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四七章 贵妃

第六四七章 贵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女轻声道:“就在附近,侯爷,快随奴婢来。”左右瞧了瞧,显得十分小心,便在前面带路,齐宁眼珠子一转,却还是跟了上去。

    出过一条长廊,便出了一道拱门,含香显然对宫内的环境十分熟悉,齐宁却是信步跟在身后,步伐不疾不徐,含香回头催了几次,穿过数道宫门,进到一处院落内,齐宁忽然停下脚步,皱起眉头。

    含香回过头,道:“侯爷,公主就在这里。”说完,冲着前面指了一指,前面是一处异常精致的房舍,雕梁画栋,庭院内花草正茂,四周更是种了一圈长势极好的粗大凤凰松,夜风吹过,松树依依。

    齐宁叹了口气,道:“你叫含香?”

    含香突听齐宁这般问,微微点头,道:“是啊,奴婢告诉过侯爷。”

    “那我就当你是含香吧。”齐宁道:“你可知道,假传公主的意思,究竟是何罪责?”

    含香蹙眉道:“侯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公主要召见,我自然无话可说。”齐宁却已经凝神戒备:“你说这里是公主居处,莫非公主所居之处,时刻都埋伏着人?”

    “埋伏人?”含香一阵,随即“噗嗤”一笑,道:“侯爷是在开玩笑吗?哪里有人?想不到候爷的胆量这么小。”埋怨了一句,转过身,扭着腰肢径自过去,到得屋前,也不敲门,径自推门而入,齐宁并没有拦阻,只是淡淡道:“既然我已经来了,就不必藏头露尾,都出来就是。”

    他话声刚落,便听得脚步声响,回头瞧了一眼,只见圆形拱门已经被五六名手持长矛的卫兵拦住,在那些凤凰松后面,又冒出一群人来,这些人明显都是早有准备,有的手持大刀,有的手持长矛,身上穿着精良的甲胄,齐宁瞥了一眼,正是皇宫近卫的衣甲。

    这群近卫一个个如狼似虎,只是瞬间,就已经将齐宁团团围住在中间。

    齐宁微闭着眼睛,神情冷峻,他先前就有些狐疑,为何天香公主会突然召见自己,但如果当真是公主召见,自己拒而不见,惹恼了公主,反倒对大事不利,他亦没有料到有人竟敢如此大胆,竟敢在这深宫擅动刀兵。

    宫中是谁对自己有如此仇恨,竟然要给自己设下如此陷阱?他相信不是东齐国君,东齐国君就算要对付自己,也要想想自己身后的大楚帝国,身为一国之君,即使再愚蠢,也不至于意气用事至此。

    便在此时,却听“哐”一声响,却见到从那雕龙画栋的屋内冲出一群人来,却是四五个宫女簇拥着一名宫装美妇出来,那美妇年近三十,但相貌却极为妖艳,身材也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形,妖娆多姿。

    “含香,可是此人?”那美妇凤目一竖,抬手指着齐宁冷斥道。

    从那宫装美妇身后出来一人,正是含香,只是她此刻却与方才大不相同,身上衣衫凌乱,甚至有几处被撕毁,春光微泄,发髻散开,此时这宫女一脸泪水,伤心欲绝道:“是,贵妃娘娘,就是他,奴婢......奴婢誓死不从,差点被他所害......!”

    齐宁一瞬间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陷阱,反倒是淡定自若,向那宫装美妇拱手道:“见过贵妃娘娘。”

    美妇冷笑道:“少在这里假模假样,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乱闯禁宫,意图淫辱宫女?”

    齐宁四下里扫了一眼,大刀长枪俱都对着自己,淡淡道:“娘娘是要动手将我斩杀在此,还是要面见圣上?”冷声道:“娘娘若不知道我是谁,又为何会派手下宫女去叫我过来?”

    美妇厉声道:“满口胡言,本宫何时让人召你?又是谁去召你?”

    齐宁背负双手,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美妇见齐宁淡定自若,反倒是更为恼怒,喝道:“来人,将这胆大包天的贼子拿下了。”

    她一声令下,左右几声呼喝,几名卫兵挺枪直向齐宁刺过来,眼见得长枪便要刺在齐宁身上,却见到齐宁身形一闪,堪堪躲过,双手探出,抓住了长枪,双手猛地向内交错,那两名兵士松手已经不及,身体惯性向前,长枪枪尖直指对方。

    两人都是大吃一惊,但此刻全无收势,只听得“噗噗”声响,两杆长枪枪尖同时扎入对方身体,好在齐宁这一错之间,长枪枪尖的方向微微偏开,虽然刺入身体,但却并无刺中要害,虽是如此,四周众人也都是耸然变色。

    但齐宫近卫都是挑选出来的精锐,自然不会因此而生出胆怯之心,又听得喊声再起,两边有有人挥刀上前来,便在此时,却听得一个声音厉喝道:“住手!”

    这一声石破天惊,众人都是一怔,循声看去,只见到太子正背负双手站在拱门处,身后跟随几名太监,先前领着齐宁入宫的那名执事太监亦在其中,在太子身边,却是站着一名年方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锦衣,样容清秀,肌肤白皙,一双眼睛宛若夜色苍穹的星辰,十分明亮,此时正睁大眼睛瞧着眼前这一幕。

    那美妇见到太子,冷哼一声,但那些卫兵互相瞧了瞧,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太子冷喝道:“是谁领队?”

    便见一名将官模样的男子上前去,躬身道:“卑将黄晟,见过殿下,今日此处是卑将当值。”

    “黄晟,你们好大的胆子。”太子冷声道:“这是楚国使臣锦衣候,你们怎敢对锦衣候动刀动枪,你有几个脑袋?”

    黄晟跪下道:“卑将不敢,只是.......!”他尚未说完,那美妇却已经道:“太子来这里做什么?”

    太子冷冷瞥了黄晟一眼,这才上前去,经过齐宁身边,点头示意,随即向那美妇拱手道:“见过陈贵妃!”

    “太子想知道为什么?”美妇冷笑道:“那本宫告诉你,这位楚国使臣,在这深宫禁苑,意图淫辱含香,太子,含香虽然卑贱,但却是本宫身边的人,楚国使臣如此无礼,不只是本宫脸上无光,只怕整个齐国也受不得这样的耻辱。”

    太子皱起眉头,瞥向陈贵妃身边的含香,只见到含香衣衫不整,泪眼婆娑,皱眉道:“当真有此事?”

    含香已经跪下道:“回禀太子殿下,奴婢本来是奉了娘娘之命,去找宋公公领些布料回来,但是没有见到宋公公,回来的时候,就见到......!”瞧了齐宁一眼,伤心欲绝道:“就见到这位......这位使臣忽然在边上不远,奴婢唯恐冲撞,所以加快步子回来,但这位使臣叫住奴婢,说.....说他在宫中散步,走失了方向,问奴婢居仙殿在哪里。”

    齐宁唇边带笑,心想这陈贵妃早有预谋,选的人倒也恰到好处。

    太子道:“后来又如何?”

    “奴婢不敢失礼,就指明了道路。”含香垂泪道:“奴婢说完之后,就想离开,可是楚国使臣对奴婢说,他是宫中贵客,问我多大年纪,又问我叫什么名字,奴婢.....奴婢一一回答,可是......可是他忽然又问......!”低下头,抽泣不止,却没说下去。

    陈贵妃冷声道:“你尽管把真相说出来,不必害怕,有本宫为你做主。”

    齐宁见得这陈贵妃在太子面前都不假辞色,看起来底气十足,微皱眉头,猛地想到赤丹媚曾经对自己提及过,东齐国君共有三子,太子段韶和泰山王俱都是皇后所出,但临淄王却是一位贵妃所处,现在想起来,临淄王的母亲似乎就是陈贵妃。

    太子忌惮临淄王会成为自己的对手,究其原因,正是因为东齐国君对陈贵妃十分宠爱,现在看来,倒也并非事出无因,这陈贵妃虽然年纪不轻,但肤白貌美,带有狐媚之气,体态丰腴而不肥胖,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勾人风韵,也难怪会让东齐国君对她异常宠爱。

    知道这陈贵妃就是临淄王的母亲,齐宁心中顿时释然,明白了过来。

    临淄王在徐州被害,此事陈贵妃自然知晓,这陈贵妃丧子之痛,自然是悲伤欲绝,只是临淄王死于非命,陈贵妃当然会找寻真相。

    毫无疑问,临淄王之死,云山雾罩,版本不一,太子也会尽力掩盖其中的真相,但众所周知,临淄王是饮下了楚国送来的的御酒,酒中有毒,这才当场毙命,虽然后来有方兴斋顶罪,但这事儿是否传到陈贵妃耳中,尚未可知。

    齐宁心知这陈贵妃很有可能认定临淄王是死于楚国的御酒,所以对自己这个楚国使臣心存怨恨,所以才要设计陷害自己,想到此处,倒是释然。

    含香低着头道:“使臣.....使臣问奴婢,在宫中.....在宫中是否寂寞?他说......他说只要我愿意,他向陛下说一声,就可以.....就可以带我回楚国享受荣华富贵。他让我......他让我跟他到边上的树林中,要.......!”说到此处,捂着脸,痛哭出声。

    陈贵妃厉声道:“太子,发生什么事情,你现在也知道了,你既然来了,就说说此事该当如何处置。”瞧向齐宁,美眸之中满是怨毒之色。

    ----------------------------------------------------

    ps:求点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