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八章 对决

第六九八章 对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笑道:“岂敢岂敢,陆庄主,向帮主将封剑山庄交给了你,连十大名剑之一的承影剑都送给了你,他对你的情意,那石壁骨肉兄弟还要深。若是有人这样待我,莫说要为他报仇,就算是把自己性命交出去,那也是没有二话。”

    陆商鹤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齐宁。

    台下却已经有人叫道:“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还不赶快动手。咱们早选了帮主,还要商量大事,总不能一直耽搁下去。”

    齐宁理也不理,盯着陆商鹤,叹道:“陆庄主,我一直在想,如果向帮主今日突然出现,看到你为了他在这里比武较量,心中一定很欣慰。”

    陆商鹤眼角更是抽动,道:“若是向兄弟能活着,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去换。”

    齐宁笑道:“据我所知,陆庄主的封剑山庄是向帮主的,这承影剑也是向帮主的,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向帮主极为珍贵的东西,如今也在陆庄主手中,如果要陆帮主用手里所有的一切去换取向帮主的性命,不知道陆庄主会不会割爱?”

    他声音不低,台下众人却觉得齐宁这些话越说越有些莫名其妙,白虎站在台下,脸色却已经颇为难看,而陆商鹤虽然极力表现镇定,但手指却还是在微微弹动,眼中滑过让人难以察觉的厉色。

    “陆帮主为何不说话,难道不舍得?”齐宁笑道。

    陆商鹤此时恨不得立时便割了齐宁的舌头,但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克制自己的情绪,依然显得颇有风度道:“既然都是向兄弟所赠,若是这些能够换回向兄弟性命,自然是毫无所惜。”

    齐宁哈哈笑道:“如此就好,只要有陆庄主这句话,向帮主就死不了。”

    陆商鹤闻言不禁一怔,竟是感觉自己的身后似乎有眼睛正盯着,有些发毛,不自禁四下里瞧了瞧,台下众丐却都已经议论纷纷,白虎高声喝道:“韦舵主,向帮主已经被害,你在这里颠三倒四说什么疯话?莫非是明知不敌,在这里胡搅蛮缠?”

    齐宁瞥了白虎一眼,冷笑一声,这才道:“陆庄主,我不会剑术,也不会别的功夫,只会一点丐帮的武功,虽然明知不敌,却还是要向陆庄主请教一番。”

    陆商鹤却是将已经收入剑鞘的承影剑小心翼翼放到台边,这才走到齐宁面前,道:“请赐教!”

    齐宁却是站立当地,并不动弹。

    陆商鹤微皱眉头,但心里知道,只要击败眼前这名舵主,丐帮帮主之位唾手可得,便再无人能够争夺,未免夜长梦多,也不废话,沉声道:“赐教了。”身形向前,挥掌击了过去,掌风隐含噗噗的轻微响声,姿势手法,看上去倒也平平无奇。

    但台下懂得功夫之人立时便看出来,这陆商鹤掌法看似平淡,却十分纯正,有极深的火候造诣。

    齐宁眼见对方掌到,斜身略避,双掌推出,招式也看似平平,但所含力道却甚是雄浑。

    陆商鹤身形流转,似乎已经料到齐宁闪避的方位,另一手却是成拳,带着呼呼劲风只打过去,眼见得一拳便要打在齐宁身上,台下眼尖的心道看来这韦舵主却是连陆商鹤一招也接不住,刚一上手便要败在陆商鹤手下。

    陆商鹤眼角微显喜色,虽然他料到齐宁的武功及不上自己,却也想不到如此轻易便能取胜,拳头已经触碰到齐宁肩头,陆商鹤正想着是否要留三分力,免得在众人面前打伤齐宁,招一些人反感,孰知眼前一晃,齐宁竟然是向后蹭蹭两步,踉踉跄跄退去,那身体眼见便要成站立不稳向后跌倒,好再平衡还不错,勉强站住。

    但他这往后踉跄两步,却堪堪躲过了陆商鹤那一拳,陆商鹤怔了一下,心知这绝非巧合,而台下众人瞧见,不少人又是哄笑起来,只觉得齐宁的样子实在是太过狼狈。

    陆商鹤要保持风度,并无立刻欺身攻上,而齐宁反倒是不知死活样子,竟是向陆商鹤冲上来,双掌自左向右划下,招式颇有些古怪,陆商鹤立时出掌挡过,身随掌起,抬腿向齐宁踢了过去。

    齐宁身形闪动,陆商鹤脚法极快,一推跟着一腿,如影随形般,刹那间已经是踢出五六腿,齐宁却是连连闪躲,根本没有反击之力。

    台下众人倒是看得十分轻松,混不似方才玄武长老和陆商鹤比剑之时那般紧张,方才两名剑术高手比剑,旗鼓相当,而且出剑快若闪电,自有一股让人目不转睛屏主呼吸的紧张气氛,但现在这场比斗,在众人眼中差距太大,甚至有人觉得就如同一个大汉与一个孩童比试,结局已定。

    陆商鹤攻出十余招,齐宁左闪右躲,更显狼狈不堪,陆商鹤自思要胜过齐宁并非难事,有心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拳脚功夫,又过十几招下来,连变了数种招法,而且动作潇洒流畅,不但找找犀利,而且颇具美感。

    台下一开始甚至还有一些嘈杂之声,但片刻之后,声音却渐渐小下来,没过多久,竟再无杂音。

    陆商鹤此时却已经感觉情势有些不对,从头至尾,齐宁显得迫有些狼狈,在自己连番的攻击下,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但已近三十余招,自己虽然攻势凌厉,却并无碰上齐宁一襟片缕。

    观星台下众人自然不乏高手,当然也看出了些门道,玄武落败之后,下了观星台,就在曹阳边上坐着,这时候看到台上的局面,眼眸中也隐隐显出一丝诧异之色,自然是没有料想到齐宁能在陆商鹤手底下坚持三十余招却没有被陆商鹤触碰分毫。

    玄武自然看得出来,陆商鹤的拳脚功夫着实不弱,就算自己真的以擒蛇功与之相斗,十有**也要落败。

    行家看门道,玄武习练拳脚功夫几十年,当然看出陆商鹤在拳脚功夫上的底蕴十分深厚,反观齐宁只是一味闪躲,两人的武功境界相差不知有多远,可是这时候他却看得出来,齐宁每一次闪躲,看似狼狈,但时机和位置却都是妙到毫巅,先前十几招还没有看出味儿来,等到二十招的时候,玄武便已经看出,台上那位韦舵主的身法走位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齐宁此时闪躲的身法,当然是逍遥行。

    逍遥行不但步伐诡奇,而且顾名思义,步伐走起来力求潇洒飘逸,似乎创下这套步法的那位高人对于风度十分在意,只不过齐宁现在的身法毫无飘逸可言。

    这自然是他故意为之。

    齐宁如今学的武功不在少数,但是对逍遥行一直是情有独钟,而他的性情似乎与这套步法十分契合,对此很有悟性,自从被向百影点拨过一次之后,对逍遥行的理解便豁然开朗起来。

    最初走起逍遥行,颇为拘泥古板,按照逍遥行的既定套路走动,但如今却已经领悟,逍遥行本就不是一门胶柱鼓瑟的功夫,求的是灵性而动,其实每一步走出来,其后都有数招变化,只要掌握到逍遥行的变化精髓,完全可以随性所欲。

    齐宁如今走起逍遥行,便是听声辩位,只要对方出招,必然会带有劲风,根据劲风袭来的方位,齐宁能够在瞬间就能反应出接下来的一步该往何处走,所以对方明明便要打中,却偏偏在最后一刻便被闪躲过去。

    齐宁知道只有自己装作狼狈不堪,才能让陆商鹤稍稍放松一些警惕,他故意表现的根本无力反抗,但实际上一直在试探陆商鹤武功的深浅。

    他与陆商鹤比斗,并无必胜的把握,陆商鹤懂得无名剑法,让齐宁吃惊不下,心知对此人不能稍有丝毫的轻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自己出手之前,还是要瞧瞧陆商鹤的功夫底细如何,而陆商鹤虽然对齐宁没有太过掉以轻心,但显然骨子里还是有几分轻视,一开始只以为齐宁当真技不如己,等到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近三十招。

    陆商鹤一心想要拿到帮主之位,他知道与丐帮一名舵主相斗,只能是速战速决,这才能让丐帮众人心生敬服,若是拖得越久,对自己的威信便是一种消耗,陡然间出手加快,出招的动作变得更为古怪。

    玄武虽然看出齐宁闪躲的步伐高明,但神情却还是颇为凝重,毕竟齐宁闪躲的功夫再高明,也只能是处于守势,毫无还手之力,如此下去,时间一长,体力消耗过后,总能被陆商鹤找到机会。

    陆商鹤突然变招,玄武眉头更是锁紧,心知齐宁的处境更为凶险,忽地瞧见齐宁侧身到陆商鹤身侧,猛地一拳打出,向陆商鹤肩头打过去。

    陆商鹤见得齐宁出招,心下暗喜,掌势一沉,左手猛地探出,电光火石间,已经抓住了齐宁的拳头,他正要吐力,悄无声息之下捏碎齐宁几根手骨,却不料齐宁手腕了个小圈,翻将过来,竟是反过来扣住了陆商鹤的手腕。

    陆商鹤一抓得手,正自欣喜,万料不到对方手腕竟然有如此灵巧变化,心中一凛,但他毕竟不是泛泛之辈,齐宁扣他手腕一瞬间,他右手已至,搭上了齐宁手腕处,而齐宁另一只手也鬼魅般扣过来,两人四手交缠,如同灵蛇般互相缠绕变动,一时间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