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六九章 鱼龙混聚

第六六九章 鱼龙混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堂风眼角微跳,却听火神君笑道:“不错,我们是北汉人,就是前来刺探消息的探子。”此言一出,北堂风魂飞魄散,脸色大变。

    “好啊,果真是北汉的奸细。”曹威冷笑道:“既是如此,那更不能放过你们。”

    火神君冷笑道:“你说我们是北汉奸细,我们也承认,咱们先去官府再说,让官府来决断此事。”冷哼一声,道:“这次青木大会,神侯府自然不会坐视不顾,想必也派了人到襄阳来,咱们去找神侯府的人辨明是非就好,你们敢不敢去?”

    曹威眼珠子一转,道:“你们既然知道神侯府,看来也是道上的人,既是如此,咱们就用江湖上的规矩来解决此事。”

    “哦?”火神君问道:“什么规矩?”

    曹威抬手指向北堂风,道:“这是我与他的恩怨,若是有种,我就和他单独解决此事。他要是胜了我,我留下一条手臂在这里,可是我若胜了他,他就要留下一条手臂在这边,这公平吧?”

    火神君乃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眼力自然了得,他只扫一眼,就知道北堂风的武功远逊于曹威,让北堂风和曹威单打独斗,那条手臂就是送定了,摇头道:“我家公子向来不喜欢打打杀杀,不过你说得对,既然要解开恩怨,咱们就比武较量也是不错。”往前踏出两步,道:“我来陪你打。”

    齐宁在屋顶瞧见,心想危难时刻,这火神君也是北堂风唯一可以指望的人了。

    曹威虽然是丐帮舵主,武功或许比北堂风高出一截子,但比之火神君,那却又是差了一大截子,毕竟九天楼五行神君,也不会是浪得虚名。

    曹威要和北堂风单独打斗,无非是看出北堂风武功平平,决非他的敌手,这时候火神君站出来,曹威显然知道不是对手,冷笑道:“这是我和他的个人恩怨,旁人不得插手。若是你想战出来,我丐帮高手如云,我大可以也找个人来和你比斗。”

    火神君微仰脖子,道:“那倒无妨,你随便找什么人来,我接着就是。”

    曹威哈哈一笑,道:“这规矩不是由你来定,而是我来定。我和他单打独斗,已经是照着江湖规矩来,你想坏了规矩,难道还以为我丐帮无人吗?”

    火神君双数握拳,冷声道:“丐帮要仗着人多,还当我们怕了不成?”扫了一眼,见得众丐目光都盯在他身上,冷哼一声,傲然道:“你们就算一拥而上,又能如何?”

    曹威见得这火神君毫无畏惧之色,心里反倒有些忐忑,但他寻思四周都是自己的人,对方便算有些手段,难道还能以寡搏众,又有了底气,左右使了个眼色,十五六名乞丐顿时握紧手中兵器,向北堂风一行人逼近过去。

    便在此时,却听得院外不远处传来惨叫声,曹威脸色骤变,霍然扭头,吩咐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今夜为了找北堂风寻仇,召集了好几十号人,除了随他进院子这帮人,为了以防万一,四周各处路口都派人封住,一来是作为警戒,一旦发现官府的人过来立刻禀报,另一个缘故却也是担心北堂风跑了。

    这时候听到外面传来惨叫声,立时便觉得事情不对劲,手下一名乞丐跑了出去,一阵沉寂之后,忽见到从院门外飞进一人,“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那人蜷着身体,痛苦翻滚,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齐宁居高临下,比他们却是看得清楚,只见到院门之外出现了三道人影,凝神细看,待看的仔细,心下一凛,却只见到那三道身影却都是穿着僧袍,头戴班霞,俱都是双手合十,当先一人进了院内,齐宁一眼便认出,正是古象王国的贡扎西。

    当日北堂煜叔侄在东齐失踪之时,古象王国贡扎西一行人也是没了下落,齐宁当时就觉得贡扎西等人的消失,必然与北堂煜叔侄有着极大的干系,这时候看到贡扎西等人出现,心知这几名喇嘛定是一直追寻北堂风而来。

    北堂风看到贡扎西突然出现,也是吃了一惊,竟是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

    曹威看到进来的是三名喇嘛,有些惊奇,瞥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乞丐,有些恼怒,冲着贡扎西道:“是你动的手?”

    贡扎西根本不理会,盯住北堂风,三名喇嘛身上衣衫都已经十分邋遢破旧,而且看上去也十分疲惫,显然这一路追上来实在是不容易,一步步往北堂风逼近过去,从曹威身边经过之时,曹威见贡扎西连看也不看自己,恼怒道:“你聋了?我问你,是你出手伤人?”伸手往贡扎西肩头搭过去。

    眼见得曹威那只手就要碰上贡扎西肩头,贡扎西却是身形一闪,右手探出,直往曹威的手腕抓过去。

    曹威脸色微变,想不到这番僧反应如此迅速,急忙后退,躲过贡扎西一抓,顺手抢过边上一名乞丐手中的棍子,怒喝道:“臭番僧,你敢动手。”照着贡扎西临头打了下去。

    贡扎西竟是不躲不闪,往曹威抢过去,只听“砰”一声响,随即又是“咔嚓”一声,曹威手中的木棍已经种种砸在贡扎西的头上,将那班霞都打陷下去,却不料贡扎西的脑袋如同铁石一般,贡扎西面不变色,反倒是那木棍已经折断成两截子。

    曹威见得番僧如此悍勇,心下更是惊骇,贡扎西却不等他多想,挨了他一棍子,已经抢到他身前,探手已经掐住了曹威的脖子,边上众丐见贡扎西眨眼间便制住曹威,更是吃惊,纷纷毕竟,都是大声喝道:“番僧住手。”

    贡扎西手上有力,曹威喉咙被掐住,一时间反抗不得,无法呼吸,一张脸很快就憋得通红,两只手抓住贡扎西的手臂,想要掰开,却又如何能做到。

    齐宁心想这贡扎西和曹威打起来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两人并无什么仇怨,只不过这曹威太过骄横,不问青红皂白便即出手,而贡扎西显然这一路上追寻的太过辛苦,憋了一肚子火气,佛爷也有狮子吼的时候,这时候被曹威挑衅,显然是再也憋不住,怒火喷洒出来。

    众丐投鼠忌器,一时间也不敢冲上前去,北堂风见到贡扎西那一刹那,心下却是惊惧,这时候看到贡扎西竟然掐住曹威,顿时幸灾乐祸,唇边泛起冷笑。

    齐宁微皱眉头,心想这贡扎西如果将曹威真的掐死在这里,事情可就彻底闹大了,不管曹威人品如何,终究是丐帮舵主,若是死在贡扎西手里,丐帮上下绝不可能善罢甘休,贡扎西想要走出襄阳的可能便是微乎其微。

    贡扎西虽然一肚子邪火哦,但毕竟还算理智,他怒火中烧掐住曹威脖子,这时候见得曹威的舌头都快吐出来,知道若不松手,便要将此人活活掐死,他心里倒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正待松手,猛听得一个清丽的声音呵斥道:“住手,神侯府在此,谁敢放肆!”

    齐宁听到“神侯府”三字,心下一凛,只觉得那声音十分熟悉,他一直关注院中情形,倒没有注意院外的动静,这时候见到从院外冲进四条人影来,都是身法矫健,却并非穿着神侯府的装束,四人都是佩刀在身,进到院中,只听“呛呛呛”之声响起,其中三人已经拔出刀来,寒光闪烁,齐宁一眼便瞧出,那几人手中的刀刃正是神侯府的兵器。

    瞧见其中一人并未拔刀,身穿长袖劲衣,腰间束着腰带,头戴布帽,进到院内,便即扫了一眼,冷声道:“擅自私斗,罪不可赦,是谁在这里闹事?”她声音清脆,倒像女人声音一般。

    齐宁眯起眼睛,唇边泛起笑意,一眼便即看出,此人虽然一身男装打扮,但明显是女扮男装,虽然那声音微有些压着嗓子,但齐宁却是听得熟悉无比,不是西门战樱又能是谁。

    今晚还真是热闹非凡,北汉皇子在场,丐帮来了,古象王国的喇嘛来了,如今又将神侯府的人也迎了过来,还真是群英荟萃。

    齐宁猜到襄阳青木大会如此大事,神侯府绝不会视若无睹,一定会派人前来襄阳,倒想不到西门战樱却也跑来襄阳。

    看来西门无痕确实是准备培养起自己的女儿,上次西川攻打千雾岭让西门战樱前往参与,这次青木大会,还是派了自己女儿出来。

    贡扎西冷静下来之后,已经准备放开曹威,这时候听得神侯府来热,已经松开手,曹威弯下腰,用手按着自己脖子,拼命地咳嗽,贡扎西瞥了几名神侯府的人,微皱眉头,西门战樱却正是盯着贡扎西,问道:“你们是从青藏来?为何要到襄阳?”

    齐宁此时却是注意着火神君的动静,九天楼和神侯府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两个幽灵衙门,双方自从创立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对手,这些年来,双方私下里争斗不休,也都有人折损在对方的手中,一旦得知对方身份,自然而然地生出敌意,欲致对方于死地。

    果然见到火神君不动声色移步到北堂风身前,单手背负身后,手呈掌刀势,再看他双足站位,随时都能突起发难。

    北堂风手下其他几名随从却也都是各自准备,只待火神君一声令下,立刻出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