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一八章 老奴

第六一八章 老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汉随从本已经是轻弩之末,谁也没有想到她重伤之下,竟然还能挟持锦衣候,锦衣候乃是楚国使臣,非比寻常,虽然四周长枪短刀无数,一时间却都不敢轻举妄动。

    申屠罗做了个手势,又冲过来一群武士,将北汉使团也团团围住。

    煜王爷已经回过神,兀自想不明白自己的随从怎地突然成了刺客,猛地意识到什么,瞧向北堂风,只见到北堂风脸色惨白,满脸冷汗,顿时明白过来,狠狠瞪了北堂风一眼,高抬双手道:“不要误会,刺客与我们北汉绝无干系。”

    令狐煦在不远处冷声道:“煜王爷,我大齐对待外使,那是尽心尽力,唯恐做的不周到,却不知我们何处得罪了你们,你们竟要安排刺客行刺皇上?若非天佑吾皇,今日岂不是要被你们得逞?”

    煜王爷沉声道:“国相,我大汉派出使团,一心求两国之好,绝无半点非分之想,此事中间定有误会,还请详查。”

    北汉随从却忽然咯咯笑起来,道:“煜王爷,原来你想过河拆桥,我可不答应。这都是你精心谋划,若非你们带我进宫,这戒备森严的禁宫,我又如何能够进来?如今失手,你翻脸不认人,未免太过无情。”

    煜王爷骤然色变,厉声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在此污蔑本王?”

    “我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不清楚?”北汉随从幽幽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风皇子派我上前为昏君讲图,我又如何有机会靠近?你们本想让我挟持昏君,要挟齐国割让土地,莫非这么快就忘记了?”

    此言一出,殿中官员将士俱都盯住北汉使团诸人,一个个怒目相视。

    齐宁此时心中却是又惊又喜。

    他虽然被北汉随从用匕首顶住脖子,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以他的武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被北汉随从所挟持,他落入北汉随从之手,无非是主动投送而已。

    这北汉随从与人搏杀之时,齐宁便觉得身姿动作异常熟悉,等到北汉随从向自己扑过来,他看到北汉随从那双眼眸子,立时便认出来,这人竟赫然是赤丹媚。

    他心中虽然吃惊,但电光火石之间,心里却明白,自己若不顺势相救,赤丹媚今日就算不血溅当场,也只能成为东齐的阶下囚。

    他更加清楚,就算自己主动迎上,被赤丹媚所挟持,赤丹媚也绝无可能伤及自己性命,倒不是因为赤丹媚真的与自己有什么深情厚谊,而是此种情况下,自己可算是赤丹媚唯一的救命稻草,赤丹媚绝不可能轻易伤及自己。

    赤丹媚是东齐国师莫澜沧的弟子,本该是东齐的护卫者,可今日她竟然行刺本国君主,这当然是匪夷所思之事,齐宁心知其中必有极大的隐情,如果当真救下赤丹媚,让赤丹媚欠下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很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赤丹媚既然是东齐国师的弟子,对东齐的国情应该是十分熟悉,她今日行刺东齐国君,也就成了东齐的国敌,在东齐没有任何的退路,要想活下去,只能是依托于北汉或者南楚,自己如果能够将赤丹媚收揽到南楚,必将对南楚有着极大地裨益。

    虽说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但有些事情,本就是险中求。

    赤丹媚这一刺,实际上也是解了楚国使团大大的难题,本来北汉割地求亲,已经占尽了上风,齐宁实在难以想到自己还有什么底牌能够扭转局势,但眼下的局面,却让北汉陷入了极为凶险的境地。

    他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在徐州之时,赤丹媚深更半夜找寻自己,娇滴滴的请求自己要带她入宫见识见识,现在看来,赤丹媚就是希望找机会入宫行刺东齐国君,如今想来,隐隐后怕,若当时一个坚持不住,答应了赤丹媚的软语请求,那么今日陷入绝境的将士南楚使团。

    他感觉赤丹媚的手微微有些抖,心知她受伤不轻,但听她说话淡定自若,一言一语竟都是将北汉使团往绝路上逼,心下大是欢喜。

    北堂风听得赤丹媚之言,气急败坏,厉声道:“你.....你这个贱人,你敢.....你敢害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赤丹媚发出一声轻蔑之笑,淡淡道:“我既然失手,你们当然想杀我而后快,杀人灭口的把戏,你们做的自然不少。”

    令狐煦沉声道:“煜王爷,这又如何解释?”

    煜王爷脸色难看,愤然道:“国相,恕我直言,且不说我大汉根本无意与齐国为敌,就算真的要行刺贵国君上,又岂能用如此低劣手段?一旦失手,我汉国使团不保,我又如何能够带着风皇子前来觐见贵国君上?说句不好听的话,鄙国九天楼高手如云,真要派出刺客,人选不在少数。”

    令狐煦冷哼一声,道:“我大齐皇宫乃是国师当年一手设计而成,宛若迷宫,你当这些年没有贼胆包天的刺客入宫行刺?只可惜他们一入皇宫,就深陷其中,根本走不出去,只能束手就擒。”

    申屠罗沉声道:“国相,汉国使团与此事是否有关,回头再详细调查。”抬手指着赤丹媚,冷声道:“放开锦衣候,本将可以向皇上请求,或许可以给你一个全尸,否则.......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赤丹媚又是一阵娇笑,道:“生不如死?申屠罗,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不要在此大言不惭,如果不是那两个奴才,你从旁偷袭,区区虎杀掌,又岂能伤我?我早该将你先斩杀。”

    齐宁苦着脸道:“这位姑娘,我只是楚国使臣,与你无冤无仇,你们之间的恩怨,你们慢慢解决,能不能先放开我?”

    “少废话。”赤丹媚冷冷道:“再啰嗦割断你喉咙。”

    吴达林和齐峰等楚国随侍却都是焦急如焚,但齐宁落入刺客之手,一时间却都是不敢轻举妄动。

    申屠罗皱起眉头,忽听身后传来声音道:“丢下兵器。”紧接着一个声音道:“和我们回去。”先前那声音又道:“见过岛主。”另一个声音马上道:“由岛主发落!”

    说话之间,两道身影轻飘飘落下,一左一右站在了申屠罗两边,正是那两名老太监。

    齐宁一听这两人开腔,立马就认出来,这两名老太监正是昨夜在国相府突然出现又很快离开的那两名古怪老者。

    昨日这两人都是头戴斗笠,一胖一瘦,看不清整个面容,今日他二人却都是一身太监宫服,若不开腔,还真能辨识出来。

    赤丹媚冷冰冰道:“两个老奴才,谁让你们多管闲事?这与你们又有什么干系?”

    胖老道:“岛主有令。”瘦老立刻接道:“带你回岛。”胖老又道:“你不回去。”瘦老道:“我们也不得回岛。”

    齐宁此时已经晓得,这古怪的二老,竟然是白云岛的人。

    白云岛主莫澜沧居住于东海之上的一座岛屿,坐下三大弟子,白羽鹤和赤丹媚齐宁都是见过,从赤丹媚的语气之中,齐宁倒也听出这两名老者并非白云岛主的弟子,倒似乎是岛上的奴才。

    但白云岛两名老奴,武功竟也如此了得,九天楼的火神君在他二人的手下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由此亦可见白云岛主的武功确实是深不可测。

    煜王爷此时也反应过来,急道:“他们都是白云岛的人?”马上道:“我们大汉与白云岛从无交往,白云岛主乃是东齐的大宗师,也是你们东齐国师,他手下的人行刺贵国君上,与我们绝无干系。”

    令狐煦淡淡道:“煜王爷,你莫忘记,这白云岛的逆贼是你们带进宫中,无论怎样,你们也难逃干系。白云岛逆贼欲图行刺皇上,你们借以利用,也不是没有可能。”

    北堂风立刻道:“国相,这......这贱人昨晚......昨晚在半道上勾引......勾引我,我.....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刺客,所以......我之前根本不认识她,她是处心积虑要行刺君上,与我们使团确实没有任何干系。”

    齐宁心中也在奇怪,赤丹媚又是如何说服北汉使团带她入宫,听得北堂风几句话,心里顿时赫然开朗。

    赤丹媚本想利用楚国使团入宫,只可惜被自己拒绝,她显然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此路不通,另觅他径,却是找上了北汉使团。

    北汉使团中,要打煜王爷的主意当然是行不通,而北堂风却恰恰是北汉使团最大的弱点。

    以赤丹媚的样容身段,几乎可以让天下间所有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更加上她魅惑风情,要想迷住北堂风为她所用,那简直比快刀切豆腐还要容易,北堂风毕竟是北汉皇子,在使团之中安插上个把人手带入宫中,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更何况赤丹媚此刻外貌和身形与从前浑然不同,明显是经过了易容改扮,虽说身上微有体香散发出来,但只要不是靠的太近,根本是难以察觉。

    齐宁这时候想明白,北堂风昨晚一夜未归,很有可能便是被赤丹媚迷得神魂颠倒,乐不思蜀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