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六章 飞天一剑

第六九六章 飞天一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当然不知道玄武的剑法如何,但是从边上诸人的表情亦可以判断出玄武在剑法之上应该并无独到之处。

    但是他知道陆商鹤剑法的厉害。

    他甚至可以判断,比及自己习练的无名剑法,陆商鹤在这套诡异剑法上的造诣更胜,即使自己现在出手,以无名剑法与之相斗,那也是胜负难料。

    只有练过无名剑法,才知道这套剑法的玄奇厉害,今日在场的剑术高手也不在少数,金剑盟盟主诸葛长亭便算得上是一位剑术高手,但齐宁相信,即使是诸葛长亭这样的剑术高手,在陆商鹤这套剑法之下未必能够支持十招。

    玄武主动向陆商鹤挑战剑术,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毕竟如果玄武想要与陆商鹤比画拳脚功夫,有无数条理由可以借用,而且取胜的机会或许还会高一些,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齐宁是第一次见到玄武,但在此之前,已经数次听人提及过这位丐帮长老,无论是向百影还是楼文师,对玄武都颇有赞誉,至少他们给齐宁留下一个印象,玄武长老在四大长老无论是武功还是为人处世都是胜出一筹。

    他既然提出以剑会剑,当然不会是毫无缘由,也必然有着一搏的底气。

    玄武要以剑会剑,不但是台下众人吃惊,便是陆商鹤也有些意外,但眉角瞬间一挑,笑道:“玄武长老既然想要切磋剑术,陆某自当从命。”瞥了玄武腰间那把不起眼的铁剑一眼,含笑道:“这便是玄武长老的佩剑吗?”

    玄武笑道:“这把铁剑自然及不上陆庄主的承影剑,承影剑乃十大名剑之一,慕名已久,今日若是败在承影剑下,也快慰平生。”

    陆商鹤笑道:“若是玄武长老觉得承影剑不合适,陆某可以另择其他宝剑。”

    “不必了。”玄武话声刚落,剑影一动,已经从腰间取剑在手,众人看在眼里,只觉得这把铁剑平平无奇,与承影剑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若单以兵器而论,陆商鹤已经胜了三分。

    陆商鹤唇边泛起一丝轻笑,拔剑在手,依然是长剑斜指,左手捏着剑诀,以显对对手的尊敬。

    玄武抬起手臂,长剑指天,突然间在空中一颤,发出嗡嗡之声。

    陆商鹤眼角微跳,玄武却并不客气,身形如魅,竟然欺身到得陆商鹤身前,刷刷两剑,已经朝着陆商鹤刺了过去。

    陆商鹤低喝一声,剑发清音,光环乱转,只是瞬间,两人的长剑便交织成一片剑光。

    人群之中微有几声轻呼,自然是有人看出来,这两人甫一交手,便已经亮出了厉害的招数。

    素来高手相争,都不会一上手便使出看家本领,都有互相试探的过程,毕竟对于棋逢敌手的高手来说,贪急猛进,稍有破绽,便可能为对方所趁,所以一般都会先采取守势,摸摸对方的底牌。

    但玄武上来之后,竟毫无试探,出剑便犀利迅疾,即使不懂剑术的看到玄武的气势,也知道此人的剑术上还真是大有造诣。

    毛狐儿就坐在齐宁边上,看到台上比剑,禁不住“咦”了一声,齐宁微侧身靠近过去,低声问道:“毛舵主,玄武长老的剑法如此了得?”

    毛狐儿低声道:“玄武长老的看家本领是擒蛇功,楼长老以前也说过,玄武长老的擒蛇功变幻莫测,那是极厉害的武功,只是却从无听说过玄武长老擅长剑术。”左右瞧了瞧,也侧身与齐宁贴近,压低声音道:“丐帮中人素来瞧不上使剑,楼长老便说过剑客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达到化境,不剑之剑,一种便是那些有名无实的剑客,只不过是一些花架子而已。”

    齐宁心想楼文师这话未免以面概全,不过丐帮瞧不上用剑,应该并非虚言。

    玄武剑出如电,每一剑都是犀利无比,陆商鹤依旧是剑法诡奇,但一时间却并无占了上风。

    齐宁目不转睛,此时愈发看得明白,先前陆商鹤不过几招便即胜了朱雀长老,此刻与玄武缠斗起来,剑招便多了许多,齐宁是越看越熟悉,片刻间,便发现陆商鹤的剑招至少有半数与无名剑谱相契合。

    齐宁本就心中疑惑,此时更是诧异无比。

    齐家老宅发现的无名剑谱,乃是有人信手勾画在纸上,并未成册,也自然不会是真正的简谱,倒像是有人闲来无事作画一般。

    齐宁后来得知北宫连城的存在,坚信那是北宫连城所画,自己得到的无名剑谱,出自北宫之手。

    但今日看到陆商鹤竟然也会使那套剑法,只觉得匪夷所思。

    齐宁很难相信北宫会将这套剑法传授给陆商鹤,若果真如此,那么陆商鹤与北宫的交情必然不浅。

    可是陆商鹤此等两面三刀之人,又怎能攀得上北宫这位大宗师?但如果两人没有交情,陆商鹤又从何处得到这套剑法?若说陆商鹤背后有北宫做靠山,那自然是无所畏惧,就算是向百影,陆商鹤也不会畏惧。

    可是北宫岂会支持陆商鹤对付丐帮帮主?

    齐宁只觉得脑中一片混沌,愈想愈觉得此事蹊跷无比,一时间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他目不转睛,这时候却又发现,非但陆商鹤的剑法诡奇,玄武长老的剑法竟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玄武的剑招确实比不得陆商鹤剑招诡奇,但其发挥出的威力,却并不弱于陆商鹤,无论是攻是守,每一剑都是恰到好处,若是换作别人,只怕早就已经败在陆商鹤剑下,但玄武却根本不显败像。

    玄武剑法变化,甚至比陆商鹤的剑法还要快奇,有时候明明一招是守势,但施展出来,只略作小小变化,就变成极为厉害的杀招,而明明是一记厉害的杀招,却也能在电光火石间变成妙到毫巅的防守,进攻和防守似乎已经是融为一体,行云流水。

    毫无疑问,玄武已经达到了一流剑客的境界。

    陆商鹤剑术惊人已经让齐宁大为吃惊,而玄武竟也有如此高明的剑术,更是让齐宁诧异,他忽然隐隐感觉到,今次丐帮青木大会争夺帮主之位,只怕不似表面这般简单。

    你来我往竟是五六十回合,众人只看到两道身影在观星台上纵横交错,宛若两道魅影飘忽,大部分人甚至看不清楚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真是奇怪。”毛狐儿忽然凑近齐宁耳边:“玄武长老这剑术当真了得,他何时练过剑术?那陆商鹤剑法高绝,玄武长老能与他旗鼓相当,如此了得剑术,少说也要练上十几二十年,为何帮中竟无人知晓?玄武长老是和谁学了剑术?”

    齐宁这时候也正有此疑问。

    丐帮既然极少有剑客出现,而且历来也不曾有高明的剑术在江湖上扬名,那便是说玄武长老的剑术并非出自丐帮。

    丐帮与其他帮会略有不同,其他帮派对于本门武学规矩甚严,若是入了门,学了本门功夫,那么没有本门允许,轻易不得习练其他派别武功,否则便是背叛师门。

    丐帮帮众人多势众,却也是鱼龙混杂,除了极少数人能够承袭丐帮武学,大部分人的武功路数都是来源复杂,其中不乏许多是带艺投入丐帮。

    玄武长老擅长剑术,倒也不会为丐帮所诟病,但一个在剑术上从无名气之人,陡然使出如此厉害的剑术,总是让人感到诧异,其剑法来源,多少还是让人有些好奇,不过毛狐儿说要学成剑术需要十几二十年,齐宁倒是不敢苟同,他得到无名剑谱,在极短时间之内已经熟练得很,不下于一些剑术高手。

    想到此处,齐宁心下一凛,暗想难道玄武长老也与自己一般,是得到一套厉害剑谱,短时间内苦练而成?若果真如此,他的剑谱又从而来?为何他有一身厉害的拳脚功夫,却非要与陆商鹤比剑?

    齐宁心中疑窦重重,忽听得四下里惊呼声起,急忙看向台上,却赫然见到一道身影一飞冲天,等看清楚时,在这电光火石间,那身影又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向下刺来,人和剑似乎融为一体,带着刺破大地的气势凌厉而下。

    这一招齐宁却是从未见过,无名剑谱之中并无画出,惊呼声中,只听得“呛”的一声响,随即看到玄武长老连退数步,陆商鹤却已经飘开,风度翩翩落在台上,单手拿剑背负身后,面带微笑看着玄武长老。

    众人这才看清楚,玄武长老手中铁剑竟然已经断成两截子,只剩下半把断剑在手中。

    一阵风起,玄武长老乱发亦被吹起,他抬起手臂,看着手中短剑,呆站半晌,这时候白虎长老已经高声道:“玄武长老,你铁剑已断,谁输谁赢,大伙儿可都看见了。”

    玄武长老并不理会白虎,盯住陆商鹤问道:“你.....你那是什么剑法?”

    陆商鹤含笑道:“平平无奇,羞于启口。”

    齐宁却也是震惊不已,他见到这两人的剑法似乎旗鼓相当,本以为一时半刻绝无可能分出胜负,孰知陆商鹤突然使出飞天一剑,怪异非常,在瞬间便即击败了玄武。

    玄武长老抬头仰视苍穹,随即将手中铁剑丢开,摇摇头,道:“陆庄主剑术超绝,你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