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七八章 丧心病狂

第六七八章 丧心病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卖艺姑娘闭上眼睛,泪珠滚落,曹威见她腮帮子微动,意识到什么,身体陡然欺出,探手抓住卖艺姑娘腮帮子,随手抓了一件东西塞进了卖艺姑娘口中,笑道:“怎么?还想咬舌自尽吗?”

    姑娘求死不能,更是绝望。

    “小美人,我瞧你还是处子之身,自然是没有品味过男女之间的**味道。”曹威嘿嘿笑道:“等今晚过后,哥哥让你欲仙欲死,你若还想死,我便不阻拦你,只怕到时候你便舍不得死了。”伸手在姑娘脸上轻轻抚摸,道:“好滑的皮肤,还真是难得,走南闯北风吹日晒,还能如此光滑,果然是极品。小美人,你可知道,本来你昏睡的时候,我就可以把事给办了,可是曹舵主要的就是感觉,你越是不情不愿,曹舵主就越开心。”

    姑娘闭着眼睛,口不能言,浑身发颤。

    曹威重新坐下去,悠然自得:“小美人,我还没听你问起你的师傅,怎么,弃他于不顾?”

    姑娘睁开眼睛,一脸焦急之色。

    “这才像个徒弟。”曹威嘿嘿笑道:“我听你师父说,你是你师父走江湖的时候捡的弃婴,要不是你师傅,你早就被野狗叼了。这么大的恩德,你不能不报啊?”

    姑娘扭动身体,发出呜呜声音。

    曹威嘿嘿一笑,高声道:“带进来!”

    只见到房门被推开,两名乞丐推着那卖艺小老头进来,卖艺小老头鼻青脸肿,被推进来之后,身后一名乞丐在他膝弯用力一踹,小老头“哎哟”一声,顿时便被踹跪在地上。

    姑娘扭动得更加剧烈,坐下的椅子也是嘎嘎作响。

    曹威笑道:“我这人讲道理,你要是真想让我放了你师傅,我当然会答允你。不过......你总不能让我白白放他走?”

    姑娘泪眼婆娑,盯住曹威眼睛。

    曹威道:“你走街串巷,该是精明的很,还要我多说?只要你今晚老老实实听我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让我心满意足,明日一早,我立刻放了你师傅,你要是愿意,我也可以给你一笔银子放你走。”

    小老头立刻道:“不要答应他,这个畜生.....!”还没说完,身后一名乞丐抓起他头发,将他脑袋按着往地下狠狠地撞了几下,那小老头额头立时被撞开,鲜血直流。

    姑娘见小老头被打,拼命摇头。

    那乞丐抓起小老头脑袋,笑道:“小老头,你徒弟让我不要打你,你怎么说?你是他师父,也该劝劝她听话,我们舵主是何等身份,看上你徒弟,那是你徒弟的福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老头脸上血肉模糊,那鲜血顺着他肿起的眼睛往下流,遮挡住他视线,惨不忍睹。

    “你们丐帮......丐帮竟然......竟然做出这样......这样无耻的事情.......!”小老头虽然奄奄一息,却还是倔强道:“你们.......你们会有报.....报应的......!”

    曹威走到小老头身前,蹲下去,笑眯眯道:“我知道你喜欢银子。”抬起手,手中已经多了一锭银子,“襄阳最漂亮的婊子一晚上也就二十两银子,普通的三五两银子足以,这是二十两银子,归你了,今晚你徒弟就交给我。”

    小老头瞧了银子一言,嘴角泛笑,忽地“噗”一口,一口唾沫带着血水吐到曹威脸上。

    曹威脸色立刻沉下来,眼眸中露出杀意,抬手拭去脸上唾沫,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己找死。”站起身来,道:“将他带下去,找个地方挖坑活埋了,办得利索一点。”

    两名乞丐立时便要将小老头拖下去,姑娘拼命挣扎,也不顾身体被绳子勒住,椅子嘎嘎作响,曹威抬起手,笑道:“等一下。”手托下巴,笑道:“本舵主想到一个更好玩的游戏,你师傅待你如亲生女儿,连银子也不要,看来对你还真是不错。这样吧,今晚我们洞房火烛,也要让我这便宜丈人看看他徒弟是如何从姑娘变成女人。”

    那两名乞丐对视一眼,都显出淫邪笑容,一名乞丐道:“舵主,半年前西川赵希阳的老婆被您办了,赵希阳当时就在边上看着,那场景可真是刺激得很。”

    曹威嘿嘿笑道:“你们是不是又想过过眼瘾?今日本舵主就成全你们两个。”那两人哈哈大笑,曹威却已经将上衫脱下,从桌上拿起一把匕首,走到卖艺姑娘边上,嘿嘿笑了两声,便要用匕首去割开姑娘衣衫,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厉喝响起,那声音竟然是从屋顶传来,曹威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只见到屋角的瓦砾陡然间往下塌落,心知不妙,随即便见到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曹威反应极快,转身已经绕到姑娘身后,手握匕首,那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地之后,已经直直站住,手中却是一把弯刀,抬手刀锋指向曹威,厉声道:“你这个无耻之徒,今日定要取你狗命。”

    曹威仔细瞧了一眼,脸色大变,他却是认出来,这从天而降的竟是神侯府的人,分别不到两个时辰,正是那名女扮男装的神侯府姑娘。

    这从天而降的并非别人,却正是西门战樱。

    西门战樱怒不可遏,眼中满是浓浓杀意,曹威看到神侯府的人突然出现,几乎是魂飞魄散,腿上发软,四下里扫了一圈,等确定只有西门战樱一人,才回过神来,勉强笑道:“原来.....原来是神侯府的大人!”心中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神侯府的人怎地会追到这里来。

    今日他在茶肆看上卖艺姑娘,就已经做好了计划,派心腹找寻了这一处极为偏僻之所,根本不担心会有人发现这里,这两名乞丐亦是他最为信任的心腹部下,跟随他无恶不作,所以这处宅子除了他三人,再无其他的手下。

    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且不说江湖不容,便是丐帮也绝不可能容忍,所以曹威做的十分隐秘。

    他打定好主意,今夜占了姑娘之后,立刻将这对师徒杀之灭口,毁尸灭迹,毕竟走街串巷的两名卖艺人突然消失,也不会有人追查。

    这种事情他做的是轻车熟路,在西川犯下了无数这样的罪案,却都被他悄悄处理,也无人抓到其把柄,虽然襄阳城人多眼杂,但有些事情做多了,胆子也就越来越大,肆无忌惮,只觉得绝不会被人发现。

    这时候却瞧见西门战樱从天而降,曹威只觉得匪夷所思,一开始魂飞魄散,只以为是被神侯府盯住,派了一群人过来,等到发现并无其他人,心下稍安,却还是显得颇为谦恭,眼角依然在查探是否还有其他人。

    西门战樱见得那小老头的惨状,又看到卖艺姑娘一脸泪痕,更是恼怒万分,上前一步,厉声道:“曹威,你可知罪?”

    曹威苦笑道:“大人,这.....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还敢狡辩?”西门战樱脸若寒霜:“你所作所为,我都看的一清二楚,你罪大恶极,插翅也难飞。”

    曹威叹道:“我认罪。大人,我和你去投案,你让人进来绑我出去,我觉不敢有丝毫反抗。”

    西门战樱知道曹威是在玩花样,冷笑一声,向一名乞丐道:“你去解开那姑娘的绳子,然后将曹威绑起来。”

    那乞丐跟随曹威多年,也是老油条,苦着脸道:“大人,他是舵主,小的不敢犯上,还是让你的人进来执法吧。”

    西门战樱怒道:“让你绑就绑,少说废话。”

    曹威心知到了这个份上,西门战樱若有同伴,早就该出来,绝不至于还没有动静,微微一笑,道:“大人,总不会只有你一人前来执法吧?咱们这里可有三个人,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都要投案,你一人能带回我们三个吗?”

    西门战樱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曹威其实已经见过西门战樱的武功,寻思西门战樱的武功虽然还算不错,但实在算不得高手,最多也只是和自己不相上下,而自己手下还有两名亲随,这两人的武功也都还算不错,三人联手,西门战樱绝非敌手。

    “西门大小姐,我的意思是想问你,你一个人,是否真的能抓住我们三个。”曹威上前两步,似笑非笑道:“明知道我曹威最喜好的是女人,你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跑进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西门战樱心下一凛,曹威已经淡淡笑道:“今天一开始便瞧出你女扮男装,而且瞧着脸熟,但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后来有神侯府的人喊你小师妹,本舵主突然就想起,咱们其实早就见过,攻打千雾岭的时候,西门大小姐可是英姿飒爽啊!”

    “你......?”

    “不错,攻打千雾岭的时候,我也在其中。”曹威笑道:“那么多宗主掌门,我只是丐帮一名小小的舵主,你西门大小姐自然是没注意。不过那时候我瞧见大小姐,就惊为天人,想不到世间还有大小姐这么漂亮的姑娘......!”目光在西门战樱身上扫动:“这腰身,这大长腿,啧啧,还有.....嘿嘿,还有那大屁股,当时我就想,要是能和大小姐有一夕之欢,便是死了也值!”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