐煦双手合十一礼,令狐煦道:“上师不要心急,这事儿我们定会竭尽全力。”

    “多谢!”贡扎西也不废话,辞别离去。

    齐宁见到煜王爷带人离开,也要上前辞别,令狐煦却是轻声道:“小侯爷稍后片刻。”其他官员知道多留无益,也都起身告辞,令狐煦送出众人,这才过来,向齐宁道:“小侯爷,请移步说话。”在前领路,带着齐宁到了花厅边上的一处小雅厅,又重新让人上茶来。

    “小侯爷,卓青阳卓先生一向可好?”落座之后,令狐煦开门见山问道:“听闻小侯爷与琼林书院交情很深,京华书会,正是替代琼林书院出场,此番出使前来,不知卓先生可有信函托你带过来?”

    -----------------------------------------------------------------

    ps:在老家处理外婆的事情,风俗习惯,可能还要好几天,我尽可能抽时间码出来,对不住大家,也请大家多多体谅!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