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六肆章 古城

第六六肆章 古城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襄阳位于荆州西北部,汉江中游平原腹地,因为地处襄水之阳而得名。

    汉水穿城而过,分出南北两岸的襄阳、樊城隔江相望,乃是山水名城,借得一江春水,赢得十里风光。

    襄阳素来是军事与商业重地,城内街道纵横,倒也是热闹非凡。

    古隆中距离襄阳不过十余里地,丐帮青木大会即将召开,普通的平民百姓对此自然不知,但是江湖人士却都已经清楚。

    青木大会三年一度,却并没有固定的地方,通常都是由帮主决定地点所在,丐帮共有二十八宿分舵,因为身处乱世,天下三分,所以丐帮也是分而治之,虽然都遵从帮主之令,但四方长老各管一方。

    为了平衡四方,三年一度的青木大会选择地点,也都要照顾到四大长老的情绪,轮流在四大长老所辖地区举办。

    老江湖们对丐帮的青木大会多少还是颇为了解,而且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帮,与江湖各门各派也都是少不了打交道,丐帮弟子来自五湖四号,所以丐帮素来包容性极强,丐帮历任帮主之中,大多数在江湖上声望极高,固然是因为丐帮自身的势力,还有一个缘故,便是丐帮素来与其他帮派和睦相处,若是出现矛盾,丐帮也都是先礼后兵,绝不仗势欺人。

    每届青木大会召开,总有些江湖人物聚拢过来,虽然未必都能够进入会场,但对许多江湖人士来说,哪怕就是在附近转悠,似乎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而且青木大会召开之时,丐帮也会适当邀请一些江湖上名望极高的人士作为旁观。

    六月十八是青木大会召开的日子,其实早在大会召开数日之前,江湖各路人马便已经涌入到襄阳,再加上前来参加大会的各路丐帮弟子,陡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襄阳古城的官兵也就多了小心,巡街的官兵也增多了好几倍。

    不过神侯府存在多年,江湖各大帮派早已经形成了一套规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招惹官府,更不会胡乱生事,所以襄阳古城虽然来了不少人,但秩序却还算俨然。

    乞丐本是最为底层之人,平日里沿街乞讨,十分的卑贱,但如今在襄阳城内外,若是一副丐帮弟子的打扮,倒是一件十分时尚的事情,从各地前来的丐帮弟子,此番却不是过来乞讨,所以走在大街小巷,仰着脖子,倒是颇有几分得意自傲。

    襄阳城北有一条唤作紫贞街的街道,街道不算长,但却算十分热闹,这条街上多有酒楼茶肆,已经是六月中旬,襄阳的天气也颇有些炎热,路过的行人都喜欢往茶肆里要碗凉茶消消暑。

    今日这茶肆之内的客人比往日多了许多,便是大门口也是挤满了人,一个个伸长了脑袋往里面看。

    茶肆正堂中央,空了一处场地,场地边缘,一名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瞧着铜锣,而中间摆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一名十七八岁的姑娘正摆出一种匪夷所思的姿势,两只纤纤玉足站在桌上,但整个人的身体却向后弯,柔软的躯体几乎是旋转成一百八十度,螓首则是从双腿之间伸出。

    不少人知道,这便是柔术,说起来简单,但是要做起来,却异常的困难。

    姑娘谈不上很美,但颇有几分姿色,而柔软到极致的娇躯,更是让人垂涎三尺,忽地看到姑娘双掌撑在桌面上,两腿忽地向后一翻,四周一阵惊呼,随即便看到这姑娘如同车轮一般,在桌子上连翻了十余下。

    这并非普通的翻跟斗,而是充分展现出其身体的柔软和韧度,四周一片叫好声,更有不少人冲着那姑娘直吹口哨。

    江湖之上多有四处卖艺的江湖艺人,并不停留在某一处,而是四方流浪卖艺为生,如今襄阳这便是鱼龙混杂之地,一些江湖艺人也都跑到这边来,卖些手艺挣些银钱。

    叫好声中,那姑娘一个翻身,已经从桌上跳下来,拱手向四周一圈,声音很是爽朗:“各位叔伯兄弟见笑了,小女子卖艺为生,还请各位叔伯兄弟多多捧场,赏小女子一口饭吃。”随即那小老头拿了一只托盘递过来,姑娘端起托盘,笑容甜美,走到边上。

    看艺赏钱,这是江湖规矩,没银子的捧个人场,稍微阔绰些的,见到姑娘笑容甜美,却也是往那托盘里丢上几枚铜钱。

    客人无论赏银多少,姑娘都是含笑道谢,半圈过后,忽地以一只手伸过去,在那托盘上放了一锭银子,少说也有十两重,不少人都有些吃惊,十两银子虽然不算太多,但江湖艺人卖艺的时候,一次得到十两赏银,那并不多见,姑娘立刻道:“多谢大哥!”

    众人瞧见那赏银子的看上去三十出头年纪,穿着倒也十分讲究,一声青色长衫,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衣衫的料子一看就是上等货,暗想这人又是什么来路,出手倒还真是大方。

    “不用谢不用谢。”那人笑眯眯道:“姑娘流落江湖,卖艺为生,真要人怜惜,你看这手.......!”伸手竟是去触碰姑娘小手,姑娘急忙后退一步,勉强笑道:“行走江湖卖艺,倒也不觉得辛苦。”正要走到下一人面前,那人却叫住道:“我话还没说完,急着走做什么?姑娘,我这一出手可就是十两银子,你就这般对我?”

    那小老头走江湖多年,自然看出名堂,笑呵呵上前来拱手笑道:“多谢这位朋友赏饭吃,小徒弟不懂事,小老在这里谢过了。”

    “这是你徒弟?”那人眼睛在小姑娘柔软的身体直打转,笑道:“你这徒弟本事不差,我很是欣赏,这都已经是黄昏了,天都要黑了,你们现在收了场子,我请你们去酒楼吃上一顿。”

    小老头笑道:“多谢,不过朋友已经给了赏,足够我们师徒吃上一阵子,就不敢再叨扰了。”

    “老家伙,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身后跟着两三个人,其中一人瞪着小老头道:“你知道这位是谁?请你吃饭是给你脸,你还给脸不要脸。”

    小老头忙道:“这位朋友误会了,给小老脸,小脸岂敢不要脸,不过咱们走江湖,卖艺吃饭,不吃白饭的。”

    “是嫌银子不够?”青衫男子又取了一锭银子,往那姑娘托盘上丢过去,笑道:“这下子可足够让你们陪我吃顿饭?”

    那姑娘蹙起秀眉,摇头道:“大哥已经赏过了。”竟是拿起那锭银子丢还过来,那人探手接过,不怒反笑,道:“有意思,小老头,你这徒弟还真是有脾气,我喜欢。她可有许配人家?可要我帮忙介绍。”

    小老头还没说话,那姑娘已经恼道:“你说话客气一些。”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四周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自然都看出来,这男子一出手十两银子,却并不安好心,竟然当众调戏你人家姑娘。

    青衫男子恬着脸笑道:“姑娘要我说什么话才算客气?不如找个地方,我好好说客气话给你听?”

    他还没说完,就听一个声音冷冷道:“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耻竟敢调戏人家姑娘,还有没有王法?”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到茶肆靠内侧,一名身穿灰布衣衫的年轻人正冷冷盯着青衫男子,那年轻人样貌倒是颇为俊秀,在他身后,站着一名身材十分高大的汉子,虬髯胡须,头上扎着布巾,也是一身极为普通的衣衫。

    襄阳城内,云龙混杂,富贵有之,贫贱有之,但在青木大会即将召开的时刻,谁也不敢通过衣衫小看任何一个人,谁都不知道看起来普普通通之人,背后又到底有何样的靠山。

    青衫男子显然有些意外,瞥向那年轻人,打量一番,才笑道:“阁下又是何方神圣?你是说我吗?”

    “这里除了你不知廉耻,难道还有第二个人?”年轻人冷哼一声,似乎并不将青衫男子放在眼中,径自走过来,向那姑娘道:“姑娘,你不必理会这样的人,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我倒要看看谁敢无法无天。”

    这人先前还只是混在人群中,并不引人注目,这时候突然出来,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靠大门处站着几个衣衫偻烂的乞丐,一看就是丐帮弟子,前头一人看上去大概三十出头年纪,浓眉大眼,头发蓬乱,但一双眼眸却是颇为明亮,死死盯着那突然出来打抱不平的年轻人。

    这中年乞丐不是别人,正是齐宁。

    齐宁在钟琊的帮助下,易容改扮,扮成了三十多岁的中年乞丐,毕竟他是以亢金龙舵主的身份出现,若是太过年轻,难以让人相信。

    与毛狐儿等人汇合之后,一行人便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赶来襄阳,为了不至于延误,众人一路之上几乎是没有休息过,便是吃东西喝水,也是在马背上完成,好在今日赶到襄阳,距离明日正午在古隆中的青木大会尚有一段时间。

    齐宁心知此次青木大会也算是江湖上一大盛会,到了襄阳,也不急于直接去往古隆中,而是在襄阳城内转悠一番,青木大会在即,城中最多的话题自然与青木大会息息相关,齐宁则是留意探听,好先做个准备。

    毛狐儿一行四人跟随前来,对齐宁自然是唯命是从,到得这处茶肆钱门前时,瞧见人头攒动,齐宁倒想瞧瞧发生何事,挤到了门前来,先前那一幕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见到那青衫男子调息卖艺姑娘,心中冷笑,却不防突然有人挺身站出来。

    齐宁本以为是有人看不惯真心打抱不平,可是看到那挺身而出的年轻人,齐宁心下大吃一惊,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此人,只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