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八四章 欲加之罪

第六八四章 欲加之罪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雀立刻问道:“另外一名客人?那又是何人?”

    陆商鹤正色道:“从千雾岭下山之后,我瞧见了向兄弟,当时他身边还有一人,乃是锦衣候齐宁。”

    此言一出,在场又是一阵骚动。

    千雾岭一役,齐宁在黑石殿出面周旋,当时在场的各宗派有不少人都是亲眼目睹,这时候却见一人起身来,高声道:“诸位,鄙人金剑盟诸葛长亭,在此可以做个证明。”

    许多人都瞧过去,但观星台甚高,许多人都被拦住视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齐宁却也是听得清楚,便见白虎高声道:“这位是金剑盟诸葛盟主,大家自然也都是听说过。诸葛盟主为人慷慨正义,便是我请来的第二位证人。”

    众人瞧见一名锦衣人上了观星台,长须飘飘,齐宁自然认得此人,正是金剑盟主诸葛长亭。

    诸葛长亭拱手一圈,才朗声道:“那天从千雾岭下来之后,神侯府聚集八帮十六派宗主召开会议,不过那次向帮主和锦衣候并未参加,召开会议之前,鄙人亲眼看到向帮主和锦衣候在一起,二人也是携手骑马离去,当时看到的人不在少数,就是神侯府的人也是知道的。”

    陆商鹤颔首道:“正是如此。那天我在路上,正遇到了向兄弟和锦衣候在一起。陆某邀请向兄弟去影鹤山庄作客,当时锦衣候在场,我自然也是向锦衣候邀请,锦衣候并无拒绝,随同向兄弟一同去了我的影鹤山庄。”

    台下立刻有人厉声道:“帮助他说看错了人,是否就是锦衣候?”

    陆商鹤大声道:“我与向兄弟多年不见,自然是把酒言欢,锦衣候在鄙庄也甚是开心。他们在鄙庄待了两天,陆某记得,那天向兄弟突然要离开,说与锦衣候有要事要办,我再三挽留,向兄弟说有急事耽搁不得,所以我就没有太过勉强。”说到这里,长叹一声,道:“若是我知道其后会发生那等事情,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离开。”

    朱雀长老盯着陆商鹤问道:“陆庄主,后来发生何事?”

    “他们离开之后,次日黄昏,有人前往影鹤山庄报讯,说有要事让我赶去新平一趟。”陆商鹤神情凝重:“来人是丐帮弟子,我询问时何事,那弟子并无细说,只说与向兄弟有干系。当时我便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连夜赶到新平,到了丐帮分舵,便......便瞧见已经过世的向兄弟......!”说到最后两句,眼圈已经泛红,声音更是哽咽。

    白虎长老这才道:“帮主他老人家与陆庄主是结义兄弟,两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帮主临终之前,便是想见陆庄主一面。我派人立刻前往,等到陆庄主赶到,帮主.....帮主已经伤重不治。”

    台下一时间义愤填膺,有人高声问道:“陆庄主,是否那个锦衣候害死了帮主?”

    “帮主临终前说信错了人,定然是指姓齐的。”有人怒声道:“帮主不好明说,担心咱们丐帮与朝廷起了冲突。”

    陆商鹤拱手道:“陆某不敢说就是与那锦衣候有干系,陆某只是将那两日所发生的事情据实告知大家,没有证据的事情,陆某不敢添油加醋胡言乱语。”

    白虎沉声道:“帮主临终前闪烁其词,没有说出那人名字,自然是有思量,若是普通人,帮主并无理由为他隐瞒。帮主隐瞒那人名姓,只因那人并不好对付,诸位兄弟,帮主是我丐帮的帮主,他被人所害,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咱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朱雀长老却是皱眉道:“白虎长老,你的意思是说,害死帮助的对头,除了黑莲教,锦衣候爷涉及其中?”

    “朱雀长老,此事难道还要多说?”白虎恨声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当日帮主从影鹤山庄匆匆离开,自然是因为锦衣候之故,帮主为人侠义心肠,他被那锦衣候所蒙骗,与他交好,谁知道锦衣候与黑莲教设下了陷阱,害死了帮主。”

    朱雀长老却是正色道:“白虎长老,恕我直言,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而锦衣候是朝廷四大世袭候之一,涉及此种事情,非比寻常,若是没有十足的证据,决不可轻易下断言。”顿了顿,继续道:“锦衣候是朝廷的侯爵,他为何要害死帮主,其动机何在?”

    “朱雀长老,恕陆某直言,当日在千雾岭,锦衣候为何会不惜与八帮十六派比武较量,也要阻止咱们打下黑石殿?”陆商鹤神情凛然:“这锦衣候与黑莲教,到底是何关系?”

    他话声刚落,台下却有一个声音立刻高声道:“陆庄主,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吧。本来事涉丐帮,咱们是受了丐帮邀请,前来观摩大会,不该多言,但既然牵涉到锦衣候,罗某就不得不说几句了。”

    齐宁听那声音颇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却听陆商鹤笑道:“原来是铁骨宗罗宗主,不知陆某说错了什么?”

    齐宁这是才明白,原来说话的是铁骨宗罗战。

    罗战性情刚烈,为人耿直,攻打千雾岭时候,罗战被黑莲教所擒,后来死里逃生,对齐宁却是感激不已。

    罗战沉声道:“你说锦衣候当日阻止打下黑石殿,与黑莲教有瓜葛,罗某自然是不赞同。”冷笑道:“当日攻打千雾岭,八帮十六派之中,有不少人中了黑莲教的诡计,被擒为俘虏,罗某也是俘虏之一。这自然是丢人之事,但今日要把话说清楚,这些脸面自然也是顾不得。罗某记得,我们被擒之后,有不少人根本不在意咱们这些人的死活,要强攻黑石殿,让咱们这些俘虏和黑莲教玉石俱焚。”

    四周众人俱都不说话。

    罗战继续道:“当日锦衣候潜入黑石殿内,本是想要偷偷救出咱们,但势单力孤,实在是无能为力,是以锦衣候这才与黑莲教达成协议,让黑莲教放了咱们这些人,而八帮十六派撤退下山。不过既是如此,依然有许多人落井下石,想看咱们死在黑石殿,锦衣候这才迫于无奈,出手比武,为的就是让咱们这些人能活下来。”

    齐宁见得罗战众目睽睽之下为自己辩解,心下倒是颇为感激,心想这江湖上讲义气的汉子终究还是有的。

    陆商鹤却是笑道:“罗宗主所言,自然是大有道理,不过若说锦衣候只是为了救出你们才出手,陆某却是不信的。据陆某所知,事后锦衣候还带着黑莲教毒使秋千易前赴京城,主动帮着黑莲教洗清罪名,可众所周知,京城疫毒的根源就是发自秋千易,这事情又怎可能与黑莲教没有干系?只等到神侯府带着大伙儿去围剿黑莲教,锦衣候从中斡旋,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陆某宁可相信锦衣候的所作所为,是在保护黑莲教。”

    朱雀长老立刻皱眉道:“陆庄主,你说锦衣候要保护黑莲教,这话只怕不妥吧。神侯府率领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锦衣候也是朝廷的人,为何要与神侯府唱对台戏?”

    陆商鹤朗声道:“咱们江湖上的人,行事光明正大,绝不偷偷摸摸,所以说话也从来都是直来直去。这次向兄弟被害,陆某悲痛欲绝,但凡涉及到此事,陆某也绝不会含糊,凡事都要说清楚讲明白。诸位,当年朝廷攻打西川,征剿蜀王,大伙儿应该都还记得,领兵大将就是锦衣候齐家。”

    罗战沉声道:“那又如何?”

    “诸位难道不知,当年锦衣候能打到成都,苗人却是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陆商鹤肃然道:“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齐家和苗人便有了交情,据我所知,甚至有苗人专门前往京城拜见过锦衣候。”

    罗战道:“陆庄主,你的意思是说,因为锦衣齐家与苗人有交情,而黑莲教又是苗人所建,所以锦衣候故意袒护他们?大笑起来,道:“陆庄主,你应该知道,当年协助锦衣候攻打西川的只是极小一部分的苗人,而苗家号称七十二洞,七十二洞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难不成就因为一小部分苗人帮助过齐家,所以所有的苗人都与齐家有交情?黑莲教地处西陲,在江湖上不显山不显水,也确实是苗人所建,但据我所知,黑莲教其实与苗家七十二洞的关系并不算很亲密,实际上大部分苗人甚至都不知道黑莲教的存在。”

    旁边有人道:“这话倒是不假。若说锦衣候是因为与苗人有交情,所以就袒护黑莲教,着实说不过去。”

    朱雀长老却已经道:“咱们不必争论锦衣候与苗家是否有交情。咱们现在只要闹清楚,如果说锦衣候联手黑莲教害了帮主,那动机何在?他们为何要这般做?如果说不出所以然来,终究难以让人心服口服。”

    陆商鹤道:“若是陆某没有说错,黑莲教害死向兄弟,是有两个原因。”顿了顿,才道:“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他们差点走投无路,最后死里逃生,但黑莲妖人受此挫折,诸位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大家都知道,黑莲教主乃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他的巢穴差点被我们所毁,这口气他能够咽的下去?”

    朱雀长老皱眉道:“陆庄主是说,黑莲教主害死帮主,是为了报仇?”

    “这是其一,但最为重要的原因,却是另有缘故。”陆商鹤正色道。

    -------------------------------------------------------------------------

    ps:有文件下达,正在大面积修改前面几部作品的相关章节,这两天更新有点少,对不住,尽快恢复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