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五七章 游儿走四方

第六五七章 游儿走四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齐宁心想楼文师受此重创,还能笑出来,这心胸还真是豁达,担心道:“楼大哥是中毒了?”

    那边上老乞丐道:“长老身上的毒性很是厉害,若非长老内力深厚,又及时服下药丸,只怕是撑不到现在。”

    “现在想来,是帮主给了我一条性命。”楼文师笑道:“当年帮主就说我性情冲动,很容易与人动手,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特地给我留了两颗药丸,交待我若是被人害了毒,及时服下,可以延缓毒性发作,只怕能保住一条性命。当初我只觉得帮主是多虑了,万想不到今遭竟然用上了。”

    齐宁在他边上坐下,问道:“大哥现在感觉如何?”

    “性命算是保住了。”楼文师叹道:“幸亏钟琊医术高明,及时帮我解毒,否则只怕也是见不到你的。”冷笑道:“那帮杂碎定以为我已经中毒而死,不会想到我还活着。”看着齐宁,问道:“齐兄弟,你刚才说,认识那帮家伙?”

    齐宁微微颔首,道:“不瞒大哥,小弟去往西川的时候,也碰上了这伙人,他们行踪诡异,心狠手辣,武功却也颇为不弱。”

    楼文师点头道:“那两人武功确实了得,那怪物更是力大无穷,我几掌打在他身上,若是换作普通人,早已经内脏震裂而死,但那怪物却安然无恙。”

    “那是药尸。”齐宁解释道:“据我所知,是那侏儒用人体练出来的武器,其实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药尸不知疼痛,就算刀枪砍在他身上,它也全无所知。”

    “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楼文师皱起眉头:“这帮人到底是何方鬼魅,竟然炼制出如此药尸,真是歹毒异常,绝非正道。”

    齐宁道:“他们到底是何来头,我现在也不清楚。”微一沉吟,才问道:“楼大哥,那伙人一直在西川活动,应该没有涉足到东齐,你一直在东齐,那帮人为何会在半道上袭击你?”

    楼文师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道:“我请你来,就是为了此事。”凝视齐宁,道:“齐兄弟,有人半道埋伏,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

    “不让你如期赶到襄阳。”齐宁立刻道。

    楼文师点头道:“不错,如果对方与我有仇,为何偏偏要选在这种时候对我下手?他们在半道上拦截,定然是知道我前往襄阳的消息,所以才会出手拦阻。”冷笑一声,“有人不愿意让我赶到襄阳?”

    齐宁皱起眉头,隐隐猜到什么,楼文师倒是直爽,道:“齐兄弟,你说过帮主还活着,但白虎到处放风声,说帮主已经被害,他为何要这样做?自然是想要重新选帮主,而他自以为在四大长老之中资历最高,帮主之位,非他莫属。”

    “楼大哥觉得这是白虎派人所为?”齐宁问道。

    楼文师道:“我想不出还有其他可能。白虎虽然资历不弱,但他心里很清楚,他想要坐帮主的位置,绝非易事,我和玄武绝不会让这等平庸之辈登上帮主之位。”

    齐宁微微颔首,心知白虎的嫌疑最大,心想看来空山弦那伙人竟然与白虎也有勾连。

    “楼大哥,你现在伤势很重,如何赶去襄阳?”齐宁算了一下,道:“还有六天便是六月十八,青木大会会在古隆中召开,若是快马加鞭,应该还能赶上,但你现在的情况,根本不能骑马。”

    那老乞丐钟琊道:“长老所中之毒,十分厉害,到现在还不能说完全安全。今日银针解毒,只是开始,连续三日,每日六次银针解毒,然后再进药水里泡上至少三五天,最后才能服下清毒药物,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少说也要十天,而且要完全恢复元气,没有半个月是万万不成。”

    “也就是说,这半个月内,楼大哥不能离开?”

    钟琊点头道:“正是,一不可运功,二不可疲累,更经不住颠簸,一旦身体颠簸剧烈,先前所做的一切也就前功尽弃。”

    楼文师苦笑道:“本来我想强撑着去往襄阳,但是按照钟琊的说法,如果勉强前往,只怕还没到襄阳,就死在半道上。”伸出手,搭在齐宁手背上,齐宁立时觉得楼文师手指冰凉,心知他中毒确实不轻,只是强自支撑。

    “齐兄弟,白虎派人半道拦截,可见这次对帮主之位是势在必得。”楼文师肃然道:“如果他当真当上了帮主,就算我心中不服,也只能遵从帮主号令,你可明白?”

    齐宁点头道:“我知道。楼大哥,你是担心他当上帮主,会惹出祸事?”

    楼文师道:“如果这次拦截我们的人果真是白虎所派,此事就绝不简单。用人体炼制药尸,此等歹毒的手段,莫说是丐帮,就是寻常的江湖同道也是深为不齿,你自己想想,白虎结交这样的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丐帮弟子遍天下,有数十万之中,如果白虎当上帮主,想利用丐帮的势力另有图谋,后果不堪设想。”

    齐宁眉头锁起,问道:“楼大哥,你以为白虎争夺帮主之位,另有不可告人的野心?”

    楼文师微挥手,示意钟琊和毛狐儿都退下,两人知道事关重大,都退了下去,顺手带上门,屋内孤灯闪烁,楼文师才压低声音道:“你可知丐帮从何而来?”顿了一顿,才缓缓道:“曾经战祸连绵,穷苦百姓流离失所,四处乞讨,却为人所欺,于是便有人将这些四处乞讨的乞儿聚在一起,众人团结起来,受欺负自然少了许多,一开始还没有形成帮会,只是大伙儿互相帮忙而已。”

    齐宁端坐不动,仔细聆听。

    “那时候这些穷苦人聚在一起,虽然四处乞讨,但战祸灾荒之年,并非总能吃上饭。”楼文师叹了口气:“人总不能叫活活饿死,所以这些人就帮人跑跑腿,送送东西,又或者帮人押运一些东西,但挣钱活命的行当,每行每业都有人在先,咱们做了这些,先前那些帮派自然看不顺眼。就譬如帮人送货,那便是得罪了镖局,镖局势力联合起来,那时候只算乌合之众的咱们自然不是敌手。”

    齐宁知道楼文师说起这些,绝不会没有缘由,也不吭声。

    “早先乞丐只是受寻常人欺负,大家聚在一起倒也少受欺辱,后来为了求生存,挡了江湖帮派甚至是官府的财路,他们自然容不下。”楼文师神情严峻:“有人要么被打伤打死,有的则是被关进大狱,也便在那时候,丐帮的第一位帮主挺身而出,将一盘散沙的乞丐们聚在一起,乞丐什么时候聚在一起抵挡凌辱已经无人说清楚,但是丐帮的开始,却是从那位莲花帮主开始。”

    “莲花帮主?”

    楼文师颔首道:“据传此人武功了得,挑选了一些悟性极高的乞丐传授武艺,你可知道丐帮的起点是在何处?”

    齐宁摇摇头,随即想到什么,问道:“楼大哥,总不会是在襄阳吧?”

    楼文师含笑道:“乞丐遍天下,但最早焚香入门的丐帮弟子,正是在襄阳。”

    “那位莲花帮主就叫莲花吗?”齐宁奇道:“倒像是女人的名字。”

    楼文师微微一笑,道:“据说一开始大家只知道他叫白莲,十年之间,承他授艺之人不下五六十人,这些人俱都是悟性极高,在白莲帮主的指教下,也都算是一把好手,其中更有几人成为了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从那时候开始,丐帮便逐步发展,天下间流落四方的乞丐多得是,所以丐帮弟子迅速扩增。莲花帮主创立丐帮十五年之后,丐帮已经有七八处分舵,弟子也有近万之众,也便在那时,莲花帮主却将帮主之位交给了自己的大弟子,也便是丐帮第二任帮主管风阳,他却从此退隐江湖,下落不明。”

    齐宁叹道:“高人有高人的风范,来的时候干净,走的时候也干净。”

    楼文师肃然道:“管帮主不负莲花帮主所望,振兴丐帮,他自己的武功也是突飞猛进,也正是在他手中,丐帮定下了诸多帮规,如今丐帮的大小帮规,都是从那时候增补出来。此后历任帮主,虽然也有平庸之才,但大都是带着丐帮逐步壮大,不过丐帮成为天下第一大帮,到如今也不过百来年,江湖帮会起起落落,你方唱罢我登场,强手如云,丐帮走的今天,道路曲折,并不容易。”

    齐宁微微点头,暗想无论是个人还是集团,能走到巅峰,必然要走过一段曲折漫长的荆棘之路,从无一帆风顺便通往巅峰的道理。

    “你可知江湖帮会如云,许多帮会实力之强,连朝廷也都忌惮几分。”楼文师凝视齐宁,问道:“为何丐帮最终能走到今日的位置?”

    齐宁道:“请楼大哥赐教!”

    “乱世存丐帮。”楼文师叹道:“若是朗朗乾坤,天下太平,丐帮反倒不易壮大,恰恰天下纷乱,战祸连绵,却是丐帮壮大的时候。从丐帮创立至今,但凡每一次天下大乱之后,其他帮会遭受牵连,都会实力衰弱,唯独丐帮每一次大乱过后,势力便增长几分。”

    齐宁一怔,但瞬间明白其中的道理。

    丐帮弟子,本就是出身贫苦之人,丐帮之所以为人忌惮,最大的原因便是丐帮人多势众,耳目遍及天下,但在不少帮派眼中,丐帮乃是最底层之人,骨子里对丐帮还是有几分瞧不上。

    每次战乱,流离失所沦为乞丐的人们多如牛毛,而这时候正是丐帮吸纳血液的时候,虽然这样的发展方式颇为残酷,但却是丐帮能走到今日的不争事实。

    “所以从丐帮创立的第一天开始,丐帮就从没有对官府和朝廷有过好感。”楼文师缓缓道:“许多丐帮弟子本身就是因为官府的盘剥和压榨,才一无所有沦为乞丐,所以很多丐帮弟子对官府都是心存敌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