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六五章 觜火猴

第六六五章 觜火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国使团此番往东齐求亲成功,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北汉突然有变,身为北汉使臣的北堂煜和北堂风偷逃而去。

    齐宁一直都以为,洛阳有变,北堂风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洛阳争夺皇位,可是他万没有想到,今日在这襄阳,竟然碰上北堂风。

    这突然间挺身而出的公子哥儿,赫然就是北汉皇子北堂风。

    齐宁看到北堂风的一刹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得匪夷所思,天下之大,竟然能够在襄阳碰上北堂风,这简直比母猪上树的可能还要小,却偏偏发生。

    他吃惊之余,大是疑惑,暗想北汉已经发生变故,这小子不赶紧跑回去抢夺皇位,却跑到襄阳来做什么,襄阳是楚国境内,作为北汉皇子,身处楚国境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一旦身份暴露,想跑也跑不了。

    他瞧向北堂风后面,那边站着一名头戴帽冠身材高大的汉子,虽然故意穿着普通,但齐宁一眼就认出是火神君。

    北堂风和火神君既然都出现在这里,那么北堂煜也就不会太远,齐宁环顾一圈,并无发现北堂煜的踪迹,暗想难道北堂煜和北堂风竟是分道扬镳了?

    北堂风与那青衫男子针锋相对,四周众人则是指指点点,青衫男子身后一人冲着北堂风冷笑道:“是谁裤裆没有拉上,露出这么一个鬼东西来?想显威风英雄救美吗?”

    随在青衫男子身后几人立时都哄笑起来。

    北堂风出身皇族,哪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这等粗俗的话,他脸色一沉,冷声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那人还要再说,青衫男子却是抬起手,含笑道:“罢了,这位公子既然要冲英雄,咱们别扫了他的兴致。咱们都是奉公守法的百姓,不要在这里争执。”向北堂风笑道:“阁下能否留下名号?”

    北堂风张了张嘴,却只是冷哼一声道:“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号。”

    青衫男子竖起大拇指,笑道:“有勇气,多少年没碰上这么硬气的好汉了。”冲着那卖艺小姑娘笑了一笑,竟是不再多纠缠,转身便走,跟随他的那几人都是冲着北堂风冷笑,随着那青衫男子离开。

    北堂风见得青衫男子带人离开,不自禁挺了挺胸膛,脸上显出得意之色,却见那小老头上前拱手道:“多谢这位朋友解围。”

    北堂风忙整了一下衣衫,向那小老头拱了拱手,看向那卖艺姑娘,问道:“姑娘没事吧?”

    卖艺姑娘摇摇头,道:“多谢公子出手解围。”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北堂风故作优雅之态,那小老头却是已经向四周拱手道:“多谢诸位老少爷们捧场,今日就表演到这里,明日还请大家继续捧场,多谢多谢。”

    围观的人们这才纷纷散去,齐宁既然碰上北堂风,自然想搞清楚这小子来到襄阳究竟要搞什么鬼,就站在门外,也不离开,忽听边上有人道:“这梁子可结下了,刚才那青衫人我可是认识。”

    齐宁扭头看去,见到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抚着胡须,颇有得意之色,身边围着几个人,有人已经问道:“你认识?那人可有些张狂,乔庄主,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说了你们未必相信。”那中年人乔庄主卖关子道:“我问你们,西川有个韩家堡,你们可听过?”

    围观几人互相瞧了瞧,明显有几人不知,却有一人道:“乔庄主说的是西川合江的那个韩家堡?”

    “不错。”乔庄主道:“你既然知道韩家堡,可知道去年韩家堡发生了一件什么事情?”

    那人笑道:“你是说韩家堡堡主的女儿嫁给丐帮觜火猴分舵舵主做妾的事情?”

    齐宁心下一凛,却听那乔庄主哈哈笑道:“兄弟的消息也算灵通,我说的便是那件事情了。不过......嘿嘿,韩家堡的小姐嫁给那位曹舵主,可算不得心甘情愿。”

    “哦?”有人立刻问道:“乔庄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江湖前辈,走南闯北,见的事情多,咱们孤陋寡闻,你可得给我们好好说说。”

    乔庄主嘿嘿一笑,道:“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你们只要记着,那门亲事不简单。”

    “乔庄主,咱们说的是那青衫人,你提到韩家堡做什么?”有人疑惑问道:“那青衫人难道和韩家堡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乔庄主道:“刚才那位青衫人,可是韩家堡的姑爷,现在明白了吧,他就是丐帮觜火猴分舵舵主曹威!”

    齐宁和身边的毛狐儿对视一眼,两人眸中都是显出惊色。

    齐宁从无见过曹威,但却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当初在西川时候,丐帮白虎长老谋逆,设下圈套暗害向百影,齐宁记得清楚,那天晚上向百影就向白虎质问过曹威逼亲之事,只不过当时向百影身受重伤,白虎为曹威掩饰,向百影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却不料今日在这里竟然碰到了曹威。

    齐宁还记得,曹威是白虎的亲传弟子,是白虎一手提拔为觜火猴分舵的舵主,那是白虎铁杆的嫡系。

    “不对吧?”边上立刻有人质疑道:“乔庄主,曹威是丐帮舵主,可是方才的打扮,哪里有半分丐帮弟子的模样。他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赏钱,倒像他是富贵人,别人是乞丐了。”

    另一人也道:“是啊,姓曹的如果是丐帮的人,怎地敢在光天化日下调息那姑娘,我听说丐帮那位向帮主驭下极严。”

    “向帮主?”乔庄主一副尽知天下事的表情:“向帮主为人所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此番青木大会,丐帮就是要选出新帮主为向帮主报仇。你们有所不知,那曹威可是白虎长老的亲传弟子,据我所知,此人喜好女色,为人也颇为狂妄。当初向帮主在世的时候,曹威就依仗白虎长老的庇护,颇有些肆无忌惮,如今向帮主不在了,还有谁敢招惹此人?”

    边上一人颔首道:“我也听说这次丐帮选帮主,那位白虎长老胜券在握,他在丐帮的资历最高,不出意外的话,白虎长老便是下一任丐帮帮主。这曹威是白虎长老亲传弟子,说不定等到白虎长老退下,这曹威日后就是丐帮的帮主了。”

    “乔庄主,你怎地认识曹威?”有人问道:“莫非你和他有什么交情?”

    乔庄主笑道:“我在西川有几个朋友,去年前往拜访,正好碰上韩家堡小姐出阁,也随了过去吃顿喜酒,我亲眼看到,迎亲的就是这位曹舵主。这曹舵主平时并不喜欢一身破衣烂衫,所以有时候碰着,也瞧不出是丐帮的人。”

    有人叹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帮,这几十年来,更是八帮十六派之首,我听说帮规森严,一直以来那位向帮主也是受人敬仰。不过这向帮主一走,世风日下,丐帮看来也在走下坡路了。”

    “嘘!”立刻有人抬手示意,四下里看了看,街上兀自有乞丐散落,那人低声道:“小心被丐帮的人听见,如今襄阳城内外都是丐帮的人,可要小心为好,真要得罪了丐帮,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乔庄主向茶肆里瞅了一眼,见到北堂风正和那小老头低声说着什么,压低声音道:“你们可认识这年轻人是何来路?”

    众人俱都摇头,有人道:“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出门在外,不可强出头,这年轻人方才站出来,已经得罪了丐帮,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

    “那曹威可不是好惹的。”乔庄主道:“这事儿肯定还没完,曹威被那年轻人当众叱骂,便是普通人也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是曹威这样的人?”叹了口气,道:“我只怕这年轻人走不出襄阳城了。”

    其他人也都是微微摇头,看北堂风的眼神已经与看死人没什么两样。

    这些人都是老江湖,知道不宜多说,也都各自散去,齐宁这才向毛狐儿轻声问道:“你可听过曹威这人?”

    毛狐儿点头道:“丐帮二十八分舵,每一个舵主的名字我都知晓,不过并非全都见过。我们都是在东边一带,这白虎七宿是在云贵川地区,平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三年一度的青木大会之时,会见上一面。三年前的青木大会,觜火猴分舵舵主并不是曹威。”

    齐宁微微颔首,低声道:“刚才曹威当众调戏那姑娘,丐帮可有帮规?”

    “有。”毛狐儿立刻道:“欺负弱小,淫辱妇女,这都是丐帮大罪,不过我们青龙七宿管不着那边,他是舵主,白虎七宿有执事堂,触犯帮规,都是由执事堂来发落。”冷笑一声,道:“不过西方七宿的执事堂都是白虎的人,如何发落,还不是白虎一句话。”

    “派一个人追上曹威。”齐宁低声吩咐道:“不要打草惊蛇,只要盯住,瞧瞧他们是否留在城内,住在何处,打听清楚,立刻来报我。”

    毛狐儿对齐宁的吩咐唯命是从,转过身,低声吩咐两句,两名手下立刻顺着曹威方才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齐宁往屋里瞅了一眼,见到那小老头和姑娘正在收东西,北堂风竟然也跟着一起收拾,火神君站在不远处,神情凝重,眉头紧皱,看上去心情实在不是很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