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五九章 青龙令

第六五九章 青龙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齐宁其实很清楚,当初向百影就担心青木大会之上会出现变故,所以托付齐宁在青木大会召开之时,及时赶到襄阳阻止别有用心之徒趁乱夺权。

    齐宁想着自己是锦衣候,拥有朝廷爵位,即使自己露面,作为江湖第一大帮的丐帮,本就对朝廷素有成见,定然不会给自己这位侯爵面子。

    这时候听得楼文师让自己前往襄阳,更有些犹豫。

    他知道向百影传授自己醉梦九式绝非心血来潮,只怕就是希望自己带着丐帮的绝学,插手丐帮事务。

    楼文师见得齐宁显出犹豫之色,问道:“齐兄弟是否有什么担心?”

    齐宁叹了口气,道:“楼大哥,你知道我身上带着锦衣候的爵位,朝廷设立神侯府的目的,本就是不希望让江湖门派觉得朝廷过多插手江湖事务,所以让神侯府以江湖方式与武林门派交涉。”顿了一下,才道:“我代表着朝廷,就算出面,只怕也无济于事。”

    楼文师微微颔首,道:“齐兄弟的担心不无道理。”想了一下,才道:“可是咱们也绝不能坐视白虎篡夺帮主之位于不顾。齐兄弟,白虎若是当上帮主,不但丐帮会遭受他牵累,我只担心楚国也会遭受巨大的挑战。”

    “楼大哥的意思我明白。”齐宁点头道:“你是担心白虎被其他人收买,聚集丐帮的势力对付楚国。”

    “不错。”楼文师道:“此事事关重大,并非儿戏。”

    齐宁略一沉吟,道:“让我赶往襄阳,无论是为了向帮主和楼大哥,还是为了朝廷,我都是义不容辞。可是.......!”

    楼文师却是想到什么,眼前一亮,笑道:“有了!”

    齐宁“哦”了一声,楼文师已经笑道:“齐兄弟,非常之时,咱们只能用非常的法子。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正大光明参加青木大会。”

    “楼大哥有什么法子?”

    楼文师笑道:“钟琊你已经见过了,他是我丐帮青龙七宿之中一等一的人才,不但精通医术,还有一门本事,也算是独步江湖。”

    齐宁见楼文师脸上显出神采,知道他已经想出好主意,很是好奇,笑问道:“刚才一见他,就知道不是泛泛之辈。楼大哥,你说他有一门独步江湖的本事,不知道是什么本事?”

    楼文师抬起手,手掌对着自己的脸,画了一个圈子,笑道:“齐兄弟可听说过易容术?”

    “易容术?”齐宁顿时来了兴趣,“楼大哥,你是说,钟琊擅长易容术?”

    “何止擅长。”楼文师笑道:“放眼江湖,易容术比他更高明的没有几个。北梁南钟,这是百年前就存有的两大易容世家,世人只知其名,却不见其面。钟琊与我是莫逆之交,性情相投,我和他也是私底下结为了金兰兄弟。”

    齐宁一怔,随即失声笑出来,心想这青龙长老还真是有与人结义的嗜好,看来不止有自己一位结拜兄弟。

    “钟大哥比我年长几岁,结义之时,我拜他为兄长。”楼文师道:“他为人低调,连舵主也是不愿意做的,平时喜欢四处游历,这次赶来徐州,幸亏他在家中,否则这条性命已经没了。”

    齐宁这才知道,这宅子原来是钟琊的住处。

    楼文师身受重伤,却不能四处张扬,所以到了徐州,径自来到此处找寻结义兄弟钟琊,也幸亏他命大,碰到钟琊在家,这才救回一条性命。

    “钟大哥是钟家的嫡系传人,加入丐帮之前,就有一个千面狐的诨号。”楼文师笑道:“只要钟大哥出手,就能将你改头换面,彻底从外表变成一个新人,除非是极其亲近之人,否则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

    齐宁道:“楼大哥,你是想让我易容前往襄阳?”

    “不错。”楼文师起身来,缓步走到一旁,拿起堆放在那边的衣衫,从里面取了一件东西过来,走到齐宁边上坐下,伸手递过来,道:“你先拿着。”

    齐宁接过一看,却是一块椭圆形的黑色铁牌,中间有镂空,仔细一看,却是一条青龙盘绕在中间,惟妙惟肖,他瞬间就明白,这很可能就是丐帮青龙长老的身份证明。

    “这是青龙令。”楼文师肃然道:“丐帮东方七宿,见到青龙令,就等若是见到了我,无敢不从。齐兄弟,我让钟大哥为你易容改面,你持此青龙令前往襄阳,便能光明正大参加青木大会。”

    齐宁心想这个法子倒也不错,问道:“楼大哥,青龙令乃是青龙长老的信物,我若是持此物前往,被人询问起来,我又该怎样说?”

    楼文师肃然道:“我已经想好,你便说你是亢金龙的新任舵主。”

    “亢金龙分舵舵主?”齐宁皱眉道:“楼大哥,那公孙剑.......!”

    楼文师眸中显出一丝悲愤,自然是对公孙剑和郑泉的遇害耿耿于怀,但他毕竟是一方豪雄,知道大局为重,正色道:“到时候便说公孙剑为人所害,你是我新任的分舵舵主,别人若是多问,只说这是青龙七宿的事务,除了帮主,其他人没有资格多问。”微一沉吟,才道:“我让毛狐儿随你一同前往,有毛狐儿在一起,没有人会怀疑。”

    齐宁心中知晓如果真的被白虎在青木大会之上得逞,后果不堪设想,为今之计,似乎也只有按照楼文师的法子去做,问道:“楼大哥,玄武那边,是否可以联合?”

    楼文师道:“你不必告知他身份,白虎若想做帮主,玄武势必会全力阻止,若是玄武能够阻止,咱们倒也不不轻举妄动,若是玄武势孤,咱们大可以帮他一把。”冷笑道:“此番青木大会,只要阻止白虎,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待得帮主出山,自然可以收拾局面。”

    齐宁微微颔首,忽地想到使团,道:“大哥,眼下自然还不能易容,就算要赶往襄阳,也要护送天香公主过了淮河,那边有人接应方可。”皱眉道:“只是你接下来几日还要解毒,钟琊根本走不开,这......!”

    楼文师道:“你尽管先代使团回国,银针排毒,只是三日即可,后面的事情,钟琊会妥善安排。三日之后,钟琊必能与你会合,到时候再给你易容改面。”

    齐宁见楼文师都已经安排妥当,道:“那就一切遵从楼大哥意思,我只待将公主护送过了淮河,便会立刻启程前往襄阳,快马加鞭,应该能够赶上。”

    楼文师伸手按在齐宁手面上,郑重道:“齐兄弟,事关重大,此番就全拜托你了。”

    齐宁离开之后,径自回到驿馆,悄无声息,次日一早,队伍继续向楚国出发,赶到淮河边上,已经是三日之后。

    齐宁心中记挂着青木大会,知道时间紧迫,淮河两岸,却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送天香公主渡河,东齐水师特地调了几艘战船前来,东齐水师甲天下,果然是名不虚传,齐宁瞧见东齐战船俱都是风帆战船,木质坚硬,每一艘战船在江面之上,宛若一座小山一般,十分壮观。

    本来用于战斗的战船,如今却已经是披红挂彩,一派喜气,遥望对面,早已经是锣鼓喧天,楚国的迎亲队伍在已经在对面等候,齐宁这才松了口气,心想楚国的办事效率倒也还不错,及时赶到。

    他知道派出齐峰向本国禀报距今时间极为短促,想来齐峰是日夜兼程,也不知跑死了多少匹马,这才及时将消息送达,而楚国仓促之下,却也是迅速派出队伍前来迎候。

    队伍登上战船,渡水抵达对岸,锣鼓喧天之间,齐宁瞧见淮南王就在人群之中,率众迎了过来,身后跟着大小官员。

    前来迎亲,按道理本应该是礼部尚书,但齐宁知道时间太紧,袁老尚书年事已高,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颠簸赶到,只能派出淮南王前来,想来得到消息之后,淮南王一行人也是日夜兼程才及时赶到。

    齐宁携着东齐太子和东齐礼部尚书陶乾等人上了前去,淮南王已经是满面春风拱手笑道:“太子辛苦,侯爷辛苦,诸位都辛苦了。”

    齐宁已经向东齐太子介绍道:“殿下,这位是淮南王。”

    太子也是拱手笑道:“有劳王爷前来迎候,实在是愧不敢当。”

    “必须当得,必须当得。”淮南王伸手握住太子手臂,十分亲热道:“自今而后,齐楚一家,早闻太子之名,今日一见,果然是风度翩翩,贵气逼人。来来来,一路辛苦,这边略备酒宴,为太子和公主接风洗尘,洗一洗身上的辛苦。”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卫戍淮水的军营也已经做了布置,锣鼓声中,队伍到了军营,这边早已经设下了宴席,双方互相客气,俱都是谈笑风生,一派喜庆气氛,按照淮南王这边的计划,今夜就在军营歇息,次日一早启程回京,所以宾主之间也不拘束,开怀畅饮。

    齐宁却是还心念着青木大会之事,酒宴过后,各自回帐暂且歇息,齐宁正寻思着钟琊何时会来碰头,忽听到帐外传来声音:“侯爷可安歇了?”却是淮南王的声音。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