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七章 登台

第六九七章 登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虎听得玄武认输,眉头舒展,在台下已经笑道:“玄武长老剑术了得,咱们这些老兄弟都不知道你有如此剑术,也只有路装置略胜一筹,咱们这些人万万不是对手。”

    他听似是在夸赞玄武,但却还是在抬高陆商鹤。

    玄武双眉紧锁,神情黯然,眼眸中划过一丝厉色,却并无多言,从观星台上跃下来。

    白虎抬手道:“大家都瞧见了,胜负已分,陆庄主连胜朱雀和玄武两大长老,武功超群,继任咱们丐帮帮主,那是......!”

    他尚未说完,边上朱雀长老已经道:“白虎长老,不要着急,咱们方才都说好了,四方分舵都有资格提名人选,如今还有东方七宿分舵尚无挑选出人来,咱们总要等陆庄主胜过了东方分舵的人才好决定。”

    白虎长老立刻笑道:“正是,正是。”脸上却显得颇为轻松。

    这时候台下有人笑道:“东方分舵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出阵?”语气之中却是带着一丝嘲讽。

    其实在场众人都知道大局已定,今日这丐帮帮主的位置,非陆商鹤莫属。

    陆商鹤连胜两场,特别是与玄武长老一战,当真是技惊四座,且不是丐帮,就算放眼江湖,在剑法上超过陆商鹤的只怕也为数不多。

    江湖传言,玄武长老的武功在丐帮除了向百影之外,已经是数一数二,陆商鹤当上帮主最后一块硬骨头已经被啃下,几乎没有人觉得丐帮还能有人阻止陆商鹤登上帮主之位的脚步。

    如果说东方七宿的青龙长老在场,或许还能有两三分机会,但青龙长老未到,东方七宿只有几位舵主在场,有人心想陆商鹤已经展现身手,东方七宿那几位舵主只怕连上台的胆量都没有。

    陆商鹤却是走到台边,面朝东方七宿众舵主,拱手笑道:“不知东方七宿哪位兄弟上来赐教一二?”他面带微笑,踌躇满志。

    几位舵主已经凑在一起说了一番,听得陆商鹤动问,却见到毛狐儿起身来拱手道:“陆庄主,你剑术高明,连玄武长老都败在你剑下,我们这几个绝无胜你的道理......!”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听到这话之人心下顿时便想,东方七宿舵主果真是没有胆量上台比试,看来是要不战而降了,却不料毛狐儿继续道:“但我们若是就此退缩,反倒要让人笑话,说我们东方七宿无人了,就算明知不敌,总也要上去比划两下,以后也好向青龙长老和东方七宿的弟兄们交代。”

    陆商鹤含笑道:“切磋而已,不要太较真。”抬手道:“请!”

    毛狐儿摇头笑道:“岂敢岂敢,我那三脚猫的功夫,又怎敢在陆庄主面前班门弄斧。”抬手道:“咱们这几个,也只有韦舵主武功勉强说得过去,所以想推举韦舵主与陆庄主比试几招。”

    他说话间,齐宁已经站起身来。

    陆商鹤看了齐宁一眼,先前便是齐宁向陆商鹤发难,而且在神侯府还没有到来之前,此人就似乎已经知道曹威被神侯府所抓,陆商鹤隐隐觉得蹊跷,但面色不改,含香向齐宁点了点头。

    齐宁刚才还以为玄武当真有机会击败陆商鹤,若果真如此,自己倒也不必多管闲事,但眼下陆商鹤又将玄武败于剑下,自己若是再不出手,以毛狐儿等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陆商鹤对手,那么丐帮帮主的位置,便要落于陆商鹤之手。

    陆商鹤与白虎沆瀣一气,乃是一丘之貉,这帮主之位落入陆商鹤手中,在齐宁看来,与落入白虎手中并无要大区别,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陆商鹤拿走这个位置。

    丐帮帮主的位置,齐宁当然没有什么兴趣,他现在做侯爷享受荣华,还真没有理由去做一群叫花子的首领,不过眼下也先不管帮主不帮主,先阻止陆商鹤再说。

    陆商鹤的剑法齐宁看在眼中,心里很清楚,即使自己以无名剑法与之相斗,胜率也不会太高,一旦自己真的败在对方之手,众目睽睽之下有言在先,再想阻止陆商鹤将会异常艰难。

    他已经不得不出手。

    众丐见到齐宁走到观星台边,看他其貌不扬,平平无常,在场自然无人识得,许多人心想青龙长老提拔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却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能耐,但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此人上台去挑战陆商鹤,只不过是走走过场。

    却见到齐宁脚下一蹬,整个人已经跃上观星台,刚刚落地,似乎是落地不稳,脚下一崴,踉跄两下,一时间竟然是没有站稳,许多人瞧见顿时都哄然笑起来,不少人更是吹着口哨嘲讽起来。

    毛狐儿等人却也颇有些尴尬。

    虽说毛狐儿知道齐宁真实身份,而齐宁又是楼文师亲自委托,毛狐儿不敢对齐宁失了尊敬,但对于齐宁的武功,毛狐儿还是颇有些疑虑,暗想这小侯爷年纪轻轻,修为再高,也不可能与陆商鹤这等老江湖相提并论。

    毛狐儿等人自知不是陆商鹤敌手,但东方七舵总不能知难而退,让在场众人笑话,既然齐宁愿意挺身而出,自然也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几人却也知道,齐宁上台,无非也只是走过场而已。

    毛狐儿自然看出陆商鹤与白虎交情不浅,这陆商鹤若是得了帮主之位,也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但眼下却是在没有什么办法阻止。

    众人哄笑声中,陆商鹤眼角却是微微一跳,他始终都是盯着齐宁,自然也看出来,对方登台之后,明显是装模作样故意崴了脚,台下众人看不出来,陆商鹤却是看的清楚,见对对方故意引起众人哄笑,反倒觉得不简单。

    但他心下却又想,丐帮的高手自己都是一清二楚,除了向百影和四大长老,并无真正的顶尖高手,那玄武长老上台来也是气势凛人,但终究还是败在自己手里,眼前这人只是区区一个舵主,又能厉害到哪里去?眉头微微舒展,浅浅笑道:“韦舵主不知用什么剑?”

    “用剑?”齐宁故意一怔,摇摇头道:“我......我不会用剑!”

    台下众人一怔,随即又是哄笑起来,有人高声叫道:“你不会用剑跑上去作做什么?来来来,下台来我教你几招,免得连剑都握不住。”

    “难道东方七舵竟然没有会剑之人,要派你上场?”一个尖细声音嘲讽道:“既然如此,我劝你还是跪地求饶,免得陆庄主一时收不住手伤了你。”

    齐宁自然知晓这帮人都是白虎那边的人,呵呵一笑,高声道:“我真的不会用剑,可是据我所知,咱们丐帮用剑的兄弟本就不多,难道非要会剑法才能上台比武?既然如此,江湖上诸多剑派,让他们加入丐帮,咱们丐帮尽管将帮主、舵主和堂主这些位置都让给各大剑派的人岂不更好?”

    这话一说,众人面面相觑,方才笑得最响亮的顿时语塞,台下有不服陆商鹤的帮众不失时机道:“韦舵主说的不错,咱们丐帮的舵主什么时候规定非要会用剑?从丐帮立帮至今,也没听说咱们丐帮有什么威震天下的剑术传下来,否则咱们早就改名丐剑帮或者剑丐帮了。”

    一时间又有不少人附和起来。

    陆商鹤却是面色不变,含笑道:“如此说来,韦舵主今日并不要比剑术?”

    齐宁摇头道:“大伙儿也说了,咱们丐帮本就不以剑术擅长。游走四方,倒是手里经常拎着一根木棒子,免得被人欺负......!”

    “哦?”陆商鹤笑道:“看来韦舵主是要与我比试棒法?”

    齐宁还是摇头:“我既不会剑法,也不会棒法,陆庄主也看到了,我身既没带剑,也没有带木棒,十八般兵器,我是一样也不会。”

    陆商鹤的耐心倒是很好,依然保持笑容道:“那你会什么?”

    “陆庄主不要心急嘛。”齐宁笑道:“这帮主的位置总归是你的,你又何必急不可耐?咱们先说几句话岂不更好?”

    他此言一出,陆商鹤眼角微跳,台下有人便想这韦舵主看来真是没长脑子,竟敢对陆商鹤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照现在的形势,陆商鹤登上帮主位置只是时间问题,你这般得罪了他,到时候他要是做了帮主,岂有你的好果子吃?

    “韦舵主想说什么?”

    齐宁微仰头,问道:“陆庄主,据我所知,你与向帮主二十多年前就结为义兄弟,那时候你们意气相投,向帮主是性情中人,你既然得到他的信任,他便对你掏心窝子。”顿了顿,才继续道:“他是封剑山庄少庄主,出身名门世家,锦衣玉食,更有你这样志趣相投的义兄弟,却不知道当年他为何会离开西川,丢下良好的家世,要投入我丐帮?”

    陆商鹤皱起眉头,白虎在台下听见,已经沉声喝道:“韦舵主,这是帮主的隐秘之事,你又如何敢在这里询问?这岂不是对向帮主不敬?”

    齐宁摇头道:“陆庄主是向帮主的结义兄弟,若是陆庄主与向帮主兄弟情深,真心实意想要带着咱们为向帮主报仇,我又何必与陆庄主动手?直接奉了他为帮主又有何妨?不过陆庄主与向帮主是否真的兄弟情深,总要问清楚的。”

    陆商鹤脸色微黑,皱眉道:“韦舵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怀疑我与向兄弟的情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