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七零章 老谋深算

第六七零章 老谋深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贡扎西瞥了西门战樱一眼,并不说话,又看向北堂风那边,见北堂风被火神君护在身后,竟是缓步往火神君走过去。

    西门战樱见得贡扎西不加理睬,有些恼怒,这时候身边一名神侯府吏员闪身拦在贡扎西面前,齐宁依稀倒也认出,此人在攻打千雾岭的时候,曾在西川出现过,西门战樱似乎称他为兰师兄。

    贡扎西双手合十,终于开口道:“本僧不想惹是生非,只是要取回自己的东西,请施主让开。”

    兰师兄倒也和气,笑道:“襄阳已经颁布了宵禁令,更是杜绝在城中擅自私斗,你们聚众在此,拳脚相见,这总是要说清楚的。”

    西门战樱冷笑道:“你们这几个和尚一进襄阳城,我们就注意到,知道你们迟早要闹事情,果然不出我们所料。”

    齐宁这才知道,西门战樱几人跑到这里来,倒不是因为注意到曹威这伙人,而是盯住贡扎西这几人。

    这也难怪,贡扎西一行三人并没有改变装束,无论走在哪里,自然都是十分显眼。

    古象王国远在青藏高原之上,前朝分崩离析之后,古象王国并无中原有过交往,双方的来往也是十分的稀少,在楚国境内,极其罕见看到青藏人,更不必说青藏的喇嘛,对许多人来说,青藏喇嘛的出现,很是新奇,最是引人注意。

    齐宁暗想贡扎西一行人应该有六七个人,但今日只到了一半,其他人是在城中其他地方搜寻,还是另有事情并无赶来襄阳?

    贡扎西显然也不想与神侯府发生冲突,道:“我们不惹事,只是谁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受辱。你们是楚国的官员,我们只要拿了东西,立刻离开这里,返回青藏。”

    西门战樱奇道:“取回东西?你们要取回什么东西?”

    曹威此时已经缓过气来,心中恼恨至极,立刻在边上道:“他们是.....是奸细,几位神侯府的兄弟,如今襄阳正要召开青木大会,这番僧跑来襄阳,绝没有什么好心思,定要将他们抓回去审问清楚。”

    西门战樱瞥了曹威一眼,冷冷道:“谁是你兄弟?你们是丐帮的人?”

    曹威虽然武功算不得高明,但毕竟混迹江湖多年,眼力界还是有些的,西门战樱虽然一身男装打扮,甚至故意束了胸,不至于让胸脯怒突挺翘,但她腰肢纤细,和男人大不相同,腰间那腰带一勒,更显纤细,也更显得臀儿向后拱起,将臀后衣襟绷紧,形成浑圆丰满的轮廓。

    曹威早已经看出西门战樱是女扮男装,但这时候自然不敢揭破,瞧着西门战樱俏脸冷峻,忙道:“是,在下丐帮舵主曹威!”

    “曹威?”西门战樱想了一下,点头道:“你是觜火猴分舵舵主!”

    齐宁见西门战樱一本正经模样,倒真像是盘查犯人的官差一般,心下暗笑,只觉得西门战樱英姿飒爽还真是有几分后世女警察的风范。

    她能立刻知道曹威所属分舵,看来此番前来襄阳,倒也是很下了一番功夫。

    “曹威,你深更半夜,带人跑到这里做什么?”西门战樱冷笑一声,扫视一眼,道:“丐帮是八帮十六派之首,莫非你们要率先坏了规矩?”

    曹威见西门战樱柳眉竖起,冷若冰霜,他喜好女色,瞧见西门战樱身材惹火,心中还有些荡漾,此时西门战樱声音冷漠,却让他立时想到眼前这带刺的玫瑰可是神侯府的人,忙道:“不是不是,我们丐帮也有保家卫国之责,到了襄阳,我便想到很可能会有别国奸细潜入进来,所以......所以派人暗地里盯着,瞧瞧是否有什么不轨之徒出现。”

    “哦?”西门战樱冷笑道:“那可还真是辛苦你了。”

    曹威听出她言辞讽刺,也不敢计较,抬手指向火神君,道:“这些人鬼鬼祟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便过来打探一番。”

    兰师兄忽然开口笑道:“曹舵主,你是将我们当成傻子吗?”

    曹威一怔,皱眉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并非不是说他们并不可疑。”兰师兄淡淡道:“只是你说今晚到这里是要打探奸细的情况,岂不是将我们当傻子?这附近道路都被丐帮弟子封住,你带着一群人闯入这里,又让我们如何相信你只是来打探消息?”

    曹威道:“事实如此,若是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法子。”

    “丐帮向帮主过世后,丐帮的人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兰师兄叹了口气:“曹舵主,你说他们是奸细,我们自然是要调查清楚的,不过......你今晚也要跟我们一起走,你们今晚意欲何为,我们当然也要调查清楚。”

    曹威脸色微变,摇头道:“这只怕不成。明日青木大会要召开,我要参加大会,今晚只怕没时间陪你们。”

    “这也由不得你。”西门战樱手按腰间佩刀:“你走也要走,不走也要走。”

    “哦?”曹威后退一步,冷笑道:“神侯府难道是要强抓人吗?神侯府要抓人,也要证据,难道只是凭空猜测,就要乱抓好人?”抬手指向火神君那边:“你们最好先查查他们是何来历。”

    西门战樱冷哼一声,看向火神君,瞧见火神君那一双眼睛也正瞧着自己,目光犀利,西门战樱感觉身上一冷,却上前两步,问道:“你们是哪门哪派?”

    火神君并非能言善辩之人,嘴唇微动,并无说话,便在此时,却听得一个声音道:“我们无门无派,只是访友而已。”话声之中,见到从北堂风后面出来一人,齐宁看得清楚,危急时刻,却是北堂煜从屋里终于出了来。

    “访友?”西门战樱一怔,“访什么友?”

    北堂煜上前几步,向着神侯府几人拱拱手,看向贡扎西,含笑道:“大师要的东西,确实在我们手中,不过东西太过珍贵,我们放在了一个妥善的地方,事到如今,我们自当归还。”

    贡扎西却是一怔,问道:“你们当真归还?”

    “本就是诸位大师的东西,物归原主,理所当然。”北堂煜微笑道。

    齐宁暗想那白蚌明明被自己所得,为何北堂煜会说在他的手中?脑子一转,立刻就明白过来。

    别人不知北堂煜的身份,可是贡扎西一行人却知道他们是北汉使臣,一旦贡扎西当场将他们身份暴露,必然是一场厮杀,就算北堂煜等人能闯出这里,可是想要跑出襄阳城,几无可能。

    北堂煜自称东西在他们手中,而且声称可以归还,就等若是给了贡扎西一个提醒,让贡扎西小心慎言。

    毕竟贡扎西一旦暴露北汉这些人的身份,北堂煜等人就必然无法脱身,而贡扎西一心想要寻回的白蚌自然再不可得。

    贡扎西当然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北堂煜深意,只是对他而言,天下间最大的事情,那也比不过白蚌,只要拿回白蚌,便是拿自己性命去换也不会有半丝犹豫。

    北堂煜老成持重,与北堂风完全不同,贡扎西虽然对北堂风恨之入骨,可是对北堂煜倒并无太大的憎恶,点头道:“你们有一句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你们交换东西,之前的一切,我们可以不再追究。”

    北堂煜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大师放心,我们此来襄阳,也只是听说要丐帮要召开大会,所以过来凑凑热闹,东西寄存在极为安全的地方,就在襄阳城外不远,我可以亲自陪同大师去取。”

    贡扎西合十道:“那就有劳了。”抬手道:“请!”竟是要让北堂煜立刻跟他走。

    西门战樱等人却是一脸茫然,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她却是根本听不明白什么意思,蹙眉问道:“你们说的东西是什么?”

    北堂煜笑道:“这是我们私下的事情,神侯府也要过问吗?”

    神侯府虽然具有插手江湖事务的职权,但却并非什么事情都能过问,神侯府当年与各大门派达成过协议,除非破坏定下的协议,否则就算是神侯府的人,也不得为难江湖中人,更不必说他们个人私事。

    兰师兄却已经开口道:“非常之时,神侯府负有维持秩序之责,这几位大师从青藏而来,又恰逢其时来到襄阳,我们总要弄清楚这几位大师前来楚国的目的。几位大师现在还走不得,跟我们回去之后,将事情闹清楚,我们便绝不会为难。”

    贡扎西一门心思只想尽快拿回白蚌,哪里还管其他,摇头道:“老僧不会跟你们走,我们要去取回东西。”向北堂煜道:“我们现在就走,不要耽搁。”

    西门战樱待在神侯府的多年,一向所知江湖各门派的人对神侯府从来都是敬让三分,又何曾见过有人如此无视神侯府的存在,“呛”的一声响,已经拔出佩刀,秀眉竖起,冷声道:“这里是楚国,不是青藏,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事情不闹清楚,你们什么地方也去不了。”

    北堂煜苦笑一声,道:“大师,我倒愿意和你现在就去取回东西,只可惜......神侯府的人执行公务,只怕不会让我们离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