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三九章 假戏成真

第六三九章 假戏成真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外一片漆黑,室内也只有一盏孤灯,赤丹媚见到齐宁关上了房门,心跳竟是越来越厉害,齐宁走到桌边,见到赤丹媚云鬓如雾,香腮胜雪,脸上带着一丝羞涩之态,从不曾见到赤丹媚竟有如此小女儿情态时候,那种异样风情,事事难描难叙。

    屋外虫声低语,风动翠竹,齐宁只觉得近日发生的一切似真似幻,竟有一种如同在梦中的恍惚感。

    一阵沉静之后,齐宁心想总不能这样干坐着,轻声道:“媚......媚姑姑,咱们......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赤丹媚秀眉微紧,低声道:“什么做什么?什么也不做。”

    齐宁轻叹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莫岛主当真要等到明天早上给他敬茶?他很喜欢喝茶吗?”

    赤丹媚心想你这是明知故问,以前和齐宁独身而出,甚至卖弄风情,她都是操控自如,总觉得是将齐宁这小娃娃玩弄于股掌之中,但此刻两人在这木屋之中独处,赤丹媚的心境却是大不相同,竟是忐忑不安之余又有些紧张。

    见赤丹媚不言语,齐宁道:“今晚总要混过去的,你在床上将就睡一晚,我就在桌边伏案凑合一晚,已经是深夜了,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等给莫岛主敬了茶,他离开之后,你便是自由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顿了顿,又道:“不过你暂时还是不要想着去鲁城,莫岛主不让你去鲁城,十分严肃,你若违抗,恐怕......!”

    赤丹媚心想若是两人在这屋里各自睡一晚就能蒙混过去,事情反倒极其好办了,她心知这绝不可能,若不圆房,明日一早必被看穿,一时间心烦意乱,妩媚的俏脸上愁容一片,却不知该如何解开这道难题。

    齐宁自然知道不可能蒙混过去,心想难不成今晚真的艳福不浅,要与赤丹媚圆房?赤丹媚无论身段还是容貌,那都是万里挑一的绝色尤物,是个男人都会心动,齐宁不是柳下挥,如果真的能够与赤丹媚同床共枕,对他来说,当然不是为难的事情。

    他两世为人,心里年纪其实比赤丹媚甚至还要大上一些,赤丹媚这样成熟妩媚的佳人,自然更是能让他心动。

    “媚姑姑,有些困倦,我先歇着了,你也早点歇着。”齐宁故意装作轻松,将两条凳子拼在一起,合衣躺在上面,赤丹媚见他如此,更有些着急,心想莫非这家伙年纪太轻,不懂若不圆房能被人看出来?但若说齐宁不懂这些,她是打死也不相信,红唇微动,欲言又止,咬着丰润嘴唇起身来,走到那板床边上坐了下去。

    板床上空空如也,赤丹媚换过的衣衫之前也早被收拾,她坐在窗边,听着外面虫叫竹鸣,心知这样耽搁下去也不是事情,犹豫了一下,终于道:“齐宁,你起来。”

    齐宁翻身坐起,笑呵呵问道:“媚姑姑,有什么吩咐?”

    赤丹媚想了一下,才招手道:“你先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齐宁起身走过去,在赤丹媚边上坐下,为了表示自己的纯真无洁,甚至故意拉开一点点距离,问道:“怎么了?”

    “你......你说咱们是真的成亲还是假的?”赤丹媚压低声音问道。

    齐宁故意装作一怔,也轻声道:“自然是假的,不过是要瞒过岛主而已。”轻笑道:“我倒想是真的,但媚姑姑你可答应?你若答应,我自然没问题。”

    赤丹媚瞪了他一眼,但形势所迫,只能道:“我知道是假的,可是不能让岛主知道。你知道岛主留下来是做什么?”

    齐宁道:“不是等着咱们明天给他敬茶吗?这也没什么,明早咱们如他所愿也就是了。”

    赤丹媚心想你这小子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没好气道:“敬茶?你有没有脑子,岛主为了一杯茶,真的愿意等到明天早上?”

    “那......那是为什么?”齐宁皱眉道:“难道他还没有死心,要带你回去?”

    赤丹媚心想你这才算说到点子上,低声道:“剑神说我们私定终身,还要给我们成亲,岛主自然不好与剑神直接争执,但他一定疑心这是咱们诳他,所以非要看个究竟,若是看出破绽,还是要将我带回白云岛。”

    齐宁笑道:“你放心,我演技高明,先前你不也看到了吗,没出什么纰漏。媚姑姑,咱们连天地都拜过,他又有什么不相信?只要咱们自己小心一些,总不会有问题的。”

    赤丹媚蹙眉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还在装模作样是吧?”

    “媚姑姑,咱们不一直都装模作样吗?”齐宁心中直笑,面上却一本正经道:“要不装模作样,怎能瞒过莫岛主。”

    “瞒过岛主?”赤丹媚没好气道:“你当岛主是普通人,随便就能瞒过?我实话对你说,岛主知道我们是在演戏,只是他想瞧瞧,我是否真的能把戏演到底,他没吃东西就离开,就是想看看,我是否真的为了离开白云岛不顾一切。”

    齐宁一怔,轻声道:“岛主知道了?”

    “当然知道。”赤丹媚苦笑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只是剑神在场,他也不多说而已。”

    齐宁托着下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媚姑姑,那是不是蒙混不过关?”

    “蒙混自然过不了关。”赤丹媚道:“明日一早,只要看出破绽,一切都白费功夫。”

    齐宁皱眉道:“怎么看穿?”

    赤丹媚实在忍不住,道:“要是咱们没有.....没有圆房,他当然看的出来。而且.....而且成亲之夜,若无意外,哪有不圆房的?”

    齐宁心下直笑,却故意道:“原来如此,这个莫岛主,一大把年纪,还......还关心人家圆不圆房。”轻声问道:“媚姑姑,照这样说来,如果不想让莫岛主看破,咱们.....咱们还真得要假戏真做,今夜圆房吗?”

    赤丹媚瞧见他眼珠子微转,心知这小子没安好心,她先前心中已经是天人交战许久,早就做了决定,虽然有些羞恼,却还是轻点螓首,齐宁心下欢喜,道:“如果真是这样,咱们.....咱们就只能尽力而为......!”

    赤丹媚听他声音愉悦,暗暗着恼,想了一下,才低声道:“齐宁,你给我听好,我.....我和你圆房,不是真的要嫁到你们齐家,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我明日一早跟随岛主回白云岛就是。”

    “什么条件?”

    赤丹媚正色道:“第一,咱们......咱们那个之后,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两不相干。”一咬牙,道:“反正这次你就了我性命,就当是我.....当时我报答你就好。”

    齐宁摇头道:“媚姑姑若是以身报答,我是万万不能接受,我可不是那种人。”

    “少废话。”赤丹媚瞪了他一眼,继续道:“第二条,其实和第一条也没什么区别,以后你的事情是你的事情,我的事情你也不得过问,反正各行其道,不再有瓜葛就是。”

    齐宁心想你武功高强,来去无踪,我想管只怕也管不了,点头道:“那是自然。”问道:“还有第三条呢?”

    “第三条我还没有想到,先记着就好。”赤丹媚道:“等我想起来了,再和你说。”

    齐宁道:“没问题。”伸手过来要去握赤丹媚玉手,赤丹媚却是往边上一过去,白了齐宁一眼,齐宁有些尴尬,心想不是要圆房吗,怎地连手都不给牵?

    赤丹媚坐在一旁,灯火闪烁,她虽然年纪不小,而且平日里外表也颇显妖娆风骚,即使当初在画舫之中,也能风情万种,但此刻真正要面对那种事儿,心中却是极为紧张,随着呼吸,那饱满的酥胸上下起伏,雪白的玉面之上涌上一丝血色,更显娇艳。

    齐宁也略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忽地微微靠近过来,赤丹媚感觉齐宁靠近过来,心下更是紧张,咬着红唇,猛地感觉自己手上一暖,不自禁轻“啊”一声,却是齐宁已经伸过手来,握住了她粉嫩的柔荑,赤丹媚下意识地要抽回手,但齐宁抓的颇紧,赤丹媚心中暗叹一声,晓得今夜无论如何也逃不过,齐宁握着她柔软的玉手,只感觉肌肤细腻,心想赤丹媚常年住在海岛,肌肤却并无与一般渔民般晒成古铜色,依然是白皙光滑,看来倒也十分擅长保养。

    听闻赤丹媚呼吸微促,齐宁心知赤丹媚定是十分紧张,心下暗笑,赤丹媚虽然是熟透了的美人儿,但却红丸犹在,并无与任何男人有过真正的亲热,而齐宁两世为人,对于此道却是驾轻就熟。

    此刻一个是瓜熟蒂落的成熟美人,另一个看起来还是年轻小伙子,不知内情的人瞧见,倒以为齐宁需要人引导。

    “媚姑姑怎地如此安静?”齐宁心知两大宗师就在附近,今夜若不圆房,赤丹媚也就无法脱身,如今也只能假戏真做,低声道:“我记得以前见到姑姑,都是你来勾引我?”

    赤丹媚本来有些紧张,听得齐宁此言,扭过头来,瞪着齐宁,齐宁故意做出害怕之色,可怜巴巴道:“姑姑要打人吗?”

    赤丹媚噗嗤一声笑出来,却又不敢笑得太大声,花枝乱颤,没好气地道:“你这小混蛋,心存歹念,就是不学好,打死你才活该,我问你,你.....你是不是早知道.....早知道会这样?刚才还一本正经装模作样。”

    齐宁叹道:“姑姑这可冤枉我了,我和你说实话,我看姑姑年轻貌美,想着你若被带回白云岛,自今而后就只能在岛上孤独终老,那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所以才想着配合你演完这场戏,好让你脱身。”摇了摇头,道:“哪知道莫岛主那老家伙不学好,非要.....非要咱们圆房,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不许对岛主不敬。”赤丹媚瞪了一眼,随即轻笑道:“看你如此不情不愿,看来你到不想和我圆房。”

    齐宁故意将目光盯在赤丹媚丰满的胸脯上,赤丹媚瞧见他眼神颇有些炽热,脸上有些发烫,不自禁抬起另一只手臂,低声斥道:“看什么?”

    齐宁苦笑道:“我自然不能说昧心话,若说不想和姑姑圆房,那.....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赤丹媚好笑道:“你是男人?顶多是个小屁孩?”

    齐宁凑近低声道:“姑姑,你让北堂风带你进宫,那小子.....那小子总没占你便宜吧?”他知道赤丹媚如今还是红丸犹在,自然不可能真的让男人占过便宜,赤丹媚却是美眸儿一转,轻笑道:“不让他占便宜,他能乖乖听话?怎么,你心里不舒服?”

    齐宁叹道:“当然不舒服,谁也不许碰我媚姑姑。”

    赤丹媚见他如此,妩媚一笑,轻声道:“北堂风不学无术,好色如命,我早打听到此人的性情,像这种狗东西,只消对他说几句好话,他就神魂颠倒,便是让他死了,我只怕他也不会皱眉头。”问道:“只有你这小混蛋,人家上次那般求你,你都不答应。”

    齐宁道:“正因为我不答应,才表示我在乎你,我明知你进宫必有凶险,还要带你入宫送死,那岂是对你好?”

    “花言巧语,还不是怕我连累你?”赤丹媚没好气道。

    齐宁皱眉道:“媚姑姑,你若这样说,我就无话可说了。若当真怕被连累,我为何在大殿之上任你胁迫,齐宫高手众多,若有人看出是我故意被你所擒,你觉得会对我有什么好处?罢了,你既然觉得我担心你连累,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微转身过去,后背侧对赤丹媚,显是有些生气。

    赤丹媚心里也清楚,齐宁无论是要打什么主意,在齐宫之内,也确实是因为他的帮忙才让自己脱身,此后又是他一路护卫,知道自己说的有些不妥,见齐宁背对自己,微靠近过去,笑道:“我随口一说,你当真了,谢你就好了。”抬手轻拍齐宁肩头:“好了,小家伙,别耍脾气了,既然要做男人,可不要小肚鸡肠。”

    齐宁也不说话,更不转身。

    赤丹媚媚眼儿转动,心下好笑,方才的紧张之感早已经消失大半,身体贴过来,将胸脯贴在齐宁背后,腻声道:“小侯爷,人家说错了话,你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人家给你道歉了。”

    赤丹媚贴近过来,齐宁心神一荡,道:“你是真心道歉?”

    “道歉自然是真心,哪里还有假心?”赤丹媚心想这小侯爷出生较贵,倒是喜欢耍性子,但却觉得这般颇有些可爱。

    齐宁转过身来,一本正经道:“好,你若真心道歉,便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赤丹媚心想今晚人都要是你的了,你又能提什么比这个还要厉害的条件,饶有兴趣道:“什么条件?”

    她肤似凝脂,柳眉凤眼,琼鼻高挺,那粉唇丰厚,形状十分性感,宛若樱桃,让人恨不的立时便要咬上一口,这五官配在一起,本就绝美至极,再添上她那魅惑天生的绝世风情,更是让人心神颤动,一双媚眼儿似笑非笑瞧着齐宁,齐宁看着那柔润性感的粉唇,轻声道:“你要是真心道歉,就.....就亲我一下。”

    ------------------------------------------------------------------------

    ps:正文点到即止,要看详细番外,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发布之后会提供详细领取方式,求大家手里的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