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六七章 落难

第六六七章 落难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老头意声音传出来:“傻丫头,那可是五百两黄金,你自己瞧瞧这些金叶子,可都是货真价实,咱们还要将他们带到汉中,五百两金子就能到手,咱两就算是十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金子。”

    姑娘没好气道:“你就爱金子,我只担心你有命拿金子,没命去花。”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小老头骂道:“师傅我走南闯北几十年,眼睛难道比你还不好使?你看那公子,无论谈吐举止,非富则贵,师傅这么多年的道行,绝不会看走眼。五百两金子对这些贵公子来说,九牛一毛。”

    姑娘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小老头笑道:“好啦,只是带带路。风公子今日出手相助,可见人品,咱们就算报答人家,也该帮人家带路。”

    两人声音很轻,若非齐宁功力深厚,实难听见,即使如此,师徒二人的对话齐宁也并非每一个字都能听清楚,但大概意思却完全能够听明白。

    “师傅,那你说他是贵公子,又是什么来历?”姑娘机警道:“他要是达官贵人,有的是人抢着给他们带路,干嘛要找我们?”

    “这......!”那小老头显然也觉得蹊跷,却是低声道:“或许是他们有些不方便,觉着咱们这些卖艺人走南闯北,对道路熟悉,所以找了咱们。我说死丫头,你别那么多问题,等拿了金子,咱们师徒就不必再流落江湖,师傅买个宅子好好安度晚年,然后给你备一大笔嫁妆,找个好人家给你嫁了。”

    齐宁心中叹了口气,此时才明白这对师徒为何会跟随北堂风过来。

    北堂风显然是用黄金说动了这小老头,毕竟五百两黄金,莫说区区卖艺人,就是一些江湖豪侠地方官员,也会因为这样一笔财富无所不顾。

    听这小老头的意思,北堂风一行人是要往汉中去,但显然对道路不大熟悉,所以要找识途老马带路。

    只是这一行人要往汉中去做什么?

    他闹清楚了缘故,对师徒二人的谈话也就没了兴趣,瞧见前面七八步远也是一闪窗户亮着灯,猫腰从窗口下过去,向前面那窗口摸过去,靠墙贴近窗户,里面却是异常安静,齐宁等了片刻,微微凑近,探出一根手指,轻轻在窗纸上戳了一下,戳开一个手头大小的细孔,凑在细孔往里面瞅进去。

    只见屋内陈设也是古旧简单,却是一间卧房,桌上点着油灯,一人披着衣裳背负双手,正在房内来回走动,显得颇有些焦虑不安,齐宁一眼便即认出,那人正是北堂煜,心想北堂煜果然是和北堂风在一起。

    北堂煜来回走了十来遍,心神不宁,又在椅子上坐了小片刻,很快便坐不住,又开始起来来回走步。

    便在此时,忽听一个声音道:“皇叔,你可睡了?”正是北堂风声音。

    齐宁却瞧见北堂煜立马往床边过去,动作极快,瞬间便躺在床上,扯了薄薄的被单盖在身上,襄阳这边的温度已经很高,晚上也根本用不着盖被单,齐宁见他如此,颇有些奇怪,却听北堂煜声音有气无力道:“还没睡!”

    就听“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齐宁瞧见北堂风进了房间,手里端着一只瓷碗,走到床边道:“皇叔,这是煎好的药,你先把药喝了。”

    却见北堂煜摆摆手,道:“不用了,服了两天药,没什么用处。哎,人老了,身子骨不成,也不是药剂能医好的。”

    “皇叔别这样说。”北堂风道:“皇叔病不好,咱们没了头绪,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皇叔,先喝了药。”

    齐宁有些奇怪,暗想刚才北堂煜的样子,焦虑不安倒是有的,却根本不像生了什么病,等北堂风过来,却立刻上床,一副软弱无力的模样,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却见到北堂煜摇摇头,却还是接过瓷碗,饮了一小口便递了过去。

    北堂风将药碗放在一旁,才道:“皇叔,那卖艺的老头对道路十分熟悉,而且知道许多近道,他说快的话,二十天之内,就可以赶到汉中了。”

    北堂煜叹道:“你从哪里找到他们?是否可靠?”

    “皇叔放心。”北堂风道:“他们是街头卖艺的,我是看他们收工之后,让人偷偷追上他们,许了重金请他们帮忙,他们立刻便答应了,嘿嘿,那等低贱之人,给他们一点甜头,什么都愿意做。”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北堂风在这里撒谎,明显是担心把事实说出来,北堂煜又会叱骂他一顿。

    若是缩着脑袋,或许还安然无恙,不会被人盯上,这下子倒好,在茶肆逞英雄,已经招惹了是非。

    “老四,洛阳那边如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北堂煜叹了口气,“可是在这里不能耽搁。咱们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两天,若是再耽搁下去,皇位只怕就被别人夺了去。”

    北堂风立刻冷笑道:“早知道老五老六心术不正,皇叔,当初就该劝父皇将他们调离洛阳,这下子倒好,父皇驾崩,那两个逆贼要篡夺皇位,还派人来追杀咱们,等我领兵回了洛阳,定要将那两个逆贼碎尸万段。”

    “他们手里都有兵马,近水楼台先得月。”北堂煜道:“你必须马上启程,尽快赶到汉中出关,只要到了咸阳,你便可以和你舅父从咸阳领兵出发,前往洛阳拜祭皇上。朝中都知道皇上一直属意你继承皇位,你有了这样的名义,再加上你舅父手里的数万兵马,足可以夺回皇位。”

    齐宁听到这里,终是明白,原来这一行人目的地并非汉中,而是要前往咸阳,只不过是要从汉中经过而已。

    汉帝驾崩,皇子争位,如今的洛阳正是兵火正炽,北堂风显然不敢在这种时候返回洛阳。

    听北堂煜的话风,北堂风还有一位舅舅镇守在咸阳那边,而北堂风前往咸阳,却是要借助那位舅舅的兵马回洛阳夺取皇位。

    齐宁眉头微锁,但一瞬间便即舒展开,这时候也终于明白北堂风为何会来到襄阳。

    毫无疑问,咸阳地处西北方向,北堂风在东齐之时,要去往咸阳,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自然是从汉国境内穿行,可是与他争夺皇位的其他皇子显然想到这一点,也必然会派人守住各处必经之道,从东齐穿过汉境往咸阳去,当然是凶险万分,只怕还没有到一半,就死在路上。

    北汉的五皇子和六皇子既然敢争夺皇位,那必然是有实力在手中,如果只是庸碌之辈,也就不会生出如此野心。

    这两人争夺皇位之时,当然不会忘记还有一个身在东齐的四皇子北堂风,只怕汉帝一死,这两人便已经派出刺客前往东齐行刺北堂风,先解决了这个最大的皇位争夺者,然后两兄弟再一决雌雄。

    不可从汉境穿行,另一条路就只能是进入楚国境内,绕一个大圈子,顺江而上,途经襄阳,然后转向汉中,再北上出关去往咸阳,这条道路自然会远上许多,也无法确保绝对的安全,但显然比穿越汉境要安全许多。

    齐宁心知这定然是北堂煜所谋划的路线,以北堂风的智商,应该想不到这条线。

    得知到北堂风的计划,齐宁却忽然觉得,如果北堂风能够顺利抵达咸阳,对楚国来说,倒未必是什么坏事情。

    一旦北堂风到了咸阳,它的那位舅舅就有了旗号,必然会领兵入关前往洛阳,而洛阳那边也绝不可能眼看着咸阳兵马长驱直入,到时候必然是内战四起,北汉一旦内乱,国力消耗,对楚国来说当然是利好消息。

    若是北堂风最终成功,顺利夺回北汉的皇位,以此人的才干,齐宁预测北汉必然会走下坡路,一旦失败,汉国经过一场内耗,也必然是元气大伤。

    忽然之间齐宁感觉还真不能让北堂风死在襄阳。

    只听北堂风道:“皇叔,这次幸亏有你,否则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不错,舅父手里还有几万兵马,到时候我领兵直接杀到洛阳,将那两个逆贼扒皮抽筋,皇叔,等我做了皇帝,一定会好好谢你。”

    北堂煜叹道:“你父皇一直属意于你,我也只是顺着皇上的意思而已。”

    “可是......!”北堂风犹豫道:“皇叔你不巧生了一场病,你现在看起来十分虚弱,长途跋涉,你可撑得住?”

    “不用管我,大事要紧。”北堂煜叹道:“明天你们启程离开,留下一个人在这边照顾我就好,我病好之后,立刻赶过去咸阳与你们会合。”

    北堂风一怔,道:“皇叔,你......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了?”

    “实在是迫不得已。”北堂煜苦笑道:“总不能因为我,耽搁了你的大事,老四,你们启程之后,路上不要耽搁,更不要惹是生非,一切低调行事,便是受了委屈,也要忍耐,等到了咸阳,一切都好了。”

    北堂风走到桌边,在椅子上坐下,沉默片刻,才道:“皇叔,你该不会是想要舍我而去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