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一四章 地藏天书

第六一四章 地藏天书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心下骇然,他虽然早就猜到地藏卷轴之中应该藏着不小的隐秘,却万没有想到竟是神奇至此。

    他对洛书河图所知甚浅,但稍微晓得一些古本典籍的读书人,多少对洛书河图略有所闻,至若文王八卦,即使是传到千年之后,也依然是名噪天下,洛书河图所出之易经,更是中华文明的巅峰瑰宝。

    齐宁更是明白,但凡涉及到洛书河图的学问,都是深不可测,极为玄妙,周文王从伏羲八卦之中汲取了养分,创造了文王八卦,对后世影响深远无比,而影萍居士在曲谱之中声称所著的四卷书,能够媲美文王八卦,若是自夸直言倒也罢了,但若当真是自信之言,那么地藏四卷便可称之为绝世瑰宝了。

    令狐煦看到齐宁吃惊之色,抚须道:“从影萍居士流传下来的画卷以及几首曲谱,可知此人确实有着经天纬地的鬼神之才,莫说其他,便是他创造出来的秘影字,也是玄妙的很,如此人物,性情有些高傲也是难免,说几句狂妄之言只怕也是有的,但是若无真才实学,也不会轻放狂言,所以我猜测,影萍居士在曲谱之中的自傲之言,很可能是真的。”

    “参透天地循环,人鬼前生后世,若果真如此,那四卷书岂不是知道未来之事?”齐宁肃然道。

    令狐煦笑道:“其实这也不是奇怪之事。文王八卦之中,就可以参透不少未来之事,影萍居士所著的四卷书,若有涉及未来之事,并不让人吃惊。”

    齐宁微微颔首,道:“如果真的能够将这四卷书找到,几乎就有了掌控天下之能。”

    令狐煦道:“师兄想要找寻那四卷书的目的,倒也不是为了掌控天下。他是想瞧瞧那四卷书是否当真如影萍居士所言那般神奇,若果真如此,传之后世,自然是造福天下。”

    齐宁心想如果当真有那四卷书,能否造福天下还真是尚未可知。

    只是他心下好奇,今次与令狐煦乃是第一次相见,虽然因为卓青阳的缘故,两人也算有些渊源,但令狐煦却将日此隐秘之事告知于自己,却是出乎齐宁意料,心里寻思令狐煦到底是何心思。

    令狐煦摇头叹了口气,道:“不过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有用了,师兄生死未卜,找寻影萍书卷的线索也就断绝,那支曲谱只有师兄知道下落,师兄没了下落,那曲谱自然也随着消失,再想找寻影萍书卷,只能是痴人说梦。”苦笑摇头,一脸惋惜之色。

    齐宁微一沉吟,才轻声问道:“相爷,先生的失踪,会不会与那支曲谱有关?”

    令狐煦一怔,随即皱眉,问道:“小侯爷,你是说有人知道曲谱的存在?”

    “我不敢确定,如果不是今天听相爷这般说,我对此一无所知。”齐宁心存小心,但卓青阳下落不明,地藏曲谱就在他手中,他倒真想从令狐煦口中探听出一些线索来,但他也知道令狐煦身为东齐国相,心思慎密,绝非易与之辈,和这位老国相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慎,“只是我觉得先生一代鸿儒,威望极高,普天之下,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先生,而且先生经营书院,如果没有非常之事,也不会有人找上他。”

    令狐煦抚须颔首,道:“言之有理。”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师兄身有曲谱,探寻影萍书卷,此事我是知道的,也正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往来书信,都是以秘影字书写,以免被他人获知。”顿了顿,才道:“若是有其他人晓得,除非是师兄告之。”

    “先生会将如此隐秘之事对别人说起?”齐宁问道。

    令狐煦道:“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师兄交友广阔,桃李更是满天下,他如果多年不曾窥透曲谱之中有关影萍书卷的秘密,未必不会找他人参研。”

    齐宁道:“这倒是有可能。”

    令狐煦叹道:“如果师兄当真是因为此事失去了踪迹,事情可就更加麻烦了。”摇头叹道:“那影萍书卷如果被有德之人获取,那倒也罢了,可是如果被心术不正之辈获取,洞悉天机,那芸芸众生便是大祸临头了。”

    齐宁心想那地藏曲谱在我手里,倒也不用担心被别人获取,却还是一副凝重神情道:“先生参悟多年都不曾摸索出书卷下落,就算有人真的得到曲谱,也未必有什么用。先生博古通今尚且不能参透,普天下又有谁能比先生更有能耐。”

    “师兄才能出众,这自然是不假。”令狐煦叹道:“但普天下的奇人异士也不在少数,秘影字流传下来,也未必只有师兄和我才识得,或许另有高人对秘影字参悟的更为透彻......!”摆了摆手,道:“罢了,我只是担心师兄的安危,多说了好一番话,倒是让小侯爷见笑了。”

    齐宁拱手道:“相爷言重了。”

    令狐煦却已经含笑道:“小侯爷,本来有些话我不好多说,虽然你与师兄关系密切,有了这层关系,你我也是有些渊源,但我毕竟是东齐官员,所以......!”顿了顿,才微笑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太子殿下在皇上面前为你多番美言,皇上心里还是偏向你们楚国的。”

    齐宁道:“一切还请相爷多多帮衬。”

    “要说帮衬,也是你自己帮了你自己。”令狐煦抚须笑道:“你当今夜这场宴席,是我所设?”摇头道:“这是天香公主命我设宴,今夜所出的几道考题,也都是公主殿下亲自命题。天香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青春年少,皇上宠爱有加,此番你们楚国和北汉同时派来使者,意欲和我齐国结亲,皇上自然是知道的,公主殿下也是得知。”

    齐宁只是面带恭敬之色,并不多言。

    令狐煦道:“不过公主知道此事之后,很是烦闷。她自幼长在深宫,如今要远嫁他国,自然是舍不得离开。”

    齐宁点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

    “公主虽然不舍,却也是深明大义。”令狐煦叹道:“皇上也知道公主心中烦闷,所以答应公主,是去往北汉还是去往楚国,可以由公主挑选,为此公主下令让我今夜设宴,考考两国使臣,今夜几道考题,小侯爷都是迎刃而解,结果也会连夜送往宫中,好让公主知晓。”微微一笑,道:“公主知道结果后,去往何处,也就不问可知了。”

    齐宁却是明白,如此国家大事,东齐必定是仔细考量,绝不可能因为天香公主一句话就决定归属,但有一点倒可以肯定,天香公主的意愿,多少也会影响东齐的决策,照目前的形势看来,此番结亲,楚国显然是处于上风。

    他心情微好,道:“这一切也还是有劳相爷。”

    “我也没帮什么大忙。”令狐煦笑道:“不出意外,明日皇上召见,便会有结果,天色已晚,我也不留侯爷,明日侯爷还要进宫去见皇上,今晚早些歇息。”

    齐宁辞别令狐煦,离开国相府,虽然令狐煦给了他极好的消息,但齐宁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不过令狐煦今夜提及的影萍书卷,还是让齐宁吃惊不小。

    如果令狐煦所言不虚,那么自己手中的地藏卷轴,就是找寻影萍书卷的钥匙,而影萍就是所著的四卷书卷,却是无上瑰宝,若当真找寻到手,能知过去未来,那便等若是掌控了天下大势,想一想就能让人心潮澎湃。

    其实他离开之前,倒还想从令狐煦口中打探一些古象王国的事情,特别是有关贡扎西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心知稍有不慎,非但大谈不到什么,甚至可能泄露一些东西,干脆打消了念头。

    按照之前的计划,贡扎西等人得了那白蚌,本已经准备离开,启程回青藏,如今白蚌遗失,贡扎西等一干人只能是滞留下来,齐宁知道贡扎西等人已经认定是北堂风派人盗走了白蚌,也盯死了北汉使团,贡扎西等人是大雪山逐日法王座下弟子,此事也就不会善罢甘休,此后必定还有好戏可看。

    回到驿馆,已经是深夜时分,驿馆之内一片寂静,齐宁回到屋内,却感觉屋内一股寒气飘荡,关好了门窗,这才撬开地砖,打开了盒子,灯火之下,用寒刃去触碰那白蚌,白蚌立刻张开蚌壳,并未死去。

    齐宁寻思这白蚌带在身上自然是不方便,可是放在这屋内,依然不算安全,这里毕竟是东齐人的地盘,若是回头东齐人找到机会在自己屋内搜寻,未必不会找到,寻思片刻,走到后窗,推窗扫了扫,这后面是一处小园林,园林中间两棵金丝菩提树十分显眼,一片寂静,他略一沉吟,过去抱起盒子,从后窗翻出,到得一棵树下,用寒刃挖了一个坑,将盒子埋入其中,上面用旧土覆盖好,一切看上去并无太大的变动,这才微微宽心。

    次日要见东齐国君,齐宁上床歇息,一觉醒来,已经是黎明时分,他走到后窗,推窗看了看,天色蒙蒙亮,伸了个懒腰,陡然身体一震,身体僵住,脸上一片骇然之色。

    ------------------------------------------------------------------------------------

    ps:外婆已经过世上山,最近这些天一直都在处理,筋疲力尽,详细情况在微信公众号作了解释,再次向大家道歉,对不住了。实在太疲倦,先更一章,明天继续,感谢大家的体谅和关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