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五章 以剑会剑

第六九五章 以剑会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虎与陆商鹤对视一眼,淡淡道:“玄武长老既然知道这两门神功乃是帮主所有,你不是帮主,又有何资格询问这两门神功的下落?”

    “白虎长老不必误会。”玄武道:“白虎长老先前说过,帮主临终之前,想要将帮主之位传给你,既然连青木指环都在白虎长老手中,帮主当然不会忘记丐帮的两大镇帮绝学,那自然也是传到了白虎长老手中。眼下既然陆庄主成了丐帮帮主,那两门神功自然要传给陆帮主,不可留在白虎长老手中。”

    台下已经有人叫道:“玄武长老所言极是,那两门神功是我丐帮帮主历代相传,既然向帮主临终有嘱咐,自然会提及这两门神功。”

    “白虎长老只是丐帮长老,那两门神功自然要交给帮主。”

    白虎长老眼角微跳,却是道:“诸位兄弟,此事我也要向你们做个交代。帮主赶到新平,已经是性命垂危,当时帮主只将青木指环交到我手中,至若那两门神功......!”顿了顿,见得玄武长老双目犀利逼视自己,叹了口气,才道:“那两门神功,帮主并未提及。”

    台下顿时一阵骚动。

    玄武却是笑道:“白虎长老,你是想告诉大家,帮主临终前记得青木指环,却忘记了丐帮两大绝学?”

    白虎针锋相对:“我只是将帮助临终前所言告知大家,帮主没有说过的话和没有交代过的事情,我自然不会信口开河。”

    “如此说来,向帮主临终之前,想到丐帮的继任帮主之事,却忘记我丐帮历代相传的两大绝学,从而让这两门功夫就此断绝?”玄武长叹一声,高声道:“诸位兄弟,帮主为人处世,大家心里清楚,那是思虑周全,怎地却会犯下如此疏漏?”

    众丐交头接耳,其实之前在场一些老成持重的弟子便想到这个问题,但却不敢问出来,此时听得玄武询问,便觉得大有道理。

    陆商鹤却是十分淡定,叹道:“丐帮两大绝学,乃是无上的神功,任何人都非一朝一夕便能学会。向兄弟为人处世洒脱不羁,想必也不会将两大神功秘籍随身携带。”顿了顿,才继续道:“玄武长老所言不差,两大神功只能是在丐帮帮主之中传承,不可轻易传授他人,当时向兄弟虽然有意传位于白虎长老,但白虎长老再三推辞,毕竟没有确定下来,既然如此,向兄弟自然不会将两大神功轻易传授。”

    “陆庄主所言有理。”玄武点头道:“也便是说,向帮主临终前没有确定帮主人选,所以任由丐帮绝学失传?”

    “或许向兄弟想过将两大神功传下来,但当时他剧毒攻心,只怕是有心而无力。”陆商鹤苦笑道:“向兄弟也许知道根本没有时间将神功传授下来,所以就干脆没有提起这事,这也并非不可理解。”

    “有理!”玄武发出怪笑:“若是向帮主将青木指环和两大神功都传给陆庄主,让陆庄主继任帮主之位,我玄武第一个拥护陆庄主,但是眼下却恕我不能接受。”

    白虎长老变色道:“玄武,你是什么意思?方才大伙儿都说的清楚,陆庄主和朱雀长老比武较量,胜者便为我丐帮之主,难道你想反叛不成?”

    “刚才你们说陆庄主早年已经加入丐帮,而且只有你白虎长老和向帮主可以证明。”玄武并不退让,冷笑道:“向帮主遇害,普天之下,就只有你白虎长老可以证明了。”

    “不错。”白虎长老亦是冷声道:“莫非玄武长老觉得不妥?”

    “恕我直言,确实不妥。”玄武针锋相对:“除了白虎长老一张嘴,并无其他任何证据证明陆庄主加入过丐帮。”

    齐宁看在眼中,心想玄武倒是直接干脆。

    白虎怒极反笑,道:“你信不过我白虎,难道陆庄主还能说假话?他在江湖上何等身份,所言岂能有假?”

    玄武道:“我只是对事不对人,事关丐帮的兴衰成亡,任何事情,都要有证据在手,空口无凭。”

    白虎拿出青木指环,厉声道:“青木指环在此,难道有假?玄武,说到底,无非是你想当这个帮主而已。”

    “当不当这个帮主,倒不是最紧要,最紧要的是新任帮主必定要全心全意想着丐帮。”玄武上前一步,沉声道:“眼下我丐帮分为四方,要做帮主,当然要四方二十八宿分舵尽皆心服口服。你白虎长老支持陆庄主继任帮主,西方七宿自然是甘愿奉他为主,朱雀长老既然败在陆庄主手下,自然也无话可说,不过这也只是南方和西方十四分舵赞同而已。”

    白虎冷声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也要与陆帮主比武较量?”

    “你可以唤他陆帮主,只是恕我北方七舵尚不能心服。”玄武缓缓道:“既然是要做丐帮四方的帮主,总也要给北方和东方十四分舵一些机会,否则就这般三言两语决定帮主之选,未免太过草率。”

    陆商鹤笑道:“玄武长老所言极是。既然是要担当丐帮帮主的大任,自然要帮中的兄弟们俱都拥护。”背负双手,含笑看着玄武,问道:“今日总要选出一位帮主,却不知玄武长老有何见解?”

    玄武道:“既然方才大伙儿约定,武功高强者继任帮主,陆庄主与朱雀长老也打过一场,这一场自然不能白费。”盯着陆商鹤眼睛,道:“我倒是斗胆向陆庄主请教几招,若是陆庄主能胜过了我,我自然无话可说。”

    白虎不等陆商鹤说话,已经道:“说来说去,玄武长老还是要争夺帮主之位。”

    “白虎长老,玄武长老所言不差。”陆商鹤正色道:“既然是要上下一心,若是从一开始大家就貌合神离,反倒对丐帮大大不利。玄武长老率性直言,反倒是一心为了丐帮,玄武长老本也是帮主的合适人选,若是由玄武长老继任帮主,也不失为一个极佳的选择。”拱手环顾一圈,朗声道:“诸位,陆某先前就说过,无心帮主之位,只要我丐帮上下齐心,定能所向披靡。今日陆某就冒昧提个建议,既然是四方二十八舵共选帮主,那么每一方都可以提出一位帮主人选,如此才算公平公正。”

    台下有人叫道:“陆庄主仁义无双,果然是大侠气概。”

    “咱们今日先说好了,每一方都可以派出一位人选来,咱们就当着大伙儿的面,切磋几招。”陆商鹤高声道:“谁若是胜出了,大伙儿都心甘情愿奉他为帮主,先说清楚这些,若是最后选出了帮主,还有人要生事,那便是想要挑起丐帮内乱,咱们都容不下他。”

    “说得好。”白虎将白虎杖往地上一磕,“朱雀长老已经败在陆庄主之手,自然不能再提人选,我西方七宿甘愿奉陆庄主为帮主,眼下只有北方和东方,玄武长老便代表了北方......!”转视齐宁那边,问道:“却不知东方七宿是否有人选?”

    齐宁向毛狐儿使了个眼色,毛狐儿起身道:“容我们稍作商议。”

    白虎点头道:“来得及,来得及。”这才向玄武道:“玄武长老,你与陆庄主切磋比试,你若胜了,我西方七宿也将甘愿奉你为丐帮之主,若是你败了.......!”

    “谁若是最后胜出,我北方七舵自然奉他为主。”玄武沉声道:“帮中弟兄和江湖上诸多朋友都在这里做见证,谁也不能赖过的。”

    白虎笑道:“如此就好。”与陆商鹤对视一眼,才道:“玄武长老的擒蛇功也是我丐帮一绝,今日倒是要见识见识玄武长老的擒蛇功了。”

    玄武却是摇头道:“既然朱雀长老与陆庄主比剑决胜负,玄武不才,也想向陆庄主讨教几招剑术,以剑会剑!”

    此言一出,台下不少人都是微微变色。

    今日能够参加青木大会的丐帮弟子,都是丐帮的舵主堂主,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玄武在四大长老之中,武功或可排行居首,十六式擒蛇功那也是名动江湖的顶尖武学,玄武能够在江湖上名声赫赫,与那一套擒蛇功不无关系。

    许多人眼见得玄武要与陆商鹤过招,心里还想玄武凭借一套擒蛇功,或许真的能够与陆商鹤一较高下,却万没有想到这位长老竟然撇去擒蛇功,要与陆商鹤比剑。

    江湖上有一句俗语,叫做穷练刀富练剑,意思是说练剑之人,家境都是不错,百日练刀,千日练枪,万日练剑,但凡要在剑术上有所成就,前期投资着实不少,便是一把剑的价格也比之刀要昂贵许多,所以穷苦人家很少有练剑出身。

    丐帮是众所周知穷苦之人,丐帮弟子的兵器五花八门,却很少有剑客,而自古至今,也并无丐帮弟子凭借剑术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可以说剑术恰恰是丐帮的短板。

    先前朱雀长老与陆商鹤较量,也只是以自己擅长的铁杖与之相斗,而江湖上也从无听说玄武长老擅长剑术,此时听他要以剑会剑,着实让人吃惊。

    陆商鹤方才的剑术,众人看在眼里,大部分人都没有看明白,有些看清楚招式的兀自难解剑招之诡奇,但所有人都知道,能够以剑术轻而易举击败朱雀长老,陆商鹤的剑术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界。

    玄武长老要以剑会剑,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