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四三章 北国皇家

第六四三章 北国皇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离开鬼竹林,径向北走,他虽然昨夜消耗体力颇多,好在内力深厚,加上后来与赤丹媚也睡了两个时辰,恢复不少,脚下如飞,走了两个时辰,这才上了官道。

    他知道距离鲁城尚有百来里路,好在官道之上人来人往,有不少就是送了客人去往鲁城又调转回头的马车,雇了辆车子,到了鲁城,径自让马车到了驿馆,付了车钱,这才回到驿馆之内。

    昨天折腾了天,衣衫自然显得颇有些凌乱,好在驿馆的守卫倒是认出,放了进去,到了东苑,巡守的楚国兵士瞧见,惊喜交加,立刻跑回去禀报,齐宁刚刚到了东苑正厅,齐峰和吴达林早已经领着群人抢了进来,见到齐宁果真是安然无恙,俱都是欢喜交加。

    齐峰上前来,激动道:“侯爷,您.....您可回来了,这可太好了。”

    吴达林上前拱手道:“侯爷,你被挟持出城之后,我们直在和东齐人交涉,他们也派出了人去找寻。齐峰兄弟担心侯爷安危,想要让大伙儿全都出城去找,属下担心在东齐地面,个不慎,反倒会闹出更大的乱子来,所以严禁他们轻举妄动,先等东齐人这边的消息。”

    齐宁拍了拍吴达林肩头,含笑道:“你做得对,越是情势紧张,越要保持冷静。”瞥了齐峰眼,道:“你也是上过战场的,怎地临事慌乱,以后可要多和吴领队学学。”

    齐峰见到齐宁回来,心情大好,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笑道:“侯爷说的是,以后凡事都要和吴领队多学学了。”

    吴达林忙道:“不敢。”

    “吴领队,后来的情况如何?”齐宁坐了下来,这大半天折腾下来,口有些渴,令齐峰去倒茶,又让吴达林在边上坐了才问道:“北堂风带了刺客入宫行刺,东齐人可有追究?”

    吴达林笑道:“那哪有不追究的,当时就有不少东齐大臣谏言将北汉使团控制起来,还要将煜王爷和北堂风抓起来。不过太子倒是冷静,虽说刺客与北汉使团有牵连,但煜王爷毕竟是汉国的王爷,真要是撕破了脸,对东齐也没有什么好处。”

    齐宁叹了口气,道:“我也料到此事过后,东齐人未必敢对汉国使团如何。”

    “不过东齐的臣子们对汉国使团都是心存不满。”吴达林道:“煜王爷在朝上分辨,言辞犀利,东齐那些大臣都辩不过他,更是气恼。昨晚东齐礼部那位陶尚书还在我们这边坐了阵子,言辞之,对北汉人也是相当不满。”

    齐宁问道:“那后来割地求亲的事情可曾谈下去?”

    “没有。”吴达林道:“东齐国君差点被刺杀,惊魂未定,侯爷走之后,申屠罗亲自护卫着东齐国君离朝,后来是东齐太子主持下去。煜王爷和东齐朝官们辩驳,直解释北汉并无行刺东齐国君之心,只是北堂风之前慌乱,承认那刺客确实是他带入宫,所以东齐人抓着这点拼命责问,北堂风吓得后来句话都不敢说。”轻声问道:“侯爷,瞧那样子,北堂风似乎真的不知道那女人是刺客。”

    齐峰此时已经端过茶来,道:“侯爷,我瞧就是北堂风那小子好色如命,所以被那刺客骗了。北堂风胆小如鼠,要知道那女人是刺客,绝对没有胆量带她入宫。”

    齐宁心想你倒是言的,笑道:“但愿北堂风这次能够活着离开东齐。”向吴达林道:“朝廷给令狐国相带了礼物,之前直不好送过去,晚上你带几个人将礼品送到那边。”

    吴达林拱手答应,齐峰在旁道:“侯爷,这次如果东齐人将公主交给北汉人,那咱们给他送去的那些礼品,岂不是白白浪费?”

    “要不你回头去和那位礼部尚书说声,要是不嫁公主,把礼品还给我们?”齐宁抿了口茶笑道:“说不定那批东西还真的能要回来。”

    吴达林却是皱眉道:“侯爷,您是否真的觉得北汉人这次赢了?”

    齐宁放下茶杯,道:“北汉人割地求亲,这是我事先没有料到的。本来我直觉得,任何国的土地,都是用鲜血打下来的,绝没有谁会轻易将土地割让出去,更不可能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割让土地。北汉比东齐国力强出不止星半点,谁能想到这帮龟孙子会用这样招。”

    吴达林道:“至少我楚国绝不会如此。”

    齐宁问道:“是了,汉国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汉国还没有立太子吗?”

    吴达林道:“汉国开国之君是北堂天武,本来是楚国......侯爷,属下所说的楚国,是前朝大楚帝国,这北堂族本来是大楚帝国的外戚,北堂天武当时坐镇冀州,官封冀州牧,他两个妹妹,个是楚国皇后,个是楚国的贵妃,圣眷恩荣,在朝野都是极有势力。”

    吴达林心里很清楚,这位小侯爷也是开窍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国事,他如今既然动问汉国是否立有太子,很可能对于汉国的历史也不大清楚,于是干脆将汉国的历史也解释番,如此才能说的清楚。

    这时候又有人送来糕点,齐宁还真是许久不曾进食,捻起块糕点在手,问道:“既然蒙受如此恩荣,北堂天武为何要起兵造反?”

    “大楚帝国的亡国之君并无治国才干,却喜好美色。”吴达林道:“他早先宠爱北堂家两位娘娘,北堂家也因此势力壮大,可是到后来,他却宠爱位姓唐的妃子,而且立了那姓唐的妃子为贵妃。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罢了,但唐家因为唐贵妃而崛起,更想着让皇帝废掉北堂皇后,立唐贵妃为后。宫闱之争,自然是血腥无比,这事儿折腾了两年,北堂皇后突然暴毙,这可就惹了天大的祸事,北堂天武二话不说,立时举兵谋反,打出了清君侧的旗号。那时候北堂家的势力之强,整个大楚帝国无人能及,党羽遍地都是,北堂天武举兵,从者如云,时之间纠集了十几万兵马,直接杀向了洛阳,唐家根基未稳,手底下能有多少兵马,只能挟持着皇帝向南方逃窜,还没有过长江,就被支乱兵所阻,楚国皇帝和随行的大小官员上千人,全都被斩杀在长江之畔,血流成河。”

    这段历史,齐宁倒是从向百影口听说过,知道大楚帝国的亡国之君便是死在长江之畔。

    “北堂天武占据了洛阳,开始倒也立了个小皇帝,那时候大楚帝国已经名存实亡,小皇帝也只是傀儡,不到几个月,那小皇帝纸诏书,退位让贤,北堂天武坐上了皇位,建立了北汉帝国。”吴达林对于那段历史倒是如数家珍:“北堂天武死后,他的长子继承了皇位。北堂天武的后继之君封号崇明帝,崇明帝没他老子寿命长,他死之后,长子北堂欢继位为君,便是现在的光武帝。”

    “光武帝?”齐宁怔,随即淡淡笑道:“好大的名声。”问道:“北汉有个大宗师,北堂幻夜你可晓得?”

    “侯爷说的是牧云候。”吴达林点头道:“牧云候北堂幻夜与崇明帝是亲兄弟,也是汉国开国之君北堂天武的儿子,不过对此人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他是汉国皇帝的皇叔,比光武那老皇帝还要长辈,煜王爷也得叫他声皇叔。”

    齐宁心想果然这大宗师都是老妖怪,照这样算起来,北堂幻夜应该不比北宫连城和白云岛主小上多少,却不知道这北堂幻夜是否也如那两大宗师般,容颜不老。

    “北堂族人丁兴旺,北堂欢前前后后据说有七个儿子,据属下所知,当年北堂欢得到第个皇子的时候,十分兴奋,当即便立那位皇子为太子,谁知道不到五个月那位小太子便即夭折,等生下第二个皇子之后,北堂欢又立他为太子,这二太子倒是活了几年,可是五岁那年,这位二太子练习骑马,据说那匹马受惊,二太子从马上摔下来,受惊过后,不到三天就死了。”

    齐宁有些惊讶,心想这北堂欢的命运倒不算好,只听吴达林继续道:“先后两位太子都夭折,北堂欢自此之后便再也没有立过太子。他如今还有五位皇子,北堂风排行第四,不过这北堂风是北汉皇后所出,所以按照立储的规矩,他继承皇位的可能性最大。”

    齐宁心想难怪北汉此番是要为北堂风求亲,原来这北堂风很可能是北汉的后继之君,心忍不住想,这北堂风如果做了皇帝,与楚国的隆泰小皇帝相比,这两人无论是智谋还是胆识,北堂风距离隆泰小皇帝都是相去甚远,双雄争霸,只在皇帝这环,楚国应该已经胜出了。

    齐宁昨日奔波天,昨晚又度过个缠绵之夜,今日又赶了半天路,折腾下来,倒也有些疲倦,心知东齐国君昨日被刺,惊魂未定,今日只怕是不能召见外使,当下让人安排了洗澡水,沐浴番,换上了身干净柔软的衣衫,这才回屋睡了觉。

    等他醒来,外来已经天黑,起身来,忽听得门外传来窃窃私语之声,似乎正有人在说话,皱起眉头,过去打开门来,却见到好几个人影正在自己院内低声细语,听到屋门打开的声音,几人顿时止了话头,向这边过来。

    齐宁扫了眼,问道:“什么事情在这边交头接耳?”

    齐峰和吴达林对视眼,才上前来,低声道:“侯爷,北汉使团那边可能出了事情,我们正想着是不是要向侯爷禀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