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六二章 双生

第六六二章 双生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钟琊道:“祖师有令,门下弟子,不可易容成已经存在之人,违者祸及子孙。”

    “不可易容存在之人?”齐宁吃了一惊,钟琊含笑道:“这是对门人的规定,我们钟家的人,是不可易容成已经存世的面孔,这是易术门人的第一铁律。”

    齐宁心想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易容成李堂,钟琊竟似乎看穿齐宁心思,道:“今日没有施展皮骨功,故意比李堂矮上小半头,并非完全易容成了李堂模样。易容术并非只是说改变面貌,连体形声音也都包含其中。”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心想原来钟琊被自己看出破绽,倒不是他不施展皮骨功,而是一旦施展皮骨功,与李堂一模一样,那就违反了祖上传承下来的铁律。

    齐宁啧啧称奇,忽地发现说了小半天的话,两人竟还是站着,急忙道:“钟先生快请坐。”请了钟琊落座。

    按照道理,钟琊在丐帮并无实职,虽说是他低调,但论及身份,也只是一名普通的丐帮弟子,莫说和齐宁这位侯爵相比,就是与普通的丐帮舵主相比,地位也是低一些,不过这人有过人的易容本事,那是让齐宁心生钦佩,对他显得颇为尊敬,毫无一丝一毫居高临下的架子。

    齐宁素来服软不服硬,而且看人也从不在意对方的地位身份,只瞧对方是否有真本事,对方若是没有本事,无论地位多高,齐宁心里都不会高看半分,但如果确有过人的能耐,即使身份低微,齐宁也会心存敬意。

    钟琊见齐宁年纪轻轻,虽然出身武勋世家,身份尊贵,但却毫无那种世家弟子居高临下的傲气,而且显得异常随和,也能感受到齐宁对自己的敬意,心中暗暗赞叹,落座之后,钟琊已经压低声音道:“侯爷是否能抽身离开?”

    齐宁点头道:“我已经做了安排,淮南王会接替我继续带着队伍回京,我可以随时离开。”

    钟琊点头道:“距离襄阳青木大会,还有三天的时间,从此处赶往襄阳,快马日夜兼程,如果一路顺利,倒是能够赶上。对了,楼长老派了毛狐儿几个随同侯爷前往襄阳,他们不便过来,在距离此处十五里之外等候。”

    齐宁道:“钟先生用过饭后,咱们就开始易容。”压低声音道:“先生,恕我直言,跟随我前去的那几人,是否可靠?”

    钟琊含笑道:“侯爷放心,此行除了侯爷之外,包括毛狐儿在内,共有四人,他们都算是丐帮中的好手,但知道侯爷真实身份的,只有毛狐儿一人。我虽然出自钟家,但加入丐帮的时候,并无人知道我是钟家的人,所以之前除了楼长老,丐帮并无人知道我擅长易容术。”

    “哦?”齐宁一怔,心想这钟琊倒是藏得极深。

    “不过毛狐儿要带着侯爷参加青木大会,所以这次只能让他知晓。”钟琊道:“其他几人对楼长老忠心耿耿,绝对可靠,包括毛狐儿在内,都是楼长老十分信任之人。毛狐儿自然不可能泄露候爷的真实身份,其他几人只知道此行是要保护侯爷,不会多问。”

    齐宁给钟琊倒了杯茶,笑了一笑,才问道:“钟先生,你擅长易容术,我这里倒有一桩事儿想向您请教。”

    “侯爷客气了,请教不敢当。”钟琊道:“侯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钟先生,你说这世间有没有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自然是有的。”钟琊毫不犹豫道:“虽然并不常见,但相貌看上去一模一样,仔细找寻,也是能找到的。”

    齐宁接着问道:“两个陌生人,毫无交集,天南地北,但长相身高完全一样,最奇怪的是,这两人身上如果有胎记,也会长在同一个地方,这样的可能存不存在?”

    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在齐宁心头萦绕许久,今日碰到钟琊这位形貌宗师级的人物,这才出言相询。

    齐宁能够进入锦衣侯府,完全是阴差阳错纯属偶然。

    当初他在进京途中遇上了已经死翘翘的锦衣世子,两人形貌相似,齐宁虽然有些吃惊,却也并无取而代之的心思,只是因为衣衫破旧,无奈换上了锦衣世子的衣衫,却被尾随而来的段沧海一群人误认为是真正的锦衣世子,稀里糊涂到了锦衣侯府。

    本来这只是让齐宁感到太过凑巧,有些哭笑不得,但后来却得知自己左肩后面竟然有一块印记,更为诡异的是,原来那位真正的锦衣世子在同一个位置,竟然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疤痕印记,这就让齐宁觉得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钟琊擅长易容术,对人体形貌比之普通人当然是了解得多,齐宁心想机会不好错过,只盼从钟琊的话中能找出一丝端倪来。

    钟琊含笑道:“侯爷,天底下,根本不存在完全一模一样的人,便是双生子,也多多少少会有些细微的差距,普通人自然是更不必提。”

    “双生子?”齐宁一愣。

    钟琊道:“普天之下,若说形貌最为接近的,只能是一母双生子,乍一看上去,几乎是一模一样。天底下虽然有不少形貌酷似之人,但总是比不得双生子,毕竟是从一个娘胎出来的。虽说双生子几乎一模一样,但如果细细找寻,还是能够找寻到不同,否则天底下有不少双生子,若无法辨识,其父母又如何能分得清楚?”

    齐宁微微颔首,其实他也明白,一母双生的孩童,形貌自然是极其相似,但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流落四方的流儿,那位锦衣世子则是出身富贵,两人云泥之别,齐宁实在想不通这两人又怎会有联系,而且这两人更不可能存在双胞胎的可能,如果真是双胞胎,锦衣侯府如此尊贵的门户,尤岂会让自家子嗣流落在外。

    “至若侯爷说从无交集的两个人,相貌相似,那自然是可能,但若说两人身上有一模一样的印记,以我多年的了解,几无可能。”钟琊缓缓道:“便算是双胞胎兄弟,从娘肚子里出来,身上留有相同的胎印,这样的可能都微乎其微,更不必说从无交集的两人不但相貌相似,而且胎印相似。”

    齐宁微微点头,道:“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状况,又该如何解释?”

    钟琊想了一想,才道:“那只能说是我孤陋寡闻了。”问道:“侯爷,你见过这样的人?他们的胎记当真在同一个位置?”

    齐宁笑道:“我也以前听人说起过,想来是在吹牛,不过他倒也没有说是胎记,只说那两人身上同一位置有相同的印记。”

    钟琊道:“原来不是胎记。侯爷,如果是这样,那倒容易解释了。那两人身上的印记,应该不是出生的时候就从娘胎带下来,而是后来有人烙印上去的,按照侯爷的说法,既然在同一位置,而且印记模样也一样,那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出自同一人之手?”齐宁一愣。

    钟琊微笑道:“其实让我来说,那两人就算从未见过,却也不表示他们没有渊源,否则为何会被人烙上同样的印记?”

    齐宁心下一凛,低声道:“钟先生,你是说那两人本来有关系,但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钟琊点点头,道:“有这个可能。侯爷,在身上烙下相同印记,其实最终的目的,本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以此证明互相之间有渊源。江湖上有不少帮派,入门之时,便是要在身体的某一个位置烙下印记,以此证明份属同门。”

    “按照钟先生的说法,那两人肯定是有渊源?”齐宁直视钟琊眼睛。

    钟琊颔首道:“如果侯爷是听人所说,那人必定还隐瞒了什么,如果是侯爷亲眼所见,恕我冒昧,侯爷可能还没有看到背后的事情。如果那两人只是身上印记相同,相貌不同,那可能是同一个帮会或者同一个组织,未必会见过,如果两人只是相貌相同而没有印记,天下间并无渊源的两人相貌酷似,那也并不少见,可是相貌酷似,而且印记相同,那定然是渊源极深。”

    齐宁一直疑惑的关窍,也正是在此处,不自禁微微点头。

    只是他实在难以想通,流落四方的小貂儿会与锦衣世子有什么样的渊源?说这两人一母双生,齐宁难以相信,他自己想过多次,觉得锦衣侯府绝不可能让齐家的血脉流落在外,这毕竟是男尊女卑时代,作为延续宗族的男丁,无论是皇家贵胄还是达官贵人,或者是贩夫走卒,都会珍若生命。

    齐家作为楚国四大世袭候之一,若真有族人流落在外,也必定发动势力四处找寻,及时找寻不到,在侯府之内,多多少少还是会留下一些端倪来,但顾清菡和府里的人从无提及过此事,只能说明侯府根本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忽听脚步声响,李堂却是端了饭菜进来,齐宁回过神来,笑道:“钟先生,想吃东西,吃完饭咱们再准备。”又吩咐道:“去瞧瞧吴达林是否睡了,让他过来一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