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二零章 亡命

第六二零章 亡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羽鹤声音不大,神情淡然,但这句话说出,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那官员微微张嘴,却是没能说出话来。

    齐宁看在眼里,心想白云岛主在东齐果真是神一般的存在,这里乃是皇宫内苑,东齐国君就在当场,先前两名老奴对太子的话置若罔闻,而白羽鹤似乎也根本不在意东齐国君就在殿内,由此可见白云岛在东齐至高无上的地位,相比起东齐皇宫,白云岛似乎更像是东齐的主宰。

    东齐国君脸色更是难看,东齐太子也是微皱眉头,申屠罗只是静静望着白羽鹤,静默不言。

    赤丹媚扭头望向殿上的东齐国君,冷哼一声,也不放开齐宁,依然匕首架着咽喉,退出大殿,经过白羽鹤身边,瞧了白羽鹤一眼,白羽鹤依然是双臂环抱,沉默不言,赤丹媚一咬贝齿,带着齐宁迅速离开。

    东齐武士面面相觑,此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追,二奴互相瞧了一眼,身形齐闪,出了殿门,齐峰等人也是一拥而上,却见的白羽鹤身形一闪,已经挡在殿门前,冷冷道:“我说过的话,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不得破坏。”

    二奴互相瞧了一眼,杀奴拱手道:“二爷,岛主有令,必须带回。”亡奴接着道:“岛主之令,不敢违抗!”

    “岛主那边,我自然会有交代。”白羽鹤道:“十二个时辰之后,他们还在齐国境内,我自然能在她离开齐国之前找到她。”

    二奴又是互瞧一眼,显然对白羽鹤还是十分忌惮,都是一拱手,并不多言。

    吴达林等人想要追过去,白羽鹤却是横亘在前,齐峰想要从边上绕过,白羽鹤探出一只手,横在齐峰面前,淡淡道:“他不会死,不用追。”

    东齐国君却已经派人到了申屠罗边上低语一句,申屠罗立刻转身快步到得东齐国君边上,东齐国君附耳低语几句,申屠罗拱了拱手,缓步退开。

    齐宁被赤丹媚带着向宫门方向过去,走出一段路,赤丹媚身形微晃,忽地抬起手捂住嘴,等拿下手掌,掌心却都是殷红鲜血,齐宁叹了口气,道:“你受伤很重,莫说十二个时辰,就算给你七十二个时辰,你也走不了多远。”

    “别废话,先出宫再说。”赤丹媚微微运气,她毕竟是白云岛主弟子,在江湖上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运气法门也是非比寻常,虽然受伤极重,但内息调动,勉强还能撑下去,瞧见不少兵士远远跟着,知道尚在险境之中,不敢掉以轻心。

    齐宁道:“我是使臣,和齐国还有事情商量,那位白剑客既然已经发话,应该没有人敢对你动手,你放了我,照样可以离开。”

    “段家父子阴险狡诈,都不是好东西。”赤丹媚声音明显有些虚弱:“我信不过他们。”

    齐宁道:“你到底和他们有多大仇多大很,竟然费尽心机想要行刺他,总不会是有杀父之仇吧?”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割断你的喉咙?”赤丹媚没好气道:“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感你的情。”

    齐宁笑道:“还好你知道我帮你,你真要是恩将仇报,我就自认倒霉。”叹了口气,道:“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最多带你出城,出了城后,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这边还有许多事情,可不能陪你一起走。”

    赤丹媚道:“你帮我,那也是没安什么好心,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感觉说话时候气息紊乱,只能道:“出城再说。”

    赤丹媚挟持齐宁,后面一堆东齐兵士尾随,到了宫门,本来紧闭的宫门却是缓缓打开,把守宫门的禁卫也都是分散到两边,让开了道路来。

    齐宁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情形离开皇宫,赤丹媚并不耽搁,全身戒备,出了宫门,外面是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走道,瞧见一名兵士牵了一匹马到得不远处,随即留下马匹,迅速退开,齐宁暗想这东齐人服务倒是周到的很,这是担心赤丹媚走不出鲁城,特意备了一匹马。

    这匹马一看就是皇家御马,膘肥腿长,打着响鼻,马背之上,甚至备好了马鞍,齐宁轻声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他们服务如此周到,会不会是马鞍上有什么东西?”

    赤丹媚也不废话,拉着齐宁过去,匕首此刻却是顶在齐宁身后,道:“你上马!”

    齐宁回过头,没给赤丹媚好脸色,这赤丹媚竟是想让自己做小白鼠,这时候在宫门处尚有诸多兵士瞧着,知道这场戏只能演下去,上前翻身上马,赤丹媚也不犹豫,翻身上了马,坐在齐宁身后,从怀中取了一只瓶子,两根玉指捏碎瓶子,里面几颗丹药落在手掌中,仰首服下,这才吩咐道:“走!”

    她一手拿着匕首,为了身体在马背上的平衡,另一条手臂便不得不环在齐宁腰间,身体贴近,她虽然一声侍从衣衫,包裹的严实,但柔美的娇躯还是让人很容易感受出来,齐宁拿着马缰绳,知道此地倒也不可久留,一抖马缰绳,飞马驰出,顺着青石道路向前飞奔。

    身后倒是没有兵士追过来,赤丹媚对鲁城的地形却是十分的了解,在后指挥道路,皇家御马的脚力倒是非比寻常,速度奇快,穿过十来条街道,终是到了鲁城南城门,城门早已经打开,宫中发生的事情,城门处并不知晓,见得一匹快马飞驰而来,便有兵士呼喝叫喊,赤丹媚沉声道:“冲出去!”

    齐宁也不含糊,催马而出,快马如电,门前的守卫纷纷闪躲,齐声叫喊,忽听到一人叫道:“那是宫中御马。”众人都是一怔,怔了一下,齐宁却已经骑马飞驰而去。

    马不停蹄,身后也无人追赶,不知道是否宫中有令,一口气驰出十余里地,回头看时,鲁城轮廓已久,但也确实拉开了距离,此刻骑在官道之上,齐宁微微放缓马速,道:“已经出城了,接下来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可不能再陪着。”

    只感觉赤丹媚那柔软的绵躯帖靠在自己身上,那只手也依旧环在自己腰间,却并无说话,不由勒住马,扭身回头,赤丹媚手臂却已经松开,整个人却已经歪倒向马下斜落下去,齐宁吃了一惊,急忙探手拉住她手臂,此时却看到,她双目已闭,整个人竟似乎昏迷过去。

    齐宁皱起眉头,四下里看了看,对面远处有车辆正往这边过来,显是往鲁城过去,这时候自己若是丢下不管,便只能将赤丹媚丢在路边,他相信东齐官兵很快便要尾随而来,到时候便无需花费任何功夫,轻易将赤丹媚抓住,若是如此,自己在东齐皇宫所做的一切也就白费。

    齐宁微一沉吟,瞧见赤丹媚脸上肌肤微有些蜡黄,甚至有些粗糙,知晓这定然是易容改装,伸手抹在赤丹媚脸上,颇有些粗糙不平,也不知道该如何将这面具取下,叹了口气,道:“老子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次你欠我的人情,只怕一辈子也报答不完。”一条手臂向后内环,抱住赤丹媚,策马飞驰,行出几里地,见到边上有岔道,径自舍了官道往岔道过去。

    皇家御马耐力惊人,齐宁也不知道赤丹媚伤势究竟如何,只能是放马飞奔,他对东齐的地形并不熟悉,只要遇到岔道,便即拐进去,这般竟是走了两三个时辰,已经过了正午时分,忽见到天色昏暗下来,又行片刻,天空中隐隐响起雷声,齐宁皱起眉头,心想霉运当头,这天公也不作美,本来好好的天气,现在看来,定是有暴雨袭来,随即却又想到,若是下起暴雨,东齐人倒不好追赶。

    果然,不到半柱香时候,豆大的雨点从空中倾盘而下,只片刻见,四下里都是一片雨幕,根本辨识不出方向,齐宁对道路本来就不熟悉,现在又是在茫茫雨幕之中,更是无法看清楚方向,只是记得住鲁城方向,只要不往那边过去就好。

    没过多久,两人衣衫俱都被打湿,如今已经是夏日,无论齐宁还是赤丹媚,衣衫其实都是十分单薄,被这倾盘大雨一浇洒下来,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齐宁倒也罢了,赤丹媚的身材本就凹凸有致,这时候衣衫紧贴在身上,却也将她那曲线起伏的身线轮廓勾勒出来。

    齐宁心知赤丹媚身受重伤,此刻在昏迷之中,若是再被这大雨淋湿,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会加重伤势,这时候四周朦胧一片,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找躲雨的地方,忽瞧见左前方一片白茫茫,其间有几处黑点,纵马吃惊,却发现前面竟是一条河流,那白茫茫一片却是河面,几处黑点,是停在河边的几艘小船。

    河边并无人迹,瞧见其中一艘船倒是颇有些宽敞,盖有乌篷,到得河边勒住马,下了马来,小心翼翼将赤丹媚从马背上横暴下来,赤丹媚头上的帽子早已经落下,扎着发髻,雨水打在她蜡黄的脸上,有几处污渍不堪,齐宁也顾不得着许多,抬脚在马屁股上踢了一脚,那马吃疼,叫了一声,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雨幕之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