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八二章 观星台

第六八二章 观星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古隆中位于襄阳以西的西山环拱之中,隆中者,空中也,行其上空空然有声,古隆中因此而得名。

    古隆中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隆山耸翠,东山亘绵,旗山旋峙。

    襄阳是在南方七宿所辖之地,所以朱雀长老算是这次青木大会的东家。

    八月十五,本来聚集在襄阳的江湖各路人马,都是向古隆中涌过去,不过除了丐帮弟子之外,其他各门派的人物如果没有请柬,倒是无法进入西山古隆中,这毕竟是丐帮头等大会,而且今年青木大会与从前又是大不相同。

    受到邀请的人其实并不多,不过三四十人而已,但从各地前来的丐帮弟子却是众多,二十八宿舵主自不必说,每人都是各自领了一群人前来,所以这次青木大会,也有五六百之众,丐帮的精锐几乎尽皆在此。

    齐宁在正午之前,赶到了西山,西山脚下早已经设有了岗哨,毛狐儿是心月狐分舵舵主,亮出令牌,自然是畅通无阻,走到半山腰,早有柳土獐分舵舵主带人前来迎候,身为这次大会的主人,对其他各地而来的帮中兄弟倒也是十分客气。

    柳土獐舵主叫做乔玄,倒是与毛狐儿十分相熟,见面之后,已经笑道:“毛舵主,三年前你我斗酒,我输你一筹,越好今年再战,你可没忘记吧?”

    毛狐儿也是爽朗一笑,道:“一直记着,大会过后,咱们找个地方一较高下。”

    乔玄扫了一眼,问道:“你们东方七宿有两位舵主已经到了,不过青龙长老尚未抵达。”

    毛狐儿道:“长老身体有恙,此番是来不了了。”

    “来不了?”乔玄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道:“毛舵主,青龙长老可知道此番大会非比寻常,是要商议为向帮主报仇,还要选出新的帮主,如此大会,青龙长老怎能缺席?”

    “长老虽然来不了,但派了亢金龙韦舵主替他前来。”毛狐儿看向齐宁,向齐宁介绍道:“韦舵主,这位是柳土獐分舵的乔舵主!”

    齐宁拱手笑道:“乔舵主。”

    “韦舵主?”乔玄疑惑道:“亢金龙不是公孙剑公孙舵主吗?何时......!”似乎觉得这话当着齐宁面直说有些失礼,勉强一笑。

    “公孙舵主为人所害,所以长老令韦舵主接替。”毛狐儿双目之中已有愤色。

    乔玄更是大吃一惊,失声道:“公孙舵主他.......!”附近有人来来回回,乔玄终是没有大声说出,只是神情凝重,心知在道路上不好多说,毛狐儿却已经问道:“几位长老是否都已经到了?”

    “我们朱雀长老几天前就已经到了,白虎长老是前天抵达,不过玄武长老目前还没有显身,但北方各舵的舵主都已经到了。”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玄武长老未能抵达,该不会也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向百影无法出场,眼下丐帮资历最深的便是白虎,能与他一较高下的,也只剩下北方的玄武长老,此番对付白虎,齐宁是想着以玄武为主力军,自己从旁辅助,若是玄武缺席,事情反倒很难办了。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阵脚步声响,山道上一群人正过来,当先一人身形清瘦,乔玄瞧见,已经笑道:“翼火蛇分舵的马舵主到了。”冲着那清瘦乞丐叫道:“老马,你就知道偷懒,也不早来几天帮帮忙。”

    那马舵主拱手笑道:“对不住对不住,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来晚了,回头向你赔罪就是。”

    他身后跟着十来人,显然都是他的部属,齐宁扫了一眼,忽地眉头一紧,瞧见马舵主身后一名乞丐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陡然瞧见那人,齐宁竟有似曾相识之感,但究竟在哪里见过,却实在没有印象。

    毛狐儿也打了招呼,随即向马舵主介绍了齐宁,马舵主也是大为意外:“原来亢金龙分舵换了舵主。”人来人往,也是不好多说,毛狐儿见齐宁盯着那浓眉大眼的乞丐看,有些疑惑,齐宁却已经笑道:“这位兄弟不知是哪位,有些脸熟。”

    马舵主回头看了一眼,笑道:“这是翼火蛇分舵会泽城分堂的堂主,韦舵主见过方堂主?”

    齐宁猛地意识到什么,心下冷笑,也难怪自己对此人有似曾相识之感,倒不是自己认识此人,而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小貂儿认识此人,所以在记忆中还存有一丝印迹。

    齐宁是从会泽城走出来,而他记得很是清楚,会泽城的乞丐之首,叫做方老大,此人暗地里帮着会泽城捕头萧易水拐卖人口,曾是萧易水手底下的走狗,却想不到今日竟然在这里碰上了他。

    “原来是方堂主。”齐宁笑道:“只是有些眼熟,或许是记差了。”

    方老大不过是丐帮区区堂主,地位算不得高,这时候听齐宁和颜悦色提到自己,倒有些受宠若惊,忙拱手道:“小的方煌,见过韦舵主。”

    齐宁含笑点头,心中却是冷笑,暗想这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次来到襄阳,别的事情就算办不成,也要解决了这个家伙。

    乔玄还要迎客,所以一行人只能自己前往会场,好在古隆中召开青木大会并非第一次,毛狐儿等人对这边的地形还是十分熟悉。

    会场设在了观星台,在半山腰处,一路之上,只见到山道打扫的十分干净,沿途还设有茶水摊,若是口渴,随时可以在路边饮茶,准备的也算周到。

    古隆中沿途的景点颇多,一路上经过古柏亭、六角井、半月溪、老龙洞等多处景观,忽听得水声淙淙,前面却是一条涓涓山溪,上面驾着一座拱桥,毛狐儿向齐宁道:“韦舵主,过了小虹桥,前面就是观星台,大会就在那边召开。”

    一行人过了桥,往前走了一阵,就听到人声鼎沸,齐宁便瞧见前方陡然间开阔起来,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参加大会的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到来。

    观星台,顾名思义,乃是一座高台,平地起两米多高,乃是大麻石所建,极为平整,其时云开日朗,光芒万丈,观星台四周的状况看的十分清楚,数百人环绕在观星台四周,大部分都是盘坐在地,观星台一圈,倒是设有数十掌座椅,不少座椅上都已经坐了人。

    靠近观星台,看得更是清楚,除了丐帮弟子,倒也确实有不少其他门派之人,只从衣饰上便能看出来。

    忽从边上走出几个人来,齐宁瞧了一眼,却正是鬼金羊分舵舵主白圣浩等人。

    齐宁对丐帮分舵最为熟悉的就是鬼金羊,鬼金羊分舵设在建邺京城,京城疫毒发生之时,鬼金羊分舵与齐宁全力配合,双方已经有了交情,白圣浩性情直率,齐宁对此人倒是十分欣赏。

    白圣浩身后,跟着数名鬼金羊分舵弟子,上官凌风和刘轻舟也在其中,刘轻舟在京城疫毒蔓延时期,感染上疫毒,差点死去,幸亏齐宁及时提供了唐诺研制出来的解药,这才死里逃生,是以一直对齐宁十分感激。

    看到这几人,齐宁便觉得颇有些几分亲切。

    白圣浩显然是看到了毛狐儿,立刻迎上来,拱手道:“毛舵主!”

    毛狐儿也是拱手还礼,白圣浩也不废话,直接问道:“青龙长老可曾到来?一直没见到他身影。”

    毛狐儿解释了一下,白圣浩脸色顿时有些凝重,道:“青龙长老身体素来强健,为何会身体不适?”

    “一言难尽。”毛狐儿瞥了齐宁一眼,并不过多解释。

    白圣浩神色颇有些焦虑,拱了拱手,又吩咐孙轻舟带了众人落座,观星台下的座椅,除了安排给请来的一些客人,二十八星宿舵主也都有座位,而且按照方位设座,东方七宿的七名舵主,安排在观星台的东边,齐宁等人过去之后,七张舵主座位的椅子上,已经有四人在座。

    这四人都是青龙长老楼文师的部下,见到毛狐儿过来,几人都是起身来,迎过来询问楼文师的下落,毛狐儿只得又解释一番,引了齐宁与四位舵主相见,四位舵主听说亢金龙分舵换了舵主,都是大惊失色。

    楼文师并非独断专行之人,一直以来,东方七宿舵主更换,都是要召集各大舵主共同商议,但此番如此重要时候,楼文师因故不能前来,而亢金龙更是莫名其妙地更换舵主,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四位舵主也都不是笨人,虽然毛狐儿没有过多解释,但心里却都明白,这其中只怕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齐宁和毛狐儿落座之后,东方七宿还有一张椅子空缺,齐宁心中叹息,知道那张椅子的主人今日是绝不可能再出现,楼文师前来襄阳途中,遭遇埋伏,跟随身旁的三位舵主,只有毛狐儿死里逃生,自己顶替了公孙剑的位置,但房日兔舵主郑泉却是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

    ps:这几天日夜不歇,终于将国色生枭完本,所以锦衣这边耽搁了几天。国色正式完本,而且影视剧已经立项,接下来就将所有的精力放在锦衣春秋上面,争取写出一部好看的作品献给大家!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