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四八章 八大罪

第六四八章 八大罪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子咳嗽一声,才道:“贵妃娘娘,父皇今夜设宴,请了锦衣候过来,此事回头再说,不必太过声张。”

    少年好色,人之常情,太子见这含香姿色颇好,眉宇间颇有风流之态,倒也是个能让男人心动的婢女,心想齐宁年纪轻轻,或许对女色颇有爱好,在宫中转悠,碰上这个婢女,一时心动,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含香毕竟只是一个宫女,此事倒也不宜太过张扬,惹出是非了。

    陈贵妃立时不依不饶道:“太子,你的意思,就是要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冷哼一声,道:“楚国使臣敢在禁宫淫辱宫女,胆大包天,莫非齐国已经没有男人,任由楚国人凌辱齐国的女人?”

    她这话直指太子,明显是说太子如果在此事上退让,那便是懦夫行径,不配做男人。

    这时候却见到跟随太子过来的那少女上前去,伸手牵住陈贵妃衣袖,轻声道:“陈娘娘不要生气,莫伤了身子。”

    陈贵妃眼圈泛红,道:“天香,你也听到了,你也是个姑娘,若是你遇到这种事情,能够就此罢休?”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原来这少女竟然就是天香公主,瞧了一眼,见她珠圆玉粉,明艳秀丽,心想这样一位漂亮的公主若是嫁给北堂风那家伙,倒无疑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之上。

    天香看向含香,问道:“含香,楚国使臣要欺负你,你有没有进树林?”

    “奴婢怎敢随他进树林。”含香眼泪直流,浑身微颤,似乎心有余悸:“奴婢只说是陈娘娘的婢女,他......他却说别说是陈娘娘,就算是皇后的婢女又能如何?臣妾怕他.....怕他胡来,所以急忙跑开,楚国使臣对宫里的道路不大熟悉,只能远远在后追赶,一直.....一直追到这里,奴婢进苑之后,立刻禀报娘娘,这时候楚国使臣也追了进来,恰好.....恰好卫兵巡逻从此经过,将他围住......!”

    天香瞧向齐宁,问道:“锦衣候,你可知罪?”

    齐宁叹了口气,道:“公主殿下,外使确实有罪,而且罪该万死。”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怔,太子和公主互相瞧了一眼,陈贵妃愣了一下,但马上叫道:“你们都听到了,你们都听到了,他......他可是自己亲口承认了,太子,天香,你们都听到了。”生怕齐宁反悔一般。

    便在此时,却见到几名卫兵忽地跪倒在地,其他人瞧见,瞧了过去,却见到东齐国君一身明黄色的便服,正在几名太监的簇拥下,从门外进来,脸色颇有些难看,众人见到东齐国君忽然出现,都是心下暗惊,齐齐跪下,高呼万岁,齐宁也是转身向东齐国君拱手行礼。

    “鸡犬不宁,成何体统?”东齐国君冷哼一声,瞥了齐宁一眼,却见到天香公主已经快步过去,迅速挽住东齐国君的手臂,撒娇道:“父皇,你可来了,陈娘娘受欺负了,你可要为陈娘娘做主。”

    齐宁心想你这小丫头片子不明真相,在这里瞎起什么劲,瞅了天香一眼,见到天香也正似笑非笑盯着自己。

    “陛下......!”陈贵妃悲嚎一声,已经跑到东齐国君面前,就宛若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被凌辱的是她本人一般,悲伤欲绝道:“臣妾.....臣妾不能活了,臣妾受此奇耻大辱,愧对了陛下的厚爱,只求陛下赐死。”她抬手用手帕掩面,眼泪包着眼圈,处处可怜。

    东齐国君道:“朕已经知道了。”看向齐宁,皱眉道:“齐宁,朕刚听到,你已经认罪?”

    齐宁施礼道:“回禀君上,齐宁却是已经知罪,而且罪大恶极。”

    东齐国君微显错愕,只听齐宁缓缓道:“外使第一次进齐宫深苑,对宫内道路一无所知,却能够准确无误地追到陈娘娘这里,这是罪一。外使奉召进宫,等候陛下召见,却没有丝毫耐心,竟敢独自离开,在皇宫内苑四处游荡,不尊宫中规矩,此罪二也。”

    太子听得齐宁这般说,神色微显平静,他只以为齐宁当真是认罪,此时才知道不过是小小策略而已,眼下的情势,齐宁若是针锋相对与陈贵妃争执,反倒容易惹恼东齐国君,此刻以退为进,反倒能给东齐国君思考的机会,手段却也高明。

    “外使第三宗大罪,明知道深宫内苑戒备森严,却根本不担心杀头之罪,竟敢在宫内调戏甚至是凌辱宫女,实在是鲁莽至极,全无头脑。”齐宁慢条斯理道:“外事第四大罪,知道宫女是陈娘娘的人,非但没有收敛,甚至还放眼就算是皇后的婢女又能如何,出言不逊,胆大包天。”

    他说的并不快,甚至有些缓慢,但这几道罪名说出来之后,四周众人神色各异,东齐国君神情不似之前那般难看,目光之中有了思索,陈贵妃眼角跳动,却显得有些不安,只听齐宁继续道:“外使调戏不成,本该立刻收殓,却不知死活,竟然在深宫继续追赶,完全不将齐国皇宫放在眼里,这是第五大罪。外使虽然见闻浅薄,但毕竟也是楚国侯爵,所见美女不在少数,可是到了齐宫,却因为一个三分姿色的宫女不顾楚国和齐家的颜面,就像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厚颜无耻,这是第六大罪。外使虽然武功平平,但想要追赶一个宫女,竟然能让她轻易逃脱,一路追到深宫,有辱齐家武勋门风,这是第七大罪。”

    太子唇边已经略带微笑,天香却也之眨着眼睛,东齐国君抬手抚着胡须,脸上已经没有先前的怒色。

    “外使听到宫中近卫的动静,没有立刻逃命,反倒是在这里被他们团团围住,愚笨至极,这是第八大罪。”齐宁神情淡然:“君上,有此八大罪,外使已经是死罪,罪无可赦,只是还有最后一点不明,求君上赐教。”

    东齐国君道:“你有何事不明?”

    他语气已经颇为平和,齐宁拱手道:“君上,我楚国此番派使前来齐国求亲,诚心可鉴,当然是要将此事当做我楚国头等大事来办。外使才干平平,能够受皇上下旨委派,也不过是办事周全,做事小心而已。君上今夜赐宴,外使尚未尽一杯酒,似乎也没有发疯的征兆,实在不明白为何会在齐宫犯下如此十恶不赦的八大罪,莫非我楚国将此番求亲当做儿戏,派了一个疯子过来?”

    他先前语气平缓,到最后几句,语速却是加快,声音铿锵有力,神情肃然,正气凛然,陈贵妃有些慌张,急忙道:“陛下,他是在狡辩,不要相信他的话,含香和他无冤无仇,难道还会冤枉他不成?他色胆包天,自以为是楚国的侯爵,便毫无顾忌,在我大齐皇宫之内撒野。”

    东齐国君看向太子,问道:“太子,你有什么看法?”

    太子拱手道:“父皇,儿臣以为,锦衣候虽然出身于楚国武勋世家,但却知书达理,而且有勇有谋,今日之事.......!”并无说下去。

    天香公主却忽然笑道:“父皇,不如让我审断这起案子如何?”

    东齐国君显然对天香公主颇为宠溺,含笑抚须道:“你这小孩子,又懂得什么?休要胡来。”

    “父皇,我就问几句话而已,若是说错了,你就当我是胡说八道。”天香公主拉着东齐国君手臂摇晃道:“你就答应我嘛。”

    东齐国君叹道:“你想如何审案?”

    天香公主咯咯一笑,走到含香面前,问道:“含香,你先前说过,是要去找内库总管陈公公领取丝绸,我没有说错吧?”

    含香低着头道:“是!”

    “张彩,你带楚国使臣,是在居仙殿偏殿等候,这没错吧?”天香公主看向一名太监,那太监正是领着齐宁入宫的公公,立刻道:“回禀公主,奴才领着锦衣候到了居仙殿偏殿,让锦衣候稍后片刻,陛下马上召见。”

    天香公主笑道:“先不说锦衣候明知道父皇马上召见还要四处乱走,张彩,内库是不是往西北方向去?”

    “是!”张彩道:“宫中所需用度,都是存放在西北处的库房中。”

    “从陈娘娘的宫殿去往宫中仓库,是往西北角去,居仙殿在东南角。”天香公主抬起手指,张开中指食指,呈八字形状,道:“两个方向并不相同,含香,你可往居仙殿方向去了?”

    陈贵妃已经微微变色,含香立刻道:“回公主话,奴婢.....奴婢并无去居仙殿方向。”

    天香公主笑道:“那就只能是锦衣候四处溜达,走向了仓库方向,途中遇上了从仓库返回的含香,对不对?”

    含香道:“奴婢.....奴婢没有找到陈公公,所以......所以是从仓库方向往回返,途中碰上了楚国使臣。”

    天香公主向东齐国君道:“父皇,从居仙殿往仓库那边去,途中有两道宫墙,平时都是有卫兵守护。父皇下过旨意,宫中入夜之后不得随意走动,除非有宫牌在手,锦衣候是楚国使臣,手里自然不会有宫牌。”

    齐宁已经明白过来,笑道:“公主所言极是,我只是外臣,承蒙君上厚恩,入宫赴宴,怎会有宫牌在手。”

    “父皇,没有宫牌,外国使臣能在宫中随意走动?”天香公主道:“那些守卫没有忠于职守,父皇,一定要重重打他们屁股。”

    太子却已经森然道:“黄晟,今晚是你当值?”

    那卫兵头领黄晟已经是惨然色变,只听太子冷声道:“禁宫之内,守卫不利,任由外使随意走动,父皇,这黄晟职责所在,却大大失职,儿臣以为必当从重惩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