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二七章 天脉

第六二七章 天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坐倒在地,心中惊骇,虽然知道有人做手脚,却不知自己是何时中招,从头至尾他都是小心谨慎,对那老妪更是再三提防,一直也不曾饮水用食,实在想不通自己何时中了对方的手脚。

    他心知不妙,但越是此刻,却越是冷静,想要运功,可这一刻却感觉丹田之内空空如也,竟似乎一点内力也没有。

    齐宁知道自己丹田之内储存的内力深厚,绝不可能瞬间消失,定是被封住了丹田通往其他各处经脉的道路。

    忽听到脚步声响,却见到从门外闪进一个黑影,只瞧一眼,便即变色,只见进屋那人并非老妪,却是一名身强体壮的壮汉,这壮汉齐宁竟然识得,正是之前渡船上的那名年轻船夫,瞧见这船夫,齐宁心中疑团顿时解开,终于明白那老汉为何会说竹林有寺庙。

    这年轻船夫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走错了路,那老汉故意提及竹林这边有医术高明的和尚,自然是编造的谎言,目的本就是为了让齐宁自投罗网。

    那壮汉脸上带着古怪笑容,似乎还担心齐宁能够出手,隔了好几步远蹲下来,打量着齐宁,笑呵呵道:“小侯爷,咱们又见面了。”

    齐宁叹了口气,道:“你大伯又在哪里?”

    “小侯爷是要找老汉吗?”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只见到那老汉走进屋来,一脸慈和之色,微笑道:“多谢小侯爷还记挂着老汉,你出手大方,给了那么多的船钱,老汉心里可是感激的很。”

    齐宁道:“既然感激,又为何下手害我?我与你们似乎并无仇怨。”

    老汉笑道:“没有没有,咱们无冤无仇,其实也说不上是老汉害你。”指了指桌上的油灯,道:“这油灯的灯芯是紫馨春棠所制,里面的灯油配有五六种药物,你可别小瞧了这一盏灯,这可是花了咱们三年的时间才配制出来,他别的用途没什么,就是能让人全身的气力消失,对了,若是练有内力,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将丹田周边的经脉全都封住,无法运功,小侯爷,你看威力如何?”

    齐宁心中虽惊,但面上却是微微一笑道:“老先生可是想要用我来试验这油灯的威力?”

    老汉微笑道:“岂敢岂敢,其实请小侯爷过来,还有一桩大事要小侯爷帮忙。”

    “大事?”齐宁问道:“什么大事?”

    老汉道:“不急。”向床上瞅了一眼,叹道:“本来我们也不想为难小侯爷,只是在船上的时候,我们对这姑娘有了兴趣,可是如果请不来小侯爷,这姑娘也就过不来,所以小侯爷是被她牵连。”

    齐宁心下一凛,皱眉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到什么,问道:“你就是苗先生?”

    “苗先生?”老汉一愣,随即嘿嘿笑起来,那壮汉也跟着笑起来,齐宁正自奇怪,那壮汉已经起身向门外道:“苗先生,小侯爷想见你。”

    齐宁立刻看向门外,却瞧见先前那老妪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慢悠悠地进到屋里来,比起先前身体九十度驼背,此刻她苍老身躯已经停止不少,那丑陋的脸上带着古怪笑容,进了门来,齐宁明白什么,叹道:“原来你就是苗先生,你当然也是在装哑巴。”

    老妪笑道:“小侯爷武功了得,就算是十个老婆子,那也经受不住小侯爷一掌。我若开口说话,小侯爷难免要逼着老婆子说些不愿意说的话,所以老婆子只能装哑巴,小侯爷千万别怪罪。”

    这几人都是稀奇古怪,行事诡异,齐宁一时摸不透这几人的意图,问道:“之前那汉子带朋友来救命,他说认识苗先生,可是却不认得你,那汉子当然是在演戏。”

    “朋友?”老妪笑道:“小侯爷,你以为他带来的人当真是他的朋友?你可知道那人是谁?”

    齐宁微微摇头,不动声色间暗暗运力,发现果真如同老汉所言,丹田的内力根本无法调运出来,面上却是淡定自若道:“那还有劳苗先生赐告了。”

    “小侯爷是达官贵人,可能不知道江湖上的宵小之辈。”老妪苗先生道:“他是独行盗,真名叫什么老婆子也没兴趣,江湖上被人叫做影蛇,其实在江湖上也只是籍籍无名之辈,他在江湖无名,倒不是他本事不高,只是他做的生意,从来都是见不得人。”

    “哦?”齐宁显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影蛇?他又做些什么买卖?”

    “杀人!”苗先生道:“他出道至今,杀过的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早些年都是被人雇佣做刺客,他杀人价码不高,薄利多销,只要被他盯上的人,就没有能活过三天的。”

    齐宁道:“他既然是一个刺客,为何会来这里?是了,你说他带来的人不是他朋友,那又是谁?”

    “只是他刀下的一个亡魂而已。”苗先生拄着拐杖,走到椅边坐了下去,轻咳两声,才道:“每个月,他都要送上一两个人过来,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内功高手,内功若是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他就白费一场功夫。”

    齐宁陡然明白过来,皱眉道:“影蛇送来的人,本就是被他杀死,而你们是要从他手里得到尸首?”

    老汉嘿嘿笑道:“先生,小侯爷好像已经明白了。”

    齐宁这时候是真的明白了,先前那影蛇带着尸首过来找苗先生,当然不是为了要找苗先生治伤救人,而是送来尸首,而两人在自己面前表演了一场戏码,齐宁哪里能想到这中间竟然还有如此内幕。

    影蛇与苗先生配合,自然是为了让自己不起疑心,至若身为刺客的影蛇送尸首过来,当然也是为了从苗先生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对一个受雇于人的刺客来说,他换取的想必就是财帛一类。

    “我好像明白了,可是又不明白。”齐宁叹了口气,“隔壁屋里有工具,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想用尸体做某种研究,后面竹林之中有一处尸坑,里面有猛兽尸骨,也有人的尸骨,自然都是你们用过丢弃的。只是我不明白,你们为何要找寻练过内功的尸首?”

    苗先生和老汉对视一眼,老汉发出怪笑,道:“小侯爷稍安勿躁,你既然来了,我们总会让你知道。”指着赤丹媚道:“小侯爷到时候可以在边上观摩,瞧瞧我们如何用她来做试炼,只要一看,小侯爷便全都明白了。”

    苗先生笑容可怖,问道:“小侯爷,可还有想问的?”

    “其实我想问的已经不多,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问的。”齐宁叹了口气道:“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份,是我的疏忽,可是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她是谁?”

    “在你身边,当然是你的人。”苗先生道:“我们都不怕得罪小侯爷,难道担心得罪你的部下?”

    齐宁摇摇头,问道:“你们既然是东齐人,不知道听没听过白云岛主的名号?”

    齐宁心里很清楚,对方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却还要对自己下手,那自然是有恃无恐,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

    他知道东齐人对白云岛主都是视若生命,如见危急之下,心想拿出白云岛主的名头来,或许能够有些作用。

    果然,三人听到“白云岛主”名号,都是一怔,苗先生问道:“知道白云岛主又能如何?”

    “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位姑娘是白云岛的人,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还要对她下手?”齐宁叹道:“你们今天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很可能给你们带来灭顶之灾,你们的脚已经踩在悬崖边上,如果这时候知道悔改,或许还能悬崖勒马。”

    三人互相瞧了瞧,苗先生率先发出“锅锅”的笑声,如同老母鸡声音,老汉也是嘿嘿笑道:“悬崖勒马?小侯爷,你是楚国的侯爷,如何能与白云岛的人在一起,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我是楚国人,可是我现在身处东齐。”齐宁缓缓道:“我是楚国使臣,风雨交加之日,却离开鲁城,带着一个女人跑到荒郊野外,你们不觉得奇怪?”微微一笑,道:“我没见过白云岛主,不知道这位岛主究竟有多厉害,如果你们觉得害死了他的人,他也找不到凶手,而且不能对你们怎么样,尽管动手。”

    他看似淡定,心下却是十分紧张,今日着了这三个怪人的道,眼下内力全无,硬抗是不成的,只能用言语威胁,希望他们忌惮白云岛主莫澜沧的威势,不敢轻举妄动。

    那壮汉走到板床边上,仔细瞧了瞧,转身看向苗先生道:“先生,岛主座下三大弟子,似乎是有一个女人。”

    苗先生佝偻身体,独目含光,道:“白云岛主座下的赤丹媚,是个女人,年纪倒是对得上。”起身缓步走到板床边,盯着赤丹媚瞧了一阵,才道:“她如果真的是赤丹媚,咱们倒不能动她。”

    齐宁心想这几人果真忌惮白云岛主,却见苗先生霍然转身,道:“这女人动不得,小侯爷却能动的,我已经给他把过脉,他的经脉已经接近天脉,二十多年来,他是第一个接近天脉的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