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二五章 林中小屋

第六二五章 林中小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楼大哥,有一句话或许不太合适,不知当问不当问。”

    “你尽管说。”楼文师豁达道:“你我兄弟之间,没有什么当问不当问。”

    齐宁颔首道:“我想问一下,如果此番向帮主当真遇害,青木大会必定要选出一位新任帮主,依你之见,何人最适合继承帮主之位?”

    楼文师笑道:“丐帮的帮主继承,素来有三种法子。第一种自然是帮主指定,不过就算如此,也要四大长老和二十八宿舵主大多数同意,不过历代帮主挑选出来的人,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自丐帮立帮以来,但凡是帮主指定的继承人,几乎都顺利继承帮主之位。这第二种法子,则是非常之时,若是遇到丐帮生死存亡之际,有帮中之人挺身而出,力挽狂澜,帮中上下人人拥护,那么就算是帮主,也无法决定后继之人,不过此等人物,都是经天纬地之才,我丐帮之中倒是不多见,百多年前有一位洛帮主,就是立下了盖世奇功,前任帮主退位让贤。”

    齐宁道:“那最后一种法子又是如何?”

    “这最后一种选择,便是在帮主遭遇不测之后。”楼文师神情肃然:“丐帮会举行青木大会,但凡是丐帮弟子,无论高低,都有资格参加帮助之选,但这样选定帮主更是困难,非但要武功过人,而且还要得到帮中上下拥护,通常来说,遇到这种情势,都是从四大长老之中选出。”

    齐宁微微点头,心下明白,丐帮弟子无数,武功高强者不在少数,甚至丐帮弟子之中,有不少武功超过了四大长老,但论及在丐帮中的地位和资历,自然无人能够比得上四大长老,四大长老各领一方,各人都有无数的拥护者,所以归根结底,四大长老终究还是要凭借武功争夺帮主之位。

    “帮主遭遇不测,若是新帮主继位,就必须在两年之内找到真凶,然后召开大会,凶手需要成熟七七四十九刀放能致命。”楼文师正色道:“若是两年之内无法找到真凶,没能为帮主报仇,那么就要自动退位,改让他人。”

    齐宁道:“白虎放出向帮主被害的消息,今次襄阳古隆中的青木大会,自然是要重选帮主。”淡淡一笑,道:“白虎的武功又如何?”

    楼文师笑道:“若论武功,四大长老之中,我的武功只怕不再其他三人之下,不过论及才干,北方玄武却是强过我,他武功不弱,我本来打定主意,此番如果真要选帮主,玄武当仁不让。”

    齐宁有些诧异,心想这楼文师果真是光明磊落,他武功不弱,而且雄霸一方,如果真要争夺帮主之位,未必没有机会,但他却打定主意要支持北方玄武,并无私欲,心下更是生出几分敬重。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中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落于人后,同为四大长老,楼文师武功不在玄武之下,却甘愿让贤,这份气度,让人不得不钦佩。齐宁本来还担心四大长老互相争斗,最终会便宜白虎,如今楼文师既然支持玄武,这两大长老联手起来,未必不能与白虎一争高低。

    齐宁想到此处,心下稍安,含笑道:“大哥胸襟坦荡,让人钦佩。只不过......大哥去到襄阳,要多加留意白虎。”

    “齐兄弟,你欲言又止,到底是怎么回事?”楼文师皱眉道:“有什么话尽管直言,不必忌讳。”

    齐宁犹豫一下,才道:“大哥,我若说向帮主受了重伤,是因为白虎勾结他人所为,不知道你是否相信?”

    楼文师一怔,公孙剑等人也都是一愣,面面相觑,楼文师双眉紧锁,沉默片刻,才道:“此事我会祥加调查。白虎在四大长老之中,论起资历,首屈一指,他在丐帮几十年,也是立下了诸多功劳.......!”微一沉吟,才笑道:“不过齐兄弟的话,我会记住,到了襄阳,与玄武碰头之后,我们自有计较。”

    这时候忽听那壮汉船夫道:“几位......几位大侠,雨势小了许多,可以.....可以过河了。”

    楼文师点头道:“有劳了。”

    两名船夫出了船舱去,楼文师才道:“论资历,白虎有资格担任帮主之位,但是他才干平平,难以服众。而且帮主他老人家既然还活着,就没有再选帮主的必要,白虎在书信之中,口口声声说帮主被害,到时候却要他拿出确凿证据来,见不到帮主遗体,谁也当不得帮主。”

    两人在舱内说话,渡船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便已经到了对岸,齐宁身上倒有些碎银子,并无铜钱,取了一块碎银子作为船资,强要老汉收下,老汉千恩万谢。

    齐宁心想以赤丹媚眼下的情况,要逃出多远已经不现实,那老汉说往西南二十里地有一座小庙,可以治疗伤势,心想还是先过去瞧一瞧,向老汉详细问清楚了道路,楼文师则是要往西边去,两人辞别之后,楼文师带着部下径自西去,齐宁只能背着赤丹媚,折而向西南方向。

    赤丹媚身材性感,但体重却轻,齐宁内力深厚,背负赤丹媚自然是不在话下,只行了个把时辰,雨势已经停下来,天色还是灰沉沉的,已是到了傍晚时分,一眼望去,前方不远处都是青青野草,左首却有一片茂密的竹林,不过几里地,齐宁心想那边应该就是老汉所说的地方,当即加快步子往那边过去。

    靠近竹林,大雨过后,竹林内飘出阵阵的竹香味道,混合着大雨过后的泥土气息,让人心旷神怡。

    齐宁心下有些奇怪,暗想也不曾听说寺庙会建在竹林之中,到得竹林边上,很快找到了一条通往竹林深处的小径,背上的赤丹媚兀自没有苏醒过来,但呼吸却颇为匀称,当下顺着小径进了竹林,雨后的竹林之内,漂浮着一层氤氲之气,宛若雾霾,顺着小径走了小半天,忽地瞧见前面豁然开朗起来,只见到前面有一处小水塘,水质清澈,上面漂浮着荷叶,甚至有青蛙伏在荷叶之上呱呱直叫,池塘边上,却有四间木屋,齐宁眉头皱起,心想老汉说这边有寺庙,此时却不见寺庙踪迹,乃是几间小木屋,颇有些疑惑。

    齐宁知道赤丹媚武功虽高,但此时昏迷之中,自然不会运气,她全身都已经湿透,若是不及时生火烘干,只怕要加重伤情,绕过池塘,到的木屋前,见到其中三间木屋都是木门紧闭,唯有最边上的一间木屋微敞开门,齐宁敲了敲门,问道:“屋里有人吗?”

    屋内却并无声音,齐宁又问了一声,四下里一片寂静,这林中木屋竟似乎没有人迹,当下轻轻推开木门,屋内并无人影,虽然开有窗户,但外面天气阴霾,这屋内自然也是十分的昏暗,依稀看到屋角摆着一张板床,上面并无被褥,屋中间有一张桌子,边上摆了两张小木椅,桌上却有一盏油灯,旁边甚至放着打火石。

    齐宁瞧见屋内虽然简洁,但颇为干净,倒似乎也是有人住在这里,否则长期无人居住,这里面定然会蒙上一层灰尘。

    他过去将赤丹媚小心翼翼放在板床上,这才出了门来,想要找寻炉子生火,到得其他三间木屋,木门都是推不开,以他的武功,要破门而入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想到这里毕竟有人居住,自己没得到允许进入屋内已经是失礼,若是破门而入,那就等若是强盗了。

    不但木门紧闭,三间木屋的窗户也是用木板封住,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齐宁心下疑惑,忽地闻到一股异味,挺起鼻子嗅了嗅,随即抬手在鼻尖扇了扇,那是一股子腐臭味道,甚至夹含着丝丝血腥,在空气中弥漫,先前竹林中的竹香味道很浓,若不仔细闻嗅,难以察觉,此时齐宁在这木屋边上,却是嗅到了端倪。

    他绕到木屋后面,想要找到生火的物事,顺便瞧瞧是否有人,到得屋后,那腐臭味道更浓,瞧见后面有一条小径通往竹林更深处,顺着小径走了几步,腐臭味道更是清楚,齐宁心知那源头就在前面,拿了寒刃在手,顺着小径摸过去,走出一段路,那腐臭味道让人几欲作呕,隔了一块布巾蒙住口鼻,又走了一段路,却见到前面出现一处坑洞,靠近过去,却见到那坑洞之中却都是腐肉败骨,蛆虫在那腐肉败骨之上蠕动,更有绿头苍蝇嗡嗡成群。

    齐宁肠胃翻滚,差点呕吐出来,捂住嘴巴,勉强扫了一眼,瞧见坑洞之中似乎都是牲畜兽类,陡然之间,却瞧见一颗人头骨显露在腐肉之间,心下一凛,猛地觉得事情不妙,转身便忘小木屋奔过去。

    他脚下生风,健步如飞,眼见到那排小木屋,忽地瞅见边上出现一道影子,握紧手中寒刃,瞧了过去,却见到是一名五六十岁的白发老妪,手里杵着一根木棍,背着一只竹篓,因为驼背,整个身体几乎弯成九十度,那老妪显然也听到声音,微抬头,扭头瞧过来,齐宁却是看到,这老妪样貌丑陋,左眼更是长着肉瘤,遮挡住了整个左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