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四四章 不告而别

第六四四章 不告而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皱起眉头,向东边瞅了一眼,问道:“那边出了事情?什么事?”

    齐峰凑近低声道:“那边现在乱作一团,我们远远瞧了瞧,北汉兵士在院子内外四出搜找,还有人直接去了后花园那边,似乎是要去找寻那几个青藏喇嘛。”

    “他们一个个神色慌张,看起来六神无主。”吴达林也低声道:“不过从头到尾,都不见北堂风和煜王爷显身,就是跟随北堂风身边的火神君等人,也不见踪迹。”

    齐宁奇道:“难道是丢了东西不成?”

    齐峰道:“看他们四出搜找,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东西。就在刚才,那个陶尚书又被叫了过来,进到他们的院子,我们派人盯着,只是片刻后,那陶尚书就匆匆离去,看上去很是焦急。”

    便在此时,却见到李堂已经匆匆奔来,进到院内,瞅见齐宁,急忙过来,齐峰已经迎上两步问道:“情况如何?”

    李堂向齐宁拱了拱手,道:“侯爷,属下去后花园远远瞧着,北汉一群兵士闯过去,明显是要找那几个青藏喇嘛的麻烦,可是我瞧见他们进进出出,那几个青藏喇嘛并无出现,好像.....好像全都消失不见。”

    “青藏喇嘛不见了?”齐宁一怔,略一沉吟,吩咐道:“齐峰,你们盯住北汉人那头,你们说的不错,他们一定出了事儿。”

    齐峰等人都是遵命退下,齐宁令人打水来洗脸更衣,心中却是寻思着北汉那边到底出了何事,那帮北汉兵士又为何要去找贡扎西的麻烦,难道事情又与那帮喇嘛有干系?

    没过多久,齐峰匆匆回来,道:“侯爷,搞清楚了,失踪了......!”

    “失踪?”

    齐峰道:“煜王爷......煜王爷和北堂风失踪了,还有......还有火神君和另外两名北堂风的贴身侍从,这几人都没了踪迹,北汉人在驿馆内四处找寻,根本没有瞧见他们的踪迹。他们知道那几个喇嘛与北堂风为仇,所以冲到那边,想瞧瞧是不是那帮喇嘛带走了北堂风,但是那帮喇嘛也下落全无,没了踪迹。”

    齐宁眉头锁紧,问道:“驿馆的守卫难道没有看到北堂风他们出去?”

    齐峰道:“驿馆四门,都有东齐兵守卫,从外面进来固然要严加搜查,就是从里面出去,也会清点人数。煜王爷他们昨天从齐宫出来之后,就直接回到了驿馆,北堂风也并无外出,昨天晚上巡逻的时候,还有人瞧见贡扎西那几个喇嘛在西苑附近转了一圈。不过守卫都说,从昨晚到今天,汉国人并无出馆,就是那几个喇嘛,也并无一人出去。”

    齐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问道:“如此说来,是那几个喇嘛将煜王爷等人劫持而走?”

    齐峰摇头道:“侯爷,我觉着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那几个喇嘛对北堂风恨之入骨,本来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东齐,可是因为北堂风的缘故,耽搁在这边,如果他们有能耐从东苑将北堂风劫持而走,也不用等到这个时候。而且北汉人知道那几个喇嘛一直盯着他们,所以日夜戒备,根本不可能放松,北堂风色厉内荏,心里对那几个喇嘛也定是提心吊胆,身边更是增加人手保护,贡扎西他们想下手,也不会有机会。”

    “你说的不错。”齐宁微微颔首:“而且是北堂风与贡扎西等人有仇,贡扎西他们劫走北堂风倒也罢了,为何连煜王爷也会劫持?更何况还有火神君等人怎可能突然消失,贡扎西他们本事再大,也没有能耐悄无声息将那群人从东苑劫走。”

    齐峰疑惑道:“侯爷,这帮人同时失踪,必有关联,但守卫却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离去的踪迹,这中间到底是什么蹊跷?”

    齐宁心中疑惑不解,不过半个时辰,吴达林亦是匆匆过来,禀道:“侯爷,东齐人调了一支兵马过来,已经将驿馆团团围住,他们还说在找到煜王爷和北堂风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出驿馆。”

    齐峰在旁冷笑道:“如此说来,连我们也不能随意进出?”

    吴达林道:“领兵过来的是齐宫近卫统领,他说这是东齐国君的意思,还说事情很快就能明了,让我们不要介意。”

    齐峰还要说话,齐宁抬手道:“这也不能怪他们,北汉使臣突然消失,干系重大,他们这样做,也并非全无道理。吴领队,你也告诉弟兄们,呆在西苑这边不要随意走动,各守其位,咱们暂时不要出去,不过任何人想要进入西苑,便是东齐人,也必须得到我的准许。”

    吴达林拱手道:“末将遵命。”匆匆而去。

    齐峰道:“这下子倒是有好戏看了。如果北汉使臣在东齐遇到麻烦,对咱们到不是没有好处。”

    齐宁却是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道:“北汉那边人多势众,我肯定煜王爷他们绝不可能是被贡扎西等人劫走,如果他们果真不在驿馆之内,只有一个可能。”

    齐峰凑近过来问道:“侯爷,他们去了哪里?”

    “驿馆守卫说了,并无瞧见他们离开,可他们却又偏偏离开,只能说明煜王爷等人是避过了守卫的耳目。”齐宁双目精亮,轻声道:“我甚至怀疑,煜王爷他们不仅仅是要离开驿馆,甚至是想悄无声息地离开鲁城。”

    齐峰诧异道:“离开鲁城?侯爷,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此行东齐,是为了与东齐结亲,如今他们占了上风,东齐人鼠目寸光,很可能因为想要得到马陵山,将天香公主送到北汉,如此情势下,他们为何要离开?难道丢下结亲不顾?”一脸疑惑道:“还有他们手底下的使团,上上下下加起来有好几百人,难道煜王爷要丢下这些人不顾?”

    “常理之下,自然是没有可能。”齐宁若有所思:“除非他们遇到了极为棘手的事情,让他们根本顾不了这些。”

    “是因为贡扎西那伙人?”齐峰问道:“他们担心贡扎西对他们不利?”

    齐宁淡淡笑道:“贡扎西他们来自青藏古象王国,据说是大雪山逐日法王座下弟子,来头不小,但却也未必真的能吓住煜王爷。贡扎西那伙人武功虽然不弱,但毕竟人数稀少,势单力薄,正面交锋,绝不可能是北汉使团的对手,所以煜王爷绝不可能因为那几个青藏喇嘛,就丢下结亲大事和北汉使团于不顾,匆匆离去。”

    “侯爷,除了贡扎西,还能有什么大事让煜王爷仓惶而去?”齐峰皱眉道:“为何连驿馆的守卫也都要避过?”

    齐宁笑道:“道理很简单,煜王爷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已经离开,或者觉得,如果让东齐守卫晓得,他们未必能离开东齐。”

    “东齐人不让他们离开?”齐峰疑惑道:“那又是为什么?”

    齐宁瞥了他一眼,道:“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天快黑了,你去给我准备晚饭,刚刚睡了一觉,肚子有些饿了。”伸了个懒腰,笑道:“不过有一点倒是肯定,煜王爷失踪,接下来咱们应该可以看到一场好戏,而且......你刚才说的没错,北汉使团出了问题,这是天助我也,对咱们是大大有利。”

    北汉因为割地求亲,在此次求亲之中占据着上风,齐宁心里很清楚,国与国之间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哪一方利益最大化,自然是偏向哪一方,北汉人将土地拿出来做交易,对东齐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即使有赤丹媚刺杀事件影响到齐汉两国顺利达成协议,但这只不过是让齐国多了一些砝码,双方纠缠一番,终究还是会达成协议。

    齐宁深知在这种利益之下,特别是东齐国君一心有着开疆扩土的执念,自己便是舌灿莲花,也很难挽回局面。

    但人的运气来了,放个屁都能崩出金疙瘩,北汉使团突然出现变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对楚国都绝对是有利无弊。

    楚国使团上下都遵照齐宁的吩咐,不离开西苑一步,而且严密守卫,地方有人趁乱而入。

    东苑那边的动静,西苑这边倒是听得十分清楚,一直到深夜十分,都显得十分嘈杂,过了子时,似乎一天折腾下来,北汉使团的人也都累了,渐渐安静了下来,楚国这边则是严密监视着东苑的动静,栽种在西苑这边的几株大树之上,都有楚国兵士攀爬在树梢之上,居高临下盯着对面的动静。

    这一夜不但是北汉兵士一片混乱,东齐人那头也是来了几波人,来了一批又走一批,显然是东齐方面正在处理此事。

    齐宁却是淡定自若,这一晚上那边虽然一片混乱,他倒是睡了个好觉,体力和精力都完全恢复过来,等到次日正午时分,吴达林匆匆过来禀道:“侯爷,东齐太子求见!”

    东齐太子段暄来到西苑大厅时候,齐宁已经快步上前来迎,拱手笑道:“齐宁拜见太子殿下。”

    段暄看起来气色倒是不错,上前握着齐宁手,含笑道:“锦衣候,本来早就该过来看望,只是你也清楚,两国使团同时抵达东齐,本宫若是单独来看你,反倒会被人觉着本宫有私心,处事不公。人言可畏,本宫不得不小心一些。”

    齐宁笑道:“殿下考虑周到,来,殿下快请!”请了段暄进到厅内,落座之后,段暄也不啰嗦,开门见山道:“锦衣候,北汉煜王爷和那位风皇子不告而别,你应该已经略有所知了吧?”

    齐宁近在咫尺,若说不知道那就是睁眼说瞎话,点头道:“略有所闻,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