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一章 身份

第六九一章 身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曹阳率先发难道:“陆庄主自然是名动江湖,可他并非我丐帮中人,又岂能成为我丐帮帮主?白虎长老,这......这岂不是坏了规矩?”他后面这句嘴上客气,心中却想着难道你的脑子进水了吗?

    陆商鹤背负双手,气定神闲,并不言语。

    齐宁本以为以曹威作为杀手锏,神侯府亲自出面,已经算是将白虎拉下马,此时听白虎突然这般说,心知绝非是这老家伙脑袋糊涂,这其中必有蹊跷,甚至可能是早就设计好的退路。

    白虎道:“本来此事不该公之于众,但今日到了这个份上,陆庄主的身份,也该公之于天下了。”顿了一顿,才道:“其实早在八年前,陆庄主就已经加入我丐帮,而且是向帮主亲自将陆庄主引入丐帮之内。”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色变。

    “白虎长老,你说的可是真的?”朱雀长老也大是意外:“陆庄主加入过我丐帮?”

    白虎颔首道:“正是。八年前,帮主到了西川,那次与陆庄主兄弟相见,不过当时帮主并没有显出身份,我陪同在帮主身边,与陆庄主一起吃过饭。也正是在那一次,陆庄主加入了丐帮。”

    曹阳肃然道:“白虎长老,据我所知,陆庄主八年前在西川已经是很有名望的大侠,又怎会轻易加入我丐帮?恕我直言,陆庄主加入丐帮,可还有其他的证人?”

    白虎冷笑道:“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莫非你以为谁都能与帮主在一起?若非帮主与陆庄主的兄弟情义,又岂能在一起?”转视陆商鹤,道:“陆庄主,事关重大,不如你亲自向大伙儿解释?”

    陆商鹤微微颔首,上前两步,拱手道:“诸位兄弟,八年前向兄弟在西川与我相见,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丐帮的帮主,直到在千雾岭,我才知晓他真正的身份。不过那次向兄弟带着白虎长老一起,那是我与白虎长老第一次相见,得知白虎长老的身份,我立时便生出亲切之感。我们在酒席之上,说了不少丐帮之事,白虎长老当时对我的言谈很是奇怪,因为他觉得我对丐帮了解的确实很多,似乎对丐帮十分的在意。”

    白虎长老笑道:“当时我差点以为陆庄主就是丐帮的弟兄,他对我丐帮的帮规以及帮中的一些切口,颇为了解,那是用了心。”

    陆商鹤也是含笑道:“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向兄弟劝说几句,再加上白虎长老盛意邀请,陆某加入丐帮,成了丐帮的一份子,完成了家父的夙愿。”

    齐宁知道白虎和陆商鹤完全是一派胡言,向百影当年离开西川,便再不曾与陆商鹤相见,这家伙硬说八年前见过面,自然是编造出的谎言,这两人毫无廉耻,说谎如同吃饭,脸不红心不跳,更为关键的是这两人在江湖上的地位都是不低,说出来的话,还真不容易让人怀疑,想要证明这两人一派胡言,必须要拿出证据来。

    只是要证明这两人说谎,只能让向百影亲自揭穿,可是若向百影能够出现在这里,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麻烦。

    “陆庄主,这话我们听不懂。”曹阳皱眉道:“你加入丐帮,是完成令尊夙愿,这又从何说起?”

    陆商鹤和颜悦色,微笑道:“方才曹舵主说的不错,陆某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影鹤山庄也是小有名气,列入了八帮十六派之中,按道理来说,确实没有道理加入丐帮。”顿了顿,抬手往天,沉吟片刻,才道:“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陆某和丐帮的渊源实在是太深,家父曾经就是丐帮弟子,而且还曾是一位堂主。”

    齐宁心下一凛,不少人也都是微微变色。

    “家父讳号陆长河,年轻的时候,被人所迫,一无所有,差点饿死在街头。”陆商鹤长叹道:“是丐帮的兄弟救下了家父,家父便投入了丐帮,终其一生,都是丐帮弟子。直到后来有一次与其他帮派发生仇隙,受了重伤,不治过世......!”

    朱雀长老吃惊道:“令尊是丐帮弟子?”

    不但是朱雀长老,台下众人也都是大吃一惊,齐宁眉头锁起,他心知陆商鹤十有**是一派胡言,可是陆商鹤竟能编造出此等谎言,也着实让齐宁感到意外。

    “正是。”陆商鹤道:“那时候陆某还只有三岁,那次冲突之前,家父担心我们遭受牵连,所以将我们送往崇州,直到事发半年之后,我们才知道家父过世。”说到此处,眼圈微有些泛红。

    此时台下已经是议论纷纷。

    陆商鹤四十五六岁年纪,照此说来,那也是四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而那时候天下正是大乱之际,虽然楚汉都已经立国,但天下依然动荡不堪,比不得今日对峙局面已经形成,天下大乱,也必然造成江湖一片乱局。

    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帮,同样承受着动荡的时局,国与国厮杀,而江湖势力也是你争我斗,一片乱象,在那段混乱时期,丐帮自然少不得与江湖上的各路人马发生冲突,而且时常出现流血事件,也因为如此,莫说丐帮堂主,就算是丐帮舵主,也是经常换人。

    若是细细查询,或许能找到陆长河的讯息,但是在那样动荡的时代,要想理清楚陆长河的人际关系,绝非易事。

    齐宁心想白虎这帮人果然是有备而来。

    白虎对帮主之位势在必得,事先也做了各样的准备,甚至派人去刺杀楼文师,但他们显然也想到各种不利的局面,正如眼下的情势,白虎因为被人抓住把柄,无法服众,所以必须有及时应对的策略,而陆商鹤显然就是应急之人。

    陆商鹤声称其父是丐帮堂主,而陆长河正处于天下大乱之际,许多的讯息根本无法查找清楚,正是陆商鹤加以利用的关键。

    四十多年前,便是白虎也尚未投入丐帮,在场的丐帮弟子,自然更无一人能知道当年的事情。

    “那后来陆庄主就不曾与丐帮联系?”朱雀长老追问道。

    陆商鹤叹道:“那时尚幼,家母含辛茹苦抚养陆某,而她老人家也只知道家父是丐帮的堂主,除此之外,家父很少将帮中事务告知于她,所以她对丐帮了解的反是不多。只是家母一直教导,家父是一位英雄,所以陆某自小习武,只盼不让九泉下的父亲蒙羞。而且因为家父是丐帮出身,所以陆某也时常与丐帮一些弟子接触,结为朋友,对丐帮的事情知道的不少。”

    丐帮弟子却也都知道,丐帮中人自然可以娶妻生子,但是却不得将帮中事务透露给家人知道,所以陆商鹤这般说,众人也都理解。

    白虎在旁叹道:“那次我才知道,陆庄主其实是我丐帮遗孤。陆庄主与我丐帮有血脉渊源,所以那夜我和帮主劝说陆庄主加入丐帮,延续陆长河陆老前辈的遗志,陆庄主并没有犹豫,当夜便答应,而且帮主亲自主持了入帮的仪式。”

    不少人都是恍然大悟,心想若是如此,陆商鹤加入丐帮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曹阳想了一下,才道:“白虎长老,陆庄主与帮主是结义兄弟,而且以他在江湖上的地位,若是加入我丐帮,少说也要给他个舵主的位置,如此才不委屈了陆庄主,可是为何陆庄主加入丐帮之后,不但江湖上没有丝毫的风声,便是我丐帮也无人知道。”

    旁边又有一人紧跟着道:“众所周知,江湖宗门,其弟子都是忠于本门。陆庄主如果加入我丐帮,就不该继续留有影鹤山庄,既然保有影鹤山庄,加入我丐帮是不是不合规矩?”

    这两点其实也是在场众人心中的疑惑,听得有人问出来,都是点头。

    陆商鹤叹了口气,道:“今日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有些不好说的秘密,今日也只能说出来。实不相瞒,当年加入丐帮之后,我便要解散影鹤山庄,但是向兄弟却另有考虑,让我不要急着解散影鹤山庄,还令我不必急着将加入丐帮的事情告诉外人,甚至不必将我与他是结义兄弟的事情告之外人。那时候我知道向兄弟已经加入丐帮,只以为他是丐帮的舵主,却万没有想到他会是丐帮帮主。”摇摇头,苦笑道:“向兄弟深藏不露,瞒了我多年。”

    “陆庄主,你还没有说明帮主为何不让你将加入丐帮之事公之于众。”曹阳立刻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

    陆商鹤犹豫一下,才道:“这中间的缘由,事关重大,陆某现在并不方便说,但是如果非要追寻缘由,陆某可以找到恰当的时机,向帮中的长老和诸位舵主详细说明。”拱手道:“这是向兄弟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对外透露分毫,请恕陆某不能当众说明。”

    许多人心下便想,如果真是向百影不令陆商鹤公开加入丐帮的事情,那么其中必有重大缘故,眼下人多耳杂,不但有丐帮弟子,还有江湖上其他门派的英雄,陆商鹤不在众人面前公开实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白虎高声道:“我用我这颗脑袋向诸位兄弟保证,陆庄主确实在八年前便加入丐帮,而且是帮主极为看重之人,若是有半句虚言,任由你们取了我这颗项上人头。”

    陆商鹤紧跟着道:“诸位兄弟,今日公布此事,也是因为向兄弟过世,陆某身为丐帮弟子,也要尽一份职责。至若帮主之位,陆某绝无丝毫觊觎之心,若是大家觉得白虎长老并不合适,咱们奉朱雀长老继任帮主并无不可。”他神情慨然,正气凛凛。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