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八零章 欲练神功

第六八零章 欲练神功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战樱出刀迅疾,高个乞丐心有顾忌,颇有些左闪右之,齐宁在旁只瞧了小片刻,唇边泛起笑意,高声道:“姑娘,刀锋左挑,又叫斜向移过去。”

    西门战樱听得清楚,知道齐宁是在指点,虽然觉得那般招式有些怪异,却还是不自禁按照齐宁所说去做。

    这一刀挑过去,那高个乞丐急忙向后退了两步,却听齐宁慢条斯理道:“身体右移半步,右手肘往前突出,抓紧刀,向右边甩过去。”

    西门战樱再次按照齐宁所言去做,只是齐宁所说的招式威势古怪,西门战樱虽然刀法纯熟,而且身体柔韧性极好,但齐宁说出之后,她却也不能手随心至,总要一点时间反应,好在那高个乞丐的反应比西门战樱还要慢得多,西门战樱虽然出刀慢了几分,但按照齐宁所言招式一出,足以让高个乞丐汗流浃背。

    “左腿后移,刀刃下撇,往后用力划过去。”

    西门战樱两招过后,便感觉那高个乞丐根本无法接招,信心大振,按照齐宁所言再次做出怪异姿势,但这一次刀刃却不是攻向高个乞丐,下撇往后,正是攻向了趁机从后偷袭的那矮个乞丐,那矮个乞丐见得西门战樱连攻高个乞丐,早已经偷偷游移到西门战樱身后,见得西门战樱身后一片空虚,立时从后出掌。

    他自然也听到齐宁所言,心下一凛,隐隐觉得那招式是冲着自己来,也便在一瞬间,却见得光芒一闪,随即感觉手腕一阵剧疼,惨叫出声,西门战樱按照齐宁随手一刀,那刀刃却刚好从矮个乞丐的手腕划过,将那手腕的经脉瞬间切断。

    曹威也是大吃一惊,万没有想到西门战樱竟是使出如此怪异招数。

    那矮个乞丐手腕被切断,鲜血直冒,立时抓住自己的手,惨叫连连,痛苦不堪。

    齐宁气定神闲,西门战樱听到身后惨叫,身形往边上一闪,扭头便看到那矮个乞丐手腕流血,便是她自己也是吃了一惊,万想不到自己按照齐宁所言使出这怪异一招,竟然瞬间便伤了矮个乞丐。

    她自然不知,齐宁方才点拨的这几招,那都是无名剑谱里的招数。

    齐宁从来不是一个拘泥不知变通之人,无名剑谱的诸般招式他已经是铭记于心,虽说要完全洞悉其中精髓还尚需时日领悟,但这些招数的演变,他已经摸出了一些门道。

    他见西门战樱的刀法是在算不得有多高明,虽然不至于落败,但是这般打下去,一时半刻根本不可能分开胜负。

    西门战樱性情急躁,今夜孤身追拿刺客,齐宁便觉得这大屁股妞的刀法还是要好好练练,多谢长进也好自保,有心要指点一二,这时候正好借机会传授几招,只不过是将剑招变成了刀法。

    剑术和刀法本来区别极大,但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万变不离其宗,其中想通之处实在是太多,只要洞悉其中精髓,无论什么样的兵器在手中,都能用同样的招数发挥出威力来。

    无名剑谱的剑招都是诡异莫测,融入刀法中,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这种怪异的招数在刀法中也确实让人意想不到,如果是换作男人,未必能够瞬间做出这般动作来,但西门战樱身体的柔韧性极好,勉强能够迅速按照齐宁意思做出招数,而且这几招在无名剑谱中乃是最简单的招数,也算容易上手。

    “后退一步,刀尖斜上挑........不错......!”

    矮个乞丐受伤,那高个乞丐虽然吃惊,但瞧见西门战樱愣了一下,正是好时机,已经扑上前来,齐宁的声音在他扑上来那一刻,适时响起,西门战樱毕竟警惕性比之常人要高的多,她按照齐宁所说招式伤了矮个乞丐,再无犹疑,这次反应比先前还要快上几分,果敢决断,后退一步,刀尖往上斜挑。

    她这一挑,却正是刺向了高个乞丐的眼睛,那高个乞丐条件反射抬臂去挡,却听齐宁沉声道:“刀尖顺势下滑,往前刺,挑起来.......!”

    随即听得“啊”一声叫,高个乞丐连退数步,夹住右胳膊,脸上显出惊恐之色,身体已经是摇摇晃晃,忽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一个劲地喘着粗气。

    却原来瞬间之间,西门战樱上挑那一下,锋利的刀刃已经割在了高个乞丐左腋下。

    西门战樱一招得手,心下欢喜,见得高个乞丐模样,冷笑道:“原来你的罩门在左腋下。”

    齐宁笑道:“姑娘,你早就该发现才对,他听我们说出他有弱点后,并不防备咽喉,闪躲之时,一直护着左腋,一眼便能看穿。”

    两名乞丐此时都已经受伤,而且是废其武功的杀招,瞬间便已经无力再战。

    西门战樱虽然对这两名乞丐没有丝毫的畏惧,而且有底气解决这两人,但是如此迅速便结束,那实在是难以想到,这时候对齐宁的钦佩更是无以复加,看向齐宁,道:“老师傅,多谢你指点。”

    齐宁摆摆手,悠然道:“两个小喽啰,不值一提。”看向曹威,含笑道:“曹舵主,你是不是也要过来练一练?”

    曹威此时手心发凉,额头冒出冷汗。

    齐宁随口指点两句,西门战樱便瞬间解决两丐,曹威若还不知道齐宁深藏不漏,那就是愚不可及。

    他心知身处绝境,猛地将匕首横在卖艺姑娘脖子上,冷笑道:“老子不是你们对手,也不和你们废话,你们要抓我,老子也要找个垫背的。”他凶相毕露,只是握着匕首的手已经有些发颤。

    “曹舵主,你现在弃械投降,今晚你受的苦楚会少很多。”齐宁淡然道:“不过你要是不听话,还要顽抗,我保证你待会儿一定会很后悔。”

    曹威冷笑一声,道:“老子走南闯北,横话听得多了,有种你靠近过来试试,看老子敢不敢动手。”

    齐宁缓缓站起身来,摇摇头,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曹舵主,你还真要老叫花动手不成。”背负双手,往曹威那边靠近几步,曹威脸色微变,急道:“你......你别过来,我.....我他娘的真要杀人了......!”

    他握刀手紧了紧,刀刃擦着姑娘脖子上肌肤,姑娘闭着眼睛,脸色惨白。

    齐宁冷哼一声,曹威便觉得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感觉身边站着一人,大吃一惊,随即手腕一紧,握刀的手腕竟然已经被抓住。

    曹威扭过头,便瞧见那乞丐如同鬼魅般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边上,自己的手正是被他抓住,肝胆俱裂,随即感觉腹间一阵剧痛,却原来是老乞丐抬起膝盖,狠狠地顶在他腹间,这乞丐看起来邋里邋遢其貌不扬,但这一腿的力量实在是惊人,曹威只感觉乞丐用膝盖这一顶,似乎将自己的内脏俱都顶裂,那种痛苦让他瞬间大小便失禁,弯着腰,捂着腹部,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齐宁武功了得,西门战樱早就知道,也不惊讶,立刻上前来,用刀子割断了绑缚卖艺姑娘的绳子,取了姑娘嘴里的东西,姑娘“哇”的一声哭出来,西门战樱轻轻拍她肩头抚慰:“不要怕,现在没事了,你放心,这狗贼我一定不会放过。”

    那姑娘死里逃生,心下感激无比,这时候瞧见卖艺小老头躺在地上,急忙跑过去,蹲下抱住,见小老头人事不知,但却还有呼吸,才微微宽了心。

    齐宁手中拿着抢过来的匕首,摇晃着走到曹威边上,蹲下去,笑眯眯道:“曹舵主,怎么样,爽不爽?”

    腹间的疼痛让曹威全身都冒出冷汗,龇牙裂齿,这时候瞧见齐宁又在自己身边蹲下来,全身发寒,瞧着齐宁,眼中已经显出乞求之色。

    “我这人说话从来算话。”齐宁叹道:“我做人的标准很简单,别人让我不痛快,我便要让他更不痛快,刚才你可让我不高兴了哦,你说该怎么办?”

    “饶......饶我性命.......!”曹威心知落在神侯府的手里,已经不可能有什么好果子吃,乞求道:“只要.....只要饶我一命,我......我什么都.....都肯做。”

    齐宁笑道:“孺子可教,你这话听着让人舒服。曹舵主,你好歹也是丐帮的舵主,如此不堪一击,实在丢了咱们丐帮的脸,这样不成,老叫花不能让丐帮这么没面子,要教你一套神功,让你长进长进。”

    曹威一愣,西门战樱也有些吃惊,心想这老乞丐脑子糊涂了吗?为何还要教这狗贼武功?

    “你不想学?”齐宁问道。

    曹威虽然不知道齐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时候哪敢惹齐宁不高兴,立刻道:“我.....我愿意.....我愿意.....!”

    齐宁嘿嘿一笑,道:“我这套神功一旦学成,着实厉害,不过要学神功,先要做一件事情,只要你愿意,必将前途无量。”

    “前.....前辈让我.....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曹威是个识时务者的俊杰,立刻道:“我.....我全都照办。”

    齐宁微笑道:“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