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三七章 容颜难易

第六三七章 容颜难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见两大宗师也不理会这边,暮野王还在自行养伤,赤丹媚却是微蹙秀眉,若有所思,也没有理会自己,顿时有些百无聊懒,心想北宫吩咐自己去收拾新房,可这里又如何能收拾,但既然要做戏,总要像模像样,想想也只有赤丹媚先前待过的屋子勉强凑合,当下便要过去,瞅见那屋里还亮着灯,心想那油灯有毒,可不好再用,往其他屋里找了一盏灯,点上灯火,这才举着灯过去。

    进到屋内,却瞧见地上躺着一人,那人一身粗布衣衫,脑袋上微有寸发,年纪轻轻,但一双眼睛却冷冷盯着自己,正是齐玉。

    齐宁这才想起还有这样一个人在这里,先前倒是将这人忘记,他对齐玉并无什么好感,也不理他,过去将桌上那盏带有灯毒的油灯远远地丢出门去,将自己找来的那盏灯放在桌上,瞥了齐玉一眼,心想这里待会儿要做新房用,这小子自然不能留在这里,走过去便要拎起齐玉丢出去。

    齐玉见得齐宁伸手过来,立刻道:“你敢碰我?”

    齐宁心下好笑,蹲下身子,笑道:“咦,这不是大光明寺的高僧吗?怎地跑这里来了?怎么着,大师是要出来化缘吗?你说什么,我不敢碰你?”抬起手来,左右各给了一个巴掌,啪啪清脆响亮。

    齐玉咬牙切齿,眼中显出怨毒之色。

    齐宁嘿嘿笑道:“别看到我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打又打不过我,自寻烦恼。齐玉,我问你,你用什么伎俩,骗了暮野王不杀你?”

    齐玉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齐宁皱起眉头,猛地想到什么,喃喃道:“暮野王本来是被囚禁在大光明寺之内,十八年不得出来,他又如何突然出得来?”眼中寒芒陡现,冷笑道:“原来如此,齐玉,我一直在寻思,暮野王究竟是谁放出来的,原来是你小子背后做的手脚。”

    齐玉身体一震,立刻道:“你......你血口喷人。”

    齐宁道:“你不敢承认?那倒也是,私放大光明寺重犯,不但是大光明寺的敌人,而且也会成为朝廷通缉的要犯。大光明在江湖上势力极大,官府到时候也会四处通缉,你齐玉就成了楚国人人喊打的逆贼,只怕再也不得踏入楚国一步。”呵呵笑道:“幸好你已经出家,与我们齐家没有任何干系,否则齐家还要遭你连累。”

    齐玉脸上变色,却还是咬牙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私放暮野王?”

    “你喊暮野王为师傅,自然是拜在了暮野王的门下。”齐宁冷笑道:“在大光明寺,你只怕永无出头之日,也不知道你找到什么机会,见到了暮野王,看到他武功高强,所以暗地里与他达成了交易。暮野王这人倒也算是大家风范,并不违背诺言,从大光明寺逃离的时候,正好带上了你,你只怕也早有准备,否则大光明寺上前僧众,为何他却偏偏找到你?你心中怨恨齐家,所以想跟随暮野王学成武功,到时候好来报复,齐玉,你这花花肠子,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齐玉脸色已经灰白,齐宁看他脸色,便知道自己猜的**不离十,本来还不敢确定,毕竟齐玉上山没多久,有什么能耐接近大光明寺的重犯,甚至还能放他出来,但现在瞧他脸色,心中立时确定,暮野王能够重见天日,还真是拜齐玉所赐。

    齐玉脸色灰白,但忽然间却笑起来,道:“不错,是我做的,我就是要将失去的都夺回来,齐宁,今天我落在你手里,是我运气不好,你尽管动手。”

    “杀你?”齐宁笑道:“你想太多了,你还没有资格让我脏了手。我只要将消息放出去,想杀你的人多如牛毛,其实大光明寺的人如今定然在追寻暮野王,你随在他身边,两人就如同丧家之犬,迟早会被抓到。”拎起齐玉,向门外走去,齐玉不能动弹,叫道:“你放开我,你.....你快杀了我!”

    齐宁理也不理,出了门,走出一小段路,将齐玉丢在乱草丛中,回头看向北宫那边,只见岛主坐在石墩上,北宫立于附近,也不知道二人在做什么,齐宁也不去打扰,进到屋里,扫了一眼,屋内简陋的很,也并无什么好收拾的。

    忽见到门前出现一道身影,却是赤丹媚过来,齐宁笑道:“这里当作新房吧,将就凑合,过了今晚就好。”

    赤丹媚微微颔首,走到桌边坐下,盯着灯火,沉默片刻,才道:“齐宁,这次多谢你了。”

    齐宁探头向外看了看,两大宗师并无注意这边,压低声音道:“也不必说谢了。你说莫岛主如果带你回去,真的不让你离岛?”

    赤丹媚幽幽叹道:“我也不瞒你,当年宫廷之变,岛主也是心生怜悯,这才带我去了白云岛,若不是他,当年我已经被昏君所杀。”

    “我倒听过你父亲一些事情。”齐宁道:“听说他是当今东齐国君的兄长,宽厚仁德,本来应该由他继承皇位,可是......后来他突然叛乱,欲图夺宫篡位......!”

    赤丹媚冷笑道:“那是昏君做贼心虚,对外编造的谎言,你也当真?当年昏君在皇爷爷面前花言巧语颠倒是非,父王得罪过不少朝中奸佞小人,那帮人勾结在一起,处处败坏父王的名誉,皇爷爷老糊涂,竟然信以为真,那次是昏君假传圣旨,说皇爷爷要看父王所操练的亲军,父王本来很是怀疑,但看到圣旨,不敢违抗,带了几十名亲兵去往皇宫,昏君却事先禀报皇爷爷,说父王谋反,昏君亲自带兵埋伏,父王.......父王离开太子府,便再也不曾回来,当夜宫中近卫围困了太子府,将太子府上下几百口全都押解下狱.......。”说到此处,眼圈儿已经泛红,眸中满是恨意。

    齐宁皱眉道:“后来如何?”

    赤丹媚道:“当夜岛主刚好在城中,他只是将我带走,昏君虽然欲杀我而后快,但不敢与岛主争执,只能眼看着我被带走。我在白云岛待了七八年,那里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父王后来是生是死,我始终不知,直到有一次大师兄外出办事,我再三恳求,岛主才让大师兄带我离岛,但却嘱咐我不能离开大师兄半步。”

    齐宁道:“你自然不会那么老实。”

    赤丹媚瞟了他一眼,或许是她眼儿本就妩媚,哪怕是说起这段伤感往事,这一瞟间,却依然是妩媚迷人,只听她淡淡道:“那一次我才知道,昏君已经继承皇位多年,至若父王是生是死,竟是无人知道,而且也没人敢再提及父王。又隔了七八年,我才得知,太子府几百口全都被处死,至若父王,也早在狱中自尽。”此时已经是泪珠从眼角滚落下去。

    齐宁以前看到她时,赤丹媚总是妖娆妩媚风情动人,浑身上下充满了妖媚气息,但此刻佳人垂泪,却又是一番风情。

    齐宁叹了口气,道:“所以你一直想找机会刺杀东齐国君,为你父王报仇?”

    “若换作是你,又该如何?”赤丹媚叹道:“当年太子府上下几百口,被宫中近卫如同牛羊一样驱赶,那情景在我脑中记存着二十二年,若是昏君不死,我死之后,又如何去向父王和太子府数百个冤魂交代?”

    齐宁皱眉道:“你去白云岛是几岁?”

    赤丹媚瞥了他一眼,问道:“问这个做什么?是嫌弃我老吗?”压低声音道:“你莫忘记,今日成亲,不是当真,我是你姑姑,你这小屁孩不要胡思乱想。”

    齐宁轻笑道:“你老吗?我看你顶多二十岁,你若是都老,这天下可没有年轻姑娘了。”随即肃然道:“我不是说笑,想起一件事儿,所以想要核实一下。”

    “核实?”赤丹媚蹙眉道:“核实什么?那年我快七岁了。”

    齐宁暗想如此算来,赤丹媚今年竟然也有二十九,那当真是熟透了的美人,只是从她细腻弹润的肌肤,倒像是二十一二岁的姑娘,轻声问道:“那你可知道莫岛主今年多大岁数?”

    赤丹媚一怔,微一沉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齐宁奇道:“你不知道莫岛主多大年纪?他看起来顶多也就四十岁,你二十二年前上岛,那时候他才二十岁上下?”

    赤丹媚犹豫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道:“我上岛的时候,岛主也是这个样子,过了二十多年,大师兄看起来比岛主还要显老一些,岛主这二十多年却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齐宁讶然道:“二十多年没有变化?这怎么可能?丹......唔,媚姑姑,难道莫岛主能够长生不老?”

    赤丹媚轻声道:“你说起这个,我也觉得很奇怪。你那位二爷爷,应该年近七旬了吧?可是你听他的声音,还有他的身形动作,正当壮年,以前我瞧岛主二十年不变,虽然疑惑,但一直觉得或许是因为岛主练了某种功夫,但今日瞧见北宫连城也并不显老,也觉得其中十分蹊跷。”

    北宫出现之后,身披紫斗篷,齐宁虽然几次靠近他身边,也只能瞧见他的口鼻,却瞧不清楚他整个面孔,现在想起来,北宫显露出来的脸上肌肤,竟似乎也不见衰老褶皱迹象,此时与赤丹媚说起,心下啧啧称奇,暗想难道大宗师竟然是长生不老的大怪物?

    -------------------------------------------------

    ps:上一章说错了,微信公众号是“锦衣沙漠”,虽然做了修改,但手机版可能无法同步,在这里更正一下。最近更新还算勤快,求大家伙儿赏几张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